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煤气罐奇案

推理故事

煤气罐奇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个黑不溜秋、破破烂烂的煤气罐,竟引出了有几条人命的大案,最终把一个管辖着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送进了监狱,你说奇不奇? 这天晌午突然风雨大作,小城的街道上一阵忙乱,摆摊的忙着拾掇,走路的躲进店……

煤气罐奇案

一个黑不溜秋、破破烂烂的煤气罐,竟引出了有几条人命的大案,最终把一个管辖着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送进了监狱,你说奇不奇?

这天晌午突然风雨大作,小城的街道上一阵忙乱,摆摊的忙着拾掇,走路的躲进店铺,自行车东奔西突,汽车呜呜乱叫。就在人们的神经已经处于紧张状态之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人们的目光立刻集中到街道中心,那里一辆黄河卡车和一辆桑塔纳撞到了一起,黄河是庞然大物,轿车哪是它的对手,一撞之后,桑塔纳立时瘪了头,向后翻了几个跟斗,四轮朝天躺在那里。

这一下更热闹了,围观的,救人的,维持秩序和处理事故的,还有被堵住的车辆和行人,把个小街搞得拥挤不堪。 

人们大都把目光集中到受伤者–从桑塔纳里抬出来的一个血流满面的青年身上。这青年双眼紧闭,任人摆布,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然而,几乎所有的人都忽视了一个细节。

就在桑塔纳翻跟头的时候,从它的后盖里掉下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煤气罐,它一落地便骨碌碌滚起来,劲头还挺大,翻过马路牙子,一直滚到了一家修理摩托车的店铺门前,和那些氧气罐啦、电焊机啦躺到了一起。过了一阵,事故处理完毕,桑塔纳被拖走了,这煤气罐却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家摩托车修理行的店主是哥俩,姓名叫什么,连他们的邻居也说不清楚,都叫他们刘大刘二。下雨时他们躲在屋里抽烟,雨过天晴,刘二出门看到了煤气罐,"谁家的破玩艺,扔这来了?"刘大闻声也过来看了看,说:"搁那儿吧,说不定一会儿有人来找了。"刘二说:"找也甭给他,得讲点条件。"说着把煤气罐搬到了屋里。

一下午也没有人来找,哥俩关门走了。第二天开门营业,到了晌午,照习惯,老二到里屋点上煤气灶煮饭,发现煤气用完了,摇晃了一阵没有效果,他忽然想到拣到的煤气罐,便换上试了试,也没有气,刘二骂了一句:"晦气!"提着空罐走出来,说:"哥,我去灌气,一会就回来。"刘大说:"还是我去吧。"说着便来提罐,一提又放下了说:"错了,这罐不是咱的。"

就在这一放之时,那罐内发出一阵响声。

那响声虽不大,却有些特别。刘大多年从事机械维修,对声音特别敏感,他立刻判断,这既非残液和罐壁的碰撞声,又不是阀门及护圈因松动发出的声响,这是一种金属和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

"怪事?"刘大又摇了几下,说,"这罐内好像有东西?"

老二一听来了兴趣,找来扳手三下五除二卸下阀门,翻过来撂倒,只听哗啦啦一声响,一条金项链溜了出来,金光闪闪,亮得扎眼,紧接着,又是一条,又是一条……还有金戒指、金簪,一个接着一个……

转眼间,就像变魔术一样,哥俩面前出现了一堆黄金珠宝,哥俩被这意料不到的事惊呆了,瞪着眼说不出话来。

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第一件事是哥俩立刻关上了店门,第二件是仔细清点了一番,计有金项链50条,金戒指30个,其他金首饰20件,共计100件。从成色看,都是高档珍品,至少也值个十来万吧,可能还不止,好家伙,这真是天上掉下个金娃娃啊?

这下可发财了?刘二激动得脸都红了。

说到如何处理这些宝贝,两人意见不一致了。

刘二说:"这好办,大哥,咱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刘大却有些犹豫,说:"这合适吗?"刘二说:"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咱是在门口拣的,自古以来,谁丢了谁活该,谁拣了谁交运,有啥不合适?"刘大说:"我是想,这事是谁干的?他从哪儿搞到这些珍宝的?又为什么放在煤气罐里?这罐又怎么到了咱的门口?我看这事不简单。"

刘二嘴一撇说:"大哥,我最烦你这一套为什么,咱又不是公安局的,管那么多闲事干啥?东西到了咱的手里,就是咱的,不要才是傻子呢?你想,咱们一身油一身汗,一天才挣几个钱?这是老天爷开恩,该咱交运,不要可对不起老天爷了。再说,真是不义之财,他能拿,咱就不能拿?"刘大说:"兄弟,不是我不稀罕钱,可俗话说得好,犯毒的东西别吃,犯法的事儿别干,咱是规矩人,靠手艺吃饭,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别沾为好。"

俩人说不到一起,刘二焦躁起来,把珍宝一古脑塞进自己的挎包里,索性撕破了脸:"大哥,我以前都听你的,今儿个可不比往常。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些东西我是拿定了。我也有办法处理,一旦有事,我一人承担,决不连累你。但你也绝不能泄露秘密?否则别怪兄弟不讲情面?"说罢便骑上摩托一溜烟不见了。

刘大拦阻不住,只好皱起眉头搓手叹气。

刘大蹲下去,仔细把那煤气罐看了一番,在斑斑驳驳的灰色油漆上好像有个挺标准的"直"字和一个02字样。看这锈斑的样子,此罐的年龄恐怕不会小于20岁,阀门的螺纹一层灰垢,毫无光亮,看来是多年未装煤气了。刘大又把罐倒过来,左右倾斜,轻轻敲击,未发现什么,就在刘大直起腰时,一个发亮的小片片从罐口落下来。这是一个金首饰的标签,印得很精巧,上面有一些烫金的图案和数字。

有人来了,刘大无心研究下去,顺手把标签扔到废物箱里。来者是一位身穿警服的青年人,他进店后二话不说,目光四处巡视,很快便定格在那个平躺的煤气罐上,刘大顿时心跳加快了,脸也变了色,那警官径直走过去,将煤气罐拎起来,看了看,又摇了摇,然后猛地砸在地上。

"这煤气罐是哪儿来的?"

刘大毕竟在市场混了几年,和"大盖帽"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喊倒使他恢复了镇静。他沉吟一会儿,不慌不忙地说:"你说这罐啊,可神了?"说罢抽出一根烟,递过去。那警官不要,瞪起眼说:"怎么个神法?"刘大点上烟,抽了几口,慢吞吞地说:"昨天中午,下了一场瓢泼大雨,雨停后,我一开门,这煤气罐就堵在门口,这下雨能下个煤气罐来。你说神不神?"那警官等他往下说,可刘大就此打住了,警官鼻子"哼"了一声,说:"后面还有更神的吧,对不对?"

刘大摇摇头,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那警官眼一瞪,说:"你就别装糊涂了,你看,这阀门处明明是刚拆过,对不对?你拆它干什么?里面有什么东西?"刘大听着只是摇头,但心里又有些发毛了。

那警官用手指弹弹煤气罐,口气严厉起来,说:"你听明白了,这煤气罐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它牵涉到一件大案,你要是知情不报,或藏匿罪证,按法律要承担刑事责任的?最好的办法是把事情的原委,把煤气罐和里面的东西全部交出来,这样,有助于,会得到表扬和奖励的。"

刘大仍然摇头,表示别无所知。

那警官看看表说:"我说得已经很明白了,时间紧迫,我不能老等你,我给你两个小时考虑,两小时后也就是下午5点,我来取东西。但我要警告你,不要告诉第三者,不要转移赃物,否则你会后悔的?"

说罢那警官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大赶紧去找刘二商量对策,但和亲朋好友处找遍了,也没有刘二的踪影。这个刘二,带着那么多珍宝,能到哪儿去呢?会不会出了别的事?刘大越想越着急,越想越害怕,但也无计可施。

两小时很快过去了,刘大只好哭丧着脸回店来见警官,把事情一一相告,警官倒也没有过多的责怪,只详细问了一些有关刘二的情况,还作了一些记录,然后,连同那破煤气罐一起带走了。临走时警官再三叮咛,此事千万保密,别对任何人说。刘大则恳请警官尽快找回弟弟,警官也满口答应。

谁知祸不单行。

当天上午刘大的店铺就着了火。火借风势,烧了半条街,消防队出动了10辆消防车,才控制住了火势,等到刘大闻讯赶到,已是颓垣断壁,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和一股刺鼻的胶带味了。

刘大心情懊丧,用一辆三轮拉着破铜烂铁回家去。此时正值深夜,路过僻静的跨江大桥时,一辆小轿车从后面追上来。在他身边戛然而止。一个蒙面人跳下车来,一条绳子像套马一样套住了刘大的脖颈,刘大从三轮上摔下来,挣扎了不多会儿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刘大醒过来已是在一条船上。

原来,那蒙面人把刘大"勒死"后,便连车带人一起推到江里,也是刘大命不该绝,在这深夜的江边,有一个住在船上的船老大出来解手,远远看到桥上落下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接着一辆轿车又疾驶而去,心中疑惑,便驱船前去探察,结果把刘大又捞了上来。 

刘大死里逃生,回到家里越想越感到蹊跷,自己是一个手艺人,修车为业,从不和人结仇,谁会下此毒手?要说谋财害命,又为何连车带人推下江后扬长而去?刘大想来想去,觉得此事和煤气罐可能有某些联系,会不会是黑社会的家伙干的,他们知道自己发现了煤气罐的秘密,要杀人灭口?可又一想,也不对头,杀了自己,对他们有何好处呢?

刘大休养了几天后,来到公安局找那个警官,想把情况汇报给他,可找了半天找不到那人,又不敢随便说,最后来到局长室。局长听后沉思了好久,打开了电脑说:"我们的人都在这儿,你仔细看看,哪个是你要找的警官。"接着,一幅幅照片便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刘大瞪大眼睛,可找来找去,最后还是失望了:"没有。"

局长严肃起来了,又叫来几个人,让刘大把过程尽可能详细地再说一遍。说到煤气罐里落下一个金首饰的小标签时,局长说:"你还能记得那标签的样子和上面的数字吗?"刘大想了想,说:"那图案是一座塔,数字是三个6。"局长点点头。

局长最后说:"刘大同志,你汇报的情况很重要,为了你的安全,也是破案的需要吧,你现在不能露面,一会儿有人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安心住一段时间,行吗?"

刘大住在一个有警卫的偏僻大院里,大约一个月,每天吃饭睡觉,在院里走走,看看花草,他是干活干惯了的人,这种无聊的生活简直让他受不了,可也只好捱。有一天,一位公安来通知他,可以回家了,刘大高兴极了,赶紧往家跑。

到家后,发现父母哭得泪人儿一般。原来,他们接到通知,刘二在广州一片海滩上被人用刀子捅死了,让家里去人处理后事。刘大一阵悲痛,想到和弟弟合作开店,彼此体贴嘘寒问暖的情景,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日子虽不十分富有,却也过得有滋有味,谁知这个破煤气罐一来,竟害得家破人亡,早知如此,干脆把它扔到马路上就好了,也是弟弟见财眼开,迷了心窍,否则也不会落得抛尸荒滩的下场……刘大越想越难过,大哭一场后,强忍悲苦,安慰二老一番,便赴广州去了。

从广州回来,刘大又到公安局去过几次,局长对他蛮客气,但不愿多说,只说案情比较复杂,需要调查研究,另外嘱他注意安全,无事不要再来。刘大于是另找了一处门面,挂起了招牌,重操旧业。日子一忙起来,也就顾不得再想别的事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

有一天,一个来修车的人随便拉起话来说:"咱县出了新闻,一个县长被关起来了,受贿有200多万呢,他儿子强奸妇女,和黑社会勾搭,冒充警官,有几条人命呢?"刘大一听,说:"真有此事?你怎么知道?"那人说:"这还有假?今天的晚报上登了长篇报道,你知道这案子怎么发现的,是从一个煤气罐开始的呢?"刘大更惊讶了,那人却只顾说下去:

"这家伙有几年管建设审批,送东西的海了,金首饰送的多了,往哪儿放比较安全?嗨,放到煤气罐里去了,一个厨房的破煤气罐,谁会在意?可谁知道,有一个小秘书要拍县长的马屁,有事无事往这位县长家里跑,倒垃圾啊,打扫卫生啊,浇花啊,县长是雇有小保姆的,可他非要干,你有什么办法?这一天又到厨房找活干,看到了这个破煤气罐,一开阀没气,高兴了,这可是为县长办好事的良机啊,二话不说,把煤气罐拉走了,也该他倒霉,路上遇到车祸,车毁人亡。县长知道此事后最关心的还是那只煤气罐的下落,可你猜怎么着?这煤气罐叫一个修车人拣到了?"

刘大说:"行了,你别说了,下面的事我比你明白。我只问你,那冒充警官的就是那县长的儿子?"

那人说:"谁说不是?这家伙可毒了,为了保住他老子的名誉和财物,到南方追杀了那个修车的人,这人还有个哥哥,也差一点命丧黄泉呢?"

刘大说:"是啊,幸亏那船老大来得快,否则他非喂了鳖不可。"

那人说:"一点不错。怎么你知道这事?"

刘大苦笑一下,说:"知道一点吧,你说吧,后来怎么了?"

那人说:"他这哥哥还算是个明白人,他把事情报告了公安局长。公安局根据他提供的煤气罐上的编号和一个金项链上的标签,顺藤摸瓜,抓住了这位县长大人的尾巴,可你知道,公安局长和县长比起来,这官小多了,敢不敢碰这个大,可要思量一番啊,这位公安局长真行,豁出去了,那位和黑社会勾结一起的大公子见势不妙,竟丧心病狂,把矛头对准了公安局长,要较量一番。好家伙,斗争可激烈了,那位不畏强势的公安局长,差一点也遭他们的暗算呢?不过俗话说得好,邪不压正,到头来,坏家伙还是一个个落入法网。哎,你怎么了?"

刘大听到此处,愣神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长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