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探险故事 » 秘鲁金字塔探秘

探险故事

秘鲁金字塔探秘

2022-06-30 探险故事
公元9世纪的阿拉伯流传着一句谚语:“人怕时间,时间怕金字塔。”这里指的是埃及金字塔。然而,就在埃及金字塔出现的同时,秘鲁卡拉的“新世界金字塔”也相继竖起,成为了同一个时代的竞争……

秘鲁金字塔探秘

公元9世纪的阿拉伯流传着一句谚语:“人怕时间,时间怕金字塔。”这里指的是埃及金字塔。然而,就在埃及金字塔出现的同时,秘鲁卡拉的“新世界金字塔”也相继竖起,成为了同一个时代的竞争者。

  改写的新发现

  2001年,考古学家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因为他们在秘鲁发现了据称是美洲最早的城市废墟,足以改写新世界的历史。它坐落在利马以北200千米的卡拉尔,全部由石头砌成,其中有六座古老的金字塔分布在城市中心,还有一个圆形剧场和复杂的居民建筑群环绕在周围。它出现的时间早在公元前2627年,与埃及大金字塔的修建时间几乎在同一时期。它没有受到先前或未来文化影响的痕迹,因此被考古人员称为“美洲文明的摇篮”或“新世界文明的诞生地”。

  我们知道,埃及的大金字塔建于古埃及的第四王朝(公元前2613年~公元前2494年),在漫长的4000余年里都是世界最高的人造石山。美洲玛雅人的金字塔建于公元250年,伊利诺的卡霍克亚土墩出现在公元1100年,墨西哥的阿兹台克金字塔则更晚,在公元1400年。虽然后三者都出自美洲,但只有新发现的秘鲁金字塔在时间上与埃及金字塔相匹配。

  古老的金字塔就像一本书,述说着古文明的黎明。但它们又是没有文字的书,这里的居民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没有陶片、黄金或墓穴,甚至没有任何,它的一切对考古学家来讲是一个谜。通过考古学家的努力,我们才得以一页一页地翻开它所讲述的故事。相对来讲,尽管埃及金字塔同样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但在大约2500年前,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为我们留下了一个传说。为了比较秘鲁金字塔的建造过程,我们不妨先看一看有关埃及大金字塔的传说与事实。

  埃及金字塔的传说

  希罗多德亲自考察过大金字塔,它原高146米,底座边长230米,堆积着260万立方米的石块。根据传说和测量,希罗多德勾画出了一个奴隶被强制劳动的建造场面:一些人被强迫从阿拉伯山丘的采石场里将石块拖到尼罗河,在那里它们又被拖过河并由其他人拖到利比亚的山丘上。这项工作每3个月轮换一次,一次10万人。因此,一年就是40万人。“强迫”的说法进入了好莱坞的影片,教材中也往往持这种看法,但这不过是2000余年前流传的一个假说。对于传说中如此之众的劳工,尽管希罗多德没有亲眼看到,但似乎持相信的态度,再加上埃及僧侣曾告诉他建造金字塔耗费了大量的银子,于是他推测消耗在铁器和衣食上的数量也十分巨大。

  在时间上,被强迫的劳工用10年时间修造“轨道”将石块运到吉萨,又经过20年建成大金字塔,总共用了30年时间。希罗多德推测的建筑方法是“阶梯式”的,是通过一种提升石头的杠杆“起重机”将石块一层一层地累积起来。不过,今天的考古学家认为,“10万之众”和“木制杠杆”都不现实。

  希罗多德认为金字塔的建造者是奴隶,但考古学家认为他们是拿报酬的工人。当然,他们的报酬不是工资,而是谷物、面包、啤酒、食油和布料等,每10天发放一次。从找到的衡器看,报酬之多并不像是对待奴隶。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主席扎希·哈瓦斯认为,当时的国王还允许那些工人以及贫穷的埃及人埋葬在他的旁边,而“这是令人兴奋的”,在埃及也是不常见到的,“他们不是奴隶”。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都想知道古代的埃及人是怎样将巨大的岩石累积起来,而且必须在法老死亡之前完成。20世纪90年代,一支由埃及和美国的考古学者组成的考察队,对大金字塔的建造进行了考察,揭开了历尽几个世纪的谜。

  根据考察队的推测,10万人的数字似乎太高,他们估计全部工程平均动用了13200劳动力,最高时达到40000人,进行了两三年的准备,用5年时间建造完成,另用2年时间进行斜面拆除、装饰和其他辅助工作。他们根据一年工作280天计算,也只需要10年时间,一代人就可以完成。

  雷赫纳是芝加哥大学的考古学家,专攻埃及学,是埃及人欢迎的学者。他曾经试验性地在吉萨建立了一座高约9米的金字塔,由12个人累积2吨的石块。结果,他估计法老们只需要10000劳动力就可以建造金字塔。而当时的埃及人口在100万~150万,因为当时留下来的面包制造房、啤酒酿造场、村庄排水系统等遗址可以证明这一点,完成这一工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过去,人们认为埃及没有城市,居民只是沿着尼罗河居住。但雷赫纳推测,金字塔也许并不仅仅是一项沙漠中的工程,而是当时埃及的城市中心,这座“金字塔城”的人口至少有30000人,金字塔的建造成为古埃及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如果按希罗多德所说是10万人建造了金字塔,那它将是历史上“最大的埃及”。就算仅仅是这个数字的一半,遗迹也不可能消失得没有踪迹,他们会留下垃圾、陶器以及动物和家禽的骨头等等。为了检验这个说法,多年来雷赫纳四处挖掘,其发现的细节如鱼钩、谷仓、面包房、坑道、陶器等等,可以使我们想象出当时人们的生活状况。至于人们如何将石块移到高处,希罗多德认为是利用木料制作的杠杆系统,但是考古学家认为这在实际中不可行。不过,即便是在今天,考古学家还是没有彻底了解金字塔是如何建造起来的,也没有统一的解释。在希罗多德的故事中还提到当时的工具中有铁器,但考古学家认为当时只有铜而没有铁。

  透视新大陆的金字塔

  沉默的石头不会说话,但无声的金字塔却述说着当年的故事。尽管没有迷人的古老传说,但是考古学家依然给我们描绘出了秘鲁金字塔的建造过程,而且与埃及金字塔有着完全不同的建造方式。

  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时使用了铜器,而古卡拉尔人没有任何金属工具的帮助。他们用芦苇编织的袋子将约32千克重的石块从800米外的河床上收集起来,堆积在金字塔的地基上,就像今天的人们垒起沙袋堤防。地基面积比今天的两个足球场还要大,一直垒到六层楼那么高,呈阶梯状。同时,他们在石头垒起的土墙中间填充河中的小石块。而正是这些被丢弃在金字塔碎石中的芦苇袋碎片,使考古学家测量出了它的精确修筑时间。

  由于4000余年的风沙铺盖在这些古老的金字塔上,使它们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倒十分像巨大的土墩。其中最大的一座底长152米、宽137米、高18米,是埃及大金字塔高度的1/8。

  这些坐落在南美洲安第斯山麓丘陵上的金字塔,将我们已知的美洲城市文明提早了1500年。

  同时,考古学家还给我们描绘了这个古老文明的社会状况。在这些金字塔的扁平顶上有房间和火坑,据推测,可能是举行宗教仪式的地方。因为在一个奠基处,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具只有18个月的男孩的遗体,这反映出他们拥有和其他印加人一样的习俗,将小男孩献祭给他们的神祗。如果这个说法正确,那就意味着这里的群落是在神权政治的统治之下。当金字塔建成后,古卡拉尔人把上面用不同颜色的灰浆覆盖起来,有粉红色、米黄色、浅灰色、白色和黄色等,这可能是某种荣耀的标记。

  同时,它们也可能反映出正在形成的社会等级,每个阶层都有可能归属自己的大小不等的金字塔。这是因为每个金字塔附近都有一群人为设计的居民建筑物,居住着不同社会地位的社区居民。金字塔脚下的环形广场可以容纳数百人,那些可以看到外面景致的大石屋可能属于上流阶层,用砖头建成的房子可能属于中层社会,而周围用藤条和泥巴建造的房子则可能是奴隶或者是普通农民的居所。

  同时,这些石头建筑也表现出了古卡拉尔人相当水平的建筑学、工程学和几何学知识。它们在同一个时期内建造完成,说明在修筑这些金字塔的过程中有一个集权中心,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说服人们兴建这项工程。

  尽管考古学家乌勒早在1905年就知道,卡拉尔是一个考古遗址,但它却被长期忽略,因为寻找拥有黄金财宝的遗址对当时的人来讲更有吸引力。直到1941年,人们才开始了对它的第一次挖掘,20世纪70年代这些石头堆积起来的矩形阶梯金字塔结构才被辨别出来,90年代才重新受到重视,南美洲的古代史也因此而重新改写。

  这就是我们初步了解到的一个曾不知晓的古老文明,和埃及金字塔一样,秘鲁金字塔记录了古代美洲人的伟大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