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迷情大剧院

推理故事

迷情大剧院

2022-06-30 推理故事
1 情侣夏小荷与陈建云从戏剧毕业后来到东方剧团签约做了专业演员。 都说演艺圈是名利场和大染缸,这话在夏小荷和陈建云身上真的应验了。两人到剧团一年多来,事业顺风顺水,都已经跻身一线演员行列,可是两人……

迷情大剧院

1

情侣夏小荷与陈建云从戏剧毕业后来到东方剧团签约做了专业演员。

都说演艺圈是名利场和大染缸,这话在夏小荷和陈建云身上真的应验了。两人到剧团一年多来,事业顺风顺水,都已经跻身一线演员行列,可是两人感情却走到了终点。在外人看来,没有征兆,没有吵闹,说分就分了。分手后,陈建云很快与一名舞蹈演员打得火热,夏小荷更是同时受到剧团一对孪生兄弟的爱慕。

这对孪生兄弟,哥哥祝雷是一名杂技演员,性格开朗阳光;弟弟祝霆是一名魔术师,性格内敛沉稳。哥哥祝雷右眉梢上有一颗黑痣而弟弟没有。夏小荷更喜欢祝雷,她觉得祝雷坦诚自然,在一起相处开心又踏实,不久两人便确立了恋爱关系。看着哥哥祝雷与夏小荷每日出双入对,祝霆异常痛苦,很长时间都难以自拔。

这天晚上,东方剧团举行演出,祝霆的逃脱术是这场演出的压轴戏。因为演出之前早已紧锣密鼓地宣传了一阵子,所以当晚观众云集,都想目睹这惊险刺激一幕。

晚上10点钟,魔术准时压轴上演。祝霆率几名助手登场向观众致意后,助手们将祝霆五花大绑,系上绳结,抬进了舞台中央一个灌满水的大水箱,盖上盖子并上了锁。接下来几名助手用一块大红绒布将水箱四面遮了起来。此时全场灯光熄灭,只有聚光灯发出的一束强光照在这块大红绒布上。观众们的心随着紧凑的鼓声悬了起来,都目不转睛地盯向舞台中央。

密集的鼓点声持续一分钟左右之后,大红绒布徐徐拉开……

按照正常的进程,此时水箱内除了满满一池水外将空无他物,祝霆将在大剧院入口处重新出现,接受观众的欢呼和掌声。而此时,祝霆却依然躺在水箱内,已经了无生机。

剧院中陡然响起一声惊叫,祝雷扑到了水箱上,失声痛哭。夏小荷目睹这惨剧的一瞬间,心中猛地升起一个念头——祝霆自杀了,因为失恋而轻生了,夏小荷心中充满了自责和难过。

2

两天后,事故原因公布了。问题出在水箱上的挂锁上。那本是一把道具锁,只要受到足够的力量就会自动脱落。不知什么原因,祝霆竟然没有能够将那把锁顶开。没有证据证明谁应该对这起事故负责。

事故之后,东方剧团声誉受到了很大影响。团里决定从歌剧上寻求突破,争取恢复元气,加紧排练了一部大型歌剧《梦断大都市》。夏小荷在剧中是女一号,大段的花腔高音被她演绎得很出彩,排练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这时团里的演员接二连三地病倒住院,演员调配捉襟见肘。

夏小荷不知为何自从排练《梦断大都市》起,总是不由自主的心情紧张,尤其是在一幕以两名配角演员在桌边对饮为背景的一场戏上,她唱起那一段难度很大的花腔高音,结束时总是感觉心脏怦怦乱跳,惊魂未定的样子。

接下来的彩排中,夏小荷不断提醒自己控制情绪不要没来由的紧张。然而随着剧情的推进,又到了那幕桌边斟酒对饮的戏,由于配角演员人手不够,祝雷客串饰演一个饮酒的配角。此时夏小荷的一段花腔也渐唱渐高,猛然凌窜一个锐利的高音,紧接着响起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台上台下的演员都吃了一惊。原来夏小荷突然爆出的这一声惊世骇俗的高音,竟然将祝雷手中的高脚杯震碎了!

晚上祝雷问起此事,夏小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觉得唱出那个的高音之后,当时心里一下子就放松了,紧张情绪一点都没有了。

祝雷听了夏小荷的话,一头雾水。

3

夏小荷与祝雷的恋情继续发展。祝雷虽然从祝霆意外身亡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人却变得有些沉闷,但夏小荷能够感到他沉静的外表下对自己深沉而热烈的爱。

一天晚上,两人看完电影之后回到祝雷的住处。在祝雷换T恤的当儿,夏小荷瞥了一眼祝雷漂亮结实的肌肉,不觉心中一荡。此前,两人交往中,彼此只是觉得性格、思想都合得来,更多的是语言交流,并没有十分亲密的举动。此时此刻,两人独处一室,夏小荷看着近来一直闷闷不乐的心上人,想到今后与这个男人将在这座还很陌生的城市相依为命,心中突然泛起一阵冲动。恰好祝雷的目光投了过来,看到夏小荷面色微红,充满热情地望着自己,祝雷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夏小荷默默地站起身,迎上前去,猛地抱住了祝雷……

就在两情相悦,彼此忘情亲昵的时候,夏小荷觉得祝雷的脸上掉落了什么东西,她双手捧起祝雷的脸端详了片刻,突然心头涌起一阵迷惑。仿佛时空错乱,夏小荷一瞬间觉得自己与之亲热的这个人竟然是——祝霆。

祝雷看到夏小荷望着自己的表情,突然慌张起来,手按额头推开夏小荷,奔到房间前急急地照着。夏小荷从床上捡起一颗小的淡黑色颗粒——那是一枚化装用的假痣,激愤地大声喊道:“祝霆!你是祝霆!死的是祝雷!你——你杀死了祝雷!你为了跟我交往害死了你的哥哥,你这个魔鬼!你说话呀!那次事故之后,我就觉得你像是换了一个人!”夏小荷放声痛哭。

祝霆颓丧着低下头,半天才说出话来:“是的,我的确是祝霆。可是哥哥不是我杀的,我怎么会杀死自己的亲哥哥。哥哥开朗好动,什么都想尝试。他央求我多次,想亲身在舞台上给观众表演一次逃脱术。而且我们在舞台下已经排练过多次,从没出过什么问题,所以我就答应他那天晚上代替我上演逃脱术。我们俩当时只是稍稍地化了一下装,我粘上一枚假痣,他掩盖了黑痣。万没想到他竟遭遇不测。哥哥死了之后,我就决定以哥哥身份继续生活。因为,我害怕背上害死哥哥的恶名。再者,我宁愿死去的是我,让哥哥继续活下来。还有就是——我太喜欢你了,既然上天制造了这次阴差阳错,我也不想失去这次机会。”

夏小荷虽然恨祝霆欺骗自己,但也觉得祝霆的一番辩解并非没有情理。通过一年来的接触,她觉得祝霆毕竟也不是坏人。可是得知祝雷已死的真相,加上几个月来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夏小荷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她感觉到剧团中现在潜伏着一种邪恶,这邪恶就是针对着她和她所心爱的人,祝雷的死绝不是意外事故。

夏小荷是个倔强而聪明的姑娘,她暗自下决心查出祝雷死亡真相,铲除剧团中的邪恶。

4

夏小荷的调查工作进展并不顺利。她起初从舞台道具入手查,但舞台道具都是专人管理,每次演出前都要由道具师傅和魔术师本人仔细检查,公安机关在事件之后也对有关人员和道具进行了勘查,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接着,夏小荷又着手询问经历过那晚事件的剧团同事。她希望有人会发现当晚一些不同寻常的细节。结果令人失望,据一名夏小荷十分信得过的祝霆的助手说,当时在台上被聚光灯闪得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几名助手只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对观众微笑而已。而且时过境迁,想查访那晚的观众更是无从查起,并且大概所有观众的视线都集中在蒙在水箱上面的大红绒布上。

郁闷的夏小荷在无人时来到舞台中央环顾四周,冥思苦想。突然她眼睛一亮,视线所及之处是舞台侧面的调度席,以前一直忽略了这个位置。因为位置较偏,事发当时那里的光线应该较弱,也许舞台调度会看到些什么。

她急忙找到负责那晚的舞台调度小张,询问祝雷出事当晚舞台上的情况。小张沉思了一会儿对夏小荷说:“你这么一问,我觉得当时好像真的有不太对劲儿的地方。”

夏小荷激动地问道:“啊!你看到了什么?”

“你应该问我没有看到什么。”小张回忆道,“当时灯光射到舞台上,我被闪得有些眼花,无意中转头一瞥,发现那个本该有人的位置却没有人,当时没理会,以为无关紧要。”

“是哪个位置?”

“就是水箱左侧最后面的位置,当时那个位置处在黑暗里,因为离我比较近,所以我才注意到。”

“应该是谁站在那里?”

“应该是陈建云,每次他都是站在那片阴影里面。”

夏小荷怔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来,她觉得事情已经弄清楚了。

5

夏小荷在剧院休息厅找到祝霆,祝霆听了夏小荷的调查结果觉得未免太过主观。

“绝对错不了,我了解他。两年前我和他分手,一定在他心里埋下了深深的仇恨,这就是动机,他要报复!当时我们交往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觉得他是一个极端自私狂妄的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睚眦必报,从不宽容别人任何过错。虽然外表看不出来,实际上他性格古怪、乖张,我越来越害怕他,无法继续和他相处下去,所以下决心同他分了手。”

祝霆疑惑地问:“当时你们不是和平分手吗?很快又都有了新的恋人,没看出来他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呀?”

“对,那就是他的可怕之处。当时我也觉得很奇怪,他怎么会那样通情达理?现在我明白了。他当时见我态度坚决,没有挽回余地,索性就装作一副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很快就找了新欢,就好像是他把我甩了一样。实际上以他的性格,他怎么会容忍我与别的男人情投意合而将他抛弃?这大大地触犯了他的自尊和虚荣心,于是便开始策划报复我。他就是要让我痛苦和恐惧,所以并不直接针对我,而是针对我爱的人。”

“我还是不太相信,难道只凭调度小张当时在舞台上没看到他,就可以做出这样一番推论吗?”

夏小荷继续着她的:“你还记得《梦断大都市》彩排时,我在一瞬间唱出了一个超频高音震碎你手中杯子的事情吧?你不会忘了是谁斟酒递给你的吧?”

“是陈建云!”

“正是。祝雷死后,你冒充祝雷和我相恋。不管他知不知道死的是祝雷,现在你与我相好,他就要对你下手。他一定在彩排时在杯子里下了毒,所以男演员接二连三地生病,他的目的是,等轮到你来客串演那出戏时,加大毒药剂量毒死你。我猜那是一种不会当场发作的慢性毒药。而我在看到男演员相继生病之后,潜意识里已经把这些现象与那出戏联系到一起——只要是喝了陈建云斟的酒,第二天就会生病。因此,每次到了那个唱段,我就会莫名其妙的紧张害怕。上次彩排当你要喝他递过来的那杯酒时,我简直紧张到了极点,下意识中调动了身体全部能量,发出了那一声超频高音,震碎了玻璃杯。”

祝霆听得脊背泛起丝丝凉意:“我们报警吧!”

“现在不行,我们还没有像样的证据,所有这些都是推论。”

两人坐在剧院休息室商量得正投入,一个人影悄悄靠了过来,躲在了一根柱子后面,静静地听着两人谈话。

6

夏小荷想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们这样吧,明天排练的时候,你假装喝些陈建云递过来的酒,剩下的彩排之后取些去化验。我找个僻静处放置一架DV,把那个唱段全程录下来,相信可以找到证据。”

“你们什么证据也不会找到的。”陈建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两人的身后。夏小荷与祝霆,惊得站了起来。祝霆愤怒地冲过去给了陈建云一记重拳,要不是夏小荷拼力拉着,祝霆非跟陈建云玩命不可。

只见陈建云抹了抹嘴角的血,朝地下啐了一口,涎着脸笑着,无耻地对夏小荷说道:“夏小荷,你过得蛮快活啊!甩开我之后跟了祝雷。祝雷死了,你又跟了祝霆。哈哈,真是人尽可夫啊!”夏小荷气得浑身发抖。

陈建云扭曲着脸又说:“真相你们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我是偶然的机会偷听到两个傻小子要互相代替上演逃脱术的,所以就将计就计把祝雷除掉了。我当时刚好站在舞台上的背光处,那个地方在聚光灯亮起后就成了一小片盲区。我悄悄钻进绒布牢牢抓紧挂锁,祝雷那个傻小子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害他,根本没憋足气,不一会儿就死了。事后没想到你夏小荷还真没心没肺,居然又滚到了祝霆的床上……关于下毒的事你的推理也很正确,那是一种症状与急性胃炎相似的毒药。可惜没能毒死这个傻小子。”

陈建云脸色越来越阴暗:“你们俩给我听好了,只要我在这个剧团一天,你们两人谁也别想安生,我要让你们全都不得好死。哈哈哈!想要证据,我不会留给你们的!”说完一转身走了。

陈建云的突然出现并恶毒地摊牌,让夏小荷既恐惧又无助,无力地靠在了祝霆的肩膀上。祝霆默默地站在那里,望着陈建云走远的背影,突然嗬嗬地笑出声来,吓了夏小荷一大跳。

“祝霆!你怎么了?我们今后怎么办?”

祝霆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说:“我在想,一个作恶多端本应受到惩罚的人,他怎么敢向一名魔术师疯狂叫嚣。真的是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

尾声

后来,陈建云死了,死在了舞台上,而且极富戏剧性。

在剧团的一次演出中,他所扮演的恶棍手持一柄利刃,说了一大段向众人表示谢罪的台词之后,猛地一刀扎向自己的心口。陈建云当时发出一声怪叫,痛苦地倒在舞台上扭动了几下就不动弹了。这一幕结束时观众对演员“近乎的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

而后来,夏小荷与祝霆在合约到期后都没有与剧团续约,离开了这个曾经带给他们鲜花、掌声而更多的是痛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