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神秘邮差

推理故事

神秘邮差

2022-06-30 推理故事
●死亡 一天深夜,在美国硅谷工作的日本籍电脑工程师大冢一郎,开车回到棕榈泉别墅区的家门口。下车锁车门时,忽然感觉有人在后面轻轻地拍他肩膀。原来是一个推着自行车的邮差。他递给大冢一封信。大冢看都没看,……

●死亡

神秘邮差

一天深夜,在美国硅谷工作的日本籍电脑工程师大冢一郎,开车回到棕榈泉别墅区的家门口。下车锁车门时,忽然感觉有人在后面轻轻地拍他肩膀。原来是一个推着自行车的邮差。他递给大冢一封信。大冢看都没看,以为是银行的账单,顺手在邮差的登记簿上签了名。

回到家,大冢随手把信件放在茶几上。刚进卫生间准备洗漱,却听到妻子美质子的尖叫声。大冢跑出来一看,美质子正指着那个信封惊讶地看着他。

那是一个用烧给阴间的黄裱纸糊的信封,信封上写着“大冢一郎收”,没有寄信人和收信人的地址。大冢一郎打开信封,信封里也是一张黄裱纸,正反面一个字都没有。就在大冢和妻子愣神的时候,那张信纸竟然像烧着了一样,很快悄无声息地粉化了!

大冢连忙跑出门去找邮差,可外面夜色沉沉,一个人影都没有。大冢安慰妻子说,可能是别人开玩笑吓唬他的。

第二天早晨,美质子醒来,发现大冢蒙着头睡觉,便帮他把头露出来。不料,当她掀被子时,意外发生了:丈夫的头哪去了?美质子一声尖叫后,晕了过去。

因为棕榈泉别墅区内住的都是高科技精英,接到报警后,警方不敢怠慢。警长斯格特连忙带人赶到现场。

尽管斯格特听到大冢家的女佣报警后有思想准备,但看后还是大吃一惊:大冢的平躺在床上,身上没有一处伤痕,唯独少了脑袋。更为奇怪的是,伤口处很干净,连一滴血都没有流。

经过调查,警方排除了美质子或女佣杀害大冢的可能。但几个月过去了,此案一点头绪也没有,大冢的头颅一直没找到。

●扑朔迷离

几个月后,棕榈泉别墅区发生了第二起命案。死者是来自印度的计算机工程师库兹。他的死法跟大冢一模一样,听他家人说死者生前也曾收到邮差送来的信件。

此事越传越离奇,有人说那个邮差是“死神”,他送的信实际上是“死亡通知书”。

一时间,整个硅谷地区人心惶惶。人们看到邮差就远远躲开。连续两起奇怪的命案都没破,连人头都没找到。这引起了旧金山市警察局的高度重视,他们要求斯格特尽快侦破此案。

斯格特不相信有什么“死神”。虽然暂时有些情况还解释不清,但他认为这一定是谋杀。只是这凶手太奇怪了!为什么要在杀人前送“死亡通知书”?那张信纸为什么会粉化?他又是用什么手段来杀害死者的?斯格特决定从神秘邮差入手。

考虑到那邮差都是在晚上送出的死亡通知书。斯格特安排手下四处蹲守,发现可疑的邮差就立即盘问。一天,斯格特忽然发现夜色中,一个邮差骑着一辆绿色邮递自行车出没在别墅之间。

斯格特连忙带人悄悄地跟踪过去。趁着邮差不注意,他和另一个警员猛地从暗处跳出,一前一后将邮差堵住:“看你还往哪里跑!”邮差一紧张,“咕咚”一声,从自行车上栽了下来。警员二话不说就给他戴上了手铐。通过讯问和搜查,警方只在邮差身上找到几个快递件,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

从审讯中得知,硅谷很多软件都是顾客通过网上订购,然后通过邮寄发往世界各地的。由于竞争激烈,要求邮递员们当天的信件一定要送到客户手中,风雨无阻,哪怕是凌晨。

●"送错"的信

不久,“死亡邮差”又出现了。住在棕榈泉东部C199号别墅的墨西哥籍电脑工程师查理也收到了一封“死亡通知书”。他顿感脊背冰凉,当即报警寻求保护。

信纸被查理抽出来后就化了,斯格特赶到时只看到一只用黄裱纸糊的空信封。考虑到之前收信人三天内就会死亡,为了不惊扰“死神”,斯格特要求查理像往常一样正常上班和生活,警方会安排人暗中保护他。斯格特甚至要求查理故意到子夜时分再下班,然后趁着夜色赶回家,以便引蛇出洞。

第一天,查理平安无事;第二天仍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第三天晚上,查理虽然还是没事,但棕榈泉西部离查理家别墅一公里外的一个软件工程师却死了。

斯格特连忙带人赶过去,死者名叫亚当斯,也是个软件工程师。死法跟前两个死者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提前三天收到死亡通知书,但在他那没有头颅的尸体旁放着一张黄裱纸,上面用紫红色的朱砂写了几个字:“对不起,三天前我把信送错了人,没让你作好准备……”

斯格特感觉到自己上了“死神”的当,他可能是故意把信送给查理转移警方的视线,然后趁机跑到相反的方向杀害了亚当斯。看来这些死亡事件是人为的!

●死因改变

两个月后,一个名叫林根民的中国台湾籍软件工程师也收到了死亡通知书。这次斯格特更加小心了。他一方面做林根民的工作,鼓励他不要怕,装作无事一样继续上班;另一方面,在市局的帮助下,在整个棕榈泉别墅区布置下了320名便衣,决心利用这个机会抓住凶手。然而没想到斯格特的抓捕计划再次落空了:林根民并没有死在,而是在第二天莫名其妙地从公司的十七层楼顶上跳了下去。林根民的脑袋虽然还在,但已经被摔碎了……

斯格特感到疑惑了。林根民昨天还吓得不敢上班,说明他并不想死,所以不可能是自杀;而如果是医用盗杀,他从十七层楼上摔下,身上所有的器官都应该被摔坏了。唯一可能的是谋杀。可软件工程师从事的都是研发工作,整天呆在室内,会跟什么人结下仇怨呢?

不久,软件大鳄戴维的一个生产基地在硅谷圣亚当河附近建成投产,很多精英人士前去祝贺。就在落成仪式上,忽然从半空中晃晃悠悠地落下一只信封,那只信封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印度籍软件工程师里格布的身上。

里格布拿过信一看,竟然是一封死亡通知书。他撒腿就跑,吓得躲在家里。无论斯格特怎么劝说,他都不肯出门,还花巨资请来6个保镖,让他们荷枪实弹一天24小时保卫他的家。里格布在家里躲了三天,好在并没有出事,但他还是不敢去公司,甚至打算回印度发展。

就在里格布办回国手续的途中,出了车祸——在47号公路上,里格布的车与一辆大货车迎面相撞,他的车被撞成了一堆废铁……

●蛛丝马迹

硅谷接连出了五起类似的命案不能破解,斯格特受到上司的问责。市局还给他下了最后限期令:如果在一个月内还破不了这些奇怪的案子,他将被撤职!

斯格特急得团团转,但还是对案情无从下手。

死者林根民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他负责软件开发,妻子负责软件市场。她一直认为丈夫的死疑点太多,甚至是被人从楼顶上推下去的,但又没有证据。这天,她找到斯格特,想再了解一下丈夫的案情进展时,无意中透露出一个细节:几个月前,有家印度软件公司曾找到林根民,想用60万美元的年薪把他挖过去,但林根民没有答应。

斯格特一调查,印度那家公司设在班加罗尔。班加罗尔人称印度硅谷,那里有近5000家软件公司。那家公司名叫赛昂。令斯格特惊讶的是,赛昂公司主要也是开发游戏软件的,曾经在这一行名列前茅,但近两年来逐渐落伍了,位次已经落到了70多名。

收到死亡通知书的都是硅谷开发恐怖游戏软件的精英人士,会不会是赛昂公司为了除掉竞争对手而雇凶杀人呢?如果是,他们是怎么杀的?特别是那死亡通知书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死者的头颅哪去了?斯格特开始了秘密调查,为此他专程去了一趟印度。

斯格特通过关系,首先查清了赛昂公司在世界各地有哪些主要竞争对手。通过了解,那些因收到死亡通知书而死亡的精英,都是赛昂公司竞争对手公司的骨干。这个发现让斯格特感到很兴奋,这说明他的思路是正确的。接下来,他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派人悄悄地把赛昂公司主要竞争对手在硅谷的骨干全都暗中保护起来。

●真相大白

一天深夜,一个黑影悄悄地潜入了位于硅谷棕榈泉阿拉米达附近的一栋别墅。他只用了几秒钟,就熟练地弄开了主人家的门,来到主人的卧室外,黑影往室内吹进去一种迷香。就在黑影闪身进了主人卧室,用一个奇怪的东西对着男主人脖子时,整个房间忽然灯火通明,黑影想跑,却见斯格特站在门外正用手枪指着他,他顿时瘫倒在地。

经过审讯,这名凶手来自印度,名叫拉达。于是事情真相大白。

斯格特判断得没错,印度赛昂公司的老板名叫丹尼斯,有着黑社会背景。他们专门开发了一种恐怖游戏软件,供给恐怖组织培养新成员。但是,游戏软件这一行竞争非常激烈,公司投产后只红火了两三年就落败了。

丹尼斯知道,开发软件人才是第一位的,于是他想了个办法:花巨资动员竞争对手的骨干技术人员到自己的公司来工作。但只有几个竞争对手的技术骨干在他们的重金许诺下来到了印度,其他大部分都不愿意来。丹尼斯想出了这个歹毒的办法。

丹尼斯考虑到开发恐怖软件的人内心里多少都有点鬼神的阴影和恐惧感,他想到先送一份“死亡通知书”吓吓他们,如果他们愿意去印度,他们就放弃杀人,但如果他们还不“悔改”,就除掉他们。

信封里的黄裱纸密封在信封里,经过了化学处理,只要打开信封接触到空气,它们就会粉化掉。当然,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增加恐怖感,而且不会留下把柄。

那他们为什么要割下受害人的头颅?变态的丹尼斯交代说,他想研究这些计算机天才的大脑,说不定将来还是一笔财富;而且还可以为了栽赃那些为器官移植而杀人的人,同时对其他软件开发人才也是一种恐吓,一箭三雕。

他们割人头时用的是新开发出的纳米激光刀,这种刀很神奇,瞬间就能焦化伤口,密封住血管。所以头颅被割掉了也不会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