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唐诗故事 » 愿做春风吹香远

唐诗故事

愿做春风吹香远

2022-06-30 唐诗故事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在维护经济秩序的大潮中,红盾是一朵艳丽的奇葩,散发着清幽的芳香,报告春天的来临。   那是2003年7月初的一个上午,工商所每天的……

愿做春风吹香远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在维护经济秩序的大潮中,红盾是一朵艳丽的奇葩,散发着清幽的芳香,报告春天的来临。

  那是2003年7月初的一个上午,工商所每天的碰头会刚刚开完,一个学生摸样的小伙子来到上马工商所,他就是李靖。

  上马工商所位于新田东路生产资料交易大厦的三楼,一间里外套的办公室容纳着该所的6名同志。宝林接待了一脸纯真的李靖。

  “叔叔,我要举报。”李靖战战兢兢的用外地方言说“救救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做假酒,你们赶快去制止他们。”

  “什么?”宝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很快将投诉举报记录本翻开说道:“小伙子,把情况说具体一点。”

  李靖,那年20岁,在省城读大学,放了暑假回家后,不见自己的父母,只有残疾的舅舅一人在家。舅舅告诉李靖说小靖回来可以照顾舅舅,你的父母前天刚走,为了给你凑学费去侯马做生意了。

  李靖安排好舅舅的起居生活,对舅舅说:“过两天回来再照看你。”心急火燎的来到侯马帮助父母。谁知道昨天来到父母租的农家小院,看见父母正在给酒瓶贴标签,封瓶盖。给他的第一感觉是父母在做假酒,父母见他来了赶忙将散落在院子里的酒瓶、标签、瓶盖收拾到了厨房内。

  李靖询问父母你们在做什么,他的父母支支吾吾的打岔。吃过晚饭,在李靖的一再追问下,父母无奈之间说出了实情。李靖开始给父母做工作,放弃这样做,说到最后,父亲火了,还要动手打李靖。父母的工作没有做通,怎么办?不能让父母犯法。整整一夜李靖都没有睡,思想在激烈的斗争。

  第二天一大早,李靖继续做工作,但还是没有做通工作。该怎么办?李靖走出农家小院,沿着新田路往西走着走着,抬头一看工商所,他便走进了工商所。

  “所长,假酒黑窝点。”宝林记录完了大声说。

  “在什么地方?”所长问道。

  “根据李靖的描述,应该在郭村专用线附近的民房内。”宝林答道。

  “能确定具体位置吗?”所长从套间走了出来。

  “我带你们去”李靖怯生生地说,“能不能给我的爸爸、妈妈改过自新的机会?”

  “当然可以。”所长郑重的说:“准备好文书,出发。”

  内勤小杨留下值班。

  光田、宝林、新民、我和所长一行五人在李靖的指引下很快找到了在郭村铁路专用线北第四排最后一家农家小院。

  “我说不能干这伤天害理事吧,孩子不知道跑哪去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亲戚都借遍了,从哪弄那么多钱 ?不是为了他上学谁干这缺德事。”闷闷的男人的声音。女人说“我不管,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听着院内的对话,我们迟疑了一下,默默无语的李靖两眼已经留下两行热泪。

  “当当”的敲门声打断了院内的对话。门打开了,李靖的母亲看着我们几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惊呆了。“娃他娘,是谁呀?小靖回来了?”李靖的父亲边问边来到门口,看到我们的时候,惊憟表情写满了脸。紧接着是李靖妈妈嚎啕大哭的声音,李靖父亲火冒三丈的叫骂声,李靖隐隐的哭泣声交织在一起。

  “死娃子,我打死你”被宝林死死拉住的李靖父亲闷闷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李靖吓得躲在了角落里。

  “我们是工商局的执法人员,请你们冷静,配合我们的工作。”光田掏出执法证对李靖的父母大声说。

  院内一下子平静了,只听见李靖父母的喘息声,“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刚才太冲动了,都是这死娃子气的。”李靖的父亲反应倒是挺快的。

  随后,我们对那里里做了现场检查笔录,当场收缴了作案工具、制作的假酒、名酒标签、酒瓶等等。

  当天下午,李靖的父母来到工商所,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悔过,愿意接受工商部门的处罚。鉴于李靖父母刚刚开始制作假酒,并没有销售,没有造成社会危害,家庭困难,给予教育为主从轻处罚。

  案件查办工作结束了,但上马工商所的全体人员认为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一直牵挂着李靖上学问题。如何让李靖读完学业?如何让李靖的家庭走向富裕?根据辖区特点和李靖家的具体情况,我们在新田东路为李靖父母找到一个小摊位,并指导他们走上了合法的经营之道。

  如今,富有正义感的李靖已学业有成,李靖家的小摊位也已小有规模,家庭也走向了富裕美满。

  红盾情系百姓事,愿做春风吹香远,花园已是百花放,香远益馨正当时,他的笑容更烂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