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没有凶手的血案

推理故事

没有凶手的血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1999年10月22日,早晨6点10分左右,省外经贸厅组织的宝石饰品巡回展的负责人被告知:第18号展品即一块重达1.6公斤的翡翠料石失踪。这是一块翡翠上品,通体碧绿、晶莹,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从缅……

没有凶手的血案

1999年10月22日,早晨6点10分左右,省外经贸厅组织的宝石饰品巡回展的负责人被告知:第18号展品即一块重达1.6公斤的翡翠料石失踪。这是一块翡翠上品,通体碧绿、晶莹,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从缅甸采购来的,价值24万元。

接获报案后,刑侦队长林维强就带着几名助手赶往博览馆,巡回展就在这里举行。经过排查,林维强很快发现巡回展的保安队长张宝崎也随之失踪,因此很有可能是一起监守自盗案。张宝崎,28岁,两年前从部队复员回来,进保安当保安员。这次被派来担任巡回展的保安工作并任队长,负责管理12名保安员。在通缉令发出的第二天早晨,林维强获悉在市郊30余里的乡下发现一具男尸,特征与张宝崎相似。林维强火速前往。现场在运河边的一条小路旁,清晨有人发现地上有一具男尸,额头左侧有明显的创口,流出的血已经凝结在地上。旁边的田里有一块深褐色的石块,上面沾有凝血。经认定,确实就是张宝崎。林维强推断张宝崎监守自盗,携翡翠料石出逃,途经这里时,有人将他用石块砸死,并抢走了那块珍贵的翡翠料石。那么杀死张宝崎的凶手是谁呢?据当地乡镇派出所的民警介绍,当时在现场还发现一块旧的上海牌手表。由于死者的手腕上戴着手表,因此这块旧上海牌手表很可能是砸死张宝崎的凶手慌忙之中掉落在现场的。

林维强马上安排人员在周围寻访手表的主人。有人看了这块手表之后,认定是凌家村的凌福祥的。据村干部介绍,凌福祥40来岁,好吃懒做,至今仍是光棍一条,并染有赌博恶习,时有小偷小摸的不端行为。

很快传来了凌福祥,经审问,凌福祥作了如下交代:

最近几天他的手气不佳,连续输钱,欠下一笔数目不小的赌债。无奈之下,他只得重操旧业,做一回梁上君子。这天三四点钟,他悄悄溜出村子,想到别村行窃。不想走到路口,被脚下一样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他倏然一惊,借着月光,猛然间见地上躺着一个人,用手摸了摸,似乎已经断气。他陡然间吓出一身汗来,正想逃离此地,突然看见旁边有一只黑乎乎的皮包。他顿时起了歹心,心想这不是送上门的钱财吗?于是,他拎起皮包,觉得很沉,心里不由一阵惊喜,也顾不上看看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便慌慌张张地折身往跑。慌乱之中,自己腕上的那块手表掉落在地也全然不知。回到家里,他急忙拉开皮包的拉链一看,是一块比拳头稍大的碧绿闪亮的石头。他感到很扫兴,但转而一想,既然这样郑重地装在皮包里,定是非同一般的石头,或许值几个钱。要真是这样,自己岂不是发一笔小财?继而他想到了躺在地上的尸体,就在村口的路边,如果有个好歹,人家一定会查上门来的,先得将这块石头藏一藏,待事情过去后,再将它带到城里去探询,或许能换些钱。这样一块不小的石头藏在哪里呢?家徒四壁,连个柜子也没有。想来想去,他取出一张捕鱼的小网,将石头装进网里,然后绾住网口,用一根细长的麻绳系住,将小网扔进门前的小河里。绳子的另一头系在河边的一棵树上,加上岸边杂草的遮掩,很难看出。过些日子只要将绳子拉起来,取出网中的石头就行了,真是神不知鬼不觉。之后,他又将那只小皮包扔进了田边水沟里,以免露出破绽。

林维强双眼死死地盯着凌福祥,他略微想了一下,就叫凌福祥带路,去取那挂在河里的小网。拉起绳子,果然见一沉甸甸的小网,直往下滴着水。可是,凌福祥却双眼发直,脸色发白。“这……”他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快说,怎么啦?”林维强喝道。

“这、这石头不是、不是那块石头,颜色不对,形状也不是这样的。”凌福祥惊愕地张大了嘴,倒抽了一口冷气。

林维强以怀疑的目光盯着他,想凌福祥一定是在耍花招。

凌福祥哭丧着脸说:“真的,不是这块,那块石头是绿色的,有点透明。”

林维强也看出网中的石头只是一块极普通的石块,在路边随处能捡到,决不是价值昂贵的翡翠料石。

随后,他们又找到了那只小皮包。

林维强将凌福祥以及从水里捞起来的石头,连同那块在尸体旁边的沾有死者血迹的深褐色的石头一起带回公安局。林维强刚走进办公室,就被告知有个中年男子找他。少顷,那男子走进他的办公室。林维强一看,并不认识,不由感到纳闷。

中年男子作了自我介绍之后,林维强方恍然大悟。

来人名叫顾云霄,是省气象研究所的研究员兼省气象的教授。据测这几天这一带将可能有陨石降落,他特意来探测寻找。他在旅馆里看当地的新闻节目,正好看见电视里正在播放郊外发现男尸的新闻,一个特写镜头展现在他面前,特写镜头上就是那块沾血的被认为是砸人凶器的石头。顾云霄嗖地从沙发上跳起,这块褐色的石头,凭他的经验,无论是形状还是表面的色泽、纹络,都可以断定是一块罕见的陨石。这么大一块陨石,真是少见?他兴奋不已,带了单位的公函,按照电视中所提到的林维强队长的名字,急忙找上门来,特来协商能否将这块陨石供他们单位研究几天。

听了顾云霄教授的一番话,林维强暗暗吃惊,这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事,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此刻,他脑子快速地转动着,喃喃地说:“顾教授,有没有这种可能,陨石自天而降,正好砸在人的头上或身上,并置人于死地?”

“有,国外科学家做过统计,完全有可能,只不过这样的概率很小,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会发生一次。”顾云霄很有把握地说。

林维强以信任的目光看着顾云霄,轻轻地舒了口气。至此,他心里有了底。张宝崎监守自盗,偷了珍贵的翡翠料石后,装在小皮包里,仓皇出逃。逃到乡下,正好被坠落下的陨石砸死。或许这也算是天意,咎由自取。之后,凌福祥欲往邻村行窃,正巧见到被陨石砸死的张宝崎,便拿走了那只装有翡翠料石的小皮包。

林维强想着,取出那块褐色的石头给顾云霄看。顾教授翻来倒去地察看着,脸上露出喜色,激动地说:“对,正是、正是陨石。”

经过上级的批准,办理了有关的手续后,林维强将这块自天而降的陨石交给了顾云霄。可是,林维强心中的疑窦仍未全消。是谁将凌福祥用网挂在水中的翡翠料石拿走了呢?林维强带着助手,重又回到凌家村。经过走访调查,他终于获得了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有一个从城里来的自称姓赵的男子经常骑着自行车来这儿钓鱼,此人五十来岁,长得很胖,皮肤白皙。有人还反映有一次进城买东西,在一家文物商店里看见过他站在柜台边接待顾客,看来是个营业员。根据姓氏、长相特征、职业等线索,林维强没有花多大力气就找到了此人。他叫赵鉴秋,是紫玉轩文物商店的营业员,非常喜欢垂钓。

林维强找来赵鉴秋后,经过审问,赵鉴秋便承认了自己偷梁换柱的贪婪行径,并深表悔意。原来,他那天照例骑车去乡下钓鱼,正好在那棵树旁边下竿垂钓,无意间发现了那根细麻绳。出于好奇,随手拉起绳子,将那裹着翡翠料石的网拉出了水面。他一看,差点失声大叫。他是吃古董文物饭的,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块上等的翡翠,而且这么大,少说也值几十万元。贪欲之念一时间占了上风,他从网里取出翡翠料石,装进自己用来装鱼的塑料包,随手找来一块石头,放在网里,将网仍扔回河里。之后,他也无心再垂钓了,收起渔具,跨上自行车,踩得跟飞一样,回到家中……

昂贵珍稀的翡翠料石终于又回到了巡回展的玻璃展柜中,所有贪欲都受到了应有的惩戒,因为法律是无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