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联故事 » 危地马拉“重生歌”之谜

对联故事

危地马拉“重生歌”之谜

2022-06-30 对联故事
如果说一首歌能让死去的人再次获得生命,很多人会以为这只是在、小说、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事情,但是,在危地马拉北部的雨林里,生活着一群与世隔绝的土著:几百年来,族中一直流传着一首被人们称作“重生歌……

危地马拉“重生歌”之谜

如果说一首歌能让死去的人再次获得生命,很多人会以为这只是在、小说、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事情,但是,在危地马拉北部的雨林里,生活着一群与世隔绝的土著:几百年来,族中一直流传着一首被人们称作“重生歌”的古老歌曲,不管是意外或者疾病死亡的人,只要听到那首“重生歌”就会奇迹般地死而复生;曾不止一个人因为这首神秘的歌,重新获得了生命。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让死去的人再次复活的歌吗?2010年,美国学者凯瑟瑞开始了一段凶险的探索之旅……

  的歌声

  在危地马拉佩滕地区,广袤无垠的原始森林里,有各种各样不为人知的神奇生物,以及无数未向人类公开的自然谜团。生活在幽深丛林里的“纳卡雅族”就是其中之一。

  “纳卡雅族”是印第安支族奇布查人的另一分支,他们没有文字,以太阳为崇拜对象。17世纪初,因为葡萄牙殖民者不断压榨,他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迁进了雨林深处,此后的几百年里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但是与这个神秘部落有关的,却一直长盛不衰,最的莫过于有关“重生歌”的传闻。相传,几百年前纳卡雅族的祖先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这片雨林,他们顽强的意志得到了太阳神的垂怜,从太阳神那里学会了一首可以让死去的人重新获得生命的歌“重生歌”。曾经就有几个当地居民因为这首歌死而复生,其中的两个人至今还健在。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能去纳卡雅族听一下那首可以给人带来生命的“重生歌”成了很多人的愿望,可是,进入森林聆听神歌的人很多都不明原因地失踪或者死亡,最多的一年里居然有二十二人在此丧生,纳卡雅族人说,活人聆听太阳神的“重生歌”是对神明的亵渎,所以理应得到神歌的惩罚。

  随着怪事一件接着一件,这里也有了一个新名字——“地狱与天堂并存的地方”,意思是说,那首歌既能给人带来生命也能夺走人的生命。

  2010年,美国汤利本影视传媒,准备拍摄一部名为《美洲的秘密》的纪录片,打算用四十集的长度,把南北美洲大陆上的各种神秘超自然现象,作一次系统的记录。在策划之初,危地马拉“重生歌”就进入了导演波拉茨的视线,为了增加纪录片的性,他决定冒险到丛林里一探究竟,为此,他特意邀请了著名民族宗教学者凯瑟瑞加入了他们的团队。

  2010年4月26日,摄制组一行人从纽约直飞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城,然后租了5辆越野车来到北部的佩滕地区。

  在当地,波拉茨找到了曾经死而复生的那两个人。他们一个叫曼努,另一个叫埃南,两人的年纪都在50岁以上。“我要说的只有感谢,如果不是那首神歌使我重生的话,我早就死了。”说起当年的事,曼努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那还是十年前,他和埃南以及另外十几名当地人,去森林里采摘野生的小豆蔻和咖啡豆。因为野生的小豆蔻和咖啡豆一直是当地人的主要经济来源,所以很多人甘冒危险到原始森林里去采集。曼努一行十几个人刚进入森林不久,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歌声,然后有八个人变得诡异异常,瞬间倒在地上昏死了,并很快停止了呼吸。

  剩下的人知道致命的危险正在向他们逼近,纷纷向森林外跑去。不久又有五个人昏倒,其中就包括曼努和埃南。幸运的是他们遇到了几名纳卡雅族人,将他们抬到了部落里,好心的长老们为他们举行了求生仪式,并唱了那首“重生歌”,奇迹出现了,五个人居然很快苏醒……

  听完两个重生者的讲述,波拉茨和凯瑟瑞他们迫不及待想去聆听那首“重生歌”,波拉茨想,他们既然被纳卡雅族人救过,打起交道来自然要比摄制组这群陌生人容易很多,于是提出想要请他们做向导带摄制组进森林。

  “那首歌是给死人听的,活人听了会带来灾难!当年我们十几个人,就是因为听到了那首歌,有八个人遇难了。”说起当年丛林里的一幕,曼努的脸上满是惊恐。幸好埃南的态度没有那么坚定,在波拉茨保证他们人身安全,并给予一笔数目可观的劳务费的许诺下,曼努和埃南终于答应了。

  死亡的地带

  2010年5月2日,摄制组一行人在紧张和兴奋中走进了原始森林。森林里荆棘丛生,根本没有路,他们一边砍除障碍,一边艰难前行。越向林子深处树木越密,后来几乎遮住了阳光,地上不时出现颜色体积各异的蛇,树上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很多人被带着刺的矮树枝划伤。

  曼努和埃南一边指引他们前行,一边神情紧张地四处张望,好像随时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好不容易杂草树枝没那么深了,摄制组刚要休息一下,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歌声,曼努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就是那首歌,快……”他的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了,波拉茨和凯瑟瑞刚想问这就是“重生歌”吗?却看到曼努的嘴巴和眼睛都张得很大,样子说不出的诡异,凯瑟瑞碰了他一下,曼努居然随即栽倒,凯瑟瑞急忙抱起他,却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快跑啊,那首歌……”看到曼努倒地,埃南彻底崩溃了,转身跑了出去,可是刚跑了不到两米却直直杵在那里。每个人都感到了恐惧,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波拉茨大着胆子,一步步走到埃南面前,埃南的脸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好像一具死了很久的。

  虽然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凯瑟瑞处事还算镇定,一把拉过身边的录音师,让他背起曼努先走,然后又来到埃南身边,伸手到他鼻子上一摸,他的呼吸也停止了,难道那首歌真这么可怕吗?在它响起的瞬间就夺走了两个人的性命!

  所有人都陷入了惊恐当中,凯瑟瑞从没有见过这种事,但他知道马上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急忙催促所有人尽快离开。一名摄像师抱起埃南,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此时,背着曼努的录音师已经先走了,但是凯瑟瑞却没看到他们的影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应该走不出视线范围,没有时间想更多的事情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但是在大树荆棘里行走非常困难,凯瑟瑞拿过砍刀,在前面开路。

  “快看那是什么?”忽然有人看到前面草丛里有东西,凯瑟瑞万分戒备地走了过去,发现草丛里卧着两个人,是曼努和录音师,听到有人来了,录音师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凯瑟瑞翻过录音师的身子,他的脸已经变得和曼努、埃南的脸一样惨白,而且没有了呼吸,他居然也遇难了。看到刚才还活生生的人现在却变成了一具死尸,一名女场记双手捂着脸绝望地哭叫起来:“我不想死,我要离开这里!”

  波拉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真的有这种既可以杀人,又可以救人的歌吗?太不可思议了,“大家不要怕,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他的声音颤抖起来。

  凯瑟瑞想到了用卫星电话向外界求助,他马上打开背包,取出电话,可就在这时,那个可怕的歌声再次传来了,又听到了“重生歌”,所有人都尖叫一声,有的躲到了树后面,有的抱头蹲在地上,但那歌声很快就停了。

  凯瑟瑞从树后面出来,要大家快走,却发现刚才哭叫的那名女场记一直蹲在地上没有起来。摄制组的成员都成了惊弓之鸟,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的心狂跳不已。波拉茨站在女场记前面,俯身一看,只见她的脸色惨白,嘴巴张开,显然遭遇了不幸,波拉茨一把抱起她,大声叫赶快离开这里,可是他刚走了几步,就转过身,对凯瑟瑞说:“我感觉……”只说了三个字突然倒在了地上。看到连波拉茨也出事,凯瑟瑞脑子轰地一下,没等他想太多,突然听见有人说:“你身后,快看……”凯瑟瑞急忙转身,一群赤身裸体的土著出现在他眼前,土人嘴里说着什么,然后一哄而上将他们抬起来,面对这些土著人凯瑟瑞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结果摄制组里没有出事的人都被抬起来,一直被土著人送到了雨林外面。土著人语气严厉地说了几句话,然后回去了。他们都听不懂土著语,但好像是不让他们再来了,可是遇难者的遗体还在林子里。凯瑟瑞知道即便再回去他们也不是土著人的对手,只有先找人帮忙。不久,他用卫星电话叫来的警察赶到了,不过他们都说要强行进入部落肯定会和土著人发生冲突,必须请示上级。凯瑟瑞无奈之下只好先跟着警察回去。

 自然的奥秘

  第二天,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在雨林里遇难的人除了埃南和曼努以外,居然都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重生歌’真的太伟大了,我们都是被它救活了的!”重生之后的波拉茨兴奋得忘乎所以,他说,他们醒来的时候几名年老的纳卡雅族人嘴里唱着“重生歌”,围着他们跳舞。看到他们醒了就立即把他们赶了出来,但是谁也不知道埃南和曼努是不是也被救活了,他们都没见到这两个人。

  虽然经历死亡,但这更激励了波拉茨和凯瑟瑞,波拉茨想,如果能把“重生歌”这个神话般的事情,加上自己的亲身经历放进他的纪录片里,一定能震惊世界。当天下午,他就去警局,要求警方进雨林寻找失踪的曼努和埃南,警方推诿说,雨林面积太大搜寻困难,而且容易与部落的人发生冲突,要先请示上级。从他们口里,波拉茨得知,一个叫雷诺的人曾经做过考古队的向导,多次深入雨林都没有出事。在警方的帮助下,他找到了雷诺,预付了一笔丰厚的劳务费之后,雷诺答应带他们前往雨林,并保证不会出事。他说,要避过危险,就要从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后面进入雨林。最后商定由波拉茨和凯瑟瑞他们三个人去。雷诺还要他们准备了一大堆药品和肉类食物,说是给纳卡雅族人送的礼物,最后驱车来到那座山坡前,山后就是大片的森林。他们进入森林不久,就看到了一条小河,河边是几十座巨大的草棚,雷诺说这就是纳卡雅族的营地了。

  几名赤身裸体的纳卡雅族青年正在向一个大坑里扔着一捆捆乱蓬蓬的树枝。看到雷诺他们显得很高兴,一会儿一个身上搽着深红色颜料的人带着一群族人走了过来,他就是族长,他们好像和雷诺很熟。凯瑟瑞被带进了一座草棚,向里面供奉的神像参拜。草棚里除了几座木制的神像,就是一座用干草和泥堆起来的长方体,类似床。族里很多人患有疾病,雷诺每次来的时候都给他们带来药品、食物,所以很受族人的欢迎。

  凯瑟瑞想出去看看,趁着族人们翻看礼物时候,拉着雷诺悄悄溜出草棚。他们刚出来就被坑前的几名青年吸引,他不明白这些人将那么多树枝泡进水里是用来干什么,雷诺过去询问了一番,才知道原来水里有毒,浸泡树枝是用来毒杀猎物的,凯瑟瑞觉得树枝的颜色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观察“重生歌”救人的办法。

  回到草棚,他假装呆立一下,然后仰天摔倒,眼睛大张,波拉茨不明白他怎么又受到了“重生歌”的惩罚,急忙让雷诺请求族长救人,族长想了想,让所有人都出去,找来几名长老,把凯瑟瑞抬到了那座土台上,然后围着他跳舞,嘴里哼唱着那首神秘的“重生歌”。不久,凯瑟瑞突然坐起来,手里居然抓着一条长长的深红色蜈蚣,不顾众人的拦阻,跑出了草棚。波拉茨见他果然又被救活了,凯瑟瑞却告诉他,他现在已经差不多知道了“重生歌”的秘密。

  翌日,凯瑟瑞在实验室里,检测出了从泡树枝的坑里带来的水,和那条蜈蚣都含有剧毒。他用小白鼠做了实验,发现蜈蚣正好是水里剧毒的克星。此后他又去雨林调查了几次,并见到了曼努和埃南的尸体,凯瑟瑞觉得这正好证实了他的推测。

  半个月后,凯瑟瑞宣布已经破解了“重生歌”之谜。所谓的“重生歌”就是中毒与解毒的过程:首先,纳卡雅族人用一种纯天然的毒素掺入水中,来浸泡新鲜的树枝,然后把这些树枝分散放置在雨林里,只要有人畜被这些树枝刮伤,两三分钟之后就会毒发,会致使人面部肌肉紧缩,停止向颅内供血,自然会出现面部器官张开、脸色惨白等症状;尔后迅速进入呼吸间歇性暂停和假死状态,类似于休克。加上纳卡雅族人一旦发现东西进入陷阱,就会齐声高唱他们的所谓圣歌,也就是外人说的“重生歌”,向神明表示感谢。这同样起着惊吓猎物的作用,加快中毒者的心跳、神经紧张促使毒发;摄制组进入雨林时,很多人被带毒的树枝刮伤,又听到了歌声,拥有可怕经历的曼努和埃南心跳马上加快,最终毒发,看到两人惨死,又听到了歌声,其他人也相继出事。那天所有出事的人都没有穿外套,所以很容易被树枝刮到,凯瑟瑞和另外几个人因为穿了外套幸免于难。凯瑟瑞推测,如果中毒的人少,惊动不了族人,那么伤者肯定会被野兽蚕食,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失踪的原因。

  族人来取猎物时,发现中毒的是人,而且还没有被野兽咬伤,就会带回供奉神明的草棚,放到土台上,土台里饲养的蜈蚣就会出来咬破中毒者的皮肤,进入身体内的毒液,正好与树枝上的毒液相互抵消,最终使人“复活”!而族中的长老们会唱起圣歌向神明祈福,致使被救者以为是被他们的歌救了,就有了以后“重生歌”一说。

  凯瑟瑞用白鼠做了实验,发现这种奇怪的毒素如果在体内出现两次,用什么解药都不可能治愈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曼努和埃南没有被救活的原因。不过,他始终不知道这种毒素是怎样产生的,他相信未来的科学家们一定会将它用到医疗上,并造福人类。大自然真是一个充满奥秘的天堂,她制造出了千奇百怪互相克制、互相依存的动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