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追杀

推理故事

追杀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追杀令   荆城县第一女捕头周紫淇和捕快阿威赴邻县执行公务,归来途中接连遇险。在县衙书房中,贺知县听罢关于公务的报告,问道:“紫淇,你们这一路上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   紫淇……

追杀

 一、追杀令

  荆城县第一女捕头周紫淇和捕快阿威赴邻县执行公务,归来途中接连遇险。在县衙书房中,贺知县听罢关于公务的报告,问道:“紫淇,你们这一路上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

  紫淇皱眉答道:“大人,回来途中,有一次我钱袋掉在地上,我弯腰去捡,结果一柄飞刀刚好飞过我的头顶,钉在大树上;还有一次,我们在路边的茶棚打尖,一个小童无意中撞了我一下,打翻了我正要喝的一碗茶水,没想到茶水洒在桌子上竟然冒起蓝烟,明显是含有剧毒。事后调查茶棚并无可疑,应该是被外人故意下毒。而且这两件事都是冲着我一人,不关阿威的事,真是很奇怪!”

  贺知县苦笑一下:“一点都不奇怪。”他对旁边的陈师爷说:“把那个东西拿给紫淇看!”

  陈师爷拿出一张纸,上面画着紫淇的画像。阿威一把抢过来,瞪大了眼睛说:“江湖追杀令!天哪,头儿,您的脑袋值十万两银子啊!”

  贺知县缓缓地说:“这张追杀令是三天前在江湖上出现的,一个神秘人悬赏江湖上各路杀手,以十万两银子买紫淇你的人头,期限是到八月十五子时,过期作废!紫淇,这些年你抓贼擒凶,一定结下了不少仇家,我看你还是避避风头吧!”

  紫淇说:“如果真是和我有这么大的仇恨,过了八月十五,他就会收手吗?不抓到这个人,将永远是隐患啊!”

  贺知县说:“姑且就先躲到八月十五,然后看情况再说吧。只剩半个多月了,你这一趟出公差很辛苦,就当是放个大假吧!我已经命陈师爷在宋家庄给你找了极为隐蔽的住所,只有我、陈师爷和送你去的老关知道,应该还是很安全的。你就先委屈几天吧!”

  事已至此,紫淇只好答应了。她在老捕快老关的护送下,坐马车直奔宋家庄。走了小半天,马车突然停住了,紫淇掀起车帘一看,车子停在了山路上的悬崖边。

  紫淇问赶车的老关:“怎么不走了?”话未说完,只觉得小腹一痛,竟是老关持着一把匕首暗算她。她吃惊地说:“老关,你,你怎么……”

  老关无奈地说:“对不起,紫淇,都怪我好赌,欠了赌场和地下钱庄一笔巨款,我等着这笔杀你的赏金救命呢!只要我把你的头割下来,再把马车赶落悬崖,回去就说咱们遇到了意外,我就可以轻松脱身拿钱了!紫淇,你别怪我,我不为自己,也得为了老婆孩子,算我对不起你吧!”

  紫淇用尽全身力气,一掌推开老关,跳下马车,拔出身上的匕首刺在马背上。马儿吃痛,带车冲下了悬崖,崖底传来了老关的惊叫声……

  紫淇叹了口气:“老关啊老关,想不到你精心挑选的墓地,埋葬的却是你自己!”

  二、避难所

  这时候天色已暗了下来,紫淇强忍剧痛,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拄着长剑,走到了山路旁的一个小村子里,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

  紫淇敲了敲院门,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呀?”

  紫淇用尽力气喊道:“老伯,救命啊!”

  院门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拄着双拐走了出来,他看见满身鲜血的紫淇,很是吃惊,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她扶到屋子里。

  老头儿说:“姑娘,你先歇歇。跌打大夫住的地方离我家不远,我这就给你请去!”说着就拄着双拐,极为艰难地走了出去。

  一会儿工夫,老头儿带回一位老嫂子:“姑娘,我怕张大夫给你看伤敷药不方便,他家老妻耳濡目染,也跟着学会了治伤的医术,就让她给你医治吧。”

  紫淇说:“老伯,难为您想得这么周到,多谢了!”

  老头儿走了出去,关上了屋门。老嫂子打开随身的包袱,里面除了治伤的用具,还有一套青色布衣:“姑娘,利伯说你衣服上全是血,特地向我借了一套衣服。这是我女儿出嫁前穿的,你要是不嫌弃,待会儿就换上吧!”

  紫淇感激地说:“这位利伯真是好心人!谢谢您们了!”

  老嫂子一边给紫淇治伤一边说:“利伯可是个大好人,可惜好人没好报,他自己瘸了双腿,三年前儿子死了,半年前老婆也死了。唉,可怜啊……”

  清理好了伤口,敷上了金疮药,紫淇觉得好受多了。老嫂子回去了,利伯走了进来,问:“姑娘,贵姓啊?”

  “我姓……邹!”紫淇顿了一下,心想老伯我不是存心骗你,不过世道险恶,现在又是非常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利伯瞟了她一眼说:“看你拿着剑,又受的是刀伤,你是江湖中人吧!”

  “也算不上江湖中人,跟着我爹学了几手粗浅的功夫。我是去邻县探亲,路上遇到了山贼,钱物被抢走了,还挨了一刀,幸亏您救我一命!”说到这里,紫淇心想,如今外面都是追杀我的杀手,很危险,我何不就在此处避上一避?于是她请求道:“老伯,我看您是个好心人,我这刀伤虽不是很重,但也要养上几日。您能否收留我养伤?一切医药、食宿费用先暂且记下,待我伤好后,一定取钱来奉还答谢!”

  利伯沉吟了半晌,说:“钱不钱的倒无所谓,只要你不嫌我这里简陋就行。”

  于是,紫淇就在利伯家住下了。过了两天,她伤好些了,就帮着打扫屋子,收拾收拾家什。利伯一个残废老头儿,本来又脏又乱,经她这一拾掇,自然整洁利落了许多,让利伯不由得想起了妻子在世的日子。

  这天夜里,紫淇忽然听到利伯屋里传来痛苦的呻吟声,她连忙赶过来探视。只见利伯坐在炕上盘膝运气,脸色赤红,额头汗珠滚滚,明显是练习内功走火入魔的症状!

  紫淇暗暗吃惊,想不到利伯也是江湖中人!她来不及多想,忙坐到利伯身后,运气帮他疗伤,一会儿工夫,自己的内力消耗了大半,不过利伯终于缓过来了。

  利伯望着紫淇,不安地说:“邹姑娘,本来你是来养伤的,现在却要你消耗内力,还牵扯了伤口为我疗伤,真是不好意思!”

  紫淇笑道:“没关系,做人就该这样,遇到难处要互相扶持。只是没想到您也是江湖中人!”

  利伯叹了口气说:“我已经退出江湖三十多年了。当年练功时急于求成,结果弄得走火入魔,两条腿也瘫了,只好带老婆儿子退隐在这个小村子里。如今妻儿都不在了,我的病却越来越重,现在每个月都要发作两三次,看来我也撑不了多久啦!”

  紫淇听了这话,心里很不好受,心想自己也只有在他伤势发作时帮他疗伤,尽量减轻他的痛苦了。

  三、共对敌

  一晃十来天就这样过去了,紫淇与利伯相处得越来越融洽。紫淇略懂医术,她知道有一种老山野参对调理利伯的伤很有帮助,但是价格很贵。她偷偷地将母亲留下的玉镯子抵押给张大夫,托他们买来了这种野人参,熬参汤给利伯喝。这一切利伯都看在眼里,但是他没有做声。

  这天两个人正在院子里编竹筐,院门“哐当”一下子被踢开了,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领着两个手下冲了进来。

  其中一个手下冲利伯喊道:“利老头,你还没死呀!”

  紫淇皱眉说:“你们是谁?怎么乱闯民宅?”

  那大汉看见紫淇眼睛一亮,大笑道:“利老头,你家什么时候多了个美貌大姑娘啊?”

  利伯冷冷地说:“这位是我们村子里的头号恶霸——路虎路大爷!那两个是他的‘左右护法’!”

  路虎笑道:“‘恶霸’?嘿嘿,这个称号我喜欢!老子就是‘恶霸’,又怎么样?利老头,废话少说,你东山上那三亩地到底卖不卖?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

  利伯说:“我就靠着那三亩薄田租给佃户,收点租子糊口,你非要在上面给小妾盖别院,而且三亩地只给二百两银子,这和明抢有什么分别!”

  路虎狂妄地说:“我就明抢你又能怎么样!阿三,把契约拿出来让他按手印,咱们回去就收地!”

  阿三拿出两个银元宝扔到利伯脚下,从怀里掏出卖地的契约,就要逼利伯按手印。紫淇在一旁火冒三丈,一掌将那阿三推个跟头,怒道:“简直是无法无天,你们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路虎翻翻眼睛说:“王法?在这个村子里,老子就是王法!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儿待着去吧!你们两个还不动手?”

那两个手下一听主子发话,一起朝利伯冲上来。紫淇拔出宝剑,几下子就将这三个人打了个人仰马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紫淇就算受了伤,收拾这几个地痞恶霸还是绰绰有余的!

  路虎带着两个手下落荒而逃,紫淇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小腹剧痛,刚才的打斗还是牵动了伤口。

  利伯叹道:“唉,就让他们把老汉欺负死算了,你又何必出手,这下伤势又要加重了!”

  紫淇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喘了口气说:“那不行!别说您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个陌生人,我也不能让他遭受恶势力的欺压!国家以法为本,百姓以法为天,不管是谁,犯了国法,都不能饶恕!”

  利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四、中秋夜

  过了两天,终于到八月十五了。这天晚上,月亮特别圆,想到追杀令的期限将至,紫淇感到了一阵轻松。这半个多月来,她已同利伯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她决定回家后,一定请名医来治疗他的内伤。

  利伯走出屋门,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放着一盘月饼和两瓶酒:“邹姑娘,今天是亲人团圆的日子,我想去看看我的老婆和儿子,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

  紫淇点头说:“当然要陪您去,您行走不方便,夜又这么深了,您孤身一人也不安全。我扶着您吧。”

  利伯架着双拐,紫淇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搀扶着他,走了好长时间,才来到了东山上的墓地前。

  利伯在妻儿的墓前供上了月饼,递给紫淇一瓶酒:“邹姑娘,你我能共度这个中秋佳节,也算有缘,咱们喝一杯吧。”

  紫淇接过酒瓶,喝了一大口。利伯忽然露出万分悲痛的表情,高声道:“峰儿,爹把害死你的大仇人带到你面前了!周紫淇,你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紫淇大惊失色,手一抖,酒瓶掉到地上摔个粉碎!她这时才看清楚墓碑上的字:“厉小峰!你……你是厉小峰的父亲,三十多年前叱咤江湖的大盗厉笑天!”

  利伯老泪纵横:“不错,我就是厉笑天!三十年前我练功走火入魔,瘫了双腿,只好携妻儿到这里隐居。我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唯一的儿子小峰身上,谁知三年前,他杀人越货被你当场抓到,结果被判在八月十五中秋那天杀头正法!我的妻子念子成疾,半年前郁郁离世!我被你害得家散人亡啊!”

  紫淇问:“莫非,你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利伯说:“我妻子过世以后,我整理她的遗物,发现有一块翠石不同寻常。我请玉匠将其剖开,里面竟是一块极品翡翠!一直以来我都恨你,可我是个废人,根本不可能去找你报仇。有了那块翡翠,我就可以买凶杀你!于是,我变卖了那块翡翠,筹了十万两银子的巨款,在半个多月前,发出了那道江湖追杀令!”

  紫淇惊道:“那道追杀令是你发出的?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你都不杀我?”

  利伯苦笑道:“你那天一来,我就认出了你。真是老天有眼,竟然让你落到了我手里。我当时之所以没有动手,就是想等到今天——我儿子的三周年忌日,引你到他墓前,亲手杀了你报仇!”

  紫淇脸色惨白:“那,刚才那瓶酒……有毒!”

  利伯摇摇头说:“不,没有毒!本来我强按下仇恨等着杀你,可谁知和你相处下来,发现你竟然是个好人!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尤其是你打退了路虎后说的那番话,让我知道当年你也是秉公执法,是我儿子罪有应得!我知道我已不能杀你,但我憋在心里的这些话,一定要说出来。所以今夜我带你到这里来,就是要将这一切交代清楚!现在已经快到子时了,追杀令就要失效,你安全了!”

  紫淇心中百感交集,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突然利伯一把拉过她,挡在她身前,喝道:“小心!”就见一支袖箭赫然插在了利伯胸前!

  紫淇见远处有人影一闪,忙施展轻功追了上去,三两下擒住那人,拖到了墓前。借着月光一看,竟然是路虎!

  紫淇怒道:“路虎,你竟敢暗箭伤人!”

  路虎懊恼地说:“我今日进城喝酒,朋友给我看了一张江湖追杀令,我才发现原来前两天在利老头家打退我的大姑娘竟然是本城第一女捕头,还值十万两银子!我偷偷摸到利家,一路跟着你们来到了这里。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如果我用袖箭射死了你,按照江湖规矩,利老头再不乐意,也得付我那十万两银子。没想到他竟然会舍身救你,我也被你抓住了。周捕头,你能不能给我找个舒服点的牢房啊?”

  紫淇没想到路虎竟这么无赖,没好气地说:“舒服点的牢房,好啊,死牢怎么样?”

  这时,利伯气息已慢慢弱了下来,他倒在地上,紫淇忙扶住他。利伯掏出一个布包,缓缓地说:“这里面是十万两银票,替我捐给善堂,赎我们父子俩的罪!谢谢你帮我疗伤,让我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减轻了痛苦!想不到我厉笑天叱咤半生,却是落得这么个结局!天理循环啊……”话未说完,已气绝身亡!

  紫淇长叹了一口气,心想利伯不发出追杀令,就不会遇见她,最后就不会为救她而死,更不会死在他自己发出的追杀令下!天理循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