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万米高空的生死表决

对联故事

万米高空的生死表决

2022-06-30 对联故事
  一架巴西戈尔航空经营的E170型客机,由巴西西部城市库亚巴起飞前往圣保罗。一个小时后,机头的一块挡风玻璃突然炸开,机长大半个身体被巨大的气压吸挂在机舱外。不设法堵住炸开的进风口,舱内气压失衡的飞机……

万米高空的生死表决

  一架巴西戈尔航空经营的E170型客机,由巴西西部城市库亚巴起飞前往圣保罗。一个小时后,机头的一块挡风玻璃突然炸开,机长大半个身体被巨大的气压吸挂在机舱外。不设法堵住炸开的进风口,舱内气压失衡的飞机随时可能坠毁。而要堵住进风口,就必须丢掉大半个身体在机舱外的机长……

  空中遇险

  2011年10月23日上午11时许,巴西戈尔航空公司G3137航班载着62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在巨大的轰鸣声中,从巴西库亚巴国际机场跑道上仰头飞向蔚蓝的天空。G3137航班是一架E170型的喷气式飞机,由库亚巴飞往圣保罗。

  当飞机结束爬升状态开始平稳飞行后,乘务长艾利萨琳从座椅上站起来,侧头看看紧闭的驾驶舱,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登机前,男友萨德曼斯邀请她共进晚餐,说有重要的事情对她说。萨德曼斯是G3137航班的机长。

  艾利萨琳与另外两名叫萨加丽和西里斯曼的空姐一起,在机舱里悉心地为乘客们提供尽可能周全的服务。

  G3137航班平稳飞行一个小时后,靠近了巴西中部城市马里利亚附近空域。萨德曼斯将飞机调到了自动驾驶状态,在嘱咐副驾驶员洛里德小心注意后,感到口渴的他通过内线通信,呼叫艾利萨琳给他送杯饮料过来。艾利萨琳走向驾驶舱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而后传来了副驾驶员洛里德的惊呼:“上帝啊,萨德曼斯你怎么了?”

  洛里德的惊呼,顿时让艾利萨琳心里一紧。她赶紧回转身,迅速地打开驾驶舱门。驾驶舱里出现的一幕,让艾利萨琳瞬间呆住了。驾驶舱右侧的挡风玻璃炸开了一个大口子,萨德曼斯的大半个身体被巨大的负气压吸到了驾驶舱外。幸好他一只脚的脚掌正死死地钩在一把椅子上,人才没有被完全吸出去。艾利萨琳发现,萨德曼斯钩在椅子上的那只脚颤抖得非常厉害,似乎随时都可能力有不殆。不及多想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冲过去用力紧紧地抱住了萨德曼斯留在驾驶舱内的小半个身体。身高一米九的萨德曼斯,体重达一百公斤。艾利萨琳抱得非常吃力。发现副驾驶员洛里德呆呆地看着,她说:“洛里德,快来帮忙,我们一起把萨德曼斯拉进来。”如梦初醒的洛里德赶紧走过来,和艾利萨琳一起紧紧地抱住萨德曼斯还留在驾驶舱里的双脚。

  但事情显然不像他们想的那般容易。萨德曼斯的上半身被吸出驾驶舱后,本能促使他张开双手抓住可以借力的地方。然而,光滑的机头,没有任何能够让他可以抓住的地方。艾利萨琳和洛里德用力将萨德曼斯的身体往驾驶舱里拉的时候,萨德曼斯张开的双手刚好卡在炸开的挡风玻璃外面,让他们不敢用力过度。

  “萨德曼斯,你把双手缩回来好吗?”艾利萨琳大声对上半身挂在挡风玻璃外面的萨德曼斯说。然而,万米高空冰冷刺骨的寒风,和发动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已让萨德曼斯双耳听觉麻木,根本听不到艾利萨琳说的话。

  萨德曼斯颤抖得厉害的双脚,让艾利萨琳知道,他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痛苦。紧紧抱着萨德曼斯留在驾驶舱内的身体,艾利萨琳心痛无比,双唇被自己的牙齿咬出了一圈血痕。她潮湿的双眼死死地看着萨德曼斯,在心里不断地祈祷:“上帝啊,请保佑我的萨德曼斯平安无事,请保佑我们所有人平安无事。”

   但上帝并未听见艾利萨琳的祈祷。她和洛里德还未将萨德曼斯的身体拉回驾驶舱,凶猛灌进机舱内的狂风,便使得气压失去平衡的机舱里的几个警报器不停地响起来。听着刺耳的警报声,艾利萨琳感到机身发出了一阵剧烈的颤动。听闻过多起坠机事件的她,脑子里瞬间钻进了“机毁人亡”几个令人心惊肉跳的字。

  生死表决

  刺耳的警报声,和机身的剧烈颤抖,让机舱里的60多名乘客惊慌失措,乱成了一团。“上帝,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飞机要坠毁了吗?”听着机舱里的叫嚷声,不明就里的萨加丽和西里斯曼一边劝解乘客不要紧张,一边走向驾驶舱。

  飞机在短暂的剧烈颤抖后,又恢复了稳定。尽管刺耳的警报声依旧不停地响着,但机舱里的乘客都从慌乱中安静了下来。这时,有多年随机经验的艾利萨琳,感觉飞机正快速地朝下降落。对洛里德说:“洛里德,你去驾驶飞机,我一个人抓住萨德曼斯就可以了。愿上帝保佑我们!”

  洛里德回到了驾驶位置上,拼力将飞机拉升起来。但危险并未就此结束,由于挡风玻璃炸开了一个大洞,高空中刺骨的冷风正疯狂地往机舱里灌。

  洛里德拼命地呼叫空管中心,以寻求帮助。然而,飞机已和空管中心失去了联系,如果不及时阻住炸开的大洞,机舱内的氧气最多只能供乘客维持呼吸三十分钟。但这时,G3137距离目的圣保罗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距离。显然飞机上的氧气无法保证让乘客们安全降落到圣保罗机场。如果没有足够的氧气,飞机上的所有人都会因为缺氧而陷入昏迷,甚至最终窒息而亡。

   想着可能出现的情况,艾利萨琳知道,必须尽快将萨德曼斯挡风玻璃外的身体拉回驾驶舱,再想办法堵住那个炸开的洞口。这时,驾驶舱门被推开了。看到走进来的萨加丽和西里斯曼,艾利萨琳大声说:“萨加丽,西里斯曼,快过来帮我抓住萨德曼斯。”萨加丽和西里斯曼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两人赶紧冲到艾利萨琳身旁,和她一起拽住了萨德曼斯的双脚。抓住萨德曼斯的3人想尽了办法,依旧无法将他的身体拉回驾驶舱来。在艾利萨琳3人努力想拉回萨德曼斯的身体时,洛里德不断尝试和空管中心联系。

  这时,距离挡风玻璃炸开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如果炸开的洞口不能及时堵住,机组人员只有想办法在机舱里的氧气耗尽前紧急迫降。降落在没有跑到的野外,对于一架近乎满载的客机来说,安全降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么摆在机组人员面前的只有一个办法:堵住炸开的洞口。

   可是,萨德曼斯的大半个身体还在机舱外,根本没有办法堵住炸开的洞口。在机组人员不知所措时,机身再次剧烈颤抖起来。艾利萨琳看着趴在机舱外零下20度的空气中的萨德曼斯,心里像有一把刀子在割一般,痛得要命。她回头看看机舱方向,想起那里还有62个鲜活的生命。刹那间,艾利萨琳作出了选择:“亲爱的,原谅我,我舍不得你,但我不能拿机上60多个旅客的生命开玩笑。如果你知道了我的决定,相信你会原谅我的。”

   艾利萨琳将心中的决定告诉给了另外3人。她的话音刚落,3人异口同声地进行否决:“我们不能就这样丢掉机长!”“如果不丢掉萨德曼斯,你们还有别的办法解决航班面临的困境吗?”艾利萨琳再也控制不住四溢的眼泪。“我比你们谁都希望奇迹发生!但是奇迹并没有发生。现在,我们把是否丢掉萨德曼斯的决定权交给机舱里的乘客吧,由他们来表决萨德曼斯的生死。如果乘客们让我们丢掉萨德曼斯,那么我们只能选择丢掉。”

   对飞机在空中遭遇紧急事故的情况,巴西航空管理局作出过相关规定:机组人员有义务牺牲一切来确保乘客的安全,除非乘客不要他们这样做。因此,作为乘务长的艾利萨琳,在是否丢掉萨德曼斯的问题,决定问问机舱里的乘客。在说出巴西航空管理局的规定后,另外3人再也无法反对艾利萨琳的这个决定。但他们谁都不愿意出面,将这个表决的权利摆到乘客面前。

   他们都知道,和机长并无多少交集的乘客,在关乎自己生死的表决上,结果差不多毫无悬念。但表决的结果真的会毫无悬念吗?

  惊魂拯救

  看着沉默的另外3人,艾利萨琳对萨加丽和西里斯曼说:“抓紧他!”而后,她擦干脸颊上的泪水,推开驾驶舱门,走到了乘客前面。艾利萨琳强忍心中的悲痛,稳定了一下情绪说:“各位乘客,航班现在遭遇了一点小麻烦,驾驶舱的挡风玻璃突然炸开了一个洞,我们的机长萨德曼斯被意外吸挂在机舱外,现在生死不明。是否丢下被吸挂在机舱外的机长,事关我们的生死。观在,我请大家认真考虑一下,稍后表决。赞同丢掉机长的人请举手,举手的人超过半数我们就将丢下机长。当然机长将失去生命。”

原本闹嚷嚷的机舱,瞬间安静了下来,静得所有人的呼吸都听得非常清晰。时间在艾利萨琳的焦急等待中流逝。良久,她的视野中,有人迅速而果断地举起了手。随后,2只、5只、15只……艾利萨琳艰难地伸出手,竭力控制心中的悲伤,不让眼泪流下来,一个个地清点举起的手。艾利萨琳一边清点举起的手,一边在心中说:“亲爱的,对不起!”

   尽管艾利萨琳很不愿意清点那些举起的手,很不愿意举起的手超过31只,但事情并未按照她的意愿发展。即便不愿意承认,她还是在机舱里点出了38只举起的手。艾利萨琳强挤出一丝微笑说:“好了,我现在知道各位乘客的决定了。我们机组人员会按照各位举手表决的结果作出选择,将机长萨德曼斯的身体丢出驾驶舱。”

   说完这句话,艾利萨琳感觉自己似乎用完了全身的力气。她艰难地转过身,准备回到驾驶舱。艾利萨琳沉重的脚步快要走到驾驶舱门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小姐,请等一等好吗?”

   艾利萨琳慢慢地回转身,出现在她眼前的依旧是那举起的38只手。看着密密麻麻在眼前晃动的手,她嗓音低沉地问:“请问有什么事吗?”艾利萨琳话音刚落,一只举着的手倏然放了下去。紧接着,在艾利萨琳惊奇的目光里,又一只手放了下去,随后是第3只,第4只,第5只……

   不到十秒钟,原本密密麻麻举在艾利萨琳眼前的手,全部放了下去:机舱里,举起的手变成了零。靠近艾利萨琳的一位老人说:“美丽的小姐,我们知道机组人员在乎我们这些乘客的安危就够了,但我们无权剥夺机长的生命。”听过老人的话,心潮涌动的艾利萨琳再也忍不住,眼泪迅速地流出眼眶,顺着脸颊流进了嘴里。这眼泪的味道,她感觉甜甜的。望着眼前的62位乘客,艾利萨琳哽咽着说:“谢谢你们!”说完,她弯下了腰。

   艾利萨琳回到驾驶舱,流着泪把乘客的表决结果告诉了另外3人。就在几人为萨德曼斯幸运时,通信器里突然传来了空管中心的问话:“G3137,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请问答。”副驾驶员洛里德赶紧将飞机面临的危机告诉了空管中心。几分钟后,在空管中心的指挥和引领下,G3137航班成功降落在了30公里外的马里利亚机场。

   机长萨德曼斯被赶来的救护车紧急送到了抢救。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受到巨大撞击和在高空极寒中被冰冻了近二十分钟的他,竟然被救活了过来。看着睁开眼睛的萨德曼斯,一颗心被揪紧了的艾利萨琳说:“亲爱的,你终于醒了。原谅我在飞机上把你的生死交给了乘客们!”萨德曼斯伸出手,握紧艾利萨琳颤抖的手深情地说:“亲爱的,那是你的职责,你没有做错。”

   随后的事故调查表明,这次的事故是由于飞机挡风玻璃遭受了意外撞击所致。让人庆幸的是,幸好当时没有丢掉机长萨德曼斯,他一旦被丢下,百分百会被卷入机翼上转动的引擎里,结果只能是机毁人亡。获悉调查结果,参与表决的乘客都很兴奋,一念善意救了机长萨德曼斯,也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