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奇特的绑架案

推理故事

奇特的绑架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途中陷阱 金城房地产总经理罗志高这天驾了“奔驰”小车带上小蜜悄悄去郊外新购的别墅度假。身为市内的名企业家,他在公司职员中口碑甚好,他身边既没有女秘书,平日和发妻陶蓉珠关系也很好,然……

奇特的绑架案

一、途中陷阱

金城房地产总经理罗志高这天驾了“奔驰”小车带上小蜜悄悄去郊外新购的别墅度假。身为市内的名企业家,他在公司职员中口碑甚好,他身边既没有女秘书,平日和发妻陶蓉珠关系也很好,然而自从在娱乐城里遇上身边这位大美人吴虹小姐后,罗总的魂就被她勾了去。她肌肤白嫩,笑靥动人,罗总几天见不到她便会情思切切,不久前又花几十万元为她购下一栋豪华别墅,以供两人寻欢作乐。 

这当儿,小车已驶入城郊一条僻静的道路,秘密别墅就在前方。正当罗总流露出轻松的笑意时,忽见道路中央躺着一名男子,他不由得皱皱眉,正打算开车绕过去,这时吴虹说话了:“罗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把他送到去救治吧!”

对这位小情人言听计从的罗志高只好停车下去把这昏厥在途中的陌生男子弄进了车,这当儿病人突然苏醒了,他得知两位好心人要把他送去医院治疗十分感激,说:“谢谢你们,不用送医院了,我是一名癫痫病患者,病发时会随时倒地,现在好多了,我家就在前面的杏花村,麻烦你们送我一程好吗?”

秘密别墅就在杏花村附近,罗志高答应送他回家。可行程中男子突然手捂胸口痉挛起来,在一旁的吴虹以为他又发病了,就轻声询问,这男子摇摇头说没事只想找一点水喝。车上没有水,吴虹建议把车开到别墅让他小憩一下,而后再送他回村。病人为此感激不尽。

这秘密别墅尚未有别人来过,这陌生男人是第一位座上宾,罗志高心里虽不悦,但因是吴虹的意思只好照着办。

那患病男子坐在沙发上喝着饮料,神态已经恢复了许多,他好像被别墅内的豪华装饰和用具所吸引而迟迟不愿离去。

一心想和小蜜亲热的罗志高这时不得已下了逐客令:“我送你回家去吧!”

谁知这陌生男子突然露出一丝阴冷的笑,说:“罗总经理,我等你已经很久了,今日总算如愿以偿,看来我们之间得商谈一笔交易呢!”

罗志高听了对方这番话很惊讶,正想问清楚,忽见一把寒光闪亮的匕首已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罗总,对不起,只好先委屈你一下!”陌生男子说着从衣兜里取出一根早已备好的绳索把罗志高捆了起来。

罗志高这时才猛然醒悟:自己遇上劫匪了,看来这被自己营救的陌生男子是一条伪装冻僵的“毒蛇”,但悔之已晚!

再说吴虹顿时也被吓得瑟瑟发抖,欲想呼喊逃离却已被劫匪用刀逼住:“小姐,放老实点,乱呼乱叫就要你的命!”

劫匪这一威吓,吴虹再也不敢吱声了,这当儿劫匪也用绳索把她捆绑了起来。

“我们救了你,你怎么忘恩负义反把我们捆起来,快放了我们!”心存侥幸的罗志高冲着劫匪高声喊道。

劫匪嘿嘿冷笑:“罗总经理这么聪明的人也会说傻话,我不这样做,你会答应我的条件么?”

“你……你要钱,那我给你5万元,你快放了我们……”从劫匪贪婪阴险的眼神中罗志高仿佛已猜测到对方要敲诈。

劫匪这时干笑了一声,然后伸出一只手打了个手势一字一顿地说:“堂堂总经理出手怎么这么抠,我要50万,一分都不能少!”

“啊……我哪有那么多钱……”罗志高吓了一跳。

“别装蒜了,谁不知道你罗总经理有个绰号叫‘罗百万’,养了这么漂亮的情妇,又买了这么豪华的别墅,还会拿不出50万?你如不答应,我就拿她开刀!”劫匪说着突然把雪亮的尖刀对准了吴虹,吓得这位美人尖声喊叫起来。

“你……你别杀她,我答应你……”罗志高冷汗直冒,为了救小情人的命,他只好哀求劫匪。

劫匪冷冷一笑,说:“快打电话给你老婆,让她准备好50万,明日清晨5点前把钱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放入环城西路新星幼儿园旁的一个大果壳箱内,我会去接应,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不许报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劫匪说完扬了扬手中的匕首,罗志高为了活命只好用手机给妻子陶蓉珠打了电话……

二、节外生枝

陶蓉珠原是医院妇产科的护士长,刚退休在家,接到丈夫的求救电话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为了营救丈夫,她当即答应筹钱并不报警。作为总经理夫人,这些年她积蓄了不少钱,但要一下凑足50万却是有困难的,于是当即找到女儿罗萍和女婿蒋远紧急商量这件事。

罗萍得知父亲被人绑架十分焦急,她主张马上报警营救父亲,但蒋远不同意报警,因为一旦报警歹徒很可能会撕票。于是一家人只好想方设法筹钱,准备私了这件事。

一直到夜晚,50万元钱才筹齐。这一夜全家人都没有睡好,天刚麻麻亮,便由罗萍和蒋远带上巨款骑自行车来到环城西路新星幼儿园旁,一看那里果然有个较大的果壳箱。夫妻俩忐忑不安地来到果壳箱旁,一看四周无人,便赶紧把这沉甸甸的塑料袋投放了进去,随后便躲到不远处一棵梧桐树后等待劫匪派人来取钱,同时准备接回父亲。

这当儿时钟刚好敲过5点,街上行人还很少,罗萍和丈夫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只放着巨款的果壳箱,却并不见有人来取款。忽然,一位头戴橘黄色工作帽,脸上戴了大口罩的女清洁工拉了一辆垃圾车快步走了过来。她在果壳箱旁停了下来。此刻的罗萍和丈夫蒋远不由紧张起来,看样子这清洁工是来清除果壳箱内的垃圾的,一旦让她取走巨款该怎么办……正当夫妻俩焦虑万分时,只见这女清洁工拉起垃圾车往前走去了,夫妻俩终于松了口气。

时间过去十几分钟,街上行人慢慢多起来了,奇怪的是并不见有人来取款。夫妻俩走过去想看一下动静,正在这时忽见一名头戴工作帽的男清洁工急急走来,他见到罗萍夫妇便问:“同志,你们有没有看到一辆垃圾车?奇怪呀,刚才我放在路边的一辆垃圾车突然不见了……”

听男清洁工这一说,夫妻俩突然记起了刚才那位女清洁工,于是赶紧奔到果壳箱前去看,一看不由大惊失色,那装着50万元巨款的黑色塑料袋早已不翼而飞!看来这伪装成清洁工的女子正是劫匪派来的取款人,她偷来一辆垃圾车以此作掩护取走了巨款!此刻的罗萍夫妇如当头挨了一棒,巨款被取走,父亲却没有接回,罗萍急得直流泪,她决定马上去报警,却被丈夫蒋远拦住了,他告诉妻子暂不要惊动劫匪,也许他取到巨款后已把父亲放回家了呢。

罗萍和丈夫急急赶到家,可哪见父亲的踪影!陶蓉珠得知巨款被取走而丈夫却未放回时,心里一急便昏厥了过去。

三、鹿死谁手

再说罗志高被劫匪捆绑在别墅里已有多时,由于口渴他让劫匪为他倒了一杯开水喝,没想到劫匪已在水中放了安眠药剂,他喝下开水后便昏昏迷迷睡了过去,等他醒来却不见了吴虹的人影,一种不祥的预感使罗志高觉得劫匪很可能已伤害了他这位小情人……

正当罗志高焦虑万分时,忽见卧室的门打开了,眼前的情景让他吃惊非小,只见吴虹只穿了内衣内裤和那个满脸淫笑的劫匪亲热地搂在一起,这劫匪还故意不停地吻着身边的美人。

罗志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定睛辨认确见是吴虹和这劫匪当着他的面在亲热!此时的罗志高终于醒悟了:看来自己这次被绑架是吴虹和这劫匪联手所为,自己中了他们的圈套,怪不得途中遇上这伪装昏迷的劫匪时,吴虹非要把他请到别墅中来……

“吴虹,你,你干的好事,我没想到你会干这种勾当……”罗志高大声责问道。

“哈哈……”吴虹突然发出一阵失态的狂笑,“我的罗总经理,你对我好是为了得到我,为了满足你的情欲,可我付出的太多了,所以要你补偿一点……”

“我……我不是已用你的名字购下了这幢别墅,你还不满足……”罗志高无力地说着。

“不,我要得到你的全部财产!”露出真面目的吴虹杏眼圆睁,突然拎起了一只装得鼓鼓的黑色塑料袋在罗志高眼前晃了晃:“瞧吧,你老婆备下的50万元我已经取来了,够我们花一阵子,哈哈……”

“你们……你们已取到了钱,那么可以放我回去了……”罗志高脸色变得惨白,他央求道。

吴虹睇了一眼身边的劫匪,劫匪阴冷地笑了笑突然来到罗志高面前:“罗总经理,你想让我们放你出去报警,好让警察把我们抓走,你想得太天真了吧,嘿嘿……”劫匪说着突然取出了那把寒光闪亮的匕首。

“我已经把钱给你们了,千万别杀我,吴虹,看在你我过去的情分上……”罗志高声泪俱下地哀求道。

吴虹冷艳地笑了笑,她拿下了劫匪手中的尖刀:“看在他和我以前的情分上,别让他死得这么惨,就赐他个安乐死吧。”说着就把匕首藏了起来。

劫匪干笑了一声,说:“那好吧,就让他喝毒药死吧!”说着就从衣兜里去掏毒药,却被吴虹拦住了:“别急,据我所知罗志高的个人账户上还有几百万资金,不如再敲他一笔,如果他愿意合作就放他一条生路。”

劫匪的眼珠转了转阴冷地点了点头。这当儿吴虹沏来两杯咖啡,她和劫匪坐在沙发上一边喝咖啡一边商议计谋,试图诈到更多的钱财。

劫匪喝完一杯咖啡就想再逼罗志高给家人打电话送钱来换人,突然,他用手捂住胸口痉挛了起来,继而对着一边正在狞笑的吴虹说:“你……你刚才在我喝的咖啡中放了毒……”

吴虹突然狂笑起来:“是的,我要你和这老家伙一起上西天!”

“你……你为什么这么狠毒,你说让我敲诈了罗志高的钱后就我和结婚,你是骗我……”劫匪用手捂住胸口十分痛苦地说。

“哈哈……”吴虹又是一阵狂笑,“你这种贼人也配和我结婚,告诉你,你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替死鬼,快去死吧!”

劫匪挣扎着用手去摸匕首,可匕首刚才已被吴虹拿走了,于是扑上去要打吴虹。正当这时,客厅的门突然打开了,冲进来一个蒙面人,他手持尖刀直刺劫匪的胸膛,劫匪惨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四、原形毕露

再说罗志高,此刻惊恐万状地目睹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他看到劫匪被蒙面人杀死时不觉暗暗高兴,自己终于有救了,于是带着求生的欲望赶紧对蒙面人说:“这位同志,谢谢你杀了歹徒,快救我出去……”

蒙面人用一张废纸不慌不忙地擦去了匕首上的血迹,然后摘下了蒙在头上的黑纱。罗志高看清这张脸时不由大吃一惊,他万没想到这蒙面人竟是自己的女婿蒋远!

“蒋远,你终于来救我了……”罗志高眼角旁突然淌出激动的泪水,高兴地颤抖起来。

“不,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领取我应该得到的一切!”蒋远露出狡黠的笑容,接着上前几步和已经张开玉臂迎候他的吴虹热烈拥抱接吻。

“我们成功了!”吴虹在蒋远怀里兴奋地说。

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的罗志高这时方如梦初醒:原来导演这起绑架案的真正幕后人是自己的女婿蒋远!他和吴虹早已有染,是他采用“美人计”引诱自己一步步误入陷阱……

“蒋远,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没想到你和吴虹早已勾搭在一起,快放我出去!”罗志高忿忿然地说。

蒋远冷笑道:“岳父大人,别动这么大的肝火,我干的这一切还不是向你学的,你不贪不诈哪来这么多钱买别墅养情人,再说你也一向瞧不起我这个没发大财的穷女婿,今日我要把你所得到的东西全归在我名下,包括这幢豪华别墅,还有你这位宠爱的情人,哈哈……”

蒋远的一番话气得罗志高七孔冒烟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只好央求这位颇有手段的女婿:“蒋远,不管怎样,咱们总是翁婿一场,这幢别墅和那50万元钱就算我送给你的,快放我出去吧……”

“不,我的岳父大人,今日的事也只能委屈你了,放了你就等于放虎归山,决没有我的好果子吃!”蒋远说完晃动了一下手中的匕首。

罗志高见蒋远要杀他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嗫嚅地说:“蒋远,你想杀人灭口,可你杀了人是逃不了的,快放了我吧……”

蒋远又是一阵冷笑:“岳父大人,你的算盘又错了,告诉你,我杀了你不但不会坐牢,反会得到你女儿的信任,我可以说是歹徒杀死了你,而我又杀死了歹徒,如此天衣无缝的安排你不会想到吧!”

“你……”听了蒋远的话,罗志高顿时如泄气的皮球,看来只有死路一条了。

此刻的蒋远凶态毕露,他握着匕首一步步朝罗志高逼过去,眼见得雪亮的尖刀就要朝罗志高的胸部刺去,说时迟,那时快,忽听“不许动!”一声吼叫,几名荷枪实弹的公安干警冲了进来,当即逮捕了蒋远和吴虹。罗志高得救了。

和公安干警一起来的还有罗志高的女儿罗萍,原来是她报的警。父亲被绑架后,她想报警,可丈夫蒋远却屡屡阻拦,通过观察她发觉丈夫的行迹很可疑,于是暗中跟踪,结果她发现丈夫独自一人来到郊外的这栋秘密别墅,而且久久未出来,于是赶紧报了警。

这起为争夺巨额财产而引发的奇特绑架案终于真相大白,罗志高在上级部门的督促下不得不交待了自己的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他表示愿意退还全部赃款并接受上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