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破译 “鬼八卦”

推理故事

破译 “鬼八卦”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   地处长城脚下的金水峪金矿是青云县一座悠久的老矿,自解放以来,其黄金产量一直居于全国前列。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实行了矿长责任制,几任矿长都曾超额完成任务。可最近几年,由于开采过度,加上管理不善,竟……

破译 “鬼八卦”

 一

  地处长城脚下的金水峪金矿是青云县一座悠久的老矿,自解放以来,其黄金产量一直居于全国前列。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实行了矿长责任制,几任矿长都曾超额完成任务。可最近几年,由于开采过度,加上管理不善,竟使金矿连年亏损。到了今年,金矿由昔日的利税大户变成了县里的一个大包袱。

  青云县领导请示省市领导之后,决定将金矿转让出去。消息传出,立马引来一家日本——丰达公司的总裁藤野靖夫千里迢迢亲自来到青云县,准备收购金矿。藤野的到来引起了全县骚动。要知道,当初日本侵华时,日军曾经霸占整个金水峪矿区,并在矿区内实行“集家并村”,把老百姓赶进一个“人圈”里,不得靠近矿山。接着日军又抓来不少中国人,强迫他们没日没夜地采矿。日军驻扎在金水峪那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死在矿山,有多少黄金被掠夺。没想到,如今又是一家日本公司前来收购矿山,青云县的百姓议论纷纷,其中更有不少不满的声音。

  青云县领导讨论之后认为,就事论事,姑且抛却历史问题,单就这家日本公司的实力和背景来看,年过花甲的藤野先生是日本矿业界的风云,在商业经营上更是出类拔萃的能人。眼下的问题是,要在转交金矿的谈判中尽量减少损失,为青山县多赢得一些利益。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省黄金公司特意派来以副总经理马德明为首的三名资深矿业专家,协助谈判。

  二

  青云县委、县政府决定派有关部门领导和专业人员组成一个谈判小组,由副县长张峰与马德明共同负责。

  第一次洽谈中,藤野提出要亲自到金矿考察,之后再谈收购细节。于是,全体谈判小组成员便陪同藤野来到金水峪矿区。经过两天的实地考察,藤野摆岀一副淡漠的态度,说金矿的资源已近枯竭,而青云县提出的收购价格太高,他可不愿做亏本的买卖。谈判陷入僵局,无法进行下去,双方只好暂时停止谈判。

  马德明和张锋主持召开小组会议,要大家对藤野的态度做出分析,研究下轮谈判的对策。

  县矿业局的孙局长说:“金水峪矿源已近枯竭,这也是事实,金矿的老底咱们自己比谁都清楚,已经开采了七十多年的老矿,毕竟油水不大了。降低收购价格,这事可以考虑,总之,还是应该促成谈判……”县财政局长老郭也附和着说:“把一个风烛残年的旧矿当宝贝揣着,只怕包袱会越背越重,不如尽快处理,把精力和资金用于开发其他项目。”

  马德明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金水峪矿作为全省重点金矿,收购价格不能定得太低。近年来,金矿产金量大幅度下降,资源减少固然是一方面原因,但管理上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现在如果大家抱着甩包袱的想法,草草将金矿低价转让,岂不正中藤野的下怀?像藤野这样精明的人,此次来青云县绝非游山玩水,金水峪矿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只不过他看出咱们想甩“包袱”,故意耍滑,想跟咱们拼耐心,捡现成的便宜!

  听了马德明的话,大家最后决定——吊藤野的胃口,不降低转让价格,看看他下一出戏怎么演……

  又经过两轮谈判,尽管谈判小组的成员绞尽脑汁与藤野周旋,藤野仍是摇头,最后甚至指责青云县方面缺少诚意。藤野非常肯定地认为,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愿意要金水峪矿这样一个烂摊子了。谈判就这样又陷入僵持的状态。

  不久,传来藤野打算回国的消息,谈判小组的成员听了之后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是该劝藤野留下,还是就这样放弃呢?这时,藤野突然提出,希望青云县的领导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重新考虑,考虑清楚之后谈判还可以重新开始。

  谈判小组的成员仿佛看到一丝希望,看来,藤野不想就这么“一刀两断”,在临行前留下这样的话,说明他不想放弃收购金水峪矿。

  在藤野回国的前夜,马德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虽然藤野的话留有余地,但毕竟十几天来白忙了一场,谈判仍然没有结果。作为地质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矿业专家、省黄金公司的领导,马德明的压力很大,想着想着,他索性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出门,在深夜的小路上独自走着。

  时值初春季节,冷风吹过脸颊,马德明感到一阵阵寒意,他裹紧了衣服,一路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矿区。他抬眼望向月朗星疏的矿山,突然,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马德明跟了上去,觉得那身影看着熟悉。走到跟前一看,居然是藤野靖夫。马德明面带微笑,用生疏的英语打起招呼:“藤野先生,这么晚还出来散步?”藤野一怔,也用不算熟练的英语回答:“明天就要走了,有些舍不得……山里的空气很新鲜,我随便出来走走。”出于礼貌,马德明说:“我陪您一起走吧。”马德明陪藤野信步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小山头下。山头下有一块很大的石头,马德明走到大石头旁边,发现大石头上面刻着一幅“八卦图”,图下刻着“1.25”几个数字。马德明感到很奇怪,这是什么年代什么人刻的?这个“图”是什么意思?藤野靖夫站在“八卦图”前看了许久,看样子他对这幅图非常感兴趣。藤野观察了一会儿,对马德明说,他对中国的《易经》非常喜爱,也研究过八卦,但却不能悟透这幅“八卦图”中的玄机。藤野问马德明:“这‘八卦图’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天神遗物?”马德明不信什么神,也不懂易学,之前也没听说过青云县有这样的怪石头,只好说自己也不清楚。

  三

  藤野回日本之后马德明总是有意无意地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他不禁猜测——那天藤野深夜出门,连秘书、助手也没带,是不是刻意去找那块刻着“八卦图”的怪石头?他将此事告诉了张峰等县里的领导,并建议沿着那晚他和藤野靖夫走过的那条路走一走,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张峰同意马德明的建议,带着一行人随他来到了“八卦图”前。大家看着那长长短短的“符号”,如同对着“天书”一般。金水峪矿矿长老钱介绍说,这个“八卦图”是当时日本人留下的,据说是日本人为了能源源不断开采出黄金而画的“神符”。这么多年,青云县从没有人把它当回事。马德明一听是日本人留下的,着实吃了一惊,他越发肯定,藤野那天晚上决不是出门“随便走走”,目的就是来看这个“八卦图”!那么,日本人留下这么一幅图有什么用意?马德明琢磨来琢磨去,看来只有向懂得易经八卦的人请教了。钱矿长告诉他离这里不远有个松树坪村,村里有一位姓刘的风水先生,老人家颇有学问,精通阴阳八卦之理,经常给附近的农户看阴阳宅、择婚嫁的吉日良辰。钱矿长跟这位刘老先生很熟。

  第二天,钱矿长就把刘老先生找来了。刘老先生在这幅“八卦图”前看了许久,然后对众人解释说:“八卦者,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每个卦象代表一个方位,即:离南、坎北、震东、兑西,亁西北、艮东北、巽东南、坤西南。这幅图奇怪的地方是刻错了方位,坎北刻成了震北、离南刻成兑南、震东刻成了离东、兑西刻成了坎西,整个方位都移动了……”马德明说:“既然是表示方位的,是不是有可能是一幅藏宝图啊!”刘老先生问:“马经理所说的宝就是指金子吧?”马德明点点头。刘老先生又说,“按十天干、十二地支配合,又组成一个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即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既然所寻之物为‘金’,理当在‘西’方。可是,这个八卦图却将‘庚辛金’的‘西’刻在‘北’的位置,按此推断所藏之物应在北方……至于图下刻着的‘1.25’是什么意思,我也看不明白。”

  “1.25”看起来像是刻八卦图的“纪念日”,但仔细一琢磨又不对头。一般情况下,无论什么工程完成后必然要刻上完整的年、月、日,而这“1.25”只能看作1月25日,是哪一年的1月25日呢?刻这个没有年份的“纪念日”有什么意义?那么,这个数字到底代表什么呢?马德明说:“我们在这里冥思苦想是无法破解‘1.25’之谜的,不如暂时先放一放,还是照刘老先生推断的找一找,说不定还会有新的发现……”

按照刘老先生的推断,大家一直向北面走去。从“八卦图”往北是一条山沟,在山沟里走了差不多三里路,只见一个平缓的土台上有一座小小的坟冢。干什么行当说什么话,这个小小的坟冢引起了刘老先生的注意。这荒山沟附近没有村庄,是什么人家把坟茔选在这里?莫非这里是块风水宝地?刘老先生站在坟冢前,将前后左右地势、山形仔细观察了一番,可怎么看也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好。再说,这坟前也没有“顶脚”的下一代人的墓。刘老先生就问在场的人谁知道这座孤坟里埋的是谁。钱矿长告诉他,听当地人说这坟里埋的是一个日本人,人们为了发泄国仇家恨,曾把这坟刨开过,却没发现,又有人说这坟是个日本娃娃的,估计小孩子尸体一丁点大,早在土下面烂没了。大家觉得日本小孩也是无辜的,出于同情,便又把坟堆了起来,所以人们都把它叫做“鬼子坟”。

  马德明听了不由得一愣:“鬼子坟?这个‘鬼子坟’会不会与‘八卦图’有什么联系?会不会又是日本人搞的鬼?”他就和张县长商议,决定将“鬼子坟”扒开看个究竟。钱矿长马上给矿部打电话,让他们派几名工人带着工具立刻到“鬼子坟”来。半个多小时后,几名工人驾驶着一辆卡车赶到了。工人们挥动锹镐,没用上半个小时就把坟扒开了。坟里面果然没有尸骨,只有一块石头。要是平时,一块石头也没人会注意,但此时,大家把石头扳起,左看右看,终于在石头上找到了端倪:上面刻着一条横向的曲线,曲线下也刻着“1.25”字样……

  看到“鬼子坟”里的石头上也刻着“1.25”,马德明很激动,这块石头与“八卦图”是有联系的。但其中隐藏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许久,始终未得出答案。马德明看着眼前这块石头,眼睛突然一亮:“大家想一想,我们按照老风水先生推断的方向,在这里发现了这个‘谎坟’,由此肯定那‘八卦图’和这个‘鬼子坟’是两个‘坐标’。所以,我认为也应该是打开秘密的两把‘钥匙’……”马德明的分析一下子提醒了老风水先生:“对,是坐标,是坐标!不过,我想这个坐标对应的‘西方庚辛金’,这回应该是真正的西方了。我们不是要找金子吗?就从这里一直向西找吧……”

  马德明和张峰等人一直向西走去。从“鬼子坟”向西是一条叉沟,当地人把这条沟叫做西叉沟。西叉沟两边的山坡上都是松树,沟塘里杂树丛生,看样子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当地一位村民介绍说,日本人开矿时这里建有一座炸药库,看炸药库的是两个日本人,手上都有枪。后来,为了运送和取用炸药方便,日本人决定修一条路,调来不少人力,并且不让中国劳工参与施工。施工队不分昼夜紧张地施工,但只修了不到两公里,日本就投降了。几十年过去了,这里长满了荆棘荒草,已经看不出路的模样。那个装炸药的仓库,现在也隐没在荒草之中。马德明等人在炸药库遗址和未修完的路上转了小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只好失望而返。

  四

  第二天、第三天……马德明依然不死心,他带着人把西叉沟每一个旮旯都转遍了,仍然毫无收获。面对马德明的执着,有人提出,不能被一个乡下老风水先生的那套“西方庚辛金”的理论所左右,瞎折腾浪费时间。

  马德明却不放弃,他要求张峰陪他再去西叉沟看看,并且找来副矿长老王,要他一起去。老王的家就在金水峪矿区附近,他对矿山情况了解比较多。三个人来到西叉沟,在炸药库遗址和那条路上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趟,仍未发现一丝破绽。三个人累得气喘吁吁,便坐在山坡上休息。老王点燃一支烟,一边吸着一边讲述日军霸占金水峪矿时的罪行。老王说:“日本鬼子没有人性!强迫中国劳工干牛马活吃猪狗食……要是我说了算,金水峪矿宁可封了也不卖给日本人!”老王越说越气愤,默默坐在一旁的马德明暗想:日本人霸占金水峪矿时根本不把中国人当人看,不顾劳工的生死,强迫他们干危险的重体力活。可是,修这条山路时为什么不让中国人来干而要日本人自己干呢?也许这条路藏着日本人非常重要的秘密!另外,正常情况下,修路本该从外往里修,那样既方便修路人上下班,也方便运送工具、材料的车辆行走。那么,日本人为什么偏偏要从沟里往外修呢?

  马德明把自己的疑问讲了出来,张峰听后,一方面觉得马德明说得有点道理,可另一方面又觉得马德明可能想得太多了。马德明自己则是吃不下,睡不着,一心琢磨这事。

  第二天,他请示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对这条路进行挖掘……

  五

  没两天,省领导突然给青云县的领导发来一条重要消息:经过多方了解,来中国洽谈收买金水峪矿的藤野靖夫就是当年开采金水峪矿的日本老板藤野三郎的儿子!现在国家相关部门机关已派人前来,协助青云县调查此事。

  青云县领导大为震惊!看来藤野靖夫想收购金水峪矿,目的没那么简单。马德明立即请示县委、县政府,调集了十几台挖掘机和铲车,分别从路两头向中间开始挖掘。经过几天的奋战,终于将毛坯路下面的谜底揭开了——原来路基下面五、六米处埋藏着大量的金矿石!经化验,这些金矿石全是含金量非常高的特级矿石!不言而喻,日本人在战败撤退时,这些特级矿石既来不及冶炼也无法带走,又不想让中国人得到,于是假借修路把矿石埋藏在路基下面。因为梦想有朝一日卷土重来,所以才立下变换方位的“八卦图”和“鬼子坟”,一来迷惑中国人,二来用做日后寻找埋藏矿石地点的标记,“鬼子坟”中那块石头上刻着的曲线指的就是这条路……

  十几台挖掘机和铲车不停地工作,不到两公里长的路终于清理完毕。金矿石运到冶炼厂进行冶炼,全部矿石冶炼完毕后,得纯金12500余两,这个数字正好与“八卦图”的“1.25”相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