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弃城奇情

对联故事

弃城奇情

2022-06-30 对联故事
 1.启程   珞儿是个城市爱好者,最近,她参加了一个探险活动,目的地是弃城。   这天,她如约来到一个叫“够胆你就来”的酒吧。老板叫方哥,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同行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老……

弃城奇情

 1.启程

  珞儿是个城市爱好者,最近,她参加了一个探险活动,目的地是弃城。

  这天,她如约来到一个叫“够胆你就来”的酒吧。老板叫方哥,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同行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老鬼,是个中年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可是体格却像军人;还有一个小伙子,叫二宝。

  弃城坐落于城外二十里处的半山腰,原来是个兵工厂。 20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兵工厂烧毁,政府重建时选了新址,这个小城就变成了废城。

  方哥见人到齐了,便指挥大家检查装备,准备出发。

  刚上车,珞儿就收到一条短信,是父亲发来的。珞儿知道父亲一向不支持自己探险,她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告诉他实情。

  经过一天的车程和一天的步行,当太阳西沉时,他们终于到了。珞儿抬起头,只见一片黑黝黝的建筑被夕阳涂成金色,说不出的诡异。恍惚中,珞儿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一阵急雨落下,几个人狼狈前行。

  方哥把大家带到一幢大楼前,说:“先到这里安顿一下吧。”这幢楼显然被烧过,不过主体结构没有损坏。被熏黑的墙壁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变得灰蒙蒙的。老鬼跑在前面,领他们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破败不堪,四个人一起动手,清理出一块地方坐下来休息。珞儿拿起手电筒四下看着,墙角的一个破相框吸引了她的注意。相片烧煳了一角,三口之家变成两口,一个漂亮女人正襟危坐,一个小女孩坐在中间紧闭着嘴。珞儿正看得入神,不觉手一松,相框已经到了老鬼的手里,他仔细端详着,脸上的表情很怪,似哭还笑。珞儿忍不住问:“你认识他们啊?”

  “认识啊,上辈子就认识了,烧成灰我也认得。”老鬼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有些异样,听得珞儿忍不住有点心慌。

  “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珞儿皱着眉问道。

  “这话说起来可长了,那还是20年前……”方哥走过来,轻声讲起来。

  2.往事

  原来,这里曾是个兵工厂,全封闭式管理,职工和家属都住在集体里。

  厂里有个叫常姗的化验员,长得别提多好看了,不管是准,看了她就移不动步。常姗的丈夫叫刘新海,也是厂里的职工。

  两口子结婚一年多的时候,技术室分来几个大学生,其中有个叫林贺男的,长得高大帅气,技术也过硬。他和常姗工作上的接触最多,一来二去,闲话就传出来了。刘新海气量小,为这事没少和常姗吵架。

  不久,常姗怀孕了。刘新海忙替她请假回家休养,可没想到常姗生完女儿后,没几个月就自作主张把女儿送回老家,又回到技术室上班去了。

  为此,刘新海十分生气,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激化。这天,两人又吵了起来,刘新海一怒之下打了常姗,然后出去喝了半天闷酒。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刘新海心里有些不安,平日里两个人也吵架,可他从来没打过常姗,这次怕是有点过了。刘新海上到二楼,打开房门,一开电灯,顿时呆住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衣柜的门却大开着,里面常姗的衣服全都不见了。刘新海当时就蒙了,他匆忙往厂区跑去,刚进技术室的门,就遇到一个朋友,那人说没看到常姗,他又问起林贺男,对方说林贺男出差了,下午刚走。

  刘新海疯了一般,冲进技术室,只见里面空无一人,衣橱的门开着,常姗的衣服和工作服散落一地。他又跑到林贺男的宿舍,见门关着,就从窗户翻了进去,林贺男果然不在。可是藤椅上的一件旧外套却让刘新海怒火中烧,这不正是常姗的工作服吗?刘新海把林贺男的家砸了个稀烂,然后点上一把火,扬长而去。

  他借着酒劲一路奔山下的镇子而去,没找到林贺男和常姗,就在一家小酒店又喝了个人事不省。第二天,他扶着痛得要炸开的脑袋回到厂区时,顿时呆住了,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

  原来昨天的火势没有及时控制住,几个锅炉接连爆炸,已经蔓延开来了,所有人都在紧急疏散……

  “这是你在报上看到的吧?”珞儿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那篇《解密213》我也看了,写兵工厂大火的,编得跟真的似的。可是……”珞儿想说“还没发到你说的情节啊!”犹豫了一下,又吞了回去,她仔细看了看相片,“我们不会这么巧,到的就是主人公的房子吧?”那女人长得真是漂亮,不施粉黛就别有风韵,看着十分眼熟。

  “谁知道呢,既来之则安之。”老鬼把腿一伸,眼睛一闭。

  珞儿见大家突然沉默了,就走到窗前看雨,外面漆黑一团,布满灰尘的旧玻璃上,斑驳地反射出屋里的景象——老鬼微睁的眼中似乎有一道光,刺得她难受。这时,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珞儿看到屋外的山坡上骤然出现一条黑龙,正滚滚而下,她惊呼一声。众人忙围上来,向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这时闪电已经消失,外面重新坠入无边的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方哥有些急躁,起身说:“别休息了,我们直接去一号塔吧。”

  3.遇险

  方哥很快在地图上找到一号塔的位置,看起来离这幢楼并不远,但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楼道里已经积了水,足有齐腰深。

  方哥用头灯照出一条路来,他们小心地趟着水向前移动。突然,几块石头从前面的斜坡滚落下来,方哥惊呼道:“不好!要出事,快跑!”

  几个人慌不择路,闯进了最近的一幢楼。大家冲上三楼,这时又是几道闪电划过天际,所有人都看清了窗外,山体滑坡!最可怕的事让他们遇到了。

  方哥一下子没了刚来时的镇静自若,他搓着手,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珞儿觉得浑身发冷,一个劲儿地哆嗦。

  老鬼冷静地站起身,向窗外看了看,说:“你们看对面,那个建筑是圆锥形,混凝土结构,抗冲击能力强,而且足有六层楼高。”借着一道道撕裂黑暗的闪电,一座建筑突兀地出现在众人眼前,白森森的尖顶直冲天空。

  “可是我们怎么过去?”珞儿着急地问。这时,二宝从包里掏出一个伸缩梯。他们把梯子伸展好,老鬼拿到窗边,向对面窗子用力一推。对面的窗子虽然有铁护翼,可是早就烂透了,连同窗子轰然倒下,梯子正好架在两座楼中间。

  珞儿最轻,率先爬了上去。几个人屏住呼吸,看着她离对面越来越近,安全进到楼里。接下来是老鬼。方哥见很安全,就抢着要上,没想到被二宝抢在前面。他拖了一个装满物品的包,把梯子压得摇摇欲坠。方哥不由得抱怨起来,众人也悬了一颗心,还好二宝安然爬了过来。他倒过身,把包也拉了进来。

方哥这才爬上梯子,缓缓移过来。就在他爬到中间时。梯子突然断开了,方哥下意识地死死抓住上面的半截梯子,老鬼反应迅速,死死拉住梯子,这才把方哥吊在半空中。

  “快拉他上来!”珞儿尖叫看。

  窗边有没清干净的玻璃,正刺在老鬼的手臂上,鲜血滴落下来。二宝见状忙说:“我来帮忙。”说着挤到老鬼身边,一起拉住梯子。

  老鬼向后面喊道:“准备保险绳,这样硬拉不行。”这时。二宝冷不丁把手一松,老鬼突然吃重,身体被方哥拉得向下探了一下,还好二宝又伸手拉住梯子。

  老鬼骂道:“你疯了!”二宝冷冷地说:“我没疯,只是想把他留在这里,陪星星。”

  “星星?”几个人同时叫起来。

  星星是“够胆你就来”的常客,但最近突然消失了,大家还以为他有事淡出城市探险了。

  二宝指着黑洞洞的窗外说:“他就在这里,永远不会再回去了。想知道原因,问方哥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拉我上去!”方哥声嘶力竭地叫着。

  二宝拦住正在往下放保险绳的珞儿,对着下面说:“方哥,今天说不说在你,拉不拉你上来,在我们。”老鬼意味深长地看了二宝一眼,这才说道:“也许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想要找回什么东西的,就一起来吧。”方哥看着下面翻滚的泥浪,着急地说:“好,我说,你们要救我!”

  原来在晚报上连载小说《解密213》的作家绿瘦,就是方哥。他从事创作很多年,一直没有什么名气。后来他锁定一个偏门的题材。历经几年时间,收集兵工厂213的资料,写出长篇小说《解密213》。本以为可以一鸣惊人,没想到一个圈内的朋友告诉他,名作家老卢也在写关于213的题材,而且已经和出版社签约。

  方哥的心都凉了,他决定在老卢的作品出来前先把自己的小说炒红。出版社不好找,他就找报纸连载。可是连载一个月过去了,并没有太多人关注。这期间,他几次去弃城考察,遇到了星星,于是,一个恶毒的计划产生了。

  在一次探险中,他把星星困在一座废墟里,而这次带队前来,不过是想找个发现星星的机会。只要弃城出命案的信息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他的小说就能火起来。

  二宝和星星是铁哥们,星星出事后,二宝就一直追查他的下落,后来终于把焦点锁定在方哥身上。爬梯子时,他假意拖着一个包,在取包时偷偷把梯子上的一枚螺丝拧松,在方哥全部身体压上来时,螺丝不能负重,梯子就断开了。

  老鬼和二宝合力把方哥拉了上来,方哥进到屋里就瘫倒在地。二宝不解气,对他一顿拳打脚踢。

  “现在怎么办?”外面的情形不明,屋里的几个人各怀心事,珞儿紧张地问。

  4.真相

  “先找到星星吧。”老鬼冷冷地说。方哥这才挣扎起身,一瘸一拐地带着他们往楼上走去。

  在五楼的一个房间前,方哥停下来。二宝一脚踢开房门,屋里面似乎经历了一场浩劫,东西散落在地,可是却空无一人。方哥一脸惊诧,当初他就是把星星困在这里的,怎么会没有人?

  他抬头看了一下屋角通向楼上的铁吊梯,突然像明白了什么,叫道:“星星也许没死!”大家吃了一惊,跟着方哥到了顶楼,唯一的房间门开着。大家快速跟进,可是老鬼突然脸色苍白,慢了下来。

  方哥进了屋,就开始乱翻。珞儿问:“这屋里东西已经一目了然了,怎么还能藏人?”方哥摇头道:“现在我们在的楼是整个兵工厂的核心部分,为了安全,这里修了暗道,方便转移。我在一份资料里看过,六楼就有暗道的门。”说完他在墙壁上敲打起来。

  珞儿看了一下,房间很大,像个实验室,靠墙的位置立着一个衣橱,门半开,地上散落着很多衣物。

  珞儿还想细看,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呻吟。她回头一看,老鬼正捂着肚子蹲下身去。

  “你怎么了?”珞儿关切地问。

  “没事,老毛病了。”老鬼推开她。那边的几个人也放弃了搜索,疲惫地坐在地上。方哥喃喃道:“这里就是中的常姗工作的地方。”

  “她是死是活呢?”珞儿突然对常姗有了好奇心。

  “哼,她当然还活着,因为着火时她不在,私奔了。”老鬼嘲讽地说。“你怎么知道她私奔了?”方哥惊讶地问。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就是刘新海。”老鬼的话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

  “不可能,据我所知,刘新海在畏罪潜逃多年后死于车祸。”方哥急切地说道。

  “一个人想要消失,最好的办法就是变成死人。”老鬼缓缓说道,突然,他似乎被一阵疼痛打倒,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那你今天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珞儿似乎预感到什么,有些忐忑地问。

  “因为你。”老鬼忍痛说道,“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你就是常姗的女儿!”

  珞儿觉得头“嗡”的一下。她难以置信地说:“你是刘新海,我是常姗的女儿,也就是说,我是你的女儿?你骗人,我的父亲不是你!”

  “那当然,你妈妈都和姓林的跑了,你肯定是姓林的种。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带你过来,想把恩怨做个了断。今天就是没有泥石流,你也不会活着离开这里。”老鬼断断续续地说道。

  珞儿愣住了,喃喃地说:“不,方哥说有密道,一定有,我们要找出来!”

  这时,二宝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衣物,同时伴随着清脆的咔嚓声。他停下脚,好奇地把地上的衣物拎起来,竟是一只骷髅的手!

  珞儿吓得一声尖叫。

  “是星星?”二宝急切地说。

  “不像,这么短时间星星死了也变不成骷髅,再说它的手腕上还有个镯子,应该是个女人。”方哥摇头说。

  听到这句话,一直呆在一边的老鬼像被打了一针,一下蹿了起来,他扑过来推开众人,把地上的衣物胡乱掀起,一个人形骷髅出现在众人面前。老鬼捧起那只带着镯子的手,又是哭又是笑,“她没有走,她在,她没有私奔!”

  尾声

  这时,大家都明白了。这具尸体应该就是常姗,她没有私奔,而是不知什么原因死在了这里。

  珞儿的心一阵一阵发紧,如果老鬼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人就是她的生母。她慢慢走上去,眼里涌出泪来。这时有个东西硌到了她的脚,她俯身拾起一个小药瓶。珞儿流着泪,伸手碰了碰老鬼的肩,把药瓶递过去。

  可以猜测到,常姗翻乱衣物,并不是想要私奔,而是在寻找这只药瓶。当时大火已经逼近装有毒气的地下实验室,随后的爆炸让毒气泄露,兵工厂方圆几里成了无人区。常姗的死成了不解之谜。

  老鬼呆呆地抱着常姗的尸骨,喃喃自语着什么。珞儿突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怜悯之情,她慢慢走到老鬼身边,轻声说:“她没有背叛你,你应该安心了。”老鬼仿佛被这句话惊到了,他慢慢把目光移到珞儿身上,定定地看着她。忽然,他伸手抓住珞儿,嘴里喊道:“姗姗,这里危险,快跟我走!”

  他们还没明白过来,老鬼已经拉着珞儿来到墙边。他把墙上的圆镜拨开,里面露出一个按钮,用手一按,只听“轰隆隆”的声音,平平的墙上出现了一个门。老鬼拉着珞儿,其他几个人紧随其后,大家迅速钻进暗门。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出现一个拐角,一阵扑鼻的臭味传来。二宝调了一下顶灯,差点儿吐了出来,横躺在地上的正是星星,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看来他已经找到暗道,可是没能出去。再走一段路,前面出现一个黑色的大铁门,封得严严实实的,不管怎么推都纹丝不动。方哥一头扎到地上,绝望地躺着,一动不动。二宝不死心,一下一下敲打着铁门,铁门传来闷闷的回响。

  突然,隐隐有个声音传来:“挖这里,快!”珞儿一下跳起来,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渐渐地,外面有挖掘的声音响起,而且越来越清晰。二宝喜出望外,扑到铁门上用力敲打起来。

  珞儿回头望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老鬼,突然笑了。想不到救了他们的竟是自己进山前发的一条短信。当时,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行程告诉父亲:我在去弃城的路上,会小心的。

  珞儿的父亲正是林贺男,他在213大火后回到家乡工作,因为他曾经涉及一些机密工作,所以改了名。他收留了成为孤儿的珞儿。收到珞儿的短信后不久,他就听说弃城所在的山区发生泥石流,对213厂了如指掌的林贺男,第一个想法就是挖通封闭的密道,营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