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极度隐私

推理故事

极度隐私

2022-06-30 推理故事
我需要你的帮助 迈克尔和卡特是好朋友。六年前,迈克尔一直在队长卡特的手下工作,抓获了无数罪犯。 卡特死后,每年迈克尔都会到他的坟前悼念。这天,当迈克尔手捧鲜花来到墓前时,出乎意料地看到了詹姆斯。 ……

极度隐私

我需要你的帮助

迈克尔和卡特是好朋友。六年前,迈克尔一直在队长卡特的手下工作,抓获了无数罪犯。

卡特死后,每年迈克尔都会到他的坟前悼念。这天,当迈克尔手捧鲜花来到墓前时,出乎意料地看到了詹姆斯。

詹姆斯是贩毒集团老大道格拉斯的得力手下,六年前道格拉斯和詹姆斯等人被捕入狱,道格拉斯在押送途中试图逃走,当场被击毙,卡特也在枪战中不幸身亡。难道詹姆斯刑满释放了吗?

迈克尔警觉地打量着詹姆斯,惊讶地发现他拄着拐杖,左腿膝盖下面空荡荡的。

看到他探询的目光,詹姆斯苦笑着说:“监狱里什么事情都能发生,成了残废并不稀奇。迈克尔,我在这里等你半天了,卡特告诉过我,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迈克尔冷笑着说:“卡特是在他抓你的时候告诉你的吗?”

“我刚出狱就来找你,是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相信这也是卡特的心愿。”詹姆斯严肃地说,“我是警方的卧底,从警校出来后,被卡特队长选中,所以才会成为道格拉斯的手下。”

迈克尔大笑起来,这简直太荒谬了。

他嘲讽地说:“让我来猜一猜,为什么你会是警方人员?道格拉斯死后,他的对头尼古拉斯取代了他的位置,而你服刑之后成了残废,尼古拉斯不会接受你,你的生计成了问题,所以想让警方来养你,对吗?”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詹姆斯露出一丝悲哀的神色,“当年卡特队长之所以能抓到道格拉斯,就是因为我提供了准确的线报,但卡特随后殉职,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我的身份。”

迈克尔不禁皱起了眉头。当年警方一直盯着道格拉斯,可对方很狡猾,警方根本找不到他的犯罪证据。直到卡特说有人提供了准确消息,他们才对道格拉斯进行了逮捕。

卡特死后,警方也曾想过找出提供消息的人予以奖励,但一直没能查出这个人。可即便如此,迈克尔也不相信詹姆斯就是警方的卧底。他疑惑地问:“如果你真是警方人员,为什么你还要在监狱里服刑?为什么你不早向警方说明真相?”

詹姆斯叹了口气说:“按原定计划,卡特应该到监狱里接我出来,可我却听到了他死亡的消息。他曾经告诉过我,我的身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也就是说,没人能够证明我是警方卧底。如果我贸然说出我是警察,而你们又不承认的话,我不但无法出狱,恐怕还会被那些罪犯们打死,一辈子都无法洗脱罪名,我选择沉默是不得已的。”

迈克尔沉思了一会儿,摇摇头说:“对不起,詹姆斯,我想你找错了人,你可以跟我去见哈迈德局长,或许他才是真正能帮助你的人。”

哈迈德原来是警察局的副局长,正因为破获了道格拉斯的案子,才坐上了局长的位置。他向詹姆斯询问了很多问题,詹姆斯回答得非常顺利。可对卡特当年的资料进行调查的结果表明,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詹姆斯是警方卧底。

哈迈德遗憾地对詹姆斯说:“我们不能承认你的身份,但是如果你是警方卧底的话,你可以用你以后的行动来证明,做一个守法的公民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一定会尽力。”

詹姆斯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坚决地说:“不管你们承认与否,我都是警方的卧底,我会找到证据证明这一切的。不过,在我找到证据以前,我不想被尼古拉斯的人干掉,你们能暂时为我保守秘密吗?”

哈迈德和迈克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

“那么,我要去见尼史马尔夫斯了。”

哈迈德看了迈克尔一眼,奇怪地问:“谁是尼史马尔夫斯?”

“一个老朋友。”詹姆斯说完便转身离去。

隐私直播

电视台的主持人乔治找到了迈克尔,他说詹姆斯报名参加了他们的《极度隐私》节目。当年卡特死后,迈克尔被提升为队长,负责詹姆斯等人的案子,所以他来向迈克尔询问一些问题。

《极度隐私》节目以问答的形式进行,主持人提出的问题直击人性的丑恶面,被提问的嘉宾只要回答了问题,就可以得到一万至一百万美元的奖金,但前提是嘉宾的回答要先经过测谎仪的测试。

在巨额奖金的驱使下,很多人都走上嘉宾席企图一夜暴富,但面对主持人乔治犀利而毫不留情的提问,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落荒而逃。自从该节目开播以来,收视率节节攀升,却没有一个人能拿走最高奖金。

迈克尔不明白詹姆斯为什么要参加这样的节目,乔治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不屑地笑着说:“詹姆斯说他没老婆没孩子,又变成了残废,只要能赚到钱,什么问题都可以回答。正巧我们也想看一看,像他这样看不到希望的人是否能够真的不在乎隐私。”

迈克尔突然心里一动,说:“如果可能的话,帮我问一个问题吧—问问他谁是尼史马尔夫斯。”然后他很配合地回答了乔治的一些问题,但是关于卧底、告密的事情却只字未提。

一周一次的《极度隐私》直播如期开始了,迈克尔早早地坐在电视机旁,这期节目的嘉宾是詹姆斯。

乔治先抛出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后,随即提出了有分量的话题:“据我所知,你在监狱里待了三年,你跟你的狱友们发生过性关系吗?”

迈克尔莫名地有些难过,只见詹姆斯略作沉吟,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当然,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把你这样秀气的名人扔进监狱,相信你会是所有罪犯的大众情人。”

观众们爆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乔治愣了一下,看了看测谎仪并宣布答案有效,然后面带微笑地说:“詹姆斯先生,我想提醒你一句。你不要忘了,当你走下这个嘉宾席,你还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这个节目全国直播,你拿到的奖金越多,你的名气就会越大,你将备受瞩目,所以,一定要考虑清楚再回答我的问题哟。”

詹姆斯不屑地撇了撇嘴,肆无忌惮地竖起了中指。

迈克尔笑了,看来这次乔治失算了。他只考虑到弄一个罪犯来做嘉宾可以提高他的收视率,却没想到会被如此羞辱。

果然,乔治的脸色很难看,继续提问道:“据我所知,道格拉斯是你的老大,你是他的亲信。请问,你恨他吗?”

詹姆斯的脸色阴了下来,只听乔治继续漫不经心地说,“如果我的调查没错,道格拉斯曾经数次当众打你耳光,请问,你恨他吗?”

詹姆斯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恨。”

“道格拉斯在出庭受审的时候,他的手下在路上救出了他,可却在逃跑的途中车毁人亡。我想提醒你,道格拉斯的手下都十分忠心,你这个回答可会伤了他们的心啊。”

詹姆斯大声说:“道格拉斯的残暴只是让所有人怕他,绝不会有人为他出头的,用不着你替我操心。”

乔治再度提问:“道格拉斯最后一次跟人交易是绝密的,除了你,只有他的贴身保镖参与了行动。但这次行动却走漏了消息,明显是有人告密。我的问题是,这个告密者是不是你?”

詹姆斯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是。”乔治目瞪口呆,一时竟忘记了继续提问。电视机前的迈克尔同样目瞪口呆,他知道电视台的测谎仪极为精确,詹姆斯的答案通过了测试,就说明他说的是实话。

就在这时,清醒过来的乔治已经提出了更尖锐的问题:“道格拉斯虽然当众羞辱过你,却并不足以让你出卖他,我想这里面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难道是你的身份?你是警方的卧底吗?”

虽然道格拉斯已经死了,但是如果詹姆斯敢承认自己是警方的卧底,他将成为所有黑帮追杀的对象,也许第二天就会横尸街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詹姆斯会否认的时候,詹姆斯却清晰地回答:“是。”

测谎仪毫无反应,也就是说詹姆斯通过了测试。迈克尔的心里激起了滔天波浪,他不可遏制地升起一个疑问:难道詹姆斯真的是一名卧底警察吗?迈克尔冲出家门,开车直奔电视台。

尼史马尔夫斯到底是谁

通过车载电台,迈克尔得知乔治后面的问题毫无难度,最后,他提出了迈克尔拜托他问的问题:谁是尼史马尔夫斯?

詹姆斯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是个老朋友,结果测谎仪疯狂地鸣叫起来。就这样,詹姆斯并没能得到最高奖金,只拿到了五十万美元。

尼史马尔夫斯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詹姆斯宁可失去得到一百万美元的机会也不肯说出实话?

当迈克尔的车停在电视台门前时,正巧看到詹姆斯拄着拐杖走出来。

迈克尔跳下车,刚想迎上去,突然从一辆车里钻出一个年轻人,掏出手枪指着詹姆斯疯狂地骂道:“你这个狗杂种,原来是你出卖了我的父亲,我要杀了你。”

迈克尔一眼认出这个年轻人,他叫吉米,是道格拉斯的儿子。他没有加入黑社会,靠着父亲留下的一大笔财产,成了个花天酒地的小混混。

迈克尔大声喝道:“放下枪,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吉米吃了一惊,迈克尔趁机上前夺过他手里的枪,将他的手铐住。詹姆斯问:“迈克尔警官,你怎么来了?”

“如果我不来,你可能就被这愚蠢的小子打死了。”迈克尔盯着詹姆斯的眼睛,“刚才你在节目里所说的是真的吗?”

詹姆斯冷冷地说:“我刚才所有的回答,都经过了测谎仪的测试,这些你不都看到了吗?”

“我看到了,但是我知道,就算是最精密的测谎仪,它的准确性也达不到百分之百。”迈克尔苦恼地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参加这个目?你真的是为了那笔奖金吗?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杀死你?”

詹姆斯突然纵声狂笑起来:“如果我不能恢复警察的身份,我就算活着又能怎么样?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但是观众会信,在他们心里我已经是一个警察,等我被黑帮分子杀死后,他们更将把我视为英雄。”

迈克尔恍然大悟,原来詹姆斯在参加节目之前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正是他所追求的。为了洗脱罪名,他不惜置身于险地。迈克尔叹了口气,问道:“尼史马尔夫斯是谁?”

就在这时,哈迈德打来电话,焦急地说:“我刚刚看过《极度隐私》,詹姆斯现在很危险,你立刻赶去电视台保护他。”

虽然哈迈德不敢肯定詹姆斯的身份,但他也意识到詹姆斯所面临的危险。当他听完迈克尔的叙述后,沉默了好久才说:“或许我们错了,虽然我们没有承认他身份的权力,但最起码,我可以向上级申请,对詹姆斯实施证人保护计划,这段时间你要确保詹姆斯的安全,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所在的地方。”

哈迈德的担心并非多余,随后的几天里,一个“必杀令”在黑帮分子中间传开了,尼古拉斯悬赏一百万美元要詹姆斯的命,无数黑帮分子都在四处寻找詹姆斯。迈克尔和詹姆斯躲在一个偏僻的房子里,足不出户。

詹姆斯成了媒体英雄,所有人都同情他的遭遇,强烈要求为他恢复身份,而“尼史马尔夫斯”更成了人们议论的对象。

在舆论压力下,警方高层同意对詹姆斯实施证人保护计划,尽管反对的声音同样存在。可不管怎样,詹姆斯的身份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这天,一个人骑着摩托车来到詹姆斯藏身的屋子前,捧着比萨饼的盒子按响了门铃。迈克尔以为是自己叫的外卖,刚一开门,从比萨饼的盒子下射出一颗子弹,迈克尔捂着肚子躺在血泊里。

一个消防员的诞生

来者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从容地取出迈克尔的配枪,顶在他的脑袋上,冲着屋里大声喊道:“詹姆斯,你的警官保镖完蛋了,你还不出来投降吗?”

迈克尔挣扎着问:“你是谁?”

男人摘下了假发套和假胡子,迈克尔不敢置信地惊呼道:“道格拉斯?你……你没有死?”

道格拉斯再次喊道:“詹姆斯,你应该了解我的。我数三声,如果你不出来我就打死他,你也同样跑不掉。1、2……”

没等道格拉斯喊到三,一支手枪扔了出来,詹姆斯一手拄拐、一手高举着走了出来,他面容扭曲,看不出什么表情,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道格拉斯……你真的没有死?”

道格拉斯冷冷一笑:“看来我让你失望了,可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失望,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你出卖了我,我庆幸我还活着,能够亲手杀了你报仇。”

迈克尔突然大喊:“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被烧死在车里,无论是DNA还是指纹都显示那具就是你。”

“无论是DNA还是指纹都没有错。”道格拉斯得意地说,“不过你们的资料库好像出了点问题,哈哈哈……”

詹姆斯叹了口气:“迈克尔,卡特能安排我到他身边当卧底,他当然也可以收买警方的人。他收买的人偷换了他的资料,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

迈克尔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瞪着道格拉斯:“我和詹姆斯藏身的这个地方,只有局长哈迈德才知道,而偷换资料也不是一般警员能做到的,难道……”

“你猜得没错,哈迈德是我的人。只是他太无能,居然不知道卡特掌握了交易地点,否则卡特又怎么会抓到我?如果不是他担心我把他供出来,又怎么会创造机会让我逃跑?那个可怜的卡特,根本就是死在他上司的手里。”道格拉斯不屑地说。

“其实这次哈迈德并不想出卖你们,但是我告诉他说,如果他不把詹姆斯交给我,我就会把他的丑事公布出来,所以他只好像牺牲卡特一样牺牲你们了。詹姆斯,你不会轻易死掉,我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有一个问题我也很好奇:到底谁是尼史马尔夫斯?”道格拉斯继续说道。

听完,詹姆斯居然笑了:“道格拉斯,你是一个笨蛋。我之所以去电视台公开我的秘密,是因为我一直怀疑警方有人跟你勾结,也一直怀疑你没有死。我知道你报复心极强,一旦知道是我背叛你,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我,所以我以自己为饵引你露面。我相信在闯进来之前,你为防止我们报警肯定干扰了这里的通信信号,可你不知道的是—我身上一直带着一枚超强的信号发射器。你看看窗外,联邦调查局的人已经到了。”

道格拉斯大吃一惊,窗外传来异样的声响,他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没等詹姆斯作出反应,只听一声枪响,他的手枪应声而落,两个人冲了进来,将他按在地上。

流血过多的迈克尔心里一松,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他已经躺在的病床上,詹姆斯正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迈克尔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跟联邦调查局的人合作的?为什么要瞒着我?尼史马尔夫斯到底是谁?”

“六年前,当我知道卡特殉职、当我决定在监狱里服刑的时候,我就决定绕过当地警察局。卡特说过,他怀疑警察中有道格拉斯的卧底,这也是他不敢透露我身份的原因之一。”詹姆斯解释说,“所以我出狱后第一时间跟联邦调查局取得了联系,告诉他们我怀疑道格拉斯并没有死。他们虽然不太相信我的话,却也不想放过道格拉斯这条大鱼,最后他们决定试一试,根据信号发射器的信号,他们一直都知道我的位置,所以才会及时赶来救了我们。

“卡特殉职之前一直在调查道格拉斯,他知道道格拉斯对他恨之入骨,一旦有机会一定会杀了他。如果他死了,那么我的身份便再也无人知晓了。那时候他只是怀疑警方有内奸,但并不知道是谁,所以他虽然向哈迈德汇报了卧底的事,但为了以防万一,他没有提到我的名字。他跟哈迈德约定,如果有人对他说出‘尼史马尔夫斯’这个奇怪的名字,那个人就是卧底。

“在监狱里的时候,我就想找哈迈德,跟他说出这个名字,但那时候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我宁可坐牢也不想稀里糊涂地死在他们手里。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哈迈德听到这个名字却故作不知,所以我立刻就知道了他就是道格拉斯的人,他本能地仇恨我这个卧底。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跟乔治提起这个名字,幸好乔治没把这个名字当回事,如果他在节目开始的时候就问起,我就会因为说谎而被踢出节目,便没办法引出道格拉斯了。还有,联邦调查局的人刚刚通知我,他们已经抓捕了哈迈德。”

迈克尔由衷地说:“祝贺你,詹姆斯,你终于能够完成自己的心愿了,哈迈德会供认隐瞒你身份的事情,你可以真正洗脱罪名,以一个英雄的身份站在所有人面前了。”

“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你知道那些黑帮是多么憎恨卧底,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我的。联邦调查局的人将对我实施保护计划,我会去整容,然后有一个新的身份,以后我就是一个因救人负伤的消防员了……”说到这,詹姆斯脸上一阵难过和不甘的神情。

迈克尔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伸出双手,对詹姆斯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