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恐怖夺命魔灯

推理故事

恐怖夺命魔灯

2022-06-30 推理故事
2010年,英国诺里奇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神秘死亡案件:南克一家三口全都死于非命,而他们的死亡方式异常,令人匪夷所思的死亡场景,毫无打斗痕迹的现场,警方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现场只有一盏诡异的灯,灯的出……

恐怖夺命魔灯

2010年,英国诺里奇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神秘死亡案件:南克一家三口全都死于非命,而他们的死亡方式异常,令人匪夷所思的死亡场景,毫无打斗痕迹的现场,警方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现场只有一盏诡异的灯,灯的出现预示着一系列恐怖事件的开始……

惨案

2010年4月23日,英国诺福克郡首府诺里奇发生了一起不可思议的凶案:南克一家三口一夜之间全部死去。邻居发现南克家门缝里一直向外渗水,在几次叫门无人应答之后报了警,警察强行破门而入,看到屋子里满地都是积水,南克和妻子躺在床上,他们已经死亡……

专门负责侦破凶杀案的布莱特警官在听说后,第一时间赶到了位于勒科尔德路的南克,对现场进行了仔细地勘察。奇怪的是,他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除了地面上有一层积水,好像这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布莱特看见南克和他的妻子帕娜安静地躺在床上,似乎仍在熟睡中,看起来不像是已经死去的人。

布莱特看到屋里的水都是从卫生间里溢出的,就走了进去,浴缸里赫然浮着一具,是南克19岁的女儿莫拉。她的死亡方式让经验丰富的布莱特也吃惊不已,莫拉的身体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水里,已经严重浮肿发白,眼珠可怕地凸出,不同于她父母安静的死亡表情,莫拉的样子表明她死亡的过程一定相当痛苦。

布莱特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让法医对三个受害人拍了照,清理现场,就在这时,一盏摆在卧室里的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盏形状非常怪异的古老油灯,看起来是南克家里的装饰品,布莱特摸了摸它,感觉还有微微的热度,这证明它在不久前曾经点燃过。

他让助手把灯当做证物取走了,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盏灯他以后还会再接触到。布莱特的直觉果然没错,在不久之后,这盏诡异的灯带来的恐怖笼罩了他的一生……

当天下午,布莱特就开始对南克的交际圈、社会关系进行调查,得到的信息是:南克为人一向很好,从来没有和别人发生过冲突。他几年前失去了在化工厂的工作后,就一直做一些小生意维持生计,听说还小有积蓄。他热爱旅游,经常到世界各地游玩,死亡前两周,他刚刚和朋友从非洲的肯尼亚归来。

几个小时后,布莱特就找到了和南克一起旅游的朋友——富雷,在听说好朋友惨死之后,他显得很沮丧,然后又满脸恐怖的神情说:“我早就猜到了会这样!”他的话使布莱特莫名其妙,在他的一再追问下,富雷开口了,他说出了一个极度惊悚的事情,“当时我就劝他别把那个恶魔带回家,可他却执意要买下那盏可怕的‘夺命灯’,他最终被那盏鬼灯害死了……”

听了富雷的话,布莱特想到了南克卧室里的那盏怪异的古灯,南克一家的死真的与那盏灯有关?通过富雷的讲述,他了解到了关于那盏灯的更多事情。

那是南克在肯尼亚的一个小村庄里买来的,卖主说他们家世世代代做巫师,这是一盏被施过诅咒的魔灯,点燃它的人无不会莫名死亡,就算把它安静地放在家里,与它相处时间久的人,心神也会被它的魔力所控制,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最后会成为杀人恶魔。

诡异

作为一名资深警官,布莱特从不相信鬼怪,但那盏灯确实吸引了他,他向局长申请暂时取走那盏已经被列为证物的灯,他打算带回去细细研究。

布莱特如愿以偿地把那盏所谓的“夺命灯”带回了家。他不知道的是,他同时也把无限的恐怖带到了家里。

回到家以后,布莱特一再叮嘱妻子拉琳和儿子托斯,千万不要动那盏灯,离它远一点,那是一件大案的证物。“特别是你,淘气鬼,还有你的狗。”布莱特看到儿子抱着家里的宠物狗说,“我会的。”托斯回答。

2010年4月24日晚上,睡到半夜的布莱特忽然看到卧室的门透进了一丝光亮,这就意味着客厅里有人,他急忙下床来到客厅,他发现那盏怪灯居然点燃了,发出蓝幽幽的光。布莱特以为自己是刚刚睡醒看错了,没想到揉了揉眼睛,却看到了更诡异的一幕:旁边有两个样子十分可怕的人,他们脸上没有嘴巴、鼻子眼睛等任何器官。

“鬼啊!”布莱特一声尖叫,跑回了卧室,把撞见鬼的事情告诉了惊醒的妻子,拉琳觉得他看错了,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她随后来到了客厅,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丈夫说的灯还是静静地放在书架上,并没有点燃,更没有什么鬼怪。

拉琳告诉丈夫:“你肯定是工作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你应该好好休息才对。”难道真像妻子说的他看到的是幻觉?布莱特开始怀疑是那盏诡异的灯在作怪了。

第二天晚上,睡梦中的布莱特再次被客厅中传出的诡异声音惊醒,他拿起手枪,不管看到什么,他都要送上一枚子弹。他几步冲到客厅,奇怪的是客厅里一片寂静,什么也没有,但是书架上的灯不见了,布莱特吃惊不小,就在他为丢失证物而焦急不已时,又在沙发旁看到了它,难道这灯自己移动了位置?他看到离灯不远的地方,宠物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布莱特用脚踢了踢它,狗的眼睛里流出了两道鲜血,它居然死了。

“都怪你把那个恐怖的魔灯带回家,害死我的狗!”看到自己心爱的小狗惨死,托斯对着布莱特大吼。布莱特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儿子,拉琳也劝说他把那盏灯拿走。

为了不再发生让妻儿担惊受怕的事情,也为了平息他们的愤怒,布莱特将那盏灯用纸箱装了起来,藏到了厨房的柜子里,并哄骗妻子和儿子说:“我已经把那盏灯送回了警局,以后你们可以安心啦。”

布莱特以为这样就可以平安无事了,可是没想到的是,4月27日,他早早地从警局回来,妻子和儿子都还没有回家。一进家门,他就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就在他要找一件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衣柜的位置发生了改变,本来靠墙的衣柜现在离墙足足有一只手掌的距离,仔细一看,家里其他家具也发生了改变,电视、电脑、书架上的书都有一点不容易被察觉的变化。他马上给妻子打电话询问,拉琳说,她从早上出门后就没有回去过。

会不会是儿子回来过?布莱特又联系了,得知托斯一上午没有离开过学校一步。难道是那盏灯?布莱特飞快来到厨房打开柜子,灯还在。布莱特决定安装一个监控装置,他想看看灯里的魔鬼到底是什么样子。布莱特买来摄像探头,镜头笔直对着放灯的柜子,一天24小时录像。一天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是一场更大更可怕的噩梦正在等着他……

真相

4月29日,因为南克一家的尸检报告就要出来了,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他还呆在警局。就在法医要汇报尸检结果时,布莱特的手机响了,是同事打来了,“布莱特你快回家,家里出事了!”同事的声音非常焦急,他马上离开警局回家。到家时他看到了几辆警车,还有几名媒体记者,多年从警的经验告诉他家里肯定出大事了。他想得没错,进门之后看到的一幕,他一生都不会忘记:儿子托斯满身是血倒在地上,而不远处妻子正在浑身发抖,手里握着一把沾满血的刀,几名警察将她围了起来。

一名警官的话传进了布莱特的耳朵里:“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传出阵阵惨叫,赶到时这名少年已经停止了呼吸,我们初步怀疑是他的母亲杀害了他……”

备受打击的布莱特住进了,不过他只在那儿住了两天就返回了警局。他从同事口中得知,托斯是被利刃连续刺中要害,失血过多而死的,伤口和妻子手里的刀具正好吻合。拉琳现在已被拘捕,不过她的神智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布莱特想到了富雷的话,那盏灯具有控制人灵魂的能力,和“夺命灯”相处久的人,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的妻子杀了亲生儿子,难道那不是恶魔的行为吗?血的事实,已经让布莱特对那盏灯具有的魔力深信不疑。

布莱特回到家里径直走进了厨房,灯还在,接着他打开了监控录像;找到出事当天的那段,一分一秒仔细看下去,没多久妻子的身影就出现在画面中,他看见拉琳匆匆来到厨房打开柜子,拿了一把刀,布莱特知道正是这把刀刺死了儿子。对于他来说,拉琳杀了他们的儿子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万念俱灰的他决定毁掉那盏使他家破人亡的“夺命灯”,不让它再继续害人。

布莱特把灯扔到了离家不远处的一个水坑里,回到家刚要开门,忽然听到屋里有声音,难道是灯里的魔鬼还留在家里?他爬到窗户上向屋里一看,只见两个带着头套的人正在里面胡乱翻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布莱特的配枪因为住院没带在身上,不敢贸然进去,他立即报了警,警察抓走了那两个人,布莱特大吃一惊,其中一人是富雷。

在布莱特的要求下,他参加了对富雷和另一个同伙——博泰克的审讯。他们招认南克一家是他们杀害的,“他比我们更加自私自利,他该死!”富雷愤愤地说。接着说出了原因,原来早些年富雷和南克,博泰克都是一家化工厂的员工,后来南克辞职,在一次偶然相遇后,三人商议一起做起了偷、盗、倒卖文物的勾当。

他们经常假借出国旅游的名义,一次次把文物偷偷带入境。不久前,他们在肯尼亚的一个偏僻村子看到了那盏点燃后会发出蓝光的灯,南克凭他的经验判断出这盏灯是王室里的东西,但是当地人却告诉他,这盏灯曾遭到诅咒,除了巫师没人敢要它,最终他们还是以极低的价钱买走了它。

回国后南克一直把灯藏在家里,在被富雷和博泰克一次次催要后,他居然大度地将灯给了他们,但不久,富雷发现那是一盏假灯,点燃后根本没有蓝光。他们被激怒了,决定教训南克,于是悄悄潜入他的家里,在食物里放了剧毒,而南克一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仅吃了有毒的食物,南克还点燃了那盏灯,因为他发现家里有人来过,害怕宝贝被掉了包,就点燃它看看是不是有蓝光,还和妻子一起躺在床上欣赏那一点蓝荧荧的灯光,没想到不久就毒发身亡了。他的女儿也在洗澡时毒发而死。

这时布莱特听到了南克一家的尸检报告,报告表明他们确实是中毒而死。既然南克不是被“夺命灯”夺取了生命,那么布莱特家里发生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随着对富雷和博泰克的审讯深入,布莱特心中的谜团被一点点破解……

那些诡异的怪事还是与富雷一伙有关,他们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那盏古灯,恰好布莱特找到富雷,调查有关南克一家被害的事情,富雷为了搅乱警方的调查方向,把那盏灯的传说添油加醋转述了一遍。后来他们再次潜入布莱特家中盗取,发现灯在书架上,愚蠢的他们为了验证灯的真假,居然当场点燃了它,可就在这时布莱特出现了,不过他却被富雷和博泰克用头套遮住口鼻的脸吓得逃了回去,以为那是没有面部器官的鬼怪。

富雷熄灭了灯刚要拿走,拉琳的脚步声又传了过来,他们只有仓皇逃跑。宠物狗死亡和灯跑到了地上都是他们干的,但每次都是将要把灯拿走时被布莱特撞到。布莱特家里家具位置发生了变化也是他们干的,但是布莱特,已经把灯藏到了厨房,他们怎么翻也没有找到。

不死心的两个人又在一天傍晚来了,正在屋里翻找时,被回家的拉琳和托斯撞到,随即发生冲突,拉琳冲进厨房拿了刀,但却被博泰克一把夺过,用它连刺在一旁大声呼叫的托斯,直到托斯瘫倒在地。看到儿子被杀,拉琳拼命拉住博泰克手里的刀,最终夺了回来,而两个被钱财迷住心窍的家伙看到杀了人,再次仓皇逃窜。亲眼看到儿子被杀,拉琳一时精神崩溃,警方赶到时,她手里还拿着那把凶器。

金钱对人的诱惑力是无穷的,明明知道杀了人,富雷和博泰克竟再次来到布莱特家里寻灯,正好被扔灯回来的布莱特撞到,最终两人还是没能逃脱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