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截杀“吸血鱼”

对联故事

截杀“吸血鱼”

2022-06-30 对联故事
 神秘小鱼   33岁的亨德森长年在野外从事生物考察和研究工作。2005年2月,亨德森的四篇关于淡水鱼类的论文获得了英国皇家学会的表彰,并在美国一家权威刊物上发表,引起较大反响。辛苦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亨德……

截杀“吸血鱼”

 神秘小鱼

  33岁的亨德森长年在野外从事生物考察和研究工作。2005年2月,亨德森的四篇关于淡水鱼类的论文获得了英国皇家学会的表彰,并在美国一家权威刊物上发表,引起较大反响。辛苦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亨德森决定好好休息一下。3月初,亨德森和爱妻珍妮特来到玻利维亚南部的埃斯蓬特亚热带森林度假,顺便去那里看望自己的老朋友霍恩。霍恩也是来自英国伦敦的一名生物学家,他是研究两栖动物的,在埃斯蓬特亚热带森林里一呆就是五年。

  在霍恩工作的科学考察站附近,有一个规模不大的度假村。3月正是雨季,由于接到气象部门最近埃斯蓬特亚热带森林一带可能有特大暴雨,度假村附近的山头有山洪暴发危险的警报,度假村的游客已经疏散。但亨德森并没有撤退,这样的危险对于经常在野外奔波的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他没有丝毫恐惧,而是带着妻子珍妮特住到了科考站内。

  天气似乎没有气象部门警告的那样糟糕,接连下了几场雨后,天空晴朗起来。很少见到野外景色的珍妮特显得很兴奋,这天下午,她穿着泳衣跳到毗邻考察站的一个三面环山、方圆约两英里的小湖泊里游起泳来,亨德森则坐在伸入湖泊中的树木搭成的码头上,看着妻子享受着大自然的惬意和乐趣。

  半个多小时后,就在珍妮特准备上岸时,突然尖叫了一声,原来她的脚掌踩着了一个隐藏在湖泊浅水中的树桩,鲜血流了出来。

  亨德森赶紧跳入湖中,把珍妮特往岸上拽。在游回岸的过程中,珍妮特感觉受伤的脚掌被什么东西不断地触碰着,每触碰一次,她就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

  等亨德森把妻子拽上岸后,他发现她的脚掌被树桩戳了一个洞,更让他心悸的是,他竟然在那个血淋淋的伤口中拽下来一条已经钻进了半个脑袋的小鱼。出于职业敏感,亨德森仔细地察看了这条鱼,个头很小,只有2厘米左右长,身上的斑纹很独特,在他的印象中,他从没有见过类似的鱼。亨德森有些激动起来,他想,难道这是鱼类的一个新品种吗?如果是,那就意味着生物学上的新发现。

  就在亨德森研究那条鱼时,外出考察的霍恩和他的两个同事回来了。看见珍妮特脚掌上的伤口,霍恩抱歉地对亨德森和珍妮特说,他忘了提醒他们,这个湖泊的水质好像有问题,最好不要下去游泳。霍恩说,最近半年来,他发现湖泊里的两栖动物和鱼的种类急剧减少。因为通过拉网式的捕捞,没有发现湖泊中有什么凶猛的水生动物,所以霍恩怀疑水质受到了某种不明原因的污染,他正准备近期邀请有关部门对这个湖泊的水质和周边的生态环境作一次详细检测。

  听完霍恩的叙述,亨德森拿起刚才从珍妮特脚掌伤口里扯出的那条小鱼,问他以前见过没有。霍恩看了看小鱼,说这种鱼有可能是半年前流入湖中的。几年前,埃斯蓬特亚热带森林附近的一个环保组织协同警方截获了一批走私鱼类。环保组织把这些鱼送到了霍恩的考察站,希望他们能鉴别是什么种类的。霍恩发现这些鱼似乎对任何食物都不感兴趣,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大量死亡。就在他准备进一步研究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山洪冲垮了考察站,将放在养殖池里的鱼全部冲到了湖里。当时这个看似普通的事故也没引起霍恩的注意。那个时候这种鱼还非常小,个体不是很清晰,所以霍恩觉得亨德森手中拿的鱼有点像那些鱼,但又不能绝对肯定。

  亨德森当即要霍恩找来渔网,然后两人划着一艘小船向湖心驶去。在湖心亨德森撒了几网,网上一些那种奇怪的小鱼。上岸后,亨德森把鱼放在大玻璃缸里,里面还有一些其它鱼类和两栖动物。过了十几分钟,等这些小鱼适应了新的环境后,亨德森和霍恩顿时惊呆了:这些小鱼纷纷吸附在其它鱼类和两栖动物的身上,并且咬破它们的鳃部,撕破它们的组织,吸食里面的鲜血。很快,玻璃缸里就漂浮着那些被吸干了鲜血的鱼和两栖动物的。

  灾难迫近

  当珍妮特在旁边目睹这幕惨象时,联想到刚才钻进自己伤口去的那条鱼,她不由心有余悸地叫道:“哦,上帝,这些可怕的‘吸血鬼’!”

  霍恩还说,环保组织的成员送来这批鱼苗时,曾经说它们是从亚马逊河流域走私过来的。亨德森在亚马逊腹地考察过,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听霍恩这么一说,他一下子想起了在亚马逊土著居民中的河底“吸血鬼”,据说有一种鱼专门靠吸食鱼类和牧畜的鲜血为生,如果人在水中受伤,鲜血流了出来,也会遭到它们的攻击,但亨德森却没有亲眼见识过这种鱼,没想到今天在玻利维亚见到了。

  在长期的物种进化过程中,亚马逊河里栖息的动物已经完全适应了当地复杂的环境,懂得如何在残酷的竞争中求生存,因此,即使有吸血鱼出没也不会对当地的生态系统构成大的威胁。然而,在玻利维亚,如果放任这种吸血鱼繁衍生息,就会带来巨大的生态灾难,一个最直接最显著的恶果就是:对这种吸血鱼缺乏防御能力的鱼类和两栖类动物的数量将会急剧减少,甚至还会引起大量物种灭绝!

  亨德森看了看这个三面环山的湖泊,心有余悸地感叹道:“如果它们不是被困在这个湖泊里,而是在玻利维亚其它的河流中繁衍,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是怎样才能将湖泊中的吸血鱼消灭干净呢?这成了摆在亨德森和霍恩面前的一道难题。用网捕捞,既不科学,也不可能做得彻底;将湖水抽干,工程太大!亨德森、霍恩和考察站里的另外两名科学家商量了一个多小时,分析了种种方法的利弊,最后还是决定采取投毒的方式灭杀吸血鱼,只有这样做才是最快捷最彻底的!

  这个无名小湖因为三面环山,只有一面地势比较低洼,靠近一条溪流。在旱季,湖水是不可能溢出来的,但在雨季,湖水却经常漫过那面地势低洼的湖岸,流向小溪,然后顺着溪流冲入30多英里远的马莫雷河。一旦这些吸血鱼流入大河,以后再想控制它们就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亨德森和霍恩他们要做的,就是赶紧采取有效措施,趁雨季刚来,湖水还没有漫涨之际,阻止这些吸血鱼向河流扩散。

  然而,向一个湖泊投毒来灭杀里面所有的生物可不是一件小事,仅凭几位科学家的口头建议是不行的,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反复研究和论证。当天晚上,亨德森和霍恩起草建议书,准备第二天就送到离此100多英里远的镇政府,由他们再转交给有关部门,取得批准后实施投毒计划。

  老天似乎在有意跟他们作对,当天深夜,就在亨德森和霍恩还在对建议书字斟句酌时,一场特大暴雨突如其来。考察站的几间小屋在暴风雨中摇摇晃晃,看到如注的雨水,考察站里几位科学家担心湖水漫过湖岸,导致吸血鱼沿着小溪冲入大河,带来无法挽回的生态灾难。

  霍恩去打电话,想把这个紧急情况向玻利维亚的有关部门反映,希望他们能派直升飞机来紧急向湖泊投掷毒药。但电话还没接通,一道耀眼的弧形闪电掠过夜空,紧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电话瞬间被击坏,霍恩浑身一麻,跟踉跄跄地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被击倒。与此同时,火花四溅,考察站惟一的一台无线电发报装置也被雷击中。

  目睹此情况,亨德森叹息着摇了摇头,如果暴雨不能立即停止,照现在的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要不了几个小时,暴涨的湖水很快就漫过湖岸。也许吸血鱼还没来得及毒死,有毒的湖水就冲到了下游的河流中,这同样会带来巨大的生态灾难和严重的环境污染。

  紧急截杀

  外面狂风呼啸,大雨倾盆,一声炸雷响起,仿佛地动山摇。亨德森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他急切地对霍恩说:“快,你赶紧开车去镇政府,要求他们迅速调遣一些爆破手和炸药过来,我们可以通过爆炸,在小溪两边的山坡上制造几次泥石流,用塌方的岩石和土块来阻断小溪,防止漫出的湖水冲到河里。”定好方案后,霍恩立即跳上越野车,风驰电掣地驶向100多英里外的镇政府,亨德森暗暗在心中祈祷,希望在炸药运输过来之前,湖水不会漫过堤岸。

 湖水继续在上涨,亨德森知道,在这种恶劣天气里,本来就很崎岖的山间道路一定变得十分泥泞,霍恩的车如果陷入泥泞中无法自拔或者车子出故障,麻烦就大了,所以不能把全部赌注押在炸药上面,必须采取一些应急的措施。亨德森留下妻子珍妮特监视湖水上涨的情况,自己则带领考察站的另外两位研究亚热带植物的科学家冒雨奔向小溪,将一张渔网剪开,把离湖泊最近的只有几英尺宽的溪流分割成数段,然后又砍伐了一些树木堆砌在小溪中,再搬来岩石压住,以便尽可能地减少漏网之鱼。

  做完这些,亨德森觉得还不保险,他又和两位植物学家带着考察站剩下的一张渔网,划着小船到湖里。他们将一些大鱼用刀杀死,重新丢弃到湖水中,小船四周很快就被鱼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亨德森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引诱那些吸血鱼过来,以利捕捞。

  果然,浓重的血腥味吸引了许多吸血鱼,它们在湖面上簇拥着,贪婪地吸食着鲜血,场面让人不寒而栗。亨德森等人则趁机将它们捕捞上来。

  每当船舱装满吸血鱼,他们就将船划到岸边,将鱼全部卸在岸上,那里早由珍妮特用树木和岩石垒砌了一道防线,以防止吸血鱼重新跳回到湖里。但由于雨水太大,一些吸血鱼被抛上岸后,并没有立即死去,而是又钻过树木和岩石的水流缝隙游回到了湖里。珍妮特不得不跑上跑下,尽可能多的把那些冲过防线的吸血鱼用脚踩死,用石头砸死。

  考察站的那艘小船因年久失修,在风雨中摇摆不定,随时都可能倾覆。亨德森站在船头撒网时,小船一个颠簸,把他抛下湖去。他掉下去的地方有许多吸血鱼在翻滚,浑身沾满鱼血的他成了吸血鱼攻击的对象,他的皮肤被咬开,鲜血流了出来。这种亚马逊吸血鱼在吸食鲜血时,口中能释放一种抗凝血的化学物质,防止血液凝固失去新鲜,因此亨德森身上的伤口一直出血不止。不停流出的鲜血刺激了吸血鱼,他很快被咬得遍体鳞伤。等那两位植物学家把他拉上船时,失血过多的亨德森已经昏迷了。但冰冷的雨水一会儿又将亨德森浇醒,为了捕杀更多的吸血鱼,他又不顾伤痛站在船头继续撒网。

  三个小时过去了,开车去求助的霍恩还没有回来,而暴涨的湖水离堤岸只有不到1英尺。亨德森心急如焚,可是又无法与霍恩联系上,他只好拼命地和两位植物学家冒着小船倾覆和被吸血鱼攻击的危险继续捕杀“吸血鬼”。岸上已经堆满了他们捕捞上来的吸血鱼。由于鱼的数量太多,树木和岩石垒砌起来的防线无法很好地安置那些可怕的家伙,它们在雨水中蹦跳,又有不少重新回到湖泊中。

  湖水继续无情地往上涨,就在亨德森快要绝望时,他突然听见珍妮特在岸边激动地朝他们大叫:“霍恩回来了!”亨德森透过雨幕,朦胧地看见一辆越野吉普车驶向考察站,而它的后面还跟着三辆大卡车。

  卡车一停稳,救援人员很快跳下来,镇长加米森亲自率领几个爆破手奔向小溪,勘察好地形后,爆破手把炸药安放在小溪流向的几个狭窄山口上,随着“轰隆”几声巨响,小溪旁边几个山坡上的泥石流夹杂着树木和岩石滚滚而下,呈三段分割了小溪朝30英里外的大河的流向。而几乎与此同时,湖泊里的水溢了出来,但没流出多远就被泥石流形成的障碍阻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