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诳驾受封

推理故事

诳驾受封

2022-06-30 推理故事
 直隶固安县境内有条浑河,原本绿波荡漾,河水既可灌溉庄稼,又可供人畜饮用。但由于明末清初战乱频仍,二百多年间,浑河疏于治理,再加上自然因素,使得河底泥沙淤积,河床抬高,如果夏季暴雨滂沱,极易使河堤决口,从而……

诳驾受封

 直隶固安县境内有条浑河,原本绿波荡漾,河水既可灌溉庄稼,又可供人畜饮用。但由于明末清初战乱频仍,二百多年间,浑河疏于治理,再加上自然因素,使得河底泥沙淤积,河床抬高,如果夏季暴雨滂沱,极易使河堤决口,从而造成水灾。

  于成龙任直隶巡抚不久,便有心治理浑河。然而境内百姓刚刚度过荒年,元气尚未恢复,治河工程浩大,势必劳民伤财。于成龙为此事茶饭不香。

  这天,于成龙进京面圣领取朝廷下拨的二十万两救灾银。公事已毕,康熙帝问各位大臣:“朕即位以来战事不断,现在终于天下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朕很想出去走走,京城近郊可有什么好玩的去处?”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于成龙,因为他是畿辅,京师周围是他的辖地,自然他最熟悉。于成龙沉思片刻,奏道:“陛下,固安美景甚多,既有太子三公,又有玉带一条,陛下正可游览!”

  听说有这么多景致,康熙帝很高兴,就带着随员起身前往。固安只是一个小县城,转悠了半圈,也没有见到什么特别之处,康熙帝有些不悦了,责问于成龙胜景到底在哪里。

  于成龙用手一指,不慌不忙地说:“陛下请看,前方不远即是太子三公:那一片房舍即是太子务,环绕的田地分别是北公田、中公田和南公田啊!”

  听于成龙这么一说,随行人员纷纷发起牢骚,这算什么景致?不就是村舍和农田嘛!于成龙的属下也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出,这弄不好可是欺君之罪啊!于成龙并不慌乱:“所谓游览美景其实重在缅怀先贤,启迪智慧,此处虽没有名山秀水那般壮观秀丽,但文化底蕴倒也浓厚,陛下正可睹物抒怀!”

  康熙帝忍住火气问:“那玉带一条在哪里?速带朕前去!”

  于成龙在前面引路,不多时一行人便来到浑河岸边。浑河真是名不虚传,河水汹涌,污浊不堪,河堤年久失修,高低不平且土质松软,被河水一冲,似乎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

  见此情景,大臣们窃窃私语,有人跪奏要办于成龙诳驾欺君之罪。康熙帝看看于成龙,怒道:“这就是你说的玉带?”

  于成龙赶紧双膝跪地:“陛下容禀,这里以前的确是玉带一条,渔歌唱晚,清波粼粼,只是近些年缺乏治理,河床抬高、河水变污、堤岸年久失修,遂成隐患。微臣冒死诳陛下前来,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望陛下体恤微臣!”

  康熙明白了,原来这个于成龙是假借游览胜景之名,骗他来此察看好下旨治理浑河呀。“于成龙,你有什么苦衷?莫不是你想治河却让朕替你掏银子吧?”康熙帝看着跪在地上不敢答话的于成龙,“好吧,看在你心怀百姓的分上,朕暂饶你欺君之罪并成全你的心愿,命你治理浑河,如何?”

  “那这治河经费……”

  康熙帝一摆手:“朕再拨给你治河专款白银二十万两!来年开春,这桀骜不驯的浑河定要变成造福黎民的永定河!成功了重重有赏,若失败绝不轻饶!”康熙说完,也不游览了,带领随行人等提前回宫去了。

  于成龙起身擦擦额头上的汗。这下好了,得到了的批准,关键是有了那二十万两银子,就不需要向老百姓摊派了。固安百姓听说巡抚大人要治理浑河,不用征派都纷纷拿锹拿挑子自觉加入到治河大会战中。于成龙跟有经验的河工商议,一边疏浚河道开挖新漕,一边加固加高堤岸。于成龙将直隶巡抚衙门的日常政务一应托付给布政使鄂尔泰处理,自己吃住都在堤上。

  治河民工见巡抚大人带头干活,与大伙儿同吃同住,都非常感动,干起活来分外卖力,热情高涨,工程进展得非常顺利。这天,于成龙正推着一车石子上河堤,忽然看见老家的儿子戴着孝帽寻来,原来是于成龙的老母亲去世了。

  听此噩耗,于成龙五内俱焚。早在他孩提时代父亲就病逝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成人,并教他读书识字。他中年入仕,母亲变卖了所有值钱的物品给他路上做盘缠,这一别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来自己四处为官,各地奔波,本想回家看看老母,却一直苦于公务缠身不得闲暇,本打算这次修完河道就请假回家探母,想不到母亲却已经走了!

  按照规定,朝中官员父母去世可回家为父母居丧守制。可是眼下治河工程正在紧要处,再过个把月天气就要转冷,土地一上冻就不好开工了,再说自己可是领了皇命治理浑河,误了工期上对不起朝廷,下对不起境内百姓啊!想到此,于成龙让儿子先回去料理祖母后事,自己等工程完后再说。

  晚上,于成龙就在河堤边自己简陋的棚屋内设置灵堂,拜祭母亲,僚属纷纷垂泪。不巧的是,夜里下起了大雨,为防意外,于成龙强忍丧母之痛冒雨在堤岸巡逻。悲痛加上雨淋,于成龙第二天就病倒了。康熙帝得知消息,急派御医前来诊治,所幸只是气郁于胸、外感风寒,几副汤药下去,病情慢慢好转。

  前后历时半年,治河工程终于在冬至前顺利完成了。康熙帝看着高大宽阔的堤岸、绿波粼粼的浑河水,龙颜大悦,不但不追究于成龙先前的欺君之罪,反而大加赞赏,当即赏银一千两!于成龙将这些赏银全数分发给辛苦半年的民夫们,并拿出自己的俸禄杀猪宰羊,在浑河岸边举行了盛大的庆功会。因康熙帝曾说过要将此河变成永定河的话,再叫浑河也名不副实,于是就改为永定河。

  这半年来于成龙几乎没有离开浑河半步,也不知布政使鄂尔泰的日常政务处理得如何,下属和老百姓是否满意。现在工程结束,他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回到了巡抚衙门。多日不见,原以为鄂尔泰会出来迎接,谁知于成龙走进大堂,却见鄂尔泰端坐堂上,面色冷峻。

  于成龙不明所以,鄂尔泰先开了口:“于大人,你治河有功,又得了皇上的赏银,按说我该恭喜你才对,可是不巧得很,有人在圣上面前将你告了!”

  于成龙一愣:“告我什么?”

  鄂尔泰阴恻恻地一笑:“告你假扮清廉,实则贪赃枉法!那告状的人说,年前皇上刚拨给你二十万两救灾款,后来又拨给你二十万两治河专款,一共四十万两,这些银子恐怕你没少私吞吧?”

  于成龙气得胡须直抖:“你……你有何证据?”

  “证据嘛,当然有!皇上已命我搜查你的住处,实不相瞒,大人的住处我刚刚查验过,的确别无长物,但床榻之下有几个密封的坛子,请问大人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于成龙明白了,这鄂尔泰是坐在这代理巡抚的位置上不想下来了,所以在皇上面前诬陷自己,真是人心险恶啊!

  鄂尔泰幸灾乐祸地带人闯进于成龙的卧房,不由分说砸开了坛子,然而让他失望的事,坛子里竟全是黄土!鄂尔泰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沮丧地看着于成龙。

  原来,于成龙每到一处为官,离任时都带走一坛黄土留念。由于于成龙全权托付鄂尔泰照看巡抚政务,使他借机窥知于成龙卧榻之下几个神秘的坛子,于是断定一定是贪污的金银财宝,偷偷到皇帝面前告了黑状,没想到却是几坛黄土!

  于成龙气得脸色铁青,指着鄂尔泰的鼻子骂到:“你这个卑鄙小人,贪恋权位不择手段,竟敢在皇上面前诬告上官。”

  鄂尔泰“扑通”一声跪在于成龙的面前,哀求道:“大人,原谅下官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啊!”

  几天后,圣旨到:鄂尔泰嫉贤妒能,污蔑上官,革职查办;于成龙政绩卓著,清正廉明,擢升为河道总督加左都御史职,赏银一万两,并允假三月为母守孝,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