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绿玻璃

推理故事

绿玻璃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 这个公寓地点僻静,并且这个时间也很少人进出。莫小容小心地四下望了望,走到楼底前的大榕树下,把钥匙塞进了树干底部的一个小洞里。 当她站起身时,听到头顶有动静。一抬头,就看到一只猴子,蹲坐在……

绿玻璃

(一)

这个公寓地点僻静,并且这个时间也很少人进出。莫小容小心地四下望了望,走到楼底前的大榕树下,把钥匙塞进了树干底部的一个小洞里。

当她站起身时,听到头顶有动静。一抬头,就看到一只猴子,蹲坐在枝叶间,诡异地盯着她。

莫小容吓得心里突突直跳,急忙逃走,再回头看时,那只猴子却已不见。莫小容定定神,上了楼。

A2204号的门上用粉笔写着“请勿打扰”的字样,屋里传出电视的声音,和往时一样地向她传递着“安全可进”的信号。

她看了一眼腕表,按响了门铃。

没有人来开门。

莫小容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她想钱总可能临时有事出去了。

莫小容走回前。电梯正在慢慢升上来,数字依次闪烁。莫小容看着闪亮的数字,忽然想到:上来的会不会是她?

莫小容转身推开安全楼梯间的门,闪到了门后。不一会儿,她听到“叮”的一声,从门缝里望去,她看到钱总的妻子梅雪开门进了A2204号房间。

莫小容刚要转身下楼,忽然听到一声的惊叫。

莫小容来不及思考,冲进了A2204号,眼前的景象一下子让她吓呆了——

钱东倒在地上,表情痛苦,一只手按着心口,脸上、手臂上到处是血淋淋的伤痕,衣服也被撕出好几道口子,地板上散落着许多绿色的玻璃碎片,空气中飘散着一丝酒的气味。

莫小容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旁的梅雪揪住了。她语无伦次地说:“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你要作证……”

(二)

在警察取证调查的时候,莫小容把自己说成是奉命送一份报表来给钱总过目。

录完口供天已经黑,梅雪执意要开车送莫小容回家。停车以后,莫小容刚打开车门,就被梅雪叫住了。梅雪将一枚钥匙递给她,说:“这是你的吧?为什么要给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

莫小容动容道:“原来你知道是我?”

梅雪叹道:“听你说多几句就听出来了。我曾经是配音演员,对声音很敏感。你是去和钱东幽会的?”

莫小容垂下头来,说:“我不想这样,可他说我若敢不去,就把我和他的事全告诉李可,还有视频录像。没办法,我就想通过你控制他……”说着说着一滴泪落下来。

三年了,当年的莫小容是那么青涩单纯,钱东说什么她都信,等到发现他有老婆孩子,她已经成了他的人,无力自拔。后来梅雪发觉了丈夫的外遇,逼他断情,钱东就将分一个叫李可的年轻人介绍给莫小容。不知情的李可很快就爱上了美丽可人的莫小容,莫小容也打算借此机会洗尽铅华堂堂正正嫁为人妻。然而,钱东却念念不忘莫小容,没过多久又找到她,要她和他保持情人关系。莫小容不肯,钱东就以向李可告发她为威胁,逼迫莫小容就范。莫小容无奈,只好背着李可继续与钱东私下来往,但她不甘心,一直在想办法摆脱钱东。

这天在赴约前,莫小容打了个电话给梅雪,通知她前去“捉奸”,并告诉她在哪里可以拿到A2204号的钥匙。

谁知道,钱东却忽然死了,死得蹊跷。

然而梅雪说:“也许人根本就是你杀的,然后打电话骗我来,还把钥匙留给我,自己却装作比我晚到的样子,我就成了替罪羊。”

莫小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梅雪却又淡淡地笑了:“不过我想,你不会杀人,更不会陷害我,因为我们俩都是为情所伤的女人。”

一句话令莫小容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心里暗自伤感。莫小容在心底也是同情梅雪的,设身处地想,若是她自己结婚多年徐娘半老了,李可却在外面玩外遇,她也会愤怒和伤心,也许,她会索性玉石俱焚。现在,不管是谁杀了钱东,莫小容总算是解脱了,这岂不是很好?

梅雪也怅然道:“现在人死了,再没什么好争的了。不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只是要记住,不要完全相信男人,包括你的李可。”

那枚钥匙,莫小容还给了梅雪,说:“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那里还有一些钱总的东西,也许你想要取回的。”

(三)

莫小容见到李可的时候,他正在一楼的里热火朝天地打扫卫生,莫小容想帮忙,却被他拦住了,说:“一会儿就好了,你去超市买点菜吧,今天你请客,我下厨。”

莫小容笑了。这也是她喜欢李可的一个方面,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居家男人。

钱东出事那天,因为心里总有点虚,所以莫小容一直没有主动联系他。他是直到很晚才打电话来。李可对钱东另租公寓不觉得奇怪,他说这就是有钱人,有了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包养情人也是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然后又酸溜溜地问:“他为什么叫你送报表到公寓?不会是和你有什么关系吧?”莫小容的心一阵乱跳,嗔怪他口没遮拦乱说话,赶紧把话岔开了。

莫小容买了菜回来交给李可。李可让她坐着休息,自己转身进了厨房。

莫小容翻了翻桌上的报纸,忽然听到李可的手机铃响,看到他的手机正放在桌边,于是叫道:“李可,有短信。”

李可应道:“看看是谁的?”莫小容拿起他的手机看了看,是不认识的号码,便道:“等会儿你自己看吧。”

很快,李可陆续做好三菜一汤,香气四溢地端出来,坐下。莫小容将手机递给他说:“没见过这号码。”

李可笑道:“只怕又是短信广告。”边说边打开手机查看信息,话音未落,他的笑容僵住了。莫小容奇怪地凑过去看短信内容:

“绿玻璃出现之日,将是它们到来之时。”

绿玻璃?莫小容皱着眉问:“这是什么意思?发错了吧?”

李可怔怔地看着她,道:“你不是说钱总出事的现场有一些绿玻璃碎片?还有酒的气味?是不是啤酒瓶的碎片?”

莫小容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李可神情古怪地喃喃道:“是它们,一定是它们,从青龙山复仇来了……”

莫小容陡然想起一件事,脸上倏地失了血色。

那是一年以前。公司曾经组织了一次短途旅游,去了青龙山。青龙山上生活着许多猴子,游人可以随意逗乐、喂食。那些猴子也习惯了追着游人讨要食物,很是活泼有趣。

那天他们带了很多食物水果,还有两箱啤酒。

喝啤酒的时候,李可不留神打碎了两瓶,绿色的玻璃碎片散落了一地。李可想要收拾,却被钱东阻止了,指着对大伙说:“你们快看!”

原来,一些猴子竟然闻香而来,争相舔食起地上洒散的酒液来,有几个还捧起碎片喝残留的啤酒,喝醉了就歪歪斜斜地站立不稳,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说今天看到了最正版的“猴拳”。

后来玩够了,钱总带着大家打道回府,那些瓶子碎片就留在了那里,没人收拾。

过了几天,报上报道说,青龙山有两只猴子突然死亡,解剖后,在胃里发现了一些啤酒瓶的碎片。

听到李可现在把这件事和钱东的事联系到了一起,莫小容只觉得一股寒意飕飕地从脚底蹿上来:“如果是这样,它怎么会只找钱总一个……”说到一半,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惊骇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李可沉重地点了点头:“也许,下一个就是我。”

莫小容红着眼圈抱住了他:“不会,一定不会!……”

(四)

眼看钱东的死将要牵扯到自己的幸福,莫小容决心要寻找那只神秘的猴子。

但那只猴子像是从城市里消失了,没有任何消息和踪迹,仿佛它真的只是一只亡灵。莫小容找它不来,而它却找上李可了。

那天莫小容去找李可,在门外隐隐听到李可在和什么人争吵。莫小容叫了好一会儿,李可才来开门,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激动。莫小容问他在和谁说话,李可支吾道:“没,没谁。”

莫小容推开他跑进里屋,只见窗户大开,窗下有一小堆绿玻璃。她变了脸色,看向李可。

李可苦笑道:“是,它刚才来过了,我拼命吓它赶它都不走,若不是你在门外大声喊叫,也许我就……”他走过去,从身后环抱着莫小容,亲吻着她的耳垂,说:“小容,我们离开这里吧。这一切太诡异了,我只担心连累到你……”

莫小容闭着眼睛,享受着李可的爱抚,一边呢喃道:“好,我们走。”

当晚莫小容做了很多可怕的梦。一会儿梦见一地的绿玻璃,闪着诡异的光芒;一会儿又梦到面目狰狞的猴子,伸出尖利的爪子向她抓来……莫小容叫了一声,大口地喘着气从梦中惊醒。她忽然想起一件事——

那天在公寓外看到那只猴子,她就觉得很奇怪,只是当时说不上哪里不对劲,现在她回想起来了,那猴子脖子上好像系了个大盒子,显得很累赘。那么它应该是有人豢养的,不可能是什么幽灵啊,但那个盒子是做什么用的呢?

天快亮的时候,莫小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险些错过了约定的时间,李可简直急坏了。

在路上,李可忽然接到一个电话,通完话后,李可对莫小容说:“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要办,完事我去和你会合。”

莫小容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忧虑,她坚决留了下来,要等李可一起走。

莫小容觉得李可一定有什么事瞒着她。可是她不想深究,她知道,有些事情是经不起认真的,一旦认起真来,会让人无法承受。无奈李可又留了下来,她唯有陪着,或者一起幸福,或者一起沉沦。

(五)

莫小容的对门忽然换了新邻居,是一个又黑又瘦的男人,总是古怪地对莫小容微笑。入住的当天下午就拿了一束百合来送给莫小容,介绍说自己姓温,在花店上班,希望将来互相关照。

莫小容其实不喜欢粉色百合,但她还是把百合插在瓶里。她想起,钱东死的时候,茶几上也放了一束粉色的百合。

李可有一晚终于来找莫小容。他看到桌上的百合花,脸色立刻阴沉下来。莫小容解释说是邻居送的,李可激动地一把将花扔进垃圾桶,说:“不要随便和陌生人搭腔!你知道他安什么心啊?”

莫小容奇怪地看着他。

李可看起来很焦虑不安,在室内转了一圈,说声“走了”,转身出门。莫小容跟到门口时,正好对门的新邻居也开门出来,笑嘻嘻地对李可说:“是小容的男朋友吧?我听她提起过你。我和小容现在也是很好的朋友了。”

李可狠狠地瞪他一眼,跑下楼去,任莫小容在身后叫他,头也不回。

邻居男人耸耸肩说:“怎么了他?吃咱俩的醋吗?”

莫小容厌烦地扭头进屋,呯地一声关了门。

(六)

第二天,李可打电话给莫小容,请她原谅他前一天的暴躁,问她能不能来一趟,他有点事想和她商量。

莫小容一进门就被李可抱住了,一阵甜蜜的亲吻,让莫小容毫无抵抗地陷入他的温情。

激情过后,李可燃了一支烟,开口求莫小容从公司里挪出十万块来给他应急。

莫小容问出了什么事。

李可说你别管,反正过后我一定会尽快还上。

莫小容吞吞吐吐地说:“你知道,挪用公款是犯法的。而且梅雪接手公司以后,对财务控制很严,经常亲自查账,我……”

李可不耐烦地说:“我当然知道!如果不是特别急的事我也不会让你为难。”

莫小容低头不语。

李可说:“要是你不帮我,那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莫小容吃惊地望着他,心一点一点地沉下去。她忽然问道:“是因为钱东的事对吗?”

李可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莫小容惊呆了。他果然骗了她!

自从那天在李可的房间里发现绿玻璃的碎片,她就起了疑心。当时她在门外听到的明明是两个男人的争吵,绝对不是李可在驱赶猴子,而她在窗台上看到了鞋子踏过的痕迹,像是有人刚从窗台跨过。后来她想起自己所见到的猴子,感觉是有人豢养的样子,便更加不相信“动物幽灵复仇”的说法。而李可看到她房中粉色百合的过激反应,加深了她的怀疑。在案发现场,她看到钱东茶几上的粉色百合,就知道不会是钱东自己准备的,因为钱东知道她不喜欢粉色百合,所以那束百合可能是有人送来的。而李可却不知道,他一直认为送花很老土,所以只送过一次玫瑰给莫小容。刚才李可开口向她借十万块,她立刻就明白他与案件有很大的关联。

李可却愤愤不平:“枉我机关算尽,却没想到被那送花妹的男朋友摆了一道来敲诈我。十五万哪!我上哪儿找那么多钱去?你不帮我,那我就完了。”

莫小容摇摇头道:“李可,你还是去自首吧,你逃不掉的,不如争取宽大处理。”

李可脸色灰暗:“那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判个几十年……”

莫小容握着他的手,温柔道:“我不在乎,不管多久,我等你。”

李可甩开她的手:“你不在乎我在乎!一去几十年,我这辈子还有什么好想?还有什么前途?全他妈完了!都是因为你!”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一把掐住了莫小容的脖子:“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杀人犯!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就留你不得……”

莫小容拼命挣扎着,但李可的手像铁钳一样死死地箍着她,让她透不过气来,只感到意识正渐渐飘离而去,周围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七)

莫小容睁开眼时,就看见面前蹲着梅雪,怜惜地摇着头说:“傻丫头,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相信李可这样的男人么?”

莫小容吃力地转头四望,看见李可正被几个警察押走,心知是梅雪救了她,并报警抓了李可,她心里一下子像被掏空似的难受。

梅雪接下来的几句话道破了机关。原来,李可早就知道莫小容和钱东之间的事,他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疑心自己成为周围所有人的笑柄,这使得他对钱东怀恨在心。

他知道钱东有心脏病,便精心策划出一桩“动物幽灵复仇案”。他从黑市里购买了一只小猴子,把它关进一只特制的轻巧木盒里,饿了一天后,又往盒子里放入一些沾着啤酒残液的玻璃碎片,找了一间偏僻的小花店,先随意买了一束百合,连同装在盒子里的猴子一起,托花店的小妹送到公寓A2204号房交钱东先生。

被关了一天的猴子又饥又渴,舔食了酒液后,变得狂性大发。当钱东一打开盒子,就凶猛地袭击了钱东,造成钱东心脏病发作死亡。因为李可事先是把盒子系在了猴子的脖子上,这样,猴子跑出去以后,就把盒子也带走了。李可自以为这样便不留痕迹。为了制造神秘和摆脱干系,他还买了另一张手机卡,用另一部手机编了一条阴森的神秘短信发送到自己的手机,并且故意让小容看到。

令李可没料到的是,送花小妹把这件特殊的代送业务告诉了男朋友。她的男朋友起先没当一回事,后来从报纸上看到这起案件的报道,马上联想到了李可,于是在公寓附近守候几天,先找到了梅雪,通过跟踪梅雪找到了莫小容,继而找到了李可,对他进行敲诈。并对李可扬言道,他已经把李可的事以及他们两人的录音寄给了朋友,并和朋友约好,如果他的朋友在24小时之内得不到他的消息,就将带着那些资料去报案。

李可害怕了,想要带着莫小容一起逃跑,远远地避开,可是立刻被那个姓温的男人所察觉,打了他的手机威胁说要马上报警,李可只好又留了下来。为防止李可逃跑和尽快达到发财的目的,姓温的男人还以两倍的价钱诱使莫小容的对门邻居将房子转租给他。李可走投无路,只好铤而走险,求莫小容挪用公款,先打发掉那个人再说。不料被莫小容一语道破,还劝他去自首,惊慌中,李可想到了杀人灭口。

幸好,在莫小容接到李可电话去见他后,梅雪恰好因为找莫小容而来到李可宿舍,发现情况不妙后报了警,救下了莫小容,抓了李可。

(八)

经过审讯,李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杀人罪名成立。

莫小容去探望李可的时候,李可告诉她,要小心梅雪,她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莫小容与钱东的事情其实是她透露给李可的,而且,听说钱东曾为自己投了一份巨额保险,由此可见,很可能她是早有预谋,借刀杀人。

莫小容这才恍然大悟,她已经听说梅雪马上就要再婚了,准新郎是一个满嘴甜言蜜语、没有工作的男人,就等着她的资金来做生意。而自从李可被捕以后,梅雪再也没有与莫小容联系过,仿佛她们从来不认识。

但莫小容没想到的是,梅雪之所以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她时,梅雪就已在自己坤包的夹层里装了窃听器,也正因为这样,莫小容在李可宿舍情况危急时她才能够及时救下莫小容,而后又在莫小容醒来之前取走了窃听器。

从一开始,梅雪就决意不让她的情敌如愿以偿地得到幸福,但她自己就由此获得了幸福吗?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