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锁痴

推理故事

锁痴

2022-06-30 推理故事
龙山县城新开了一家卖门的店,店前横幅高挂“红星锁具厂高价悬赏锁王”。店主自称老马,五十多岁,说起话来就像打雷。他说自己是红星锁具厂的研究员,为答谢广大客户多年来的厚爱,特在此地设下&ldqu……

锁痴

龙山县城新开了一家卖门的店,店前横幅高挂“红星锁具厂高价悬赏锁王”。店主自称老马,五十多岁,说起话来就像打雷。他说自己是红星锁具厂的研究员,为答谢广大客户多年来的厚爱,特在此地设下“三关”,在不毁坏锁具的情况下,过三关者奖人民币两千元。其中的道理不言而喻,这不过是厂家的一种炒作,目的是推广自己的产品。即使这样,还是吸引了不少人来试上一试。几天下来,每天来闯关的人总是能塞满屋子,可就是没人能打开第二把锁。

赵钱孙出徒后,开了家开锁。他是个热衷开锁的人,只要是碰到新奇的锁,他非弄来研究明白不可,也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师傅告诫过他:不能随便出风头,不然就要吃大亏。他每天都会到老马那里凑热闹,只看不开,在暗中观察。有人上前闯关的时候,他就会使劲搓着背后细长的手指,着急地小声嘟囔——“哎呀,这工具也忒不称手了!”“呵,这手生的,还开锁呢!”“使劲拧啊,早晨没吃饭吗!”

每每都是人家没打开,他急出一身汗。他着不起这急,索性眼不见为净,到街上转转去。但刚刚离开一小会儿,脑子里就又会想:会不会去高人啦,锁打开了没有?想着想着,脚就不听使唤地往回迈。

又过几天,还是没人能闯得过第二关。能人呢?都上哪儿去了?难道偌大个龙山县就没出个拔尖儿的!赵钱孙正着急的时候,来了一位主儿。

来人是个又高又胖的女人。她是十字路口摆摊修锁配钥匙的,兼着修鞋。好几年了,没人知道她的姓名,人们都叫她“黑妮”。

别看黑妮长得糙,手上的活儿可不糙。她沉着地坐在凳子上,打开工具箱,里面盛着各式各样的开锁工具。她拿起第一把锁,这是把再普通不过的弹子挂锁,只见黑妮拿出一截小钢丝,伸锁眼里一拨,锁立时就开了。两秒钟不到,真是高手。看热闹的人喝起了彩,赵钱孙一挑大拇哥,真露脸!

第二把就不那么简单了,黑妮换了把工具试探着。人们屏息注视着,赵钱孙暗暗为黑妮鼓劲。黑妮把黑脸歪在一边,用耳朵听听锁眼,这时她略显笨拙的手突然变得灵活无比,表情专注,眼睛一眨一眨。说这些话,也只是在顷刻间,这把锁也被她打开了。围观的人呼声更高了。赵钱孙心里说不出的痛快,痛快之余心里不免有些妒忌。

老马一愣神,看来今天真的来了高手,竟连闯了他两关。他把黑妮请到里屋,让围观的人在外屋等候,不用说第三关设在里屋。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不知道里面搞什么名堂,最着急的还是赵钱孙,他抓耳挠腮,恨不能变成个苍蝇飞进去。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黑妮出来了。她表情木然,看不出是输是赢。赵钱孙连忙拉住黑妮打探情况,黑妮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颇为壮观:“弄不开!”

又等了几天,技艺能超过黑妮的人还是没有出现。老马把奖金一加再加,一直加到两万元。并规定了最后期限,七日内若还是没人能闯关成功,他老马就要抬腿走人。

就剩下最后一个下午了,赵钱孙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赶到了老马的门店。可是老马已经关门了,他突然感到有点失落。回去的路上,他竟然碰到了老马。赵钱孙提出要闯关,老马说已经结束了。赵钱孙说没有结束,有他在就不会结束。老马问他,奖金没有了你还开吗?赵钱孙倔强地吐出一个字:“开!”

赵钱孙解开上衣,上衣里子摆满小钢丝,小钩子等各种开锁工具。前两把锁对于他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他颤抖着近乎发泄地连下两把,时间竟不到五秒。他吐出口气,随老马进了里屋。

一进里屋赵钱孙就看见一扇防盗门立在当间。他定睛一看,这可不同于普通的防盗门,防盗门上有两把锁,一把用钥匙的,一把不用钥匙的,用钥匙的是四向弹子锁,不用钥匙的是拨码式全机械密码锁。弹子锁对他来说是小儿科,主要对付的就是这密码锁。这密码锁有六位密码组成,可以变化出上百万组密码,保密性极高,甚至可与电子密码锁相媲美,破解它的概率几乎为零。赵钱孙脱下外衣,定了定神,两只耳朵唰地竖了起来。他把耳朵贴到防盗门上,从拨盘的起点开始,顺时针转动拨盘。整个世界静了下来,老马不见了,房屋不见了,周围的东西渐渐模糊褪去,离他越来越远……

赵钱孙捕捉到极细极小的“咔”的一声,然后迅速往回拨,退到起点,再用极小的动作顺时针转动拨盘。如此重复,直到听见“咔哒”一声,赵钱孙停止了动作。他长出一口气,从刚才的恍惚中醒来。密码锁破解了!

弹子锁按说难不住他,但是当他把探针伸进锁孔时,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锁竟然是异形弹子,再一探,“串”字形无疑。要是凭一般工具的话,他不是打不开,而是必须有人帮忙,至少要两人以上。幸好他另有高招,他从衣袋里掏出块口香糖放在嘴里。不一会儿,他把口香糖吐出来,小心翼翼地向锁孔里塞。塞紧压实,用工具轻轻一别,锁竟然开了。原理其实很简单:弹子锁由锁芯,弹子,弹簧,锁舌,钥匙五部分组成,平常情况下锁芯都是不能转动的,钥匙开锁时,钥匙上不同高度的“锯齿”对应不同长度的弹子,此时弹子上下分离,锁芯自然就能转动了。锁芯转动带动控制锁舌的机关,锁也就打开了。压实的口香糖把所有的弹子都顶了出去,锁芯里面呈全空状态,锁芯自然也就能转动了。

防盗门刚打开,一副冰冷的手铐就戴在了赵钱孙的手腕上。老马说:“我是警察,我们怀疑你跟前不久县政府的巨款失窃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赵钱孙略显惊讶,什么也没说,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

审讯室里,一身警服的老马坐在赵钱孙对面,威严地说:“全龙山县能打开这种锁的就你一个人,而且作案手法完全一样,你就把作案经过老实交代一下吧!”赵钱孙不慌不忙地说道:“笑话,我能打开这种锁不能证明什么。或许是外来的小偷干的呢!再说你这陷阱也太拙劣了,小偷怎么会自投罗网呢?”赵钱孙知道,他们抓不住他的把柄,最终还是定不了他的罪。他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每次作案前他都做好充分准备,想尽办法不在现场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老马冷笑道:“别人不会,你会!你是高手中的高手,凭着你对锁的痴迷,要是有你开不了的锁,比杀了你还难受!别以为我们没掌握你的犯罪证据,你看这是什么?”老马推给他一个透明的袋子,赵钱孙打眼看见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他迟疑了一下,探身细看,原来是一块嚼过的口香糖。赵钱孙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随即不动声色地说:“这东西到处都是,能证明什么?”老马哼了一声:“这是在犯罪现场保险柜的锁眼里找到的。查一查是不是你吃过的应该不是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