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完美劫案

推理故事

完美劫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法瑞尔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上,头痛得像要裂开。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的额头上有个伤口,从那里流出的血已经凝固了。他想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腿上也中了枪,所幸子弹只是擦破了皮,并不是很严重……

完美劫案

法瑞尔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上,头痛得像要裂开。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的额头上有个伤口,从那里流出的血已经凝固了。他想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腿上也中了枪,所幸子弹只是擦破了皮,并不是很严重。

这是一个密闭的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是排列整齐的保险柜。而自己的旁边,有一个桌子,桌子的一角还有些血迹。

法瑞尔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这个房间里,还躺着两个男子和一个女人。两个男子中,一个身穿银行保安服装,双手被胶带捆住,脑袋中弹,倒在了角落里。另一个和自己身穿同样西服,手里拿着一把AK47的男子,也胸口中弹,早就咽了气了。而在房间的门口,还躺着一个年轻女子。这个女子的身上并没有一点血迹,似乎只是昏迷过去了。除此之外,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钻石、一把手枪和一些玻璃碎片,而在自己的口袋里,装着一些钻石和一卷胶带。

法瑞尔跌跌撞撞地走过去,捡起摔在地上的那把手枪,便朝门口走去。到了门口,他才发现这个紧闭的电子门装的是指纹锁。而躺在门口的那个年轻女子,身上穿着职业套装,胸口佩戴着“联邦银行”的徽章。原来这里竟是联邦银行的保险库!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劫案,而法瑞尔自己就是劫匪中的一个。只是,自己进来抢什么,而刚才这里又发生了什么,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和同伙正是劫持着那个被击毙的保安和这个女职员,才打开的保险库。而自己现在想出去,也只能依靠这个女子来打开指纹锁!

想到这里,法瑞尔蹲了下来。先掏出口袋里面的胶带,将那个女子的嘴牢牢地封住,这才一手用枪指着那个女子,一手将她摇醒过来。

女子很快苏醒过来,一看到眼前持枪对着她的法瑞尔和那两具,她的两眼立即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小姐,不要惊慌!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做,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不然就让你像他们一样!”法瑞尔用枪指了指地上的两具尸体。

女子疑惑地看了法瑞尔半天,这才使劲儿地点了点头。接着,她按照法瑞尔的吩咐,将自己的手按在了指纹锁上。

电子门慢慢地打开了。可就在法瑞尔打算冲出门去的时候,大门正对的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了大声的喊话声:“里面的劫匪听着,我们是FBI,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接着,走廊那头的大厅里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警察竟然已经赶来了,而且已经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法瑞尔一时被吓得不知所措了。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门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将他拽回门内。

法瑞尔回头一看,把他拉回保险库的,竟然是那个女子!

“你……”法瑞尔被女子的举动惊得措手不及。法瑞尔话音未落,女子已一把扯下贴在嘴上的胶带。然后低声对法瑞尔吼道:“法瑞尔,你这是怎么了!你想送命啊?快拿我做人质,这样我们才能把东西带出去!”

“你认识我?”脑袋依然疼痛不已的法瑞尔觉得自己一头雾水,这个女子竟然认识自己,还自告奋勇当自己的人质!难道她和自己是一伙的?

“你怎么全忘了?我是苏珊啊!你怎么忘了我们的计划了?”女子叫道。“苏珊?”法瑞尔努力地想了想,果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印象。只是,苏珊所说的计划是什么呢?

这时,苏珊已经看出法瑞尔是暂时性失忆了,没等法瑞尔问,便告诉法瑞尔说,自己和他本来就是一个犯罪团伙的。自己在两月前应聘到这家银行,就是为了法瑞尔它们这次的抢劫做内应。

“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法瑞尔问道,他的脑子还是一个劲儿地疼,记忆还没有恢复。

苏珊指了指地上拿AK47的男子,说道:“你和鲍勃假装取钱,进了银行后,我就带着你们来到保险库。”接着,她又指了指那个身着保安服装的男子:“他是保安库的保安,他发现情况不妙,想阻止我们,结果被鲍勃制服了。然后,我打开了保险库,你和鲍勃便把他押进了保险库。我告诉了你们保险柜的密码后,我便在门外放风,而你们负责打开保险柜拿东西。”

“然后呢?法瑞尔觉得,随着苏珊的叙述,自己的记忆也正一点一点地恢复。

苏珊接着说,后来,她在门外听到了两声枪响。开始,她以为是鲍勃将那个保安击毙了,所以没有在意。可等了一会儿,她又听到了一声枪响,还有一阵剧烈的撞击声,这才意识到不妙,赶紧打开电子门跑进来。可没想到,她刚一进屋,就闻到一阵刺鼻的味道,然后便昏迷了。等她醒来的时候,便发现法瑞尔正拿枪对着自己。

“当时,房间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苏珊问道。

法瑞尔依稀觉得,他们进了保险库后,两人便打开了两个保险柜。接着,法瑞尔将保险柜里的东西往包里塞着,而鲍勃开枪打死了那个保安。可后面的事情,法瑞尔又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外面警察的喊话声又传了过来。

法瑞尔摇了摇头问道:“你刚才说我们有计划,是什么计划?”

苏珊告诉他说,按照原计划,如果抢劫完成后,没能在警察来前及时撤退,就将抢来的东西藏在苏珊的身上,由苏珊假装人质。而法瑞尔和鲍勃换上保安的服装,假装成保安击毙了劫匪,救出了人质。谁也不会想到去搜人质的身,而人质也可以证实,是这两个保安救了她。这样,等警察发现真相的时候,大家已经安全撤离,而且能够趁着混乱,将东西带出银行。

法瑞尔连忙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和保安换了过来,将包成一包的钻石塞到了苏珊的内衣里,然后拉着苏珊就朝走廊上走去。被冷风一吹,法瑞尔的脑子里一下子清醒起来。自己真正的身份其实是一个警察,一个在犯罪团伙卧底的警察!而他卧底的原因,是FBI发现,这个犯罪团伙其实是一个集团,而且它们将有一个针对总统的暗杀计划。通过法瑞尔的侦查,这个恐怖集团今天抢劫这个银行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抢劫钻石,而是为了偷装在保险柜里面的一个化学药剂。据说,恐怖集团一旦将这种药剂通过通风管道释放到总统即将举行会议的会议室内,就将造成与会者全体中毒,失去生命。而法瑞尔的任务就是要在恐怖分子拿到药剂的时候,及时阻止他们。

可是药剂到哪里去了呢?

法瑞尔赶紧转身返回保险库。这时,他才发现,地上和房间中央的那个桌上都有些细小的玻璃碎片,似乎刚打碎过一些玻璃容器。这么说来,那个药剂已经被打碎了。可为什么会打碎呢?如果是那个致命的药剂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打碎的话,那么所有人都应该没命了啊。可为什么自己和苏珊还好好的呢?

这时,望着那个桌子上方的通风口,一个画面突然闪现在法瑞尔的脑海里:当法瑞尔从抽屉里拿出化学药剂时,鲍勃打开了另一个抽屉。笑着抓出一把钻石塞在法瑞尔的口袋里,说道:“好不容易进来一次,我们也发发财!”就在这时,那个保安站起来想阻止他,结果,鲍勃想也没有想,便对着他的脑袋开了一枪。鲍勃把那个保安击毙后,刚转过身来,却见法瑞尔已经掏出手枪,对准了他的胸口。“你……”鲍勃的话音未落,法瑞尔的枪响了,鲍勃中弹向后倒去。法瑞尔迅速跳上桌子,打开了桌子上方的通风道,然后从包里取出那瓶化学药剂,将其倒进了通风道。就在他刚刚将通风道口的指纹抹去,准备下来的时候,倒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鲍勃突然对他开了一枪!法瑞尔觉得腿上一痛,立即从桌上摔了下来。紧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头撞在了桌角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然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另一个劫匪竟然是自己击毙的!而那个危险的化学药剂竟然被自己倒在了通风口上,难怪自己和苏珊会昏迷!通风口的风是往外抽的,所以房间里才只残留了少量药剂,这才使得自己和苏珊只是昏迷,并没有危及生命。

可自己为什么要把药剂倒在通风道口呢?没等法瑞尔理清思路,门口的苏珊已经发现了法瑞尔的神态有变,一下变得警惕起来。她迅速地朝鲍勃的尸体跑去,想去抢他手里的AK47枪!

为避免再生意外,法瑞尔赶紧上前,迅速将苏珊制服,然后一边押着她朝外走,一边对着外面高喊道:“我是FBI卧底法瑞尔警官,里面的局势已经被我控制!”

这时,苏珊才明白法瑞尔的身份,不过,外面的警察已经冲了进来,给她拷上了手铐。

苏珊被警察带走了。医生也立即赶了过来,为法瑞尔包扎伤口。法瑞尔告诉上司,是自己将那个劫匪击毙了,而那个化学药剂也在搏斗中不小心被打碎了。他提醒上司,一定要派人去查一查药剂是否扩散,是否造成了对其他人员的伤害。

被几个警察扶出了银行,正要上车,法瑞尔突然发现了一个女子向他跑了过来。梅莉莎,这不正是他的妻子梅莉莎吗!梅莉莎跑到法瑞尔的跟前,紧紧拥抱着他,叫道:“亲爱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抱着梅莉莎,法瑞尔的脑子突然一亮,什么都想起来了。

原来,自己之所以要把化学药剂倒在通风道口,是因为那个通风道和隔壁银行总经理室的通风道是连在一起的。只要自己把化学药剂倒在那里,随着通风道,药剂就会被进入总经理室,在那里办公的总经理就会中毒身亡。

而自己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这几年来,自己染上了赌瘾。而作为警察的自己,工资是不足以还清越来越高的赌债。于是,从一年前开始,自己便让在联邦银行做总经理秘书的妻子悄悄挪用银行的资金,为自己还赌债。而挪用的资金越来越大,眼看就要纸包不住火了。恰好在这时,自己作为卧底进入了那个恐怖集团,而恐怖集团要抢劫的化学药剂恰好就在“联邦银行”的保险库里。于是,一个利用保险库的通风道,将有毒药剂传进总经理办公室,杀了总经理。然后让妻子按时进入总经办公室,稍做手脚,将挪用资金的罪名栽脏到总经理身上的计划便产生了。

昨天晚上,自己已经悄悄将通风口的出口封住了,这样,从保险库通风口吹出的风,就只能灌进总经理室了!

这时,怀里的梅莉莎在法瑞尔耳边轻声说道:“亲爱的,他已经死了,其他事情我也全办妥了!”

听到妻子的话,法瑞尔不由欣喜若狂,感觉头上和腿上的伤口也一下不疼了。

现在,一切都是那么天衣无缝。自己勇斗恐怖分子,将其分别击毙和擒获,自然是圆满完成了卧底的任务。挫败了恐怖集团,拯救了总统,更称得上是国家的英雄。至于自己倒在通风口的那些药剂,恐怕早就挥发的不留一点痕迹了吧。总经理的死只会解释成一个意外,没有人会知道,而自己的巨额债务也就一笔勾销了。

想到这里,法瑞尔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他拥抱着妻子,朝自己的汽车走去。他想,也许,就是明天,总统便会亲自接见他,全国的报纸上都会是他的名字。接着便是升职、加薪、出名……从此,便是幸福的生活了!

法瑞尔喜滋滋地搂着妻子正要上车,负责现场勘察的警长突然叫住了他。警长告诉他说,发现另一个保险柜里还有一瓶化学药剂。原来,只有两瓶药剂混合在一起,才能发生反应,合成为杀人毒气。之所以将两瓶化学药剂分装在两个保险柜里,就是避免有人同时得到,用以伤害他人。当然,已经打碎的那瓶药剂单独使用时,只能让人昏迷,并不能致人死命。

警长没有发现法瑞尔夫妇的脸已经变得煞白,他还在继续说着:“听说药剂通过通风口传到了总经理室,不过被药剂熏昏的总经理现在已经醒过来了……”

没等警长的话说完,法瑞尔夫妇已经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