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血色蜡像

推理故事

血色蜡像

2022-06-30 推理故事
引子 一向平静的C市这两天闹得满城风雨,原因是网上疯传的一个帖子,发帖人名叫蜡像,他向全市市民宣布,他将向C市最著名的陆羽发起挑战,挑战内容如下:从下周一开始,七日之内,蜡像将陆续杀掉C市三位具有影响力的,……

血色蜡像

引子

一向平静的C市这两天闹得满城风雨,原因是网上疯传的一个帖子,发帖人名叫蜡像,他向全市市民宣布,他将向C市最著名的陆羽发起挑战,挑战内容如下:从下周一开始,七日之内,蜡像将陆续杀掉C市三位具有影响力的,如果在这三人被杀完之前,陆羽还不能查出他是谁,那么陆羽就得自杀谢罪。蜡像还狂妄地宣称,在每次行凶前,他都会将遇害者的名字暗示给陆羽……

罗文成之死

周一下午,陆羽面色凝重地坐在办公室里,和他坐在一起的还有助手魏明和C市日报的记者边强。

桌子上放着一只闹钟,两分钟前快递员送来的,赠货人一栏的落款为蜡像。

“他娘的,还真杠上了?”

脾气火爆的魏明一把抢过闹钟就要往下摔,陆羽及时拦住了。他将闹钟拿在手里,正色道:“他说杀人之前都会给我暗示,他要杀的第一个人是谁,答案指不定就在这闹钟里呢!”

“一只普通闹钟能藏有什么玄机?”魏明咕哝道。

“是啊,闹钟又不能开口说话。”边强在一边插嘴。

不料陆羽的双眼却因此一亮,他大叫一声“对了”,然后就伸手去拨闹铃键。

“闹钟要发出声音就只有闹铃了。”

果然,当闹铃响起时,里面传出了一段声调怪异的录音──

“呵呵,大侦探,开始了,我不想跟你绕弯子,第一个倒霉蛋是金山煤厂的罗文成,现在,他已经进入死亡倒计时了。”

“快,阻止蜡像!”陆羽失声惊呼。

金山煤厂是远近闻名的大煤厂,煤质好、产量大,厂长罗文成因此稳坐C市首富位置。陆羽三人快速赶到罗宅后及时向罗文成讲明了情况,一听自己被蜡像盯上了,罗文成直吓得腿发软,赶紧给保安打电话调来几个专职保镖。之后,陆羽三人又在庄园内部进行了一次细致周密的检查,并没发现什么危险。罗文成悬着的心这才算着了地,有神探陆羽压阵,又有众多保镖守卫,加上这庄园的保安设施本就完善,那蜡像总不会飞天遁地吧!

转眼天就黑了下来,这让罗文成全家都松了口气。晚餐后,罗文成和陆羽在客厅闲聊,气氛也越发轻松起来。直到九点罗文成才站起身说道:“呵,难得今晚陆探长陪我聊得这么开心,只是,接下来罗某要失陪一会儿了!”

罗太太笑着跟陆羽解释道:“他每晚九点都会进书房看书,喝一碗我熬的参汤,这习惯保持了十多年,改不掉。”

就在陆羽迟疑的时候,罗文成笑着宽慰道:“陆探长放心吧,房间今天都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书房是完全封闭起来的,外面又有保镖通宵保护,不会有危险的。”

罗文成进书房后,陆羽三人便在客厅里无聊地看电视,可时间过了很久,书房里却没有一点动静,陆羽顿时警觉起来,罗太太也似乎意识到有些异常便去叫门,可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众人急了,罗太太迅速打开门,往里一看,大家全呆住了……

罗文成躺在皮椅上一动不动,头高高仰起,嘴角还挂着丝丝鲜血。

警方迅速就此案展开调查。

现场没有任何凶器,只有书桌上放着半碗参汤。

尸检报告很快就出来了,罗文成是中毒身亡,而中毒的原因正是有人在那参汤里下了毒。

“不可能,这汤是我亲自煮的,我也尝过了,先生进书房时也是我亲自给他端进去的,怎么可能被人下毒?”

警方带走了罗太太,因为她有重大嫌疑。

蜡像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将毒下到汤里去的,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陆羽苦苦思索着。刚才罗太太已经说过,汤熬好后她自己也尝过,这表明汤在进入书房前是没有毒的,但之后这房间已经完全密封起来了,蜡像怎么可能得手呢?总不可能是罗文成自己下毒的吧!

第一局已经输了。

陆羽再次来到书房仔细审视里面的布局,突然,他的视线定在了那盏台灯上,他发现那碗参汤摆放的位置正好在台灯下方。心里顿时升起一丝别样的情绪。

会不会与台灯有关?很快,细心的陆羽在台灯的内壁发现了一层淡黄色的污垢。

这是什么?陆羽心下奇怪,从衣袋里掏出纸巾,然后轻轻地将那污渍刮了一层下来,小心地将纸巾包好后,陆羽快步向门外走去。

局长就是第二个

第二天,蜡像在陆羽眼前杀死了罗文成的消息便满天飞,落井下石的媒体纷纷谴责陆羽的失职。

面对外界的责骂,陆羽心情很糟,但是他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

中午,魏明出去替陆羽叫外卖,房间刚清静下来,电话铃便响了。

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是蜡像。

“呵呵,我的大神探,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你太卑鄙了。”陆羽狠狠地骂道。

“明天中午,星海娱乐城十三号包厢里有一个叫露露的小姐,她会告诉你第二个倒霉蛋的名字。”说完,蜡像挂掉了电话。

星期三中午一点,星海娱乐城里嘈杂异常,陆羽穿过密密的人群径直找到了十三号包厢。

包厢里灯光昏暗,陆羽隐约看见一名性感女子端坐在粉色的沙发上。还不待陆羽发问,那女子便缠了上来。

陆羽闪开身子说道:“露露小姐,我只是想向你问一个人名,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吧。”

露露小姐回道:“有个神秘人汇给我一笔钱,说让我今天陪你嘛!”说完她竟边脱衣服边向前逼来。

陆羽吓傻了,连忙伸手阻止,两人顿时扭在了一起,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却突然打开了,紧接着便是一片闪光灯在他眼前不停地闪烁。

“哇,没想到线报说的是真的,神探陆羽原来是个大色魔啊!”

陆羽脑中一片空白,他知道又被可恶的蜡像算计了!他被记者团团堵住,好在这时魏明和边强及时赶来,这才将陆羽从人堆里拽了出来,灰头土脸地逃开了。

回到办公室蜡像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哈哈,陆大神探,明天的报纸一定很精彩哦!现在我告诉你,下个倒霉鬼就是你们警局的局长高志海!”

什么?陆羽大吃一惊,蜡像连局长都敢动?明天就是高局长的五十岁生日,此刻他正忙于准备寿宴呢,如果蜡像明天趁乱下手,那可真是防不胜防啊!看样子只能见机行事了。

第二天,高志海的寿宴正式举行了,他请的客人虽不多,却都是些有身份的人。

整个宴会过程陆羽都很紧张地审视着每一位客人,魏明和边强紧紧地盯着在人群中四处游走的高志海。

十一点刚过,高志海突然走进了卧室,过了很久也没出来,魏明和边强心里感觉不妙,赶紧向陆羽汇报了这一情况。陆羽心头一沉,担心噩梦重现的他撒腿就往高志海的卧室奔去。

陆羽连敲了几下门,里面也没有反应,他急忙让魏明叫局长夫人来开门,高太太急匆匆地把门一打开,众人便再次傻眼了,只见高志海横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断气了。

“怎么会这样!”高太太凄厉地哭喊着……

很快尸检报告出来了,又是中毒身亡。警方搜遍了整个屋子也没能找出半点有毒物质,房内堆着客人送来的礼品,看样子高志海死前就是在拆看礼物,但对这些礼物进行检查却没发现任何问题,反倒是这些奢侈贵重的礼品由此被曝光出去,在市民中引起了巨大轰动。

陆羽很不甘心,他亲自在卧室内仔细搜索,突然,他在一个垃圾桶前蹲了下来,垃圾桶中散落着一些灰色粉末。如果说毒源被毁掉了会留有痕迹,那么这个痕迹就应该在这个房间里面,而这些灰色粉末露在垃圾桶的最外面,显然是最新制造出来的,这会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吗?

决战目标是社长

星期四上午,魏明交给了陆羽一份重要的化验报告。

“头儿,跟你想的一样,台灯内壁上刮下的污垢和在垃圾桶里找到的粉末都含有剧毒。”魏明一脸欣喜地说。

陆羽点了点头,这样一来,蜡像是如何下毒的就很明了了。

魏明接着说道:“头儿,边强让我提醒你一下,他们报社这次评选出的十佳市民有你,后天报社要将你们召过去开个庆典,你得准备一下!”魏明说完转身出去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蜡像那邪恶的笑声再次传来:“陆探长,现在立刻来时代广场,我会告诉你第三个倒霉鬼的名字。”

陆羽来不及多想,立刻来到时代广场,蜡像的电话来了:“想知道答案吗?去广场中心的喷水池里洗个澡吧!”

陆羽虽然心里恨得咬牙却也只得无奈照办,他的这一疯狂举动立马引来一群人围观,而认出是陆羽后路人就喧哗得更厉害了。

“很好,决战明天上演,最后一个是C市日报社的社长欧阳林。”

明天不正是自己参加庆典的时间吗?蜡像会在庆典上对欧阳林下手?陆羽的眼中喷出一道火。

星期五那天,陆羽如约前来参加报社的庆典会议。

欧阳林是个胖胖的老者,有些哮喘,不时用手绢捂嘴咳嗽。再次看到陆羽,欧阳林全没了往日的热情,这也难怪,陆羽最近负面新闻不断,蜡像为挑战他而连杀两人,现场都没人愿搭理他。

会议开始前,按照惯例欧阳林在会议室门口和每个参会人员握手并拥抱,然后他清了清喉咙开始发言,而陆羽则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不要出事。但是,噩梦就在一瞬间开始了,可能是冷气太强的缘故,欧阳林突然打了个喷嚏,紧接着便紧捂胸口痛苦地呻吟起来。

完了,又出事了!整个会议室都喧闹了起来。

边强抢前将欧阳林扶住,警备人员及时赶来将他抬了出去。就在大家一起向外拥挤时,陆羽突然大喝一声:“一个都不能走!”

“怎么回事?”众人不解地问。

陆羽却突然笑了:“谁都别想走,因为蜡像就在这间会议室里!”

陆羽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开玩笑吧,你怎么知道蜡像就在我们中间?”大家质问道。

“我自然有办法找出凶手,那么在找出凶手之前我先来说说蜡像的做案手法吧!首先,由前几次凶杀案我们可知蜡像全都是用毒行凶,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陆羽冷静地分析道:“大家知道会议室是封闭的,而会议过程中,欧阳前辈除了讲话,并没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东西。而且在欧阳前辈可能接触的物件上做手脚的方法蜡像是不会用的,因为他要的是必然的结果,他要欧阳前辈一定中毒。”

“必然中毒?”众人问。

“这来自于对欧阳前辈个人习惯的精确掌握,大家一定知道欧阳前辈随时都带着一方手帕,因为他哮喘。”

“难道蜡像在手帕上做了手脚?”大家顿悟道。

“没错,蜡像先在手帕上溶入毒液,然后再偷换掉欧阳前辈的手帕。大家回忆一下,前辈出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否就是用手帕捂嘴?”

“可蜡像是怎么换掉手帕的呢?”

“不要忘了,在我们进会议室时,欧阳前辈会在门口和我们握手拥抱,蜡像就借与之拥抱的机会换掉了手帕。”

“这样子啊!难怪陆探长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而欧阳前辈毒性发作后,蜡像还要做一件事,就是换掉欧阳前辈手中的那方有毒手帕,因为那方手帕会被警方重点侦查,而那手帕上面除了欧阳前辈的指纹外,还有蜡像自己的。因为进门时要和欧阳前辈握手,蜡像不可能戴上手套来遮掩指纹,他能做的就是在案发后紧急换掉那方有毒的手帕,销毁罪证。”这时陆羽脸色一沉道,“所以欧阳前辈毒发后最先冲上去扶他的人便是蜡像,而这个人就是他!”陆羽的眼睛箭一般地射到了边强身上!

最后的荣誉

在人们的惊叹声中,赶来的警员顺利地从边强身上搜出了那方手帕。

边强却并不沮丧,冷笑道:“哼,我将三个人都杀完了你才查出我的身份,所以你还是得死。”

边强说完一抬头却呆住了,只见欧阳林和魏明一起出现在了门口,他没有中毒?

“呵,欧阳前辈刚才用手帕时完全屏住了呼吸,他只是配合我演了一场戏,目的就是引你现身。”

陆羽叹了口气说道:“害死罗文成的那碗汤的确是在端进书房后才被你投的毒,你巧妙地运用了一个载体──台灯。你将剧毒物质混在猪油里,白天我们曾到书房里检查,而你借机将油涂到台灯内壁,晚上罗文成开灯看书,灯泡的热量将油烤化,于是毒液便滴到了灯下的汤碗里让罗文成殒命,这是灯壁上残留的有毒油垢告诉我的。”

现场发出一片惊叹声。

“你一定掌握了高志海什么大秘密,写了一封恐吓信连着礼品一并送给他。高志海拆礼物时看到了这封信,于是惊恐地将信焚毁灭迹,哪料你早已在信纸上做了手脚,信纸在焚烧时散发出的有毒烟雾就这样将高志海毒死了,你不但成功杀死了高志海,还让他帮你把罪证也一并销毁了。”

现场又是一片惊叹。

“这么说你早就怀疑到我了?”边强反问。

陆羽点头道:“没错,在杀人手法上你的确费尽了心思,但有一点你疏忽了,虽然给高志海送礼的人很多,但高志海最后拆开的那份礼物无疑便是蜡像送的,因为之后他就中毒身亡了,而他最后拆的那份礼物正是你送的。但因为罪证已毁我没法指证你,所以才拖到现在将计就计演这出戏逼你现身。”

边强突然大笑起来,却是边笑边流泪:“陆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原来早在多年前,罗文成借以发家的那座煤矿是被一叫易浩的矿主先买下的,但起了贪念的罗文成却精心策划了一起案子,让易浩全家中毒身亡。这起案子本不难查明真相,但罗文成贿赂负责调查的警员和前来采访的记者,使自己逃脱法网。高志海正是当年负责调查这起案子的小组长,欧阳林则是那位负责独家追踪报道的记者。易浩的儿子当年侥幸逃过一劫,正是边强。也正如陆羽所料,边强寄给高志海的恐吓信便是说了这件事。

边强吼叫道:“这些所谓的警察说是要为人民除害,可结果他们却成了凶手的帮凶,我痛恨警察!”

“于是你化名蜡像,使尽手段损坏警界的形象,让人们对警察失望?”陆羽问道,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蜡像不停地设计陷害自己。

“是的,之所以选你当我的对手,是因为你是C市警界的传奇,要想损毁警界的声誉打败你是最好的方式。”

接着边强却哽咽着说道:“陆羽,我跟你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你是唯一一个让我佩服的好警察,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也希望你能战胜我,因为我也恨蜡像这个角色!”

看着边强被押走的背影,陆羽长叹了口气,从此以后他少了一位朋友却担起了更多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