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佛洞掘金

对联故事

佛洞掘金

2022-06-30 对联故事
佛 窟   张义没想到自己此生可以见到如此大的佛像,不,应该说是古墓。   一天前,他的老同学郭逢找到他,说有一个朋友在伊勒呼里山的原始密林失踪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被困在某个山洞里。是郭逢的长项……

佛洞掘金

佛 窟

  张义没想到自己此生可以见到如此大的佛像,不,应该说是古墓。

  一天前,他的老同学郭逢找到他,说有一个朋友在伊勒呼里山的原始密林失踪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被困在某个山洞里。是郭逢的长项,但岩层探测却是张义研究的领域,郭逢请他务必参加这次的救援行动。

  人命关天,张义当下就坐飞机赶赴到黑龙江和郭逢会面,众人立即向深山进发。当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悬崖顶的时候,张义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是一尊依山而凿的巨大佛像,趺坐莲花台中,面容庄严温和。它四周的山体长满了藤蔓,四周都是类似稍小的佛像!

  郭逢微笑着拍了拍张义的肩:“咱们也许发现了中国第五大佛窟!”

  张义的思维一下子被拉到现实:“等等,难道说,那个失踪者就在这些佛像里?”

  “起初我也不信,但GPS发来的数据和我们亲眼看到的景象都证明,他就在这里!”

  张义惊得瞠目结舌:“可是,这明明是……”

  “敦煌莫高窟就出现过藏经洞,这里原本就是人工建筑,开凿出洞穴并不奇怪吧!”郭逢转过身拍着手向队员们下命令,“全员休息十分钟,然后准备救援!”

  掘 墓

  郭逢指着那尊巍峨的大佛:“张博士,你有什么独到见解!”

  “佛教我了解的不多,不过你看这雕塑的工艺,佛祖的脸庞有点异域的味道,双耳也不是那么下垂,我猜是鲜卑人留下的!”

  “北魏?”

  “正是!不管是莫高窟还是乐山大佛,这些浩大的工程没有一个是的寺庙完成的,背后肯定有庞大的政权在支持!大兴安岭这里本来就是鲜卑人的祖地……这个推测,应该不会错!”

  郭逢一拍双腿站起来:“佛祖保佑他还活着,走,开始干活了!”

  不得不承认,在外面闯荡多年的郭逢已经变得很老成干练,张义对他似乎有了点陌生感。

  不能在文物上开钻,就只能用低频的超声波进行探测,张义是这方面的行家,找准两个定点就可以把内部结构探得一清二楚。

  但他还是不相信这尊佛像下面会有洞穴,试想在这么巨大的佛像下面开洞,洞穴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自掘坟墓不说,更会把辛苦造就的艺术品毁于一旦。

  但第一束反馈回来的超声波就证明他错了,仪器上的波状图清楚地显示下面有一个洞!第二束超声波则把洞的位置准确标注了出来。

  张义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那个洞就在这尊佛像的正下方!”

  郭逢转头叫几个队员的名字:“从这个点开挖,斜切进去!动作要快,天就快黑了!”

  “喂,等等!”张义拉住郭逢,“那个人既然能进去就肯定有入口,我再多探几个点找到进去的路……这样挖的话,没准会……”

  郭逢慢慢转过脸,冷笑一声:“用不着!下面没有人!”

  “什么?”

  “我的意思是……下面没有活人!”

  没有活人?那就是有死人?张义的脑子快速地转动着,这群人完全不像是来救人的,难道说……

  “你们是来盗墓的?”

  “张义,你知道我找这个墓找了多久吗?要不是怕乱挖把这个墓毁了,我早就用炸药把这破佛像炸上天了!”

  “你骗我!”惊讶至极的张义盯着他的眼睛,只挤出这三个字来。

  郭逢一把抓住他的领口:“乐山大佛挖出过古墓,云冈出过镏金犀角!所以,这里,肯定埋着什么!谢谢你的帮助!我们是老同学,不过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就在张义瞠目结舌之际,那些人从背包里取出冲锋枪挎在肩上,拿出工兵铲开始挖掘,一看就不是一般的盗墓者。

  郭逢捅捅他,低声说:“跟在我们后面,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也许你还能分到一两件冥器!”

  见到真枪实弹,正常人都会害怕,张义的脑袋一时间混乱起来。

  挖开土层,这些训练有素的家伙斜斜地打出一条通道,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担当挖掘先锋的队员的脑袋很快消失在了洞里,没过一会儿,他在里面骂起来:“操,是沙子!”

  “积沙墓!”郭逢把张义甩在一旁,上前察看。

  电影和小说里往往把古墓渲染得机关重重,但的墓穴,机关暗器都会生锈,最能挡住盗墓者的武器只有两件,一是疑冢,二是积石积沙。

  张义心里隐隐有了点希望,却没想到这帮人竟然连这个都考虑到了。只见他们从包里取出一袋袋凝胶样的东西,沿着挖好的洞灌进去,十分钟后,这些混凝土一样的凝胶把沙子全部固定,反而像豆腐一样好挖了!

  古人的智慧终究挡不住21世纪的科学技术和亘古不变的贪婪!

  孢 子

  他们挖通盗洞的时候,张义一直在旁边看着,打穿地下墓穴的一刻,一股阴冷的气息蹿了出来,挖掘的人纷纷捂住口鼻。

  “老黑,你先下!”一个队员命令道,郭逢不易察觉地冲张义耸了耸肩,张义心里明白,在这个队里,真正的领导者并不是他。

  绑好绳索,老黑滑进了盗洞……突然,老黑发出了一声惨叫:“啊!”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发令的人冲下面喊:“老黑,没事吧?”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死寂。

  “拉绳子!”

  绳子被收回,那一端却空空如也,而且沾着气味古怪的液体。

  “我们下去!”

  一声令下,几名队员挎上冲锋枪,沿着盗洞钻了进去,只剩郭逢和张义留在上面。张义不希望这群人得手,但更不希望看到有人死去!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袭击了他们?

  正在他沉思时,下面又接二连三地传来一声声惨叫,伴着冲锋枪突突的枪击声,有什么东西正在向他们攻击!

  “我下去了!”郭逢说了一声便准备往里面爬。张义突然注意到被抛在盗洞两旁的沙子,有些不对劲……

  “等等,把防毒面具戴上!叫里面所有的人都戴上!”

  说着张义也戴上防毒面具跟了进去,已经有人折亮了荧光棒,地上有几具,尸身溃烂不堪,上面还有几处弹孔,往外流着漆黑的脓汁。是什么把这些先进来的队员变成了这样,然后他们又被神经紧张的后援队伍当成了怪物打死?

  张义隔着防毒面具冲众人喊:“全部趴下,把防毒面具戴上!”

  所有的人伏在地上,从盗洞斜射进来的一线阳光里,有一些极小极小的微尘在漂浮着,看上去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张博士,是什么怪物?”一个队员问他。

  “不是怪物,是粘孢子,某种毒菌的粘孢子,就混在沙里!老黑是在挖沙的时候把这些东西吸进去的,看起来,它的毒性很强!”

  张义心里很不是滋味,帮助他们等于是协助他们犯罪,但是不帮他们,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用火,它们很轻,热气流会把它们吹出去!”他说,但愿这些微尘不会发生爆炸。

  队员们把衣服脱下来点着,堆在一起,很快,那些微尘被热气托着,从洞口飞了出去。郭逢第一个站起来摘了防毒面具,告诉大家:“安全了!”

  张义站起来打量这个墓室,这里只有三丈见方,四周放着铜鹤灯,里面的油已经干涸了,正中间停放着棺椁。头顶四面各有石柱,支撑着上面的大佛像。

  “有人来过!”有个队员骂道。

  张义循声望去,看见众人围着棺椁,棺椁的盖被推开了一条缝,旁边跪着一具骷髅,一只手探进了棺椁里面。

  原来这个不知何年何月进来的盗墓者,已经推开了棺椁的盖子,但为什么,他偏偏在开棺的一刻死在这里?

  答案就写在他的脑袋上,骷髅的颅骨上有两个洞,看样子像是被放在棺盖下的弩机射穿的!

  牛 角

  一个队员一脚把棺前的尸骨踢倒,准备开棺。

  张义知道阻止不了他们开棺,不过他倒是被棺材像石头也像木头的材质吸引了。

  他用手摸了一下,惊讶地叫了出来:“树化玉!”

  “什么,张博士?”

  张义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但此时已骑虎难下,只好解释道:“古人说是树化玉,其实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木化石,就是木头形成的化石!”

  有脑筋快的人问了句:“木头在地下不都成了煤吗?”

  “所以这东西才珍贵,几万棵树也未必有一棵能变成化石,几率比中六合彩还低!”

  “那它值钱吗?”有人问了一个张义最不想回答的问题。

  “值钱!”张义拐了个弯,“在我们地质学上是价值连城的……”

  “切!”众人起哄,这些人更关心的显然是棺材里面的东西。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棺材里剩余的弩机,棺材打开的同时,几个探灯一起打向棺材,里面是一具枯骨,没有他们想要的珍宝玉器,只有一个盒子枕在尸骨的头下。

  郭逢小心地将盒子取出,打开盖子,里面是一对琉金坠饰的牛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郭逢前后打量:“我的天,是真的牛角做成的?”

  甚至连张义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真牛角难道比上面的金饰更值钱?

  “你们看这一对角,浑圆细长,这头牛起码活了三十年。在中国,牛只是生产工具,并不被当成神来看,崇拜牛的只有印度!”

  “这是外国货?”

  “不,佛教源自印度,因此在早期的中国佛教里,牛也是圣物,只是后来才被当成单纯的生产工具。也就是说,这对角是极珍贵的中国佛教早期产物,搞不好整个中国只有这一对!而且,这东西卖到印度和泰国,比在中国卖值钱!”

  “哈哈,赚到了!”

  张义担心地看了看郭逢,如果是这么珍贵的东西,被他们卖到国外,必然是巨大的文化损失。

  “不!你们不能拿走这东西!”

  “滚一边去!”

  张义的话刚说完,便被众人推倒在地。

  可当郭逢把盒子装进包里,众人准备离开时,突然头顶爆出一声巨响,碎石和积尘纷纷落下来。

  “顶塌了!快离开这里!”有人叫了一声。上方的穹顶正在快速崩塌,轰然一声巨响,一块平滑的岩面从正上方出现。张义看向四周,突然发现他犯了一个错误,刚刚以为是用来支撑的石柱,此刻落掉了积尘,上面居然各有一个深槽。

  这深槽引导着头顶这块石板向下压来,看来是某个机关被触发了,要把他们都压死在这里。

  上方的石板?上面明明是石佛啊!张义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现实,从他们头顶压下来的正是那尊巨大的石佛!这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机关!

  意识到触发机关的众人拼命地去摸棺材的底面和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这些完全是无谓的挣扎,墓的主人既然设计了这个可怕的机关,就绝不可能留活路给盗墓者。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灭顶之灾!

  逃 脱

  “用雷管!”有人喊起来。

  “不行,整个墓会炸毁的,那样我们死得更快!”

  张义咬着牙关拼命地思考,这里空空如也,有什么能帮到他们……他的目光突然落到了石棺上,那个木化石的棺材。

  “把棺材侧翻过来顶到墙上!”他冲着慌乱的众人吼起来,“把雷管放进去,进行定向爆破!木化石比钢铁还硬!快点,时间不多了!”

  生死关头,每个人都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众人喊着“一二三”,沉重的棺材终于被他们推到墙上,有人把点燃的雷管扔进了棺材与墙之间……

  轰然一声巨响,沉重的棺材像香槟的塞子一样弹了出去,墙上炸出了一个洞,露出了天空。他们的位置应该是在地下,为什么炸开墙壁就可以直接从地面离开?张义的脑子轰的一下,他懂了,并不是佛像在向下沉,而是整个墓室在向上升,把他们挤向大佛的底座!

  “快点离开!”郭逢叫了一声,冲了出去,接着一个队员跟了过去。

  但似乎郭逢在匆忙中掉了什么东西,是那个古盒。跟在他后面的队员反射性地捡了起来,突然洞口处发出一声爆炸声,那个捡起盒子的队员眨眼间已经四分五裂!

  怎么回事?张义的脑子像短路了一样。

  被爆炸炸塌的洞外,第一个出去的郭逢把一个点燃的雷管放在盒子里,丢在了地上,嘲弄地大笑:“再见!”

  他想杀人灭口,独吞宝物!明白这一真相后,张义感觉全身的血都冷了下来。

  已经没有雷管了,而墓室还在缓缓上升!再过几秒,他们就将死在这里。

  “混蛋!我杀了你!”发疯的队员扑到洞口的碎石上,一边号叫一边用双手拼命地去挖。

  全完了!十几秒钟的时间他们什么也做不了,谁也没想到郭逢在最后一刻会为了独吞宝物要把他们全部葬送在这里!好歹毒!

  这时,张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抓起一把工兵铲开始疯狂地凿着地面。他曾忽视了一个细节,既然洞顶有积沙和粘孢子,那么这个盗墓前辈是怎么进来的?在没有先进技术的情况下,积沙几乎是无法战胜的,所以……这个人打穿的盗洞一定在地面之下!

  一声脆响,工兵铲凿碎了一块墓砖,下面是个通道!

  “喂,这里可以出去!”

  业 报

  众人狼狈地从这个古洞里爬出去时,有些人不能自控地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这种感觉简直像重生了一样。

  背后的洞里一股烟尘涌了出来,弥漫四周,看来那个墓室已经完全合拢,再晚几秒,他们就会被压成肉饼。

  张义手脚颤抖着站起来,他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抓住郭逢!

  他向崖壁的方向跑去,郭逢见追来的张义,先是一惊,然后冷笑道:“你可真有本事,居然跑了出来!张义,你还是不明白,推动这个世界前进的不是所谓的正义,而是金钱和利益!”

  “不,有很多东西比金钱和利益更重要,比如信念,比如生命,比如……”不愿意再多废话,张义一把勒住郭逢的脖子,然后去抢他手中的牛角。

  但郭逢的力气却比他要大,他对准一棵树的树干,重重一撞,张义感觉脊椎都要断开了,双手也被郭逢用力挣脱。他在张义的肋骨上踢了一脚,狠狠道:“再见了,还有你那穷酸的信念!”

  郭逢把那对牛角衔在嘴里,抓着绳子向下攀爬。张义努力用手撑着身体,但因为体力的过度透支,身体已经有点不听使唤。一定要阻止他!

  这时,下方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然后是重重摔落的声音。

  张义从崖壁探出头,只看见空荡荡的绳子,郭逢不见了!

  下一秒,他明白了发生的事情:这个费尽心机的墓主人不可能不在这对他视如珍宝的牛角上做手脚,最方便的办法当然是涂毒!

  所以把牛角衔在嘴里的郭逢死在了这上面。

  张义向下看了看,郭逢好像掉进了树丛里,这样也好,一会儿就告诉他们郭逢已经跑了,等所有人都离开再打电话给文物部门。

  他站起来,望向被烟尘笼罩的大佛,佛像微睁的双眼正平静地注视着人间的贪婪与业报……

  以及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