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惊天弓

推理故事

惊天弓

2022-06-30 推理故事
1.金殿惊魂   清晨,皇宫外聚集一群等着早朝的大臣。新比先皇勤政,早朝从不落空。可今天时辰已到,宫里仍没动静,难道皇上不早朝了?   忽然,大臣王平喊了一声:“什么声音?”众人侧耳细听……

惊天弓

1.金殿惊魂

  清晨,皇宫外聚集一群等着早朝的大臣。新比先皇勤政,早朝从不落空。可今天时辰已到,宫里仍没动静,难道皇上不早朝了?

  忽然,大臣王平喊了一声:“什么声音?”众人侧耳细听,那声音犹如丝竹,远近难辨,最后还越来越大,隐隐如风雷之声,有人抬头向空中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

  一声钟响,宫门缓缓开启,曹公公站在宫门前,高声喊:“皇上已起,各位大人请入朝!”大家鱼贯而入,等站定之后,目光看向龙椅,这一看不要紧,顿时乱成一团。

  皇上刚到金殿,已经听到一片喧哗,他轻咳一声:“众卿何事喧哗?”

  百官伏地磕头,浑身发抖,有胆大的指向龙椅。皇上一看,不禁大惊失色。龙椅靠背上,钉着一支又长又粗的羽箭,兀自微微颤动。皇上喝道:“怎么回事?”最先进屋的说:“万岁,我们进屋时那箭已经在了,颤得厉害,大概是刚刚射上去的。”皇上看向曹公公。曹公公是宫中头号太监,先皇在时就十分倚重。曹公公说:“丞相说的不错,老奴和他们进来时箭已在了。只是箭从哪里射来的,着实难解。”王平忽然惊呼:“万岁,头顶!”众人一惊,抬头看时,金殿顶上的琉璃瓦露出一缕天光,和箭杆粗细相似,这箭竟是破瓦而入的!

  曹公公声音发颤:“天幸万岁晚到片刻,若是和平时一样……”此时侍卫头领铁飞连滚带爬地跑进来跪倒在地:“万岁,已经清查了大内,宫内断无可能有人开弓放箭!”他看看龙椅上的箭,不敢说了。

  皇上忽然看见箭杆上有字,伸手一摸,才发现那箭杆竟是金属的!他读着箭杆上的字:“震天箭,这名字好熟啊。”

  王平乃文渊阁大学士,闻言一愣:“万岁,震天箭是中后羿的箭啊!”皇上顿时想了起来:“不错,朕也读过,传说后羿有惊天弓一把,震天箭十支,可射百里,百发百中!难道这是……”丞相忽然想起:“万岁,月初老臣曾收到河南奏折,称该地有古墓被盗,看墓中石刻,似为后羿之墓。老臣认为荒谬,斥责一番。此折虽未上呈万岁,但节略中老臣写了的。”

  皇上凝神一想,点了点头。曹公公大惊:“若真百里外即可行刺,这怎么办?”皇上脸色苍白:“早朝已毕,散朝吧。”大臣们陆续而退。

  此后连续数日,皇上都没有上早朝,宫中侍卫们着便服四处巡查,御林军在城外骑马巡逻,挖地三尺。几天过去了,倒也没再出什么事。

  派去河南的官员回来复旨,并带回墓中石刻拓片。皇上会同大学士观看后,认为确实是上古文字,难以索解。去官员中调查的侍卫们回报,当日在金殿之前,众人听到空中有风雷之声,现在想想,应该就是这震天箭的破空之声。

  铁飞是武状元出身,身手了得。皇上问他:“你用强弓硬弩,能射多远?”铁飞说:“可射里许。强弓也有限度,弓太强人拉不开,弓弦太紧会断。”皇上又问:“还有能射更远的箭吗?”铁飞想了想:“有的,攻城箭,可射五里!”皇上忙问:“为何能射那么远?”铁飞说:“攻城用的巨弓以铁胎为弓背,生牛筋多股为弓弦,以机括之力拉弦发射,此箭倒与攻城箭有几分相似。不过攻城箭比这更大。攻城箭的发射是先倾斜上天,在空中飞行良久才俯冲向下,此箭破瓦而入的方式与攻城箭如出一辙。不过要说能射百里的箭,奴才从未听说过。”

  皇上点点头:“机械之妙无止境,当年鲁班大师以木为鸟,绕屋三日,焉知上古无机械神器?不过百里外发射能如此准确,可怕呀。”铁飞躬身道:“万岁放心,臣绝不让反贼害了万岁!”

  2.天箭再现

  皇上选秀女的日子临近了,以前选秀女都是曹公公主持,但如今宫内事情太多,因此皇上另派了王太监去负责。这是新皇登基后第一次选秀女,百姓纷纷提前嫁女,唯恐被选入皇宫这个活棺材。但秀女选不够数乃是重大失职,王太监为了交差,不管三七二十一,结了婚的也抓,总算是凑够了数,带回宫里。反正最后能见到皇上的不过三分之一,凑数的第一轮淘汰下来就放出宫了。

  就在选秀女如火如荼之际,铁飞死了,死在了皇上的一亩三分地上。那是皇宫中的一小片农田,每年春分,皇上要穿上布衣,到农田里拿锄头铲地,以示重视农业生产。而嫔妃们也都要换上布衣,在皇后的带领下来给皇上送饭送水,象征天下农忙开始。农田一片开阔,比较危险,因此铁飞天没亮就先到现场勘查,以保万全。没想到过不多久,一个侍卫飞跑进来说:“不好了,铁大人死了!”

  铁飞是被震天箭射死的,箭入胸膛,口鼻流血,躺在锄头架子旁。那侍卫说,当时铁大人让他去外围巡视,他在假山石的缝隙处查看是否有异样,听见天上有一阵闷响,然后他听见“啊”的一声。他赶紧往回跑,却见铁大人已经中箭身亡了。

  局势又复杂了起来。宫里三番两次清查,并无弓弩存在,那么这箭只能是从宫外射来的,可侍卫们已经把宫外民宅都搜查过了,也无收获,难道真的是从百里之外射进来的!

  曹公公沉思许久:“万岁,假如这惊天弓真的能射百里,那么御林军驻扎之地与皇宫相距不过五十里,且军中人人有弓,个个带箭,若是反贼混在他们之中……”皇上点点头:“有理,有理。”

  朝廷下旨,三日内,京城所有要出城的百姓抓紧出城,要进城的一律不准,三日后,城门关闭,一切生活所需,由朝廷单开一扇小门运进运出。同时,在丰台、通州大营的御林军接到命令,立刻拔营离京城百里之外布防。没有皇上亲笔军令,一兵一卒不可以靠近百里之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围成一个大圆圈,除了运送物资的车,在紫禁城和百里外的人墙之间,不许一个人出现!

  皇上已成惊弓之鸟,畏缩在问曹公公:“这样就没事了吗?”曹公公安慰他:“震天箭两次发射,都有明确目标,您不上朝,不参加仪式,各寝宫轮流睡,发箭之人不知道您在哪儿,惊天弓再神奇也没用。”

  但坚壁清野导致京城人手严重不足,各种活计都缺人手,连宫中的事都打理不过来了。曹公公献策,让侍卫们出宫,负责京城的各项事务,同时也方便监视京城动向。而为了保证宫中的事有人打理,又从宫外选入一批候补太监。

  而此时王公公乱选秀女之事被人揭发出来,曹公公大怒。两人一向合不来,此时不免落井下石。皇上吩咐先将王公公看押起来,等行刺之事查清再说。

  短短一个月,刚刚看见点希望的朝廷又陷入了混乱和黑暗,皇上不早朝,妇人选进宫,亡国之相一一显露出来,正直的大臣们无不叹息。朝廷上下,外靠丞相,内靠曹公公,全靠这两人维持,才不至于大乱。

  清晨,皇上被曹公公叫醒:“万岁,丞相求见。”皇上很奇怪,但还是穿上龙袍,到了金殿上。金殿上只有丞相一个人,见皇上出来,忙站起身:“万岁召老臣不知何事?”皇上说:“我没有召见你啊?”曹公公插嘴道:“万岁昨日口谕,说今日要宣旨禅位于丞相大人。”皇上大惊,直视曹公公:“哪有这事?”丞相也忙跪下:“你疯了吗?我为两朝老臣,忠心不二,你怎能陷我于不忠不义?”曹公公微笑道:“当今万岁昏庸无道,自当让位于贤,纵观朝野,大人德高望重,乃不二人选。”

  皇上面如土色:“原来你们意图谋反!”丞相大急,怒斥曹公公:“阉贼,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对万岁之心,天日可表,你胆敢诬陷我!”

  曹公公长叹:“这等美事何必推辞,诏书都拟好了,这字老奴让人足足练了三年,从万岁当太子时就在练了,万岁看可还神似?”皇上看着诏书,那字果然足可乱真。

  3.弓响天惊

  丞相怒极:“你要造反,拉上老夫做什么?”曹公公冷笑道:“我只是个废人,做皇上天下人也不会服我。不过,如果是你要谋反,杀害万岁,而我又碰巧杀了你为朝廷除害,天下臣民都会爱戴我。如果即位的皇上是个小孩子,我垂帘听政还是可以的。”

  丞相怒道:“呸,就凭你?”曹公公点点头:“就凭我,和我宫里的六百太监!”说完他一挥手,身边的小太监高喊一声:“皇上有旨!”叫喊声此起彼伏,随后一群持刀太监涌入。丞相高声喊道:“侍卫何在!”

殿门口的几名侍卫应声而入,护在皇上周围,曹公公看着皇上:“此时宫中侍卫不足百人,其余的都已出宫,此时宫门紧闭,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丞相吼道:“还有御林军呢,你就不怕十万御林军回师勤王,把你碎尸万段?”曹公公哈哈大笑:“御林军在百里之外,等他们赶回来时,我早已成了大英雄,他们怎对我动手?”

  皇上说:“这么说,惊天弓是你编出来的?”曹公公点点头:“此计是王平所献,一来让你不敢再上早朝,二来把御林军调走,三来让我精心训练的人能进宫。其实,从一年前你登基我就着手准备了,如果你沉迷酒色,让我大权独揽也就算了,偏偏你想亲政亲为,那我只好另找个听话的皇上了。我趁群臣进殿之前,把箭插在龙椅上,而王平则在大臣中施展他的口技,让人们以为听到神箭破空之声。”

  皇上说:“那震天箭藏在何处呢?还有这些人手里的刀剑,宫里除了侍卫的佩刀,没有其他武器。”曹公公得意地说:“都沉在宫中的池塘里,谁会想到去池塘里打捞武器?”

  皇上长叹一声:“铁飞是你毒死的吧?”曹公公一愣:“你怎么知道的?”皇上说:“铁飞口鼻处流出的血有腥气,颜色发黑,朕也看过岐黄医学之书。”

  曹公公心里一沉:“你何时发现的?”皇上说:“当场就发现了。铁飞素来谨慎,能给他下毒的,恐怕只有你才做得到。”

  曹公公闷声道:“那时你就怀疑我了?”皇上摇摇头:“从龙椅上的箭我就怀疑了。你和王平的戏演得很精彩,只可惜你们忘了,若那箭真是穿透屋瓦射在朕的龙椅上,箭尾就应该正对着那个孔,可那支箭却是平的。”曹公公一愣:“的确是疏忽了。”皇上说:“你没听过一招棋错,满盘皆输吗?”

  曹公公惊慌地四下看看,侍卫人数寥寥,心中又定了:“你说这么多有何用,不管你看没看透,现在都是我赢。几十个侍卫,能打得过我几百精心训练的精锐吗?”皇上说:“以前王太监弹劾你操纵净身房,档案里的太监数比实际少,就是这些人吧。”曹公公点点头:“他们不是太监。”

  这时王公公带着一群人跑了过来,竟然是储秀宫里的大队女子,曹公公大笑道:“王公公,你带着娘子军来勤王吗?”

  曹公公身后的人却都愣住了,皇上喝道:“还不放下刀枪,想让家人陪着一起死吗?现在投降的,朕恕无罪!”顿时,女子群中呼喊不绝,有叫相公的,有叫儿子的,原来这些秀女竟是这些人的家眷!曹公公的人,有八成扔下刀剑,眼见是一败涂地了。

  这时一个侍卫匆匆赶来:“万岁,旨意已用弓箭射出宫外。”皇上一笑:“一个时辰侍卫们就会回宫,曹公公,你输了。”曹公公看着他:“既然你开始就怀疑,为何不早动手?”皇上摇摇头:“你是先帝留下的老人,无罪名而杀之,天下会认为朕是暴君;最重要的是,我还不能确定有多少人是你的党羽,如果丞相真和你是一党,他手握兵马司印信,我不敢贸然而动。不如将计就计,让御林军远离京城。今日他若真是和你一起害朕,朕就连他一起诛杀。”

  丞相连连磕头:“万岁圣明。”

  4.尾声

  数日后,御林军调回大营。坚壁清野结束,外界只道京师发生瘟疫,疏散了一次人群。而史官则只轻描淡写地记了一笔:“上怒,诛曹监于金殿。”这场惊天动地的阴谋,再无笔墨。

  多年后,李自成的一只利箭再次射在了紫禁城的奉天牌上,一个皇上挽救不了危机四伏的大明朝,惊天弓终究还是在—个农民的手上拉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