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杀人收音机

推理故事

杀人收音机

2022-06-30 推理故事
路易斯安那州的梅拉妮是名年轻的家庭教师,温柔可人,也不失靓丽。1992年,在一次家访中,她开车行驶到一处公园管理中心附近,汽车突然熄火,出了故障。正在心急如焚又无计可施时,公园的园丁亚利山德拉走了出……

杀人收音机

路易斯安那州的梅拉妮是名年轻的家庭教师,温柔可人,也不失靓丽。1992年,在一次家访中,她开车行驶到一处公园管理中心附近,汽车突然熄火,出了故障。正在心急如焚又无计可施时,公园的园丁亚利山德拉走了出来。当他得知梅拉妮的车出了故障,便立即放下水桶忙碌起来。不久,梅拉妮的车又可以重新上路了。梅拉妮得知,亚利山德拉是希腊人,为谋生来到美国,做过希腊餐厅的厨师,当过车辆维修员,目前受雇于公园,护理草皮和植物。这次意外邂逅成就了一段佳话。后来,梅拉妮和亚利山德拉走进了婚姻殿堂,并很快有了两个孩子。

但是王子和公主的并没有延续到现实生活中。梅拉妮和亚利山德拉教育背景相去甚远,宗教信仰相斥,性格也格格不入。二人不能互相包容,关系日益紧张起来。1995年,二人协议分居并于年底离了婚,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归属梅拉妮,亚利山德拉可定期探望。

离婚后的二人反倒轻松不少,成了不错的朋友,经常互相问候,彼此挂念。亚利山德拉在美国几乎是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朋友也不多。一次亚利山德拉病了,没有人照顾,有半个月时间,梅拉妮带着孩子们陪在亚利山德拉身边,直到他安然度过了生病期,恢复了健康。好起来后的亚利山德拉分外感激梅拉妮,也很怀念跟梅拉妮和孩子们一起生活的日子。于是,他向梅拉妮提出复婚,并再三强调会更加宽容地对待两人的关系。正在反思第一次婚姻失败的梅拉妮被说动了,加之成长中的孩子们对父亲更加依恋,期望父亲能一直陪在她们身边。1998年初,亚利山德拉搬回了和梅拉妮的家。不久,亚利山德拉的父母也从希腊来到了美国,跟他们居住在一起。他们也希望复婚尽快提上日程。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彻底打乱了他们的生活秩序。1998年6月21日清晨,亚利山德拉向警方报案说前妻在浴室里触电身亡。

接到报警后,几名警员迅速赶往现场。死者在浴缸中央,脸朝下趴着。浴缸里发现了一块女士手表,表针停在12点30分。据推断,死亡时间应在当晚的12点20分到12点45分之间。旁边放着一台收音机。案发现场似乎一目了然:梅拉妮在深夜洗澡时本来打算听听音乐或者广播,却由于电器落水而导致触电身亡。这看起来似乎是一起悲惨的意外事件。于是,警方初步认定,梅拉妮是因意外事故死亡。

亚利山德拉向警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当天清晨时分,亚利山德拉起床后没有看到梅拉妮,梅拉妮不在厨房、客厅和地下室。这时他不经意间发现浴室的门始终紧紧闭着,而且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于是,他匆忙去叫一位邻居来帮忙。他们不断敲门,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迫不得已,他们一起踢开房门冲进了浴室,眼前的情景惊住了他们:梅拉妮倒在浴缸中,早已停止了呼吸。

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一大早,梅拉妮的父亲鲍姆勒赶往郊区参加老朋友聚会。半路上他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妻子哭着告诉他女儿梅拉妮死亡的消息,并说,警方认为女儿的死是意外事故。听到噩耗以后鲍姆勒大为震惊。但鲍姆勒认为女儿意外死亡的可能性并不大。

被伪造的现场

过去,鲍姆勒曾反复告诫他的孩子不要把电器带进浴室,而且梅拉妮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做的,从没有把电器带进浴室里去。他相信,自己的女儿掌握基本的常识,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他驱车赶往警察局,将自己的怀疑全盘托出,希望重新调查女儿的案件。

当时,路易斯安那州曾出现连环凶杀案。凶手是个变态杀人狂,精神极度错乱,身份仍然是个谜。在这个连环杀人狂的字典里,有个词叫“适当时机”,那么,梅拉妮是否碰巧撞上了连环杀人狂的“适当时机”?

面对错综复杂的案情,只有找出真相,才能告慰死者家属。

警员们将梅拉妮的尸体送往法医处。为了进一步确定死因,法医病理学家罗伯特仔细检验了死者的尸体,并对梅拉妮的尸体进行了解剖。结果在死者的一个大脚趾上发现了明显的、非常严重的电灼伤痕迹。电灼伤表现为环状,这种结果只能是电线缠绕在大脚趾上造成的。与此同时,在梅拉妮的颈部也发现了类似的电灼伤。电烧灼现象无法解释,现场没有发现导致这一现象的证据。这说明现场已被伪造。这是个触目惊心的发现。

现在,梅拉妮案属于连环杀人案中的一环这一可能已经基本可以排除了,因为连环杀人狂作案后从不伪造现场。与此同时,警方发现,亚利山德拉表现非常反常。调查重点于是集中在了亚利山德拉身上。

警方对案件进行了认真分析。如果像亚利山德拉所说的那样,梅拉妮一直反锁浴室房门,对他的敲门没有作出任何回应,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一般会显得非常担心。但事实上他并没有。一般来说,人们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大都会毫不犹豫地立即破门而入,以便及时挽救亲人的生命。但是,他的行为却更加让人难以理解,他不仅没有这样做,相反却跑下楼去寻找邻居前来帮忙。从以上情况来看,他的反应完全不合逻辑,甚至非常可疑。而且,警方在对浴缸进行检查后发现它并未与地面接触,因此就算收音机落入水中,也不会给梅拉妮带来任何危险,除非她抓住电插座或其他金属器材。事实上,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警员们在询问亚利山德拉时,亚利山德拉的说辞不够准确,也没有说出全部所知,他根本就没有提到电线。面对警方再次登门提出的质疑,亚利山德拉又突然自毁前言,改口说梅拉妮是死于自杀,并向警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当晚他发现梅拉妮长时间待在浴室里不出来,准备给孩子们洗澡的他有些担心,于是敲浴室的门。里面传来梅拉妮的声音:“请等我一会儿,亲爱的。”亚利山德拉于是先带孩子们看儿童节目去了。一刻钟后,仍旧不见梅拉妮出来的亚利山德拉感觉更加疑惑了。再次敲门后发现浴室门从里面闭锁了,他马上破门而入,冲了进去。随后就看见梅拉妮躺在浴缸里,脚上还缠着一段裸露的电线,电线的另一端就连着插座,还没有启动电源。他大惊,冲过去拔掉电线,连问梅拉妮为什么要这样。梅拉妮说,今天看到电视上一个女人无意间如此送掉了性命,感到好奇而已。亚利山德拉赶紧扶着梅拉妮走出浴室,安排她和孩子们睡下,自己才去休息。在他睡下后,梅拉妮却在浴室中自杀了。

亚利山德拉为何要把自杀现场伪造成意外事故现场呢?

致命的婚姻

亚利山德拉向警方说出了他伪造现场的原因。由于亚利山德拉是希腊人,他的宗教信仰使他根本无法忍受梅拉妮的这种死亡方式,于是他不得不将现场布置成意外事故的样子,以掩盖梅拉妮自杀的事实。之后,他才急忙跑下楼喊来邻居……

为了彻底弄清梅拉妮的死亡真相,调查人员决定用一头猪现场模拟所谓的自杀场面,由罗伯特主持。罗伯特根据当时的现场情况对房间进行了布置。在浴缸里放置了一头死猪,然后将一根铜线搭在死猪的腿上,再将铜线的另一端与电插座连接起来。这样做只是要确定究竟在什么情况下,电线才能对死者造成类似的电灼伤。

浴室中的插座启动后,电流通向死猪,的确在猪腿上造成了电灼伤,但无法在颈部造成电烧灼的痕迹。仅此一点,即可排除死者的自杀可能。显而易见,梅拉妮很可能是遭到了谋杀,那么谁会时分将梅拉妮杀害在浴缸呢?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表述经过时词不达意的亚利山德拉。紧接着的发现更加证实了这一点。罗伯特在死者肺部发现了只有在气绝身亡时才会产生的特殊细胞;死者口中有蕈状泡沫;水性肺水肿明显,骨有压痕;肝脏、肾脏及脾多处有淤血。这些都证明梅拉妮的真正死因并不是被电死,而是溺水而亡的。

在一系列证据面前,亚利山德拉终于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在邻居和朋友们看来,梅拉妮和亚利山德拉生活美满,两人不时跟孩子和父母出游,经常举行家庭聚会。但风光的背后掩藏着许多问题。他们之间仍然存在许多矛盾并不时地爆发出来。正因为如此,梅拉妮希望延期举行复婚仪式,留给彼此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考虑清楚两者是否适合复婚。而亚利山德拉及其父母则希望尽快到希腊举行复婚仪式,这样的话对孩子们也是一种安慰和保障。因为这件事,他们争吵了无数次。

在案发当天,两人又为举行婚礼一事争吵不休。傍晚时分,心情不畅的梅拉妮与妹妹前往一家俱乐部喝酒聊天,以疏解自己的烦心事。她们一直在俱乐部待到深夜,直到夜深人静时,微醉的梅拉妮才开车回家。

到家后的梅拉妮本来打算好好放松一下,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但是对她的晚归和丢下孩子酗酒的行为十分不满的亚利山德拉却将她堵在浴室中,对其横加指责,两人随后又发生了激烈争吵。接着,亚利山德拉突然恼羞成怒,紧紧扣住梅拉妮的脚踝,将她头朝下提了起来。惊慌失措的梅拉妮清楚自己的情况有多糟,知道自己需要帮助,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喊救命。这一举动使亚利山德拉更加气急败坏,他生怕夫妻纠纷吵醒已经睡下的父母或者引来邻居,于是将梅拉妮的头浸入水中,试图淹死她。在梅拉妮没有了声息之后,紧接着,亚利山德拉更加惨无人道,他将电线搭在她的颈部和大脚趾上,并迅速接通了电流……后来又制造了意外现场。

最终,亚历山德拉被法庭判决犯有杀人罪而锒铛入狱。

收音机是几天前亚利山德拉送给梅拉妮的一件礼物,当时亚利山德拉说:“亲爱的,有一件迷人的礼物送给你,尽管现在它对你没有什么价值——也许有一天会派上用场!”这是亚利山德拉准备杀害梅拉妮的预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