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血战湖魔

对联故事

血战湖魔

2022-06-30 对联故事
 2012年5月12日黄昏,“费希尔”飓风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港口城市布里斯班登陆。   晚上9时左右,苍茫幽暗的大海开始狂暴恣肆,呼啸的狂风伴着大海的咆啸,一浪高过一浪地轰击着海岸。   在布……

血战湖魔

 2012年5月12日黄昏,“费希尔”飓风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港口城市布里斯班登陆。

  晚上9时左右,苍茫幽暗的大海开始狂暴恣肆,呼啸的狂风伴着大海的咆啸,一浪高过一浪地轰击着海岸。

  在布里斯班市东边临海的、澳大利亚最大的渔业老板克里斯·法拉利的蓝天别墅中,小主人小贾妮斯恐惧地偎在父亲身边,十分担心他的意大利家庭女教师珍妮的安全。半个小时前,珍妮请假去城里与男朋友鲍威尔约会去了。晚9时45分,珍妮驾车回到了蓝天别墅。今天,珍妮似乎总是摆脱不了一种无名恶心又无比恐惧的心情……把车倒进车库后,她便沿着湖边的石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就在她离开湖边石径,拐进丁香树丛时,猛然听到一声巨响。珍妮大吃一惊,她抬头望了望黑漆漆的夜空,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她本能地跑进了房间。

  5月13日晨6时,天气仍阴沉沉的。住在蓝天别墅附近的老渔民休伯特老爹准备好钓杆和鱼篓,顶着湿漉漉的早雾到太阳湖一带钓鱼。然而就在那天,休伯特老爹不见了,鱼篓子也不见了,唯有一根折断了的钓鱼竿漂在水面上……

  他的家人迅速召来两名村警和众多的村民,10多名熟悉水性的青年渔民反复潜水寻找,但始终没有找到休伯特老爹的踪迹。

  翌日上午9时多,蓝天别墅的花匠托马斯从人工湖里捞上来一块灰白色的土布,上面还粘连着一小块被水泡白了的肉。湖边散步的克里斯·法拉利突然想起昨天在围墙外失踪的老渔民。

  老渔民的儿子布莱克一眼就认出这块布是老人裤子上的,小儿子菲尔德更是嚎啕大哭起来。

  10时30分,闻讯而来的打捞人员从太阳湖中捞出了一块东西,那是老渔民的一截断臂。10分钟后,打捞人员发现太阳湖里阻隔湖海通道的粗金属丝门已经打开。克里斯·法拉利大吃一惊:如此粗的金属门被撞开,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呢?

  克里斯·法拉利一想到昨天整整一个夜晚,有个吃人恶魔躲在太阳湖里大啃大嚼老渔民的,便觉得一阵恶心。突然他又想起独生子小贾妮斯昨天还跟珍妮在这湖里游泳,不由得惊出了一头冷汗。

  克里斯·法拉利断定这个噬人怪物很可能是一条躯体硕大的白鲨抑或一条锤头鲨。

  两天之后,克里斯·法拉利雇用几名工人冒险潜入太阳湖,换上一扇更加坚固的网眼钢板门,再次阻隔大海与太阳湖的通道。

  5月26日是一个星期天。一早,蓝天别墅的珍妮便来到了伊莉莎白海角游泳场。她的男朋友,高大英俊的鲍威尔早巳在一艘游艇上向她招手了。

  他们愉快地玩了一天。晚上7时45分,珍妮驾车回到蓝天别墅。花匠托马斯为她开了大门。珍妮笑着朝托马斯扬了扬手。听到汽车的喇叭声,小贾妮斯走出房间,朝老师迎去,嘴里还脆声叫道:“珍妮小姐,我好想你!”

  这时,明月高悬夜空,月光如水银泻地,十分明亮。珍妮和小贾妮斯相距约15米,丁香树的枝叶把小径遮得黑黝黝的。突然,小贾妮斯看到距自己一米左右的一大丛龙舌兰后面,有什么东西猛地动了一下。小贾妮斯没有在意。可珍妮却借着从枝叶间漏下来的点点月光,十分清楚地看到龙舌兰边上有个庞大的黑色东西在动。

  “危险,小贾妮斯,快回去!”珍妮大叫起来,她快速跑了过去。

  小贾妮斯被珍妮的一声断喝吓得愣在那儿。他惊慌地看着前方。只见离他较远的一株丁香树下,一对巨大的眼睛闪着淡紫色的光,像是两盏汽灯,在暗处忽闪忽闪地……

  就在这时,龙舌兰叶丛中一阵骤响,一条巨大的黑东西贴着地面狠狠地向他猛扑过来,似乎是前颌打中了小贾妮斯的屁股。由于小贾妮斯人小体轻,他一下子被扑飞了起来,整个身体倾斜着被抛到小径右边的一丛灌木里,脑袋砸在树干上,小贾妮斯旋即晕了过去。

  此时,那怪物又迅猛向左前方昂首窜击,那淡紫色眼光一闪就已咬住了珍妮的后腰,随即就倒退着爬出树丛,然后猛一扭身,又将挂在嘴边的珍妮的上半身抛向空中,接着又狠狠地甩在地上。珍妮发出尖厉而痛苦的哀叫……

  听到哀叫声,克里斯和花匠托马斯、厨师佛罗斯特迅速从蓝天别墅冲出来,在明晰的月光下,他们清楚地看到百米之外丁香树丛那噬人恶魔不是什么大白鲨,分明是一条大得不能再大的大咸鳄!

  在克里斯他们惊惶失措地跑来时,叼着珍妮的大咸鳄摆脱了丁香树丛的羁绊,巨大的躯体转了大半个圈,然后又开始朝太阳湖爬去。回过神来的克里斯·法拉利想起屋里还有一支步枪,他急忙回屋取枪。

  然而太晚了,那条大咸鳄以极快的速度奔向湖岸。快到湖边时,苏醒过来的珍妮双手死死地抱住一棵石楠树。可是,大咸鳄一甩脖子,茶杯粗的石楠树竟被连根拔起。狡猾的恶魔顺势松开了嘴巴,将珍妮和石楠树一起抛进了湖里。“嘭”的一声,大咸鳄蹿进了太阳湖,湖水激起了一个大浪。珍妮在湖面挣扎了一下,忽地沉下水底,那棵石楠树在几秒钟后弹出水面……

  拿着枪赶来的克里斯·法拉利只能和赤手空拳的花匠托马斯、厨师佛罗斯特一起怔怔地望着恢复平静的湖面。克里斯·法拉利气愤至极,端起枪向湖里打了一梭子弹,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夜空。

  一个半小时之后,布里斯班大学生物系副主任、大咸鳄专家凯莱赫博士和布里斯班警察局副局长布劳顿上校,率领7名特种警察驱车狂驰140公里,赶到了蓝天别墅。

  凯莱赫博士从丁香树下和太阳湖边的爬痕,判断出这条大咸鳄大约长8米以上。博士声称这是他知道的最大的大咸鳄,如果能活捉到这家伙,那将对澳大利亚人研究昆士兰州达令河大咸鳄具有重大意义。布劳顿上校马上从布里斯班警察局增调了15名警察,以加强对大咸鳄作战的力量。

  晚9时53分,除4名警察持枪继续监视太阳湖外,其余的人都随博士和布劳顿上校来到了太阳湖堤。两名特种警察穿戴好潜水用具,便潜下海去。人们簇拥在堤上提心吊胆地注视着湖面。5分钟后,两名潜水员相继冒出头来,不约而同地说:“钢门没有破损。”经过一番紧急磋商,大家一致同意凯莱赫博士的作战方案——抽干太阳湖水,消灭这个吃人巨魔!

  3小时后,从城里开来5辆载重卡车,车上都是用麻袋装满的碎石子。4时5分,市政府又送来一台水泥搅拌机和两卡车水泥和碎石。很快,经过均匀搅拌的水泥石块填入了那半圆形的海水钢材栅柱中。天亮时,这些混合物结成了一大块坚固的实体,密不透风地挡住海水进入太阳湖。

早上7时55分,上百台强力抽水机运到。8时20分,由别墅拉出的电源线接通了抽水机,立即马达轰鸣。

  次日凌晨3时15分,所有强力抽水机的吸水管都集中到那两个积水的较深的湖潭里。随着水面的迅速下降,越来越多的鱼儿在水中跳跃。半个小时后,两个水潭完全见底,抽水工作完成。西侧的潭底堆积着无数乱扭动的鱼儿,其中几条极大的达令河鲇鱼乱蹦乱跳。除了东侧那个水草茂密的潭下情况不明外,整个湖底一目了然。那条十恶不赦的大咸鳄在哪儿?

  大家面面相觑。

  凯莱赫博士和布劳顿上校指挥警察把人群赶回警戒线外,随即增加了负责警戒的警察。这时,布里斯班城又增援了30余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大家都明白,真正的恶战将在天亮后打响……

  天,渐渐亮了。干涸了的太阳湖笼罩在淡紫色的雾霭里。凯莱赫博士一夜未睡,仍精神十足,他和布劳顿上校一起指挥着30名端着AK-47步枪和火焰喷射器的军人,小心翼翼地成散兵队形朝湖心搜索。那个堆满了水草的干潭都是重点目标。

  布劳顿上校持枪走在士兵的前面,快到那个堆满水草的深潭时,布劳顿上校命令大家卧倒。随后,他朝那深潭投了几枚手榴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持续了几分钟。

  然而,那潭里并没有大咸鳄在翻滚挣扎。布劳顿上校和士兵们被溅了一身泥。湖中淤泥高低不平,随处都有一簇簇的水草和还在跳动的鱼。这一切经常使人神经过敏,不时有人朝潭里开枪并喷射火焰。

  折磨人的搜索一直进行到上午10时35分,整个太阳湖被仔仔细细地搜了一遍。当布劳顿上校率领士兵们爬上湖对岸的回廊小径时,有人甚至怀疑:那恶魔是否神秘地飞上天了?博士在靠近小径的湖畔石阶的最后一节石阶上缓缓地坐了下来,双手托腮,陷入了沉思。

  满身泥污的鲍威尔来到博士的身旁坐下。

  “鲍威尔,整个湖床上的淤泥中,凡能引起一丝怀疑的地方,都射过子弹,或者被烈焰狠狠地烧过一阵。鲍威尔,难道不是这样吗?”凯莱赫博士嗫嚅着,显然陷入了某种困惑之中。“博士,”自从失去珍妮后,一直怀着沉重心情的鲍威尔将那杆火焰喷射器用双膝使劲夹了夹,“如果这湖里确实没有,那么……”“不!它在这里,它就在这光秃秃的湖床里!”凯莱赫博士激动地晃了晃拳头,斩钉截铁地说:“那么,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搜索过呢?”鲍威尔迷惑地问。

  博士将双手抱住脑袋,苦苦地思索了许久。大约10分钟后,博士倏地站了起来,并双手用力地将鲍威尔拽起;“快,快上岸!”凯莱赫博士急忙拉着鲍威尔快步跑上了湖岸:“鲍威尔,你问得好!”凯莱赫博士激动得满脸通红,“我们刚才坐着的台阶下面没有被搜索!当然,还有对岸的那几节台阶!” “什么?!”鲍威尔仰天怪叫了一声。

  鲍威尔快速跑下台阶,跳到下面的淤泥中,猛一转身,平端火焰喷射器,将猛烈的火焰喷向最末两节台阶之间的石缝中——鲍威尔高声狂叫:“烧死你这个恶魔!”

  炽烈的火焰喷了很久,石阶被烈火烤得炸出裂纹,迸飞许多碎石块;然而,龟裂的石阶下面依然悄无声息。鲍威尔又端起火焰喷射器,再喷烈焰10余分钟,石阶下面依然无声:迅速转拢来的人们屏声息气,都在注视着鲍威尔的狂暴举动,直到鲍威尔猛地转身朝对面走去。

  鲍威尔艰难地在淤泥中跋涉。大约过了15分钟,他终于走到对岸的下层石阶前,又朝着台阶的石缝猛喷烈焰。

  突然,站在被鲍威尔喷过的台阶旁的几名电视台记者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响,像是痛苦的哀鸣,又像是低沉的咆哮,而且清清楚楚地发自石阶下面,“啊!啊!”记者们一阵惊叫,纷纷朝岸上跑去。石阶上所有的人也都听见了那种怪叫,纷纷跑上岸。

  鲍威尔平端着火焰喷射器,又一摇三摆地涉过淤泥,朝原先的石阶步步逼近。“鲍威尔,不要靠近!”布劳顿上校拼命地摆手示意。然而,没有人能阻挡他复仇的脚步。

  情况万分紧急,布劳顿上校立即率先跳下湖床,十几个士兵和警察也跳了下去,冒死保护鲍威尔,围歼那顷刻便会出现的大咸鳄。

  “叭”的一声巨响,随着最下面一节石阶的猛烈移动,第二节石阶飞到空中裂成三段,第三节石阶则崩断坍塌。几乎同时,一条深色大咸鳄猛然跃出泥潭。它那两只大铲般的前爪在空中舞动,丑陋的脑袋正巧朝着鲍威尔扑来……轰然落地时,大咸鳄的喙部离鲍威尔还有半米远,但当它后腿落地之后立即又轻捷地往前一蹿,巨大的嘴霎时便咬住了鲍威尔的左腿。鲍威尔一声惨叫,重重地摔在淤泥里。

  就在这时,布劳顿上校率领枪手们朝大咸鳄猛烈射击。枪弹和炽烈的火焰使大咸鳄的尾巴剧烈地左右击打,溅起的淤泥密如雨点。几名携带NA130反坦克狙击步枪的特种警察也跳下来,倾射出大量密集的子弹击穿着坚硬的鳄皮,大咸鳄痛苦得嚎叫着、左右翻滚着……然而大咸鳄不放松口中咬着的鲍威尔,它眯着透着凶光的双眼,上下腭剧烈地抽动,一寸一寸地咬着鲍威尔的左腿。

  极为壮举的是:鲍威尔好几次痛得快要昏厥过去。他的全身糊满了血与烂泥,脸上也糊满了乌黑的湖泥,他的双眼却始终大睁着,凶狠地盯着大咸鳄的眼睛。

  特别有趣的是:布劳顿上校随着大咸鳄的翻滚而前后左右地弯腰走动,希冀快点瞄准大咸鳄的心脏。然而,这恶魔仿佛知道他的心思,总是狡猾地将背部或侧面对着上校。

  半个小时后,筋疲力尽的大咸鳄趴了下来。它必须有片刻喘息的时间。机会来了!鲍威尔躺在泥潭里,吃力地睁大双眼,平端起手中的武器,将枪口对着大咸鳄的大嘴和眼睛。他用力地勾动了扳机,一股炽烈的火焰射向大咸鳄的头部。剧烈的痛楚使大咸鳄张大了嘴巴,无奈地抛出嘴里那条紧咬的腿。

  鲍威尔全身缩成一团,拖着那条鲜血淋漓的伤腿,在淤泥中快速翻滚起来,直到滚离大咸鳄老远才停下。布劳顿上校立即和枪手们朝大咸鳄的头部和胸部猛烈开火,巨大的痛楚使大咸鳄跳跃翻滚。10分钟后,这条绝无仅有的大咸鳄终于不动了。

  人鳄大战结束后,满身血污的鲍威尔被人们抬上救护车。记者们则大显身手,从各个角度为大咸鳄拍照。布里斯班电视台的女记者拿起皮尺,将大咸鳄从头到尾量了十几遍,最后兴奋地大叫:“啊呀呀,不算尾巴尖被打掉的一截,这头大咸鳄全长8.15米!……”

  精疲力竭的布劳顿上校在一丛丁香树下找到了凯莱赫博士。博士紧闭双目嗫嚅着,上校凑近才听见他在说:“真是魔鬼的化身啊……”上校眼睛一热,泪水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