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西伯利亚虎复仇记

对联故事

西伯利亚虎复仇记

2022-06-30 对联故事
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索伯洛因村,西伯利亚虎被视为巨大财富的象征,也是该地区村民争相追捕的猎物。然而有一天,索伯洛因人却惊骇地发现,猎手与猎物的角色发生了逆转,西伯利亚虎在人类的步步紧逼下竟绝地反击……

西伯利亚虎复仇记

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索伯洛因村,西伯利亚虎被视为巨大财富的象征,也是该地区村民争相追捕的猎物。然而有一天,索伯洛因人却惊骇地发现,猎手与猎物的角色发生了逆转,西伯利亚虎在人类的步步紧逼下竟绝地反击。于是,充满血腥的博弈和鏖战爆发了!

  ★ 猎杀 ★

  特鲁什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动物学专家,致力于俄罗斯远东地区西伯利亚虎的保护工作。特鲁什的工作充满了危险,这种危险并不是来自凶猛的老虎,而是人类。偷猎者手中都有武器,个个都是亡命之徒。

  1997年12月5日,特鲁什接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电话,称索伯洛因村一名叫马尔可夫的男子遭老虎袭击身亡,死者马尔可夫可是一位偷猎的老手。

  特鲁什与马尔可夫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可谓老对手了。马尔可夫头脑灵活,能自制猎枪。最初,他猎捕的对象只集中在野鹿等中小型动物身上,用它们交换烟酒糖等生活必需品。近几年来,因为受到西伯利亚虎巨大利益的诱惑,马尔可夫转而打起了老虎的主意。

  听到马尔可夫的死讯,特鲁什头脑中的第一反应便是马尔可夫在捕猎老虎时,受到惊吓的老虎“自卫杀人”。然而,当他赶到事发现场后,却发现真相并非如此简单。

  马尔可夫的是在他所居住的小屋以南大约30米的地方被发现的。

  特鲁什和两名同事沿着雪地上的足迹退回马尔可夫的小屋,在这里,特鲁什发现了比吃人现场更让他震惊的东西。小屋四周布满了西伯利亚虎巨大的足印,从它们的深浅以及被雪覆盖的程度可以看出,这只虎已经在小屋周围转悠好久了。

  仔细勘察过现场的所有细节后,特鲁什面色凝重地说:“这只虎的目的非常明确,它不是偶然地遇到马尔可夫并吃掉了他,而是窥伺已久,专门针对马尔可夫,它是有预谋的!”

  老虎为什么要预谋吃掉马尔可夫?一般情况下,西伯利亚虎不会主动攻击人畜,而且在大多数猎人与老虎的冲突中,手无寸铁的老虎时常处于劣势。而像这次,一只虎居然在暗中窥伺了一个人这么久,然后才找准时机咬死他,的确是非常罕见的。

  ★ 危险“猎手”★

  特鲁什带着疑问走访了其他村民。

  “他招惹了一只虎,那只虎总是跟着他不放。”村民们的说法印证了特鲁什的猜测。他到底做了些什么?特鲁什询问原因,人们却变得有些闪烁其词,最后有人不大情愿地说出,几个月前马尔可夫曾杀死过一只小虎崽。大家都猜测,这是虎妈妈为子报仇来了。

  只是,杀人现场遗留的虎足印巨大,根据特鲁什的经验,那并非一只雌虎,而是更加凶猛的雄虎,应该还有什么被人们忽略的细节。在特鲁什的引导下,人们开始仔细回想。半晌有人补充说:“他抢走过一只虎的食物。”

  事情发生在大约半个月前,那只虎刚刚捕获了一头野猪,正准备享用时,被进山捕猎的马尔可夫看到了。马尔可夫本想来个一箭双雕,可是子弹打偏了,老虎逃进了森林。不过马尔可夫白捡了头野猪也很高兴,最近他的生活极其糟糕。他用野猪换回了食物和烟酒,暂时解决了温饱问题。但从那以后马尔可夫就总在自家附近发现老虎的足印。马尔可夫的妻子很是担心,带着孩子借住到亲友家去了。而马尔可夫留了下来,野心勃勃地想要捉住这只自己送上门来的猎物。

  只是,一次偶然的虎口夺食就能引来老虎如此疯狂的报复吗?特鲁什告诉人们,雄性西伯利亚虎的占有欲极强,而且睚眦必报,当涉及它们的伴侣及食物时更是如此。

  特鲁什希望这起惨剧能够让索伯洛因人警醒,从此能与周围的野生动物友好地共生下去。可是,噩梦只是刚刚开始……

  在马尔可夫被杀约一周后,年仅20岁的青年安德烈的残骸被人在塔克哈洛河边找到。他当时去河边查看自己的蜂房,那里还有他设置的两个简易的用来捕捉小动物的陷阱。

  现场与马尔可夫被杀时同样凄惨,甚至啃食得更加干净。的牙印和雪地上的巨大足印表明,凶手很可能是同一个家伙。

  特鲁什黯然无语,他现在不得不认清一个自己最不愿接受的现实,那就是,马尔可夫不计后果的行为迫使那只西伯利亚虎改变了自己的习性,变成了捕猎者,只不过狩猎的对象是人类!“我们必须杀死它,为马尔可夫和安德烈报仇!”有人高呼,村民们个个摩拳擦掌,群情激昂。

  ★ 悲剧较量 ★

  在特鲁什的极力劝说下,愤怒的村民们终于答应放“凶手”一条生路,将其活捉送进动物园。大家一起动手布置了陷阱,特鲁什买了一只小羊,特鲁什将羊扣在了一只大铁笼下,而陷阱也改成了更加隐蔽的套脚机关。

  黎明时分,住在村民尤科夫的特鲁什被一阵凄厉的羊叫和狼嗥声惊醒。看来有狼误入了圈套,特鲁什赶紧跑出门,还没到陷阱跟前,他们脚边的猎犬突然冲着树林发出惊恐的狂吠。特鲁什马上警觉地举起枪,大叫道:“就是它!”

  那是一只体型庞大的西伯利亚雄虎,六岁左右,正值壮年,此时正站在一棵大树旁虎视眈眈地盯着特鲁什。难道它的捕猎目标不是前方那只咩咩叫的小羊,而是他?两人一虎就这么紧张地对峙着,空气无比紧张。

  半晌,老虎率先放弃了,它缓慢地向后退去。特鲁什发现,它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很可能是捕杀马尔可夫时被他的霰弹枪打中的。

  转眼十几天又过去了,又有一个村民不幸成了老虎的美餐。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特鲁什不得不作出了艰难的抉择:为了保障村民的生命安全,杀死他曾想保护的对象——那只西伯利亚虎!

  捕猎小组由6人组成:特鲁什和他的同事拉祖任科以及3名当地森林巡警和来自镇上的警长克拉斯尼。

  狩猎小组从安德烈被杀的地方开始沿着结冰的河向下游搜寻,在那里他们发现了老虎最近出没时留下的足迹。顺着虎的足印,几个人一路跟踪到一处布满岩石的陡峭山坡下,在这里他们失去了追踪的目标。经过商量,几个人决定兵分三路,特鲁什和同事拉祖任科一组顺着山坡中路向上搜索。

  “嘿!它在附近,要小心……”特鲁什转身向不远处的拉祖任科喊道,可是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眼前的情景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那只美丽的“大猫”此时正慢慢向坐在树桩上的拉祖任科靠近,它那巨大的身躯是如此轻盈,厚厚的脚掌踩在雪地上悄无声息,而近在咫尺的拉祖任科竟浑然不觉。

  特鲁什呼地举起枪,老虎同时也觉察到了危险,猛地跃身而起,在扣响扳机那一秒,特鲁什的心撕裂般刺痛着,但他不能犹豫,唯有果断地连续扣发,打出了子弹。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山林重新归于平静。被血染红的雪地上只留下了那只奄奄一息的西伯利亚虎,还有惊恐万状的拉祖任科。特鲁什心情沉重,他知道,这场悲剧并没有结束,只要对动物的猎杀还在继续,森林里那些本该与人类井水不犯河水的动物可能还会被逼与一直试图追逐和猎杀它们的人类展开殊死搏斗,甚至成为可悲可怖的杀手,而那将带给这里的人们新一轮的恐惧和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