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吃醋”立功

推理故事

“吃醋”立功

2022-06-30 推理故事
杨伟是华金的副经理,今年三十岁,年轻有才,事业蒸蒸日上,小家庭也是美满幸福。春风得意,万事遂心。但他心里始终有一个担忧,那就是他妻子陈幺红让他不放心。 陈幺红实在是太漂亮了,当年追求她的人,据说……

“吃醋”立功

杨伟是华金的副经理,今年三十岁,年轻有才,事业蒸蒸日上,小家庭也是美满幸福。春风得意,万事遂心。但他心里始终有一个担忧,那就是他妻子陈幺红让他不放心。

陈幺红实在是太漂亮了,当年追求她的人,据说可以编成一个加强排。如今结婚已两三年,仍时不时有人对她大献殷勤。献花、写信、打电话……奇怪招式层出不穷。虽然他对妻子的感情颇具信心,但面对那无穷无尽的攻势,妻子万一偶尔动心,红杏出墙呢?

且说有一天杨伟先下班回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话筒,那头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幺红,晚上七点环湖公园左侧第三条长椅。”说完,“咔嚓”一声挂断了电话。

杨伟给那“咔嚓”声刺得一愣,心中又惊又气:这是直接约会了,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他们早有勾搭。他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坐在椅子上,衣服不换,饭也不做,只等幺红回来,问个明白。

一会儿电话铃又响了,是妻子娇甜的声音:“亲爱的,单位有活动,要晚一点回来,你自个儿先吃饭吧。”

杨伟冲口而出:“不是单位上有活动,是和哪个小白脸有约会吧?”

陈幺红在那头明显愣了一下,骂了一句:“神经病。”挂断了电话。

“这是她心中有鬼。”杨伟气忿忿地想。看表,六点四十。“不行,我得去看看,倒看她和哪个小白脸约会。”杨伟想着,到门口,又转身回来,从抽屉里取出一副墨镜和一支电子防身器。

环湖公园较远,到公园门口,差不多七点钟了。杨伟进门往左走,数到第三张长椅,椅子上果然有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也戴着墨镜,右手按着一个黑塑料袋,却不见妻子陈幺红的身影。

“幺红还没来。这就是那个小白脸了。我倒要看看他的脸蛋儿比我强到哪儿。”杨伟走近两步,直愣愣地瞪着那年轻人。

突然,那年轻人一下子站了起来,道:“你是幺红。”

这话问得太奇怪了,杨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便在鼻子里“嗯”了一声,带着一种示威的味道。那年轻人道:“那好,东西在这里,你看一下。”说着,将手中的黑塑料袋递给杨伟。

杨伟实在是有些迷迷糊糊了,不自觉地看了一下袋子里面。虽是,天色也有些蒙蒙黑了,模模糊糊看出袋子里装着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却看不清楚。

年轻人见他看了一下,道:“没错我就走了。”见杨伟没做声,转过身急匆匆隐进了黑暗中。

杨伟提着塑料袋呆站着,真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叫怎么一回事?难道他和幺红约会,竟弄不清幺红是男是女?那也太奇怪了。”又站了一会儿,看看已七点半了,再不见人来,只得提了塑料袋回来。

妻子陈幺红这会儿已到了,见他进来,冷冷地道:“你又哪里鬼混去了?”

杨伟本来已是火气大消,妻子一句气话,他火又上来了,一扬手中的塑料袋,道:“我帮你赴约会去了,看,还替你拎回一大袋东西呢。”

陈幺红知道丈夫从不说谎,见他说得像模像样,顿时有些疑惑了,道:“是什么东西?”

杨伟道:“你情人送你的,我怎么知道?我是尊重你才拎了回来,否则早扔了。”

陈幺红确实曾糊里糊涂地收到过礼品,这时便不做声,将塑料袋打开,里面却是一包一包的洗衣粉似的东西,顿时大惊,道:“这是什么?”

杨伟一直斜着眼看着,这时凑过头来,道:“怪了,这是什么东西,哦,我明白了,是洗衣粉,你那旧情人知道你已经结了婚,特地送几包洗衣粉给你,要你勤快一点,多给老公洗衣服呢。”说着呵呵笑了起来。

“别是白粉吧。”陈幺红疑惑地说,“撕开尝尝就知道了。”杨伟伸手就要撕那袋子,但陈幺红却突地抓住了他的手:“别动!”

杨伟盯着那些小袋子左看右看,越看越像,顿觉心惊肉跳,“老天,要真是白粉,这么一大包,那可足够把我枪毙一百次了。”

“现在怎么办?”陈幺红急得团团乱转。

“去公安局。”杨伟果断地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不是白粉便算虚惊一场,是白粉我也不怕。”两个人拎了塑料袋子,急奔公安局。

值班的公安干警听杨伟说了情况,看一眼那些白色的小包,一下子就变了脸色,急忙拿起电话,不一会儿就进来了几位公安,围着小白包包看了会,又撕开尝了一下,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公安转身对杨伟道:“杨伟同志,我是局长赵大年,你的怀疑没错,这些确实是白粉,你能把情况再说一遍吗?”

证实这一大包确实是白粉,杨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好半天才把情绪稳定下来,一五一十细细地将整个过程复述了一遍。

他说完,陈幺红补充道:“赵局长,我丈夫说的绝对是真的,他是个老实人,绝不会贩毒品的。”

赵大年点头:“我绝对相信他的话,他若是毒贩子,绝不可能将价值将近一百万元的毒品自动送到公安局来的。”

听了他的话,杨伟、陈幺红悬着的心才总算落了下来。是呀,要是公安不信,那可怎么得了。

赵大年和边上几个公安商量了一下,又对杨伟道:“杨伟同志,咱们市有一个秘密贩毒团伙,我们盯了一年多,始终无法破获,你这次误打误撞,却恰好撞上了,因此我们想请你帮个忙,协助我们破获这个贩毒团伙。”

杨伟和陈幺红对视了一眼,点点头,道:“我愿意协助你们。”

杨伟、陈幺红回家,赵大年带了十多个便衣警察跟了来,楼上楼下,屋里屋外,到处布置了人。

虽然如此,杨伟夫妇还是很紧张,紧紧搂着坐在一起。杨伟为安慰妻子,开玩笑道:“这么层层保护,克林顿来北京访问也无非这个样子吧。”

“都是你闹的,还贫嘴。”陈幺红娇嗔着捶他,紧张的情绪松弛了不少。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赵大年做个手势,杨伟深吸了一口气,拿起话筒,果然是先前那个男子的声音,道:“幺红吗?那东西……”说到这里他顿住了。杨伟看看赵大年,赵大年点点头,那是叫他照预定的话回复。杨伟猛然发火道:“什么那东西这东西,姓曹的,我要录像带,你却送给我几包洗衣粉,这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停了一会儿,随即连连道歉道:“对不住,是我弄错了,我马上换过来,你看……”

杨伟道:“现在就换,半个小时后,老地方。”待对方答应,便挂断了电话。

留下几名干警保护陈幺红,杨伟、赵大年和其他干警急赴环湖公园。

杨伟在长椅上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东张西望地走了过来,杨伟认得,正是先前那一个。看见杨伟,那年轻人大喜,疾步过来,递上手中的塑料袋,连声道:“对不住,是我送错了,请你原谅。”眼睛却只盯着杨伟手中的塑料袋。

杨伟装模作样,道:“这次原谅你们,下次注意了。”做了交换。那年轻人看了一下袋子里的东西,顿时喜形于色,转身刚要走,却发现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几天后,赵大年给杨伟送来了奖状和奖金,告诉他所有毒贩子已全部就擒。

至于毒贩子为什么会弄错,赵大年告诉他,是送货的毒贩子拨错了电话号码。本来要拨的尾数是154,却拨成了145,而杨伟家的电话尾数恰好是145,而更巧的是,杨伟的妻子叫陈幺红,接货的毒贩子的绰号叫“妖红”,字不同而音同,阴差阳错,便造出了这一桩巧事。

听赵大年说完,一直陷在迷雾中的杨伟两口子恍然大悟。感慨之余,赵大年笑道:“杨伟同志,能破获这个大贩毒团伙,毒贩子粗心是一个原因,你吃醋也要记一大功,以后,这样的醋不妨多吃两碗。”

杨伟红着脸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