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惊心10小时

推理故事

惊心10小时

2022-06-30 推理故事
她简直不能相信,几分钟前她还在悠闲地看着电视,而现在却手脚被绑,头上罩着枕头套,一片漆黑,生命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28岁的周琼娇小文静,同是宝洁职工的丈夫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一起被派到成都长驻,根据宝……

惊心10小时

她简直不能相信,几分钟前她还在悠闲地看着电视,而现在却手脚被绑,头上罩着枕头套,一片漆黑,生命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28岁的周琼娇小文静,同是宝洁职工的丈夫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一起被派到成都长驻,根据宝洁的规定,出差的第一个月,他们住进了当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总府皇冠假日酒店。

1999年10月15日,是丈夫出差回广州的第三天,周琼和平时一样,下班后到附近一家小饭店吃了点饭,在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回到她住的1707房。

那天晚上刚好是戴尔在财富论坛讲演,周琼守在电视旁专心地看着。大约20点30分,她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谁呀?"周琼小声地问道,外面答是修水管的,出于谨慎她只把门打开一道小小的缝,是一个一米七左右的小伙子,胸前有一块管道修理工的牌子。核实过来人的身份后,她问什么事。

"1607的洗手间漏水,来看看是不是你这里的原因。请你把水管都打开。"

她关上门打开水管接着看电视。只过了两分钟,敲门声又响了,她依旧打开一道门逢,还是那个修理工,"楼下没有漏水,你能不能把水开到最大。"周琼说好,关上门回头把水管开到了最大。

到第三次听到敲门声时,周琼已经不太耐烦了,修理工跟她讲,1607的客人希望她能换个房间。周琼说她的东西太多,不方便换房,再说是底下的房间有问题,那该是1607的客人换房才对,修理工说那我跟客房部联系吧。周琼转身发觉水有些发黄,她心里想着,大不了今天晚上不洗澡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又有人敲门,周琼想又是那个修理工,不给他开了,反正电视声音也挺大,就当没听见。

敲门声一直坚持着,最后周琼还是忍不住了,一开门果然是那个修理工。

"你到底想怎么样?"周琼的声音已近乎吵架了。"客房部说如果你同意换房的话,今天就算是免费。"周琼说不是费用的问题,房肯定不能换,要换让楼下换。

修理工犹豫了一会儿,"那我能不能现在修好它,五分钟就行。"

周琼心里想,算了算了,不就五分钟吗,快让他修好完事吧,打开门让他进来,自己照旧坐在床边看电视去了。

(修理工进来后,房间的门自动关上了)

看着电视,听着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周琼盼着他赶紧修好赶紧走。

三四分钟后,修理工突然走了出来,面目狰狞,恶狠狠地冲着她:"你到底换不换房?"

周琼下意识地往后退着,那人冲上前把她扑倒在床上,周琼一边挣扎一边开始喊救命,"你想干什么,我换房,我换房还不行吗……"

这时她觉得眼前划过一个红色的刀柄,一把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不许叫,不许乱动,不然这把刀是很锋利的。"

周琼顿时不敢动了,那人从口袋里拿出浴带(刚从洗手间拿出来的)把她的手脚绑上,又取下枕头套罩在她头上,把她脸朝下摁在床上。

周琼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简直不能相信,几分钟前她还悠闲地看着电视,而现在却手脚被绑,头上罩着枕头套,一片漆黑,生命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她害怕,所以真的不太敢说话,从听到的声音可以感觉到,那人有时来回在房间里走,有时会拿刀子在床上划,刀刃划过床单可怕的声音似乎就贴着她的脸,每一秒钟都有可能转向她的身体。

"都是你把我害的,都是你把我害的!""修理工"不停地神经质般地嘟囔着。

情况发生得太突然,周琼无法判断过去了多长时间,但她拼命告诉自己要先平定下来,四次敲门,最后几乎是吵架的方式在说话都没引起任何人注意,或许隔壁会有人,但照此看来就算听到刚才的呼叫声也不会有所动,目前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自救。

她开始注意听他在说些什么,杂七杂八的嘟囔中她隐隐听出他父母都是老师,就他一个儿子,他自己还有病,她慢慢试图找机会说一两句话,而且特别注意顺着他。

"都是你把我害的,我要走,我要钱!"周琼赶紧跟一句:"那你就走吧,钱你随便拿,我保证两个小时内不报警。"

说话时,周琼尽量保持语言的平静,可心里一点也没信心,她更害怕他会……

"和你一样,我也有父母,我还有老公,拿钱可以,千万不要伤害我!"

她一边讲着所有想起来的话,一边对自己说,要示弱,要示弱,千万不要让他感觉到有任何威胁。

他没有去拿钱,而是继续说着什么。

渐渐地,他和她已经似乎是在聊天了,甚至周琼要求能不能脸朝上躺着时,他同意而且把她绑在后面的手绑到了前面。

这是一段奇特的劫和被劫者之间的交谈,他问她晚上有没有航班,她告诉他有;他又对她说晚上他不能出去,酒店里的人又都认识他,早过了下班时间了会让人怀疑的;她说你什么时候走都行,我肯定两小时内不报警;他说那我明天早上等员工通道开了再走……

凭感觉,他对她已经有些信任了,周琼学过一些法律知识,她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就算不报警也肯定会有人知道的,我看你就别走了。你没拿我的钱,也没对我形成伤害,你现在去前台把情况讲明白,凭我的法律知识,你肯定没什么事的。"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让我去自首!……"

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周琼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只能听见自己的心怦怦直跳。万一把他激怒了,这句话将是个致命的错误。

他又骂了她几句,她能感觉到他坐在那里,有时还吃着她买的东西。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感到精力被一点点地耗尽,而黑夜却那么漫长。好几次她感到几乎要崩溃了,但想起老公,想起父母,她感到一种无形的力量支持她,使她坚持下去,她拼命地盼着他赶快走。

迷迷糊糊,她突然听到他在洗漱,他要离开了!果然,他走了过来,问她保险箱的密码。然后她听到他打开保险箱,拿了钱,脚步声渐渐走到了门口,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门响了两下,然后屋里就没有了声音。

是什么声音,洗手间的门还是房门;他走了吗?会不会是考验我报不报警……周琼的脑子里飞快地转着。这时,她更盼着能有一些声音让她做出判断。

屋子里还是静静的,静得让她更觉得。她不知道他在哪里,也许就站在她的面前,她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

时间一秒一秒像滞住了一样,而她就像一个猎物一样在听任猎手的下一个选择,她还年轻,不可以这样无谓地死去,而现在,生命的希望就放在一丝微妙的判断上。

也许是半小时,也许是一小时,周琼听到了他走向前来的声音,出乎她意料的是,他松开了她的绑绳,解下了她头上的枕套。

恢复了身体自由的周琼赶紧坐到了床边离门最近的地方,装作不经意似的把床上的刀折起来压到了枕头下面。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可她不敢冒这个险,她或许能跑出房门,可走廊里会有人救她吗?

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这时的表情已经没有了穷凶极恶,代之的是恐慌、急促,他依然自己说着些什么,大体上是她害得他得跑、得逃亡,看得出来,这件事情让他十分害怕。

"我不走了,到哪儿也没用,反正我也有病,活不活无所谓……"

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周琼心里一惊,好不容易周旋到现在,千万不能让他再发生什么变故。

"那就不走吧。"看他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她接着说道:"那就不要走了,我们一起到前台去吧。肯定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那样会让他们都看见的,丢人!"

她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气,看来他差不多要放弃了,"那就给前台打个电话,让他们上来。"

他迟疑了好半天,终于拿起了电话,可是,前台没人听!

他扔下电话坐在那里,人都瘫痪了。

对他来讲,打这个电话比绑她时需要更大的勇气,她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而这时的劝说,更像一个姐姐在说服她的弟弟。

他又拨了一次电话,好像是客房部,接通了,但他要找的邓副经理不在。

她和他一起盯着那个听筒,"嘟……嘟……"的盲音一遍一遍响着,在静静的房间里,特别的刺耳,响了足足有三分钟,三分钟的时间里,两个人几乎停止了呼吸,前台依然没人听电话!

要命的前台,这不是把两个人的希望都截断了吗?周琼痛苦万分地看着罪犯在房间里焦躁地走来走去,一夜的辛苦挣扎难道就这样功亏一篑吗?

又是一段让人窒息的沉默。周琼明白只能通过劝说让他明白最好的出路就是听她的话。

"你看,你没有对我形成什么伤害。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情,只要现在到前台,算是犯罪中止,肯定不会有什么大事,我可以陪你下去!"

她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只要能充分发掘他善的一面,给他以鼓励,就一定能说服他采取正确的行为。果然,那人早没了原先的嚣张,再听到这些劝他自首的话时也在认真考虑着。

她现在有些同情他了,年纪轻轻,一时冲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的父母该怎么办,他身体还有病,从话语里看,他总是想着些悲观的东西。她告诉他,以后要多跟人交流,多看到事情的正面,让他不要把这件事想成灾难性的结果。

在周琼不停的说服中,他终于点了点头。

她已经想不起是怎样走出房门踏进的了,电梯的门悄然合上,她的心里忽然觉得比刚才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小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显示屏上的数字不停地变换着,但她总觉得变得太慢,恨不能立刻从17变到1。

电梯的门在一楼打开,她走出来看到大堂里有来往的人时,便陡增了无穷的胆量。这时,他不敢走出来了,她伸手便去拽他,还冲他喊道:"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你都下来了,怎么还不敢走出来?"

拽了三次都没拽动,毕竟她太娇小了,电梯又关上带着他上去了。

她跑到前台报警时,当值的员工吓坏了,召集所有的保安人员去抓那个家伙。她让他们调出监控录像,要把罪犯指认给保安。可是酒店居然拿不出录像带来!她气愤之极,禁不住大声指责这是什么样的管理呀!她只好向保安们简单描述了罪犯的外貌特征,保安们开始了逐楼层的搜索。她抬头看了看时钟,是六点多,整整十个小时,这十小时对她来说,不啻于一个世纪,她越想越后怕,进而感觉一切是那么不,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劫犯在十七楼被抓获,当天送公安机关。经过生命危在旦夕的十个小时后,她感到一阵阵的晕眩,但是为了帮助公安机关尽快,她没有休息就立刻接受了公安机关的询问。而周琼的丈夫闻讯立即飞回成都。当再看到亲爱的丈夫站在她面前,她恍若重回人间,扑倒在丈夫的怀里。

劫犯肖大彬,最后因犯罪中止被判三个月拘役(刑罚中最低的),周琼成功的劝说不仅救了自己,也救了罪犯,使他没有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这场痛苦的经历在周琼的心底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给她的精神造成了严重的创伤,她出现头晕、头疼,不敢独处,怕见陌生人,情绪不稳定,无法正常上班,直到现在还在接受治疗。事后,周琼委托律师向酒店发出了律师函,指出了酒店在管理和设施上的种种问题,要求对方立即予以改善并就她所经历的痛苦事故给予合理的赔偿。

然而在长达几个月的等待中,酒店方甚至连一个诚意的致歉行为都没有,忍无可忍的周琼夫妇一纸诉状把酒店告上法庭,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不能保障客人的人身安全,当然该负责任,索赔40万!

诉讼的结果,让我们拭目以待。一个弱女子,十个小时,从手脚被绑到说服歹徒去自首,这本身就是智慧和勇气的传奇,在危难来临的时候,自救,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