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朱鲁夫岛索魂魔石

推理故事

朱鲁夫岛索魂魔石

2022-06-30 推理故事
在瑞典的地图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岛——朱鲁夫岛。然而就是这个方圆不过几百公里的地方在北欧中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被人们称作“死亡女神”岛。因为岛上盛产各种石头、花岗岩,但……

朱鲁夫岛索魂魔石

在瑞典的地图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岛——朱鲁夫岛。然而就是这个方圆不过几百公里的地方在北欧中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被人们称作“死亡女神”岛。因为岛上盛产各种石头、花岗岩,但是无论什么人从岛上带走石头都将遭遇厄运。有传言,纳粹德国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与朱鲁夫岛的石头是大有原因的,这些让研究者有极大的兴趣……

神秘访客

2011年10月26日,朱鲁夫岛旅游管理处的奥斯汀接到瑞典外交部的电话,电话通知他有几位极重要的客人将访问朱鲁夫岛,希望他们能做好接待工作。

27日早晨,一群便衣警察上了岛,在岛上装作普通游客四处晃荡。10点整,一艘包船到岸。奥斯汀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由外交部官员殷勤陪伴的高大男人,他是美国著名的亿万富豪罗伯特·肯亚辛,他是美国华尔街大亨,他的一个眼神都足以改变世界期货市场的指数波动。奥斯汀观察发现,罗伯特对身边的女伴格外恭敬,似乎他只是一个陪客。奥斯汀亲自导游陪同全程,当他带着众人来到岛上的旅游博物馆时,女郎被大堆石头吸引了。

奥斯汀说:“这些都是被上岛旅游的游客带走后又送还的岛上石头。在瑞典语中朱鲁夫是死亡和复仇女神的意思。地狱的主宰万魔之王奥丁每年都要在岛上召开盛大的狂欢节,届时所有恶魔和全世界的巫师巫婆都会到这里向他致敬。岛上的石头都被附上了奥丁的诅咒,即‘死神的礼物’,凡是从岛上擅自带走石头的人都会遭到诅咒,轻则生病、破财、遭遇车祸;重则有生命之虞,连他们最亲的人都不能幸免。”

女郎非常感兴趣,想拿上一块石头,却被瑞典官员婉言打消了念头。一行人去岛上特设的游客休息区歇息。奥斯汀也擦了一把汗,当他走到管理处时,想起自己的导游旗落在了博物馆,于是返身去取,在离博物馆有几十米远时,他发现一个人影一闪,进了博物馆。奥斯汀非常奇怪,只见这个人走出来,手中拿着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离开,他竟然是罗伯特!

谶言成真

一个月后,奥斯汀休假后买了一份报纸,头条是英国最大的地主威克公爵在阿尔卑斯山滑雪意外摔伤,因伤重不治身亡。威克公爵拥有全世界最昂贵的伦敦市近二十分之一的土地,是苏格兰皇家银行第一大股东。

让奥斯汀大吃一惊的是,葬礼报道中有一张女人的大幅照片,她身穿黑色丧服,伤心欲绝,而她就是一个月前奥斯汀接待的神秘访客,她竟然是威克公爵的独生女儿玛丽。玛丽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和所有财产,成了世界上最耀眼的女钻石王老五。一个月后,她与美国亿万富豪罗伯特举行了婚礼。奥斯汀开始关注这两位新人的一举一动。

三天后,报上又传来噩耗。玛丽与罗伯特新婚蜜月去了父亲遇难的地方,报上说这是玛丽的坚持,她要在这里告慰父亲的亡灵。可就在他们在此地祭奠时,意外遇到了雪崩。玛丽失踪,罗伯特也受了伤。短短一个多月,这个显赫的家庭遇到的灾难让人唏嘘不已。罗伯特在接受采访时,痛哭着说,因为不相信朱鲁夫岛索魂魔石的魔力,偷偷带了一块回来,才让新婚妻子遇到了不幸,他决定伤好以后,亲自送返石头。奥斯汀此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让他立刻动身前往阿尔卑斯山下的哈瑞小镇。

意外生还

在小镇上,奥斯汀见到了给他打电话的彼特先生。彼特是镇上诊所的医生,他告诉奥斯汀,十天前,自己开车去州里采购药物时,无意在镇外的山谷中发现了一名雪崩幸存者。她浑身是伤,尤其是面部,被飞溅的冰凌多处划伤。彼特奇迹般地让她脱离危险。但她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无论彼特问她什么她都沉默不语。只用写下了奥斯汀的名字和工作的地方。彼特便查询到了奥斯汀的电话,打给了他。

奥斯汀跟着彼特去了他家,看到了那位面部缠满绷带的女人。她的蓝色眼睛让奥斯汀似曾相识,那女人见到他,立刻在纸上写下“我是玛丽公爵”的字样。奥斯汀大吃一惊,他仔细观察女人的身材、形体,果然与玛丽很像。女人又写道:“记得你给我的那块石头吗?”奥斯汀更加确信无疑,她就是玛丽。

原来,那天奥斯汀见罗伯特偷偷拿走了一块岛石后,便悄悄跟着他,看见他回到休息区,他便返回办公室,找了一块和罗伯特拿走石头大小差不多的石头去了休息区。他找到玛丽的贴身女助理,告诉她自己要求见玛丽。玛丽单独会见了他,他告诉玛丽,岛上的石头确实给许多人带来了厄运,他不希望他们也因此倒霉。玛丽笃信宗教,便偷偷换下罗伯特的石头交给奥斯汀。这件事,只有奥斯汀和玛丽两人知道。

玛丽又在纸上写道,自己不是遇难,而是被罗伯特推下山的,他想借雪崩之名害死自己。而在他们结婚时,两人已经签订了互赠财产协议,如果两人婚后无子女,而一方提前死亡,其全部财产由另一方全权受赠继承。玛丽还说她怀疑自己的父亲也是罗伯特谋杀的。上一次去朱鲁夫岛旅游,本来不在他们的行程之内,可能当罗伯特听说了岛上索魂魔石的故事后,大张旗鼓地去朱鲁夫岛旅游。然后又偷偷拿走了一块岛上魔石。等他谋杀了父亲和自己之后,借魔石的名义为自己开脱。

玛丽告诉奥斯汀,她在准备和罗伯特结婚前,派自己的贴身女助理蒙娜去调查罗伯特的情况,蒙娜在美国给自己打了一个长途电话,说罗伯特的经济状态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好,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他损失惨重,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只不过他善于掩饰。但蒙娜在打完这个电话后,便在美国失踪了。玛丽怀疑,她也被罗伯特杀了。

奥斯汀和彼特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不报警寻找家人。彼特非常气愤,说要去把这些报告警方。玛丽说万万不可,因为罗伯特是有名的富豪,手眼通天,可能他们刚刚报告就会被罗伯特知道,派杀手加害他们和自己。而且以他的财力可以请到最好的律师为自己辩护,而自己遇害时只有他在现场,没有目击证人,反而可能会让罗伯特倒打一耙,说自己碰伤了头部,神经错乱了,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一个办法。玛丽把思考了许久的方法写在纸上交给奥斯汀……

一个月后,朱鲁夫岛上奥斯汀又迎来了一名前来退还索命魔石的游客。只是这名游客比较特殊,他的身后还跟随着大批的媒体记者。他便是亿万富豪罗伯特。

罗伯特把上次带走的石头递到奥斯汀面前,无比懊悔地说:“对不起,我不该不信你的话,我现在把它还回来,希望这一切都还不晚。”记者们手中的闪光灯闪起,记下了这一幕。奥斯汀接过石头,把它举过头顶,向众人示意,然后意味深长地对罗伯特说:“不晚,罗伯特先生。我想告诉你,这一块只是普通石头,并不是朱鲁夫岛上的索魂魔石。真的石头早在你刚刚偷走后,我就用这块假石头换掉了。”他又转向人群:“这块石头只是有人想利用朱鲁夫岛索魂魔石的名义作为杀人的借口。”奥斯汀把手朝后一挥,一个脸上缠满绷带的女人在彼特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他对记者说:“万幸,玛丽公爵并没有死,她被人救了下来。现在,她就在这里——”人群中立刻爆发出巨大的声浪,闪光灯瞬间响成一片。

就在此时,一辆警车开来。这是奥斯汀他们预先计划好的。警察把罗伯特、玛丽以及奥斯汀和彼特等人统统带走了。

难测真相

警车带着众人并没有去警局,而是去了当初威克公爵和玛丽出事的阿尔卑斯山下。彼特作为玛丽的救护医生和证人向警察做了详细的描述。当他的话讲完,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罗伯特的脸上。只是他一脸平静,盯着脸上缠满绷带的玛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我相信玛丽是被人谋害的,那个人就是你!因为,你不是玛丽!”

这句话并没有震惊在座的所有人,奥斯汀若无其事地接着说道:“不错,其实你就是玛丽的贴身女助手蒙娜。”这句话刚出口,彼特和玛丽的眼中满是惊讶,奥斯汀开始述说起来。

当初奥斯汀去找玛丽换石头时,先让蒙娜通报。在他和玛丽谈及换石头时,蒙娜在外面偷听了,所以她知道了这件事,并借此事来阴谋陷害罗伯特。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做了三十多年旅游接待工作的奥斯汀,每天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人打交道,练出了一手绝活。他能在短短的一两次接触中,发现并记住对方肢体语言、习惯和小动作等一些特点。他正是利用这一点识破了蒙娜的身份。也许蒙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彼特诊所相见的那一次,自己的目光在和人对视的时候总是要先眨两下。而从小受到贵族礼仪教育的玛丽,每次都是笔直地望着对方,眼睛一眨不眨。

彼特说:“你仅仅依靠这个小动作,就判断她不是玛丽恐怕过于牵强了吧。我也曾为了证实她的身份,把她的血样带到英国。威克公爵生前曾留下几十毫升的血液和一束头发,存放在皇家医的冷冻库中。我利用这些作了DNA检测,而检测报告说她与威克公爵的DNA有99.95%的相似。”说着他拿出报告,放在桌上。

罗伯特说:“那是因为蒙娜是我岳父的私生女而已。你们策划得很周详,知道威克公爵的存血,所以只要让真的玛丽消失了,就无法让她和玛丽进行对比了。可惜,当奥斯汀来找我,告诉我他的怀疑时,我便全力调查起了此事。”

原来,威克公爵生前喜欢滑雪,几乎每年都要来阿尔卑斯山滑雪。许多年前,他在滑雪时,与山下旅馆的女招待发生了关系。他给了女招待一大笔钱就离开了,可他并不知道,女招待后来生下了一个名叫蒙娜的女孩。蒙娜长大成人后,从母亲口中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便想要报复他。她来到了伦敦,却正巧碰上玛丽招聘贴身女助理。她突发奇想,这不是一个绝好的接近生父的机会吗?于是,她乔装报名应聘。也许是血缘关系,让玛丽和她一见如故。她在做玛丽助手期间,看到她除了享受自己从来未曾享有的父爱,更过着奢华的生活。这更加刺激她心理失衡。她找到自己的舅舅彼特,一手策划了这一切。

她偷听了奥斯汀和玛丽的谈话,利用朱鲁夫岛索魂魔石的传说和罗伯特带回的石头,先让彼特策划了威克公爵的滑雪意外。然后,在玛丽和罗伯特来到此地祭奠父亲时,利用微量炸药,安排了一场人工雪崩。由于彼特曾在军中服役,是个炸弹专家,这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当玛丽和罗伯特都被压在积雪下时,他们挖出了玛丽,把玛丽带离了现场。所以罗伯特醒来时,发现玛丽已经失踪了。

而她作为玛丽的贴身女助理,另一个目的就是观察和学习玛丽的一举一动,甚至通过减肥、塑形达到近似玛丽的身形神态。当然,她也知道玛丽和罗伯特的财产互赠协议,这也为她陷害罗伯特提供了另一个有利证据。而派蒙娜调查罗伯特,被害失踪则是让的自己消失的绝佳主意,剩下的只要清除掉罗伯特这个障碍,她就可以以玛丽的身份获得全部财产了。蒙娜想到奥斯汀与玛丽的谈话,觉得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这次谈话和奥斯汀这个有利的证人。只是自己的脸和声音与玛丽有所不同,正好可以毁容和失声的借口来瞒过曾见过玛丽的奥斯汀。并自以为成功地骗过了奥斯汀后,只要再骗过警方和律师们,让他们相信罗伯特是杀人凶手就万事大吉了。

只可惜,他们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习惯动作便让他们暴露无疑,警方搜查了蒙娜的老屋,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玛丽,把她救了出来。

三个月后,朱鲁夫岛上,奥斯汀迎来了一对度蜜月的新婚伉俪,他们就是玛丽和罗伯特,劫后余生的玛丽问奥斯汀,朱鲁夫岛的索魂魔石是否真的拥有带来厄运的魔力。奥斯汀神秘地说:“也许吧,二战前朱鲁夫岛的花岗岩都出口到了德国与意大利,据说后期纳粹用它们铺了元首府,所以有人说它能带来厄运。不过,我更相信正义的力量,连索魂魔石也无法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