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噩梦醒来

推理故事

噩梦醒来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我要说声对不起 李树杰的老婆秀梅前年得了脑瘤,手术之后病情反而更加严重,成了植物人。这两年求医问药,不但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一大笔债。他们的儿子小华今年才十二岁,却早早当起了家,洗衣做饭、……

噩梦醒来

一、我要说声对不起

李树杰的老婆秀梅前年得了脑瘤,手术之后病情反而更加严重,成了植物人。这两年求医问药,不但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一大笔债。他们的儿子小华今年才十二岁,却早早当起了家,洗衣做饭、照顾妈妈。要不是孩子这么懂事,光靠李树杰一个人,家早就垮了。

最近,李树杰打听到北京有一家治疗脑瘤后遗症效果非常好,便东挪西借地凑了笔钱,准备带秀梅去北京看病。这天下午,他刚给秀梅擦完身子,手机突然响了。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急切的声音:“是李树杰吗?我是蒋传才的儿子蒋宏,我爸出了车祸,现在不行了,他非常想见你,你能来吗?”

李树杰一愣,蒋传才就是前年给秀梅手术的专家,当年,市医院诊断秀梅是右脑干区肿瘤,说这样的手术他们没有把握,最好请个专家来主刀。就这样,从省城医院请来了专家蒋传才。蒋传才名气挺大,可手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如今蒋传才生命垂危之际,他要见自己有什么事呢?难道他是要为手术之事向自己道歉?

虽然李树杰不明白蒋大夫为什么非要见自己,但他还是答应下来。去省城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天又刚好是星期天,小华不用上学,李树杰便叮嘱小华照顾好妈妈,自己匆匆赶往省城。

蒋传才在横穿马路时被一辆闯红灯的车给撞了,已经奄奄一息了。知道李树杰来了,他嘴唇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声音很微弱。李树杰勉强听清他说的话:“手术时……停电了,我也没办法……”

蒋传才的话如晴天霹雳,李树杰傻了,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情绪失控地一把抓住蒋传才的肩膀大喊:“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等到现在才说?”

蒋宏大惊失色,上前一把推开李树杰,愤怒地大叫:“你疯了?怎么能这样?”

李树杰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刚想说点什么,却见蒋宏扑通一声跪在病床前,放声大哭起来……蒋传才已经停止了呼吸。

蒋宏没有怪李树杰行为鲁莽,其实蒋传才伤势极重,能撑着见李树杰一面已是奇迹。尤其是他听说那件事后也感到很愧疚。蒋宏替爸爸向李树杰道歉,可道歉又有什么用呢?

回家的路上,李树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当时无论是市医院的领导还是专家蒋传才,事先都说过不能保证手术一定成功,但是手术过程中因为停电造成手术失败,那就是医疗事故了。这起医疗事故把他家的生活毁了,他必须讨个说法。

蒋传才已经死了,只好从其他人嘴里套出真相。李树杰第一个就想到了周明海。周明海是他的好朋友,周明海的老婆冯娜娜也是秀梅的好朋友。周明海是市医院的外科主任,秀梅得病后,周明海跑前跑后没少费心。手术当天,周明海作为蒋传才的助手也进了手术室。当时李树杰很感激他,如今李树杰却觉得无比悲哀,周明海明明知道手术过程中停电的事,居然瞒了他这么久,只字未提。

这两年,周明海和冯娜娜对李树杰他们帮助很多。现在想起来,一部分是因为友情,而另一部分是因为内疚。李树杰恨得牙根直痒痒,回到家时正好是晚上,他便打车直奔周明海家。

二、的谎言

周明海和冯娜娜恰巧都在家,热情地把李树杰让进屋。李树杰强忍怒气,铁青着脸说:“明海,我有一件要紧事想问你,看在咱们多年交情的分上,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

周明海一愣,说:“树杰,有什么话你就问,我跟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好,我问你。”李树杰盯着周明海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前年我老婆手术的时候,手术室是不是停电了?”

周明海一下子愣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冯娜娜吃惊地望着周明海:“这是真的吗?”

一转眼,周明海已经恢复了常态,他打了个哈哈,笑着说:“树杰,你从哪儿听到这消息的?无稽之谈嘛,手术室怎么会停电?就算停电,也有备用电源啊!根本没这回事——你到底是听谁说的?”

李树杰呆呆地望着周明海,从愤怒、失望到悲哀,他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小声说:“周明海啊周明海,你跟我是十多年的好朋友,娜娜跟秀梅也情同姐妹,现在秀梅生不如死,我都快被折磨疯了,求求你说句实话行吗?”

周明海苦着脸说:“树杰,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还让我说什么?总不能让我说瞎话吧?”

没等李树杰说话,冯娜娜说:“明海,咱做人可得堂堂正正,不能昧了良心啊!要是当时手术时真有什么问题,咱可不能瞒着不说。”

“真没啥事儿。”周明海霍地站起身来,信誓旦旦地说,“你们说我周明海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吗?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还能骗你?”

从周明海家出来,李树杰更加肯定蒋传才临死前说的话都是真的。周明海不承认,还有其他人。李树杰决定从另几个参与手术的人身上寻找突破口。他还记得,当时有一个小护士叫晓芳,非常善良。秀梅动手术时,晓芳也在手术室。

李树杰给市医院打了个电话,谎称自己是晓芳的同学,很轻易地拿到了晓芳的电话号码。他打电话给晓芳,约她出来。两个人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之后,晓芳问他秀梅的情况。李树杰便把秀梅的情况介绍一番,然后话锋一转说:“晓芳,我今天来找你,实在是有要紧的事需要你帮忙,我听说手术过程中突然停电了,你跟叔叔说,是这样吗?”

晓芳脸色大变,好半天也不说话。李树杰急了,说:“晓芳,你是个好孩子,难道看着你秀梅阿姨就那样一辈子躺在床上吗?如果这真是医院的责任,他们就应该负起责任,而不是一味地逃避,晓芳,只要你一句实话,就能救我们一家人,求求你帮帮我吧!”

李树杰说着,忍不住掉下泪来。晓芳低声说:“李叔叔,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医院做得不对。可是,为了能让我进市医院,我们家托人拉关系费了好大的劲。当时手术之后,谭院长就找我们谈话,说停电不是医院的错,医院不应该承担责任,但这事儿传出去对医院不利。他明确告诉我们,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出去,否则严肃处理,你知道谭院长这人,说一不二,所以我怕,我不敢说……”

李树杰知道自己找对人了,他请求晓芳作证。晓芳犹豫了半天,最后说考虑考虑。

第二天一大早,李树杰来到律师事务所咨询,接待他的律师姓王。王律师说,只要晓芳能够证明手术过程中确实停电,这场官司赢的机会很大。正说着,蒋传才的儿子蒋宏又打来电话,说他刚刚整理父亲的遗物,看到了父亲的日记本。原来,蒋传才在日记里写到了那次手术的情况,李树杰立即和王律师一起赶赴省城。

蒋传才的日记基本上都是工工整整的,唯独那天日记的字迹十分潦草。上面写着:“我一生中,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酒。我喝醉了,真的喝醉了。不喝醉我就无法面对我所犯下的罪——我把一个本应该恢复健康的人送进了地狱。那家该死的医院,怎么会突然停电?备用电源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了故障?我无计可施,只好用药棉死死按住她的出血点……那该死的四十分钟,是我一生永远也抹不去的血色记忆。”

看完日记,李树杰终于知道,为什么蒋传才在临死前才把真相告诉他,因为他不想把心理负担带到另外一个世界。王律师兴奋地说:“有了这日记和护士的证词,这场官司就有希望,你赶紧联系那个护士。”

三、你不是我朋友

从省城回来,李树杰和王律师找到晓芳。经过一番劝说,晓芳同意作证,于是王律师帮她做了记录。李树杰回到家,对痴痴呆呆的秀梅说:“老婆,我要帮你报仇,我要把坏人绳之以法,让你的病好起来。”

起诉之前,为了能够掌握更多的证据,李树杰又去医院托人查询了手术记录,但记录中根本没有停电的记载。本来他还想去询问一下当时另一个主治医生胡国全。但是蒋传才的日记里提到,胡国全曾竭力劝阻他说出真相,证明这是一个天性凉薄没有医德的人,找他他也不会承认。于是李树杰又去找了周明海,周明海还是不承认有这回事。

很快,王律师帮李树杰提起诉讼,向医院索赔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损失费等各项费用九十余万元。几个月后,法庭开庭审理。王律师先是出示蒋传才的日记,又抛出晓芳这个证人作杀手锏。万万没想到,晓芳出庭后,矢口否认当时停电的事情,她说:“当时李树杰来找我,让我作假证,他苦苦哀求我,说他家再这样下去就完了,医院也不在乎赔那点钱,他说得太可怜了,我当时心一软,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李树杰简直气炸了肺,他跳起来指着晓芳大喊:“不是那样的,你为什么要帮他们撒谎?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了……”

王律师急忙拉他坐下来,叫他冷静。法庭上乱了起来,而市医院的谭院长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庭审继续,辩方律师提出一个重要疑点:蒋传才写日记的当天,醉酒后因一点琐事与饭店老板大打出手,以致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酒后滋事,足以证明他在酒精的作用下失去了理智,这种情况下所写的日记不可信,更不能作为证据。况且,备用电源出故障的说法也与事实不符。

双方争执不下,法庭休庭。李树杰去找晓芳,但晓芳不见他。他拨通了晓芳的电话,晓芳哭着说:“李叔叔,你不要逼我了,我的工作来之不易,请你原谅我!”

李树杰绝望了。回到家后,他抱着秀梅失声痛哭。

第二次开庭,法庭驳回了李树杰的诉讼请求,宣判控方提供的证据无效。李树杰输掉了这场官司。

当晚,周明海找到李树杰,说要请他喝酒,李树杰想拒绝,却突然想起那天晚上晓芳跟他说:“当时周大夫很激动,说这是医院的责任,可胡大夫一直在劝他不要告发医院。周大夫也是没有办法……”

李树杰想到这里,心里一动,答应了周海明。

两人到了饭店,几杯酒下肚,周明海苦口婆心地说:“树杰,官司也打完了,我劝你别再在这事儿上白费工夫了,谭院长马上就要退休了,自然不希望发生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你还是赶紧带秀梅去北京治病吧……”

李树杰没心思听他说这些,这时,他手机响了起来,他装作接电话的样子,说了几句,然后懊恼地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一边往口袋里揣一边说:“我的手机没电了,把你的借我用一下吧。”

周明海把手机递给李树杰,李树杰站起身来,一边拨打电话一边说:“我去方便一下。”就这么拿着手机出去了,来到卫生间,李树杰锁好门,迅速地翻看周明海手机里的录音记录。虽说有好几段录音,但都不是李树杰想要的。

李树杰把手机还给周明海,周明海笑着说:“什么电话呀?打了这么长时间?”说着,他拿起手机查看通话记录,李树杰根本就没拨出电话,里面当然没有通话记录,周明海疑惑地抬起头说:“树杰,你搞什么鬼?你……你是不是……”

看来,聪明的周明海已经明白李树杰的用意了。李树杰已经不在乎了,录音没找到,眼前的周明海愈发显得面目虚伪可憎,他冷冷地说:“我想什么?我在想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到底是不是人?你欺骗了我,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和我继续称兄道弟?我越看你越恶心!”

周明海愣了,说:“树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李树杰霍地起身,压抑着的怒火爆发了,“你曾经是我的朋友,但现在不是了,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卑鄙小人,不光你,还有你老婆,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

说完,李树杰不理睬目瞪口呆的周明海,转身走出饭店。

四、牢狱之灾

李树杰早想好了,周明海的家在三楼,周明海的儿子在一所寄宿读书,周明海夫妇每个月总有一天同时值班,正是下手的好时机。这天夜深之后,李树杰来到周明海家楼下,顺着一楼的栅栏爬到二楼,但二楼到三楼就没有什么可供踏脚的东西。在距栅栏半米远的地方有一根排水管。李树杰探出身子,想抓住排水管,试了两次都没成功。最后,李树杰咬紧牙关,把脚一蹬,身子蹿了出去,狠狠地撞在排水管上,他双手死死抱住排水管,惊出了一身冷汗。

李树杰好不容易到了三楼,长出了口气,打开窗子钻了进去,将周海明的笔记本电脑偷走了。

回到家,李树杰连夜找人检查周明海的电脑。但是,还是没找到他要的证据。找不到证据,拿不到医院的赔偿,秀梅就将永远躺在床上。李树杰跳起来,愤怒地砸坏了电脑。儿子小华被他的举动吓坏了,李树杰笑着说:“儿子,放心,爸爸没疯。”

小华上学去了,李树杰拖着疲惫的身子爬上床,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就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是冯娜娜和两个警察。冯娜娜不好意思地说:“树杰,今天早上我值完班回家,发现我家被盗了,我报了警。警察同志到了之后,听我们邻居老李说,昨天晚上他听到门响,从门镜里看到你从我家离开,他认识你,所以警察同志要来看看。我都跟他们说了不可能是你,肯定是老李看错了,但他们不相信,你看——”

李树杰脑子“嗡”的一声,他只注意到他离开的时候没碰见人,没想到居然被人看到了他。这一刻,他后悔莫及,自己怎么就突然头脑发热干了这种蠢事啊?否认是没有用的,因为,手提电脑残骸还摆在屋里呢。他说:“娜娜,对不起……你家的电脑是我偷的。”

冯娜娜愣了,疑惑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要证据,证据!”李树杰大喊起来,“明明医院发生了医疗事故,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我不甘心啊,你和明海都不说实话,就让我自己来查吧,现在我犯了法,你们满意了吧?把我关进监狱,秀梅我也不用管了,小华我也不用管了……”

警察带走了李树杰。几个小时后,警察释放了李树杰,是周明海夫妇撤了案,并把他担保了出来。李树杰出了警察局,周明海迎上来说:“树杰,你出了点事,小华……他摔伤了。”李树杰急忙赶到医院,这时小华已经醒了过来,李树杰抱着小华问:“儿子,你怎么突然就摔倒了呢?”

小华断断续续地告诉李树杰,中午放学后,他回家给妈妈做饭,可能这几天睡眠不足,他一阵头晕就摔倒在了楼梯上。

李树杰放声大哭。周明海安慰了李树杰几句,说:“树杰,你是不是以为我留了什么录音、记录之类的证据?所以才要偷我家电脑?我告诉你,真的没有。你可别再做傻事了。”

李树杰失神地看着周明海,好半天才说:“我再也不做傻事了,放心吧。我想回家看看秀梅,小华就交给你们了。”

周明海连连点头,于是李树杰一个人回到家,他抓着秀梅的手喃喃地说:“老婆,咱们真是无路可走了,而这一切都怪那个谭院长。他不仁,我不义,我这就去找他,问他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说法?要是不能,我就跟他同归于尽!”

秀梅痴痴呆呆的,根本不懂他说什么。李树杰继续说:“你生不如死,死了就享福了。至于小华,就算周明海不能收留他,社会也不会不管的。没有我们拖累他,他活得更好也说不定。”

五、绝处生机

李树杰怀着满腔杀意来到医院,稳定了一下情绪,来到院长室。敲门进屋后,不由得一愣,里面坐的不是谭院长,而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他奇怪地问:“我想找谭院长,他在吗?”

那个人反问:“你是谁?”

李树杰说了自己的名字,那人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站起身来说:“谭院长今天刚刚退休,我叫刘成林,原来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现在接替了他的职务。我知道你的事情,正想找你聊聊呢,请坐。”

李树杰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颤声说:“刘院长,你……你可帮我做主啊……”

刘院长平静地说:“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蹊跷。我本人相信蒋传才大夫日记的真实性,但几个大夫、护士异口同声地说当时并没有停电,而且你又提不出更有力的证据,最主要的是,谭院长不许我插手此事。所以我向上级部门反映了这件事情,这也是谭院长提前退休的原因之一。只要你能提出其他证据,或者有人能够提供有效的证词,我一定会帮你。”

证据?证词?李树杰愣了,蒋传才的日记如果不能作为证据的话,又有什么能够作为证据?如果这个刘院长真能不惜牺牲医院的名誉、利益来维护公正的话,那么……周明海或许能帮我。

想到这儿,他激动地说:“刘院长,你找周明海来,他一定能告诉你当时的真相。”

刘院长打电话找来周明海,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周明海脸一阵红一阵白,半天不说话。刘院长说:“如果停电的事情是真的,你尽管说,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在医院也很多年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是我们医院错了,不管因此会蒙受什么样的损失,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们都要把公道还给患者。”

周明海定了定神,看了看李树杰,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说:“刘院长,停电的事情……是真的。”

李树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大声叫着:“刘院长,你听到了,你听到了,这是真的啊!”

刘院长的脸上也掠过一丝激动,但他还是平静地说:“我听说,你们是好朋友,事情发生后,你一直否认此事,现在又说出相反的证词,不会是你想帮你的朋友而作假证吧?”

李树杰急忙说:“刘院长,绝对不会是假证,以前因为谭院长的关系,他们都不敢说实话,现在换了你这样一个善良正直的院长,他们肯定会说实话……你找护士晓芳,她原本想帮我的,但后来因为害怕丢了工作所以才不作证的。”

刘院长拿起电话,刚要拨号,一旁的周明海说:“刘院长,不用找别人,我也可以证明这一切。”说着,他从贴身衣袋里取出一个U盘,插在桌上的电脑上,打开里面的一个语音文件,一阵嘈杂的声音过后,传出一个人的声音:

“今天发生的事情,胡主任第一时间向我汇报了,还说了你们对于此事的态度。我告诉你们,停电是电业局的事情,属于不可控因素,与我们无关,但这事传出去对我们却有影响,你们要是还想在咱们医院干下去的话,就把这件事情忘掉,当作从来没发生过。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是谭院长的声音,他说了很多话,然后是胡国全、周明海、晓芳等人的声音,他们都保证说自己一定会严守秘密。

李树杰瞪着周明海,周明海不敢看他,小声说:“你那次借我的电话,就是猜到了我会留下这个证据吧?你虽然偷了我的笔记本电脑,但是证据不在电脑里。我怕惹出麻烦。对不起,树杰,我不是有心瞒你这么久的。”

刘院长握住李树杰的手,痛心地说:“医者父母心啊,我代表我们医院向你道歉,是我们错了。但这次庭审已经结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私下和解,只要你提出的赔偿合理,我们会尽可能满足你。”

十天之后,李树杰便拿到了医院赔偿的五十五万元。他当着医院所有人的面给刘院长跪下了,感谢他救了他们全家。刘院长扶起他说:“你不该谢我,这是我们医院亏欠你的,我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李树杰泪流满面,他曾经一度以为真相无法大白于天下,但是噩梦都过去了,秀梅到北京就医后慢慢恢复了健康。他们全家有了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