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探险故事 » 热带雨林历险记

探险故事

热带雨林历险记

2022-06-30 探险故事
2001年8月下旬,一个由胡安教授带队的5人地质勘探小组来到了墨西哥西马德雷山脉下的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中。勘探小组这次的任务是要对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中的凹凸棒石矿床进行实地考察。凹凸棒粘土是国际上的稀……

热带雨林历险记

2001年8月下旬,一个由胡安教授带队的5人地质勘探小组来到了墨西哥西马德雷山脉下的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中。勘探小组这次的任务是要对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中的凹凸棒石矿床进行实地考察。凹凸棒粘土是国际上的稀有矿种,勘探小组的四名组员乔治、韦纳、恩帕尔和莫丽卡都是胡安教授的学生。在人迹罕至、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腹地,勘探小组顶着酷热和蚊虫叮咬,对凹凸棒石矿床进行了勘探和取样。连续几天工作下来,人人都累得精疲力竭,他们出发时所带的饮用水和食物也消耗了一大半。鉴于预定的勘探项目已基本完成,这天晚上胡安教授在帐篷里告诉大家,第二天上午他们就可以结束此次勘探,四个年轻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没有料到,这天半夜里,一场突降的暴雨把勘探小组推入了梦魇般的绝境!

  雨夜惊魂

  天气异常闷热,丛林仿佛在燃烧。即使是多次深入热带丛林的胡安教授也没有料到,两点多钟,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一场倾盆大雨会铺天盖地地狂泻下来,整个雨林霎时淹没在暴雨的喧嚣中。20分钟后,勘探小组居住的帐篷里就积起了半英尺深的雨水。看到暴雨一时没有停止的迹象,胡安教授果断地指挥勘探小组成员迅速撤离帐篷。向地势较高的地段转移。他们仓促地将勘探仪器、考察资料和生活用品塞进旅行包里,一行人背着行李,相互拉着手,趟着接近膝盖深的雨水艰难地转移。由于雨林上方枝叶浓密,他们不能借助闪电来观察周围的景物,只能凭借两支手电筒的光柱来辨别地形的高低,尽量往地势高的地方走。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他们终于转移到丛林中的一处小山包上。

  黑暗中,胡安教授突然要求大家赶快检查各自的旅行包被雨水淋湿的情况,并特别强调要保护好所剩的食品。借助微弱的手电光,大家相互配合着冒雨检查旅行袋。结果令人沮丧:5个人中,只有胡安教授的勘探资料和少量食品因事先用塑料袋包得较好而未被雨水渗透。乔治和韦纳放在旅行包里的资料和仪器都被雨水打湿了,好在乔治包里的一枝手枪及几发子弹有防水布包着未进水。恩帕尔和莫丽卡在慌乱中根本没将包的拉链拉满,两人携带的面包和饼干早已被雨水泡成了粉末。更要命的是,由恩帕尔负责保管的一只电子测向仪也泡在了水里。此外,由于仓促转移,勘探小组用来补充盐分的一袋咸火腿肠和急救药品箱也丢弃在帐篷里。天亮时,这场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的特大暴雨终于停止了。大家这时惊愕地发现,他们昨晚摸黑来到的这处山包四周全是莽莽的原始雨林。根本辨不出东西南北。雨水退去后的沼泽地上没有任何小路的痕迹,勘探小组陷入了迷失方向的可怕境地。

  祸不单行

  在人迹罕至的热带雨林里,谁都清楚迷失方向意味着什么。勘探小组所剩下的食品仅能维持大家一天的需要。饥饿、酷暑、死亡的威胁令四个年轻人感到空前的绝望。

  这时,一向严肃的胡安教授微笑着对大家说:“你们不要绝望,只要大家有信心,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测向仪坏了,我们可以根据风向判断方向;没有食物,这热带雨林中不愁没吃的东西;暂时迷失方向没什么可怕的,关键是不能丧失信心!不是吗?”

  胡安教授的一席话使四个年轻人受到启发和鼓舞,大家很快从悲观沉闷的气氛中摆脱出来,主动与教授商量如何走出困境。胡安教授告诉大家,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在夏季的清晨和傍晚通常刮西南风,勘探小组只要迎着风向不懈地走下去,就完全有希望用5天左右的时间走出雨林。就在胡安教授作上述分析的时候,莫丽卡欣喜地嚷道:“上帝,风来了!”

  风确确实实地来了!勘探小组在胡安教授的带领下信心十足地迎着风向上路了。人迹罕至的丛林地面上除了厚厚的苔藓就是深浅不一的水坑,这给教授一行人带来了极大的不便。经历了头天夜里的奔波转移,大家早已精疲力竭。然而看到年过半百的胡安教授那坚忍不拔的神态,年轻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中午时分,他们来到了一个约有篮球场那么大的沼泽湖边,午后的雨林没有一丝风,偌大的沼泽湖面平静得像一块巨大的。乔治在给大家分发食品时,特意多分了胡安教授两块饼干。教授执意不肯接受特殊照顾,就在他俩推让时,忽然听到莫丽卡发出一声尖叫:“蛇!”

  大家闻声望去,背靠树干坐在地上的莫丽卡正紧张得瑟瑟发抖,在她脚边有一条近两英尺长的毒蛇!

  乔治飞快地取出手枪欲击毙毒蛇,恩帕尔情急之下捡起了一块石头。千钧一发之际,胡安教授用手势制止了他俩。只见经验丰富的胡安教授敏捷地从棕榈叶下面抽出了一根手腕粗的树枝,慢慢地接近了那条正在吐着芯子的蛇。大家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出。

  在离蛇还有两步远的地方,教授果断地举起了树枝,在莫丽卡的惊叫声中,那条蛇在地上扭曲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见莫丽卡惊吓过度,胡安教授急切走上前去安慰她。不料,那条垂死的蛇突然抬起头,一口咬在胡安教授的右脚上,“教授……”乔治失声叫道,他怒不可遏地用枪柄朝蛇头砸去,几下便将蛇头砸扁了。 胡安教授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地躺在地上,由于包括抗毒血清在内的急救药品昨夜都丢失了,大家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被教授舍身相救的莫丽卡此时已哭成了泪人,一向刚强的乔治和韦纳也潸然泪下。

  意外发现

  时间在难熬的气氛中流逝,胡安教授的右脚已经肿得惨不忍睹。蛇毒在他体内迅速扩散,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四个年轻人心情沉重地围在教授跟前,无边的绝望深深地攫住了他们的心。弥留之际,胡安教授突然费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最后留在恩帕尔身上。

  “你刚才是不是捡到一块褐色的石头?”胡安教授吃力地问道。

  “是的,教授。”

  “快拿给我看看!”教授急切地催促道。

  恩帕尔很快就在附近找回了他刚才扔掉的那块石头。这会儿,连他自己也很奇怪,在这个长满青苔的沼泽湖畔怎么会出现一块石头。

  胡安教授接过那块褐色的石头仔细观察起来,看着看着,教授眼睛里有了一种异样的光:“蛭石?不错,这是一块蛭石!”胡安教授的声音因激动而有些颤抖。

  乔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作为矿藏专业的研究生,他当然知道蛭石的价值。蛭石是一种镁质铝硅盐酸矿石,也是地球上首屈一指的超级保温材料!在此之前,墨西哥境内还从未发现过这种珍贵的矿藏。乔治以前也只是从教科书上知道蛭石的外形呈岩石状,颜色是褐色的。教授在矿藏方面的权威性是毋庸置疑的,二十几年来,经胡安教授所做的矿石鉴定结论从未出现过差错!

乔治他们不禁为教授的这一发现而激动不已,一时竟忘记了自己仍处于危机四伏的雨林之中。胡安教授握着“蛭石”的手颤抖起来,“这块蛭石……说明……附近有……有一个蛭石……矿,你们一定要……把它带出去……”说完这句话,教授就停止了呼吸。莫丽卡失声痛哭起来。

  乔治默默地从教授手中拿过了那块珍贵的蛭石,小心翼翼地用布把它包好,放进了旅行袋里。此刻,四个年轻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信念:即使是历尽千辛万苦,哪怕是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也要活着走出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决不能辜负胡安教授的临终嘱托。

  密林余生

  在一棵棕榈树下,他们掩埋了胡安教授的遗体,并在树干上刻下了标志和日期。

  黄昏时分,丛林中又能感受到风的流动,他们根据风向确定了行走的方向后便启程了。尽管胡安教授已长眠于地下,但乔治他们却仍然觉得教授在与他们同行。

  夜幕降临时,乔治用树枝燃起火把在前面带路,韦纳、恩帕尔和莫丽卡紧随其后。夜间的丛林里充满了神秘莫测的气氛,不时传来野兽的号叫声。或许是乔治他们的勇气和胆量震慑了那些丛林中的野兽,好几次,离他们不远处都出现过对他们虎视眈眈的美洲豹,可最终却没有任何野兽攻击他们。

  在丛林中艰难跋涉了两天两夜后,过度的饥饿和疲劳使他们看上去形容枯槁,为了不被饿死,他们开始分头寻找一切可以充饥的东西。

  韦纳学会了用衬衣当网罩,在沼泽地的浅水里捕捉小鱼;恩帕尔能够攀到高高的树上从鸟窝里掏鸟蛋;莫丽卡好几次都从隐蔽的水潭里搞到了几株睡莲。只有乔治在寻找食物方面成绩最差。这是因为他的心思和注意力全用在了保护那块价值不菲的“蛭石”上。

  尽管生鱼吃起来令人作呕,睡莲的茎梗也有涩口的洋葱味,但四个年轻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在每个人的潜意识里,只要能活着走出热带雨林,把胡安教授鉴定过的“珍贵矿石”带出去,再腥再苦的东西也要咽下去!

  然而,或许是他们走偏了方向,到了第五天,他们仍然没有看到走出丛林的迹象。热带雨林中连日的酷热导致他们体内盐分大量流失。四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腿部肌肉抽搐,蚊虫叮咬令他们周身浮肿……在巨大的体力透支和精神压力面前,恩帕尔对能否走出丛林产生了疑问,莫丽卡也几乎精神崩溃。终于,他们颓然坐到地上,准备放弃走出丛林的希望。

  在这个异常敏感的关键时刻,乔治拿出了那块褐色的蛭石,他声音嘶哑地问恩帕尔和莫丽卡:“我们能让这块矿石永远地留在这无人知晓的热带雨林中么?”恩帕尔和莫丽卡顿时感到羞愧不已,他们终于醒悟到,一旦自己放弃了生存下去的努力,就等于放弃了胡安教授的临终嘱托,那怎么对得起有恩于自己的胡安教授呢?

  恩帕尔和莫丽卡以顽强的毅力又站起来,乔治和韦纳分别搀扶着他俩,四个人踉踉跄跄地继续向西走……第六天傍晚时分,雨林中突然变得闷热异常,空气仿佛都停止了流动,乔治联想到六天前半夜里的那场暴雨前夕也是这样的闷热和令人窒息,为避免在暴雨降临时受困于低洼地带,他赶紧带领大家来到了丛林一处地势较高的坡地上。不出他所料,10分钟后,一场瓢泼大雨就下了起来。

  热带雨林中的气象可谓千变万化。乔治原以为这场雨至少会持续两个小时以上,不料,半小时后,暴雨便戛然而止。他们坐在山坡上,感到一股清新的风扑面而来,让人十分惬意,韦纳他们三人很快就昏昏欲睡了。起先,乔治没有在意这股风有什么不同,只是当徐徐的轻风吹到他脸上时,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一种绝对不同于热带雨林中的风!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他隐隐约约看见远处有萤火虫似的亮点在慢慢地移动,“天哪!”乔治的心几乎要跳出了胸瞠!那是汽车的灯光!是汽车在西马德雷山的盘山公路上夜行的灯光!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走到了热雨林的边缘!

  乔治狂呼着叫醒了韦纳他们三人,激动万分地告诉了大家这个天大的喜讯。恩帕尔使劲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十几分钟后,他们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公路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在经历了六天六夜的生命历险后,他们终于带着那块“蛭石”走出了阿卡波内塔热带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