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血色十字架

推理故事

血色十字架

2022-06-30 推理故事
最近一连发生四起凶杀案,有四人被残忍杀害。   经并案分析,刑警队队长高连山断定此案是同一人或同一伙所为,因为这四起案件惊人相似:被杀者全是市里各家的外科医生,而且都是被像手术刀之类的利器杀害,……

血色十字架

最近一连发生四起凶杀案,有四人被残忍杀害。

  经并案分析,刑警队队长高连山断定此案是同一人或同一伙所为,因为这四起案件惊人相似:被杀者全是市里各家的外科医生,而且都是被像手术刀之类的利器杀害,然后抛尸野外。

  一时间全市医生如惊弓之鸟,不知道哪一天噩梦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有一点使高连山十分不解,就是案发现场都在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外。那些被杀医生为什么会乖乖地跟凶手来到野外?案发现场并无搏斗痕迹,医生们为什么不反抗?是被施了魔法吗?

  说起医生,高连山并无多大好感。一年前,妻子在一个寒夜突感小腹剧痛,而这时高连山正在外地追捕罪犯,妻子只得独自硬撑着来到医院。

  谁知那个值班医生忙于在网上与异性聊天,给她草草注射一针止疼剂后又忙于上网,结果妻子疼得死去活来。

  当那个医生发现不对劲时,一切为时已晚,而最后的验尸结果是:妻子仅仅是阑尾穿孔。

  中午回到家,他推开儿子高俊的房间一看,儿子又不在家,近段时间,很难见到儿子的影子。书桌上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高俊高大帅气,体格健壮,脸色却分外阴沉,而以前儿子是多么的阳光灿烂。

  他再仔细看看照片,儿子上嘴唇有了毛茸茸的小胡子,连喉结都有了,一种强烈的陌生感猛地袭来,什么时候儿子长大了?大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唉,成年累月地忙于案件,出差办案或在办公室过夜成了家常便饭,说起来爷儿俩有多长时间不在一块了?即使是今年清明节都没空陪儿子一起给他妈妈上坟,还记得儿子当时投过来隐含怨意的一瞥……

  高连山心头沉重,又随手翻翻儿子书架上的书,竟发现有好多是凶杀探案之类的,心头顿时一惊,他看这类书干什么?

  而不经意间从书架中抽出一幅地图时,高连山一双眼睛顿时瞪得像鸡蛋那么大。

  那是一幅本市地图,可以看到儿子用红笔细心画了好几个圈,高连山一眼认出那些圈圈正是出过事的医院,然后儿子又用红笔把那些圈圈连起来,结果竟成了一个红得像血的歪歪扭扭的十字架!

  高连山的心一下子抽紧了,像是有一只手往下猛拽了一把。

  难道这些案件是儿子干的?儿子早就策划好了,要对十字架上所有医院的医生按部就班地下手?

  高连山突然想到什么,俯下身仔细再看,终于发现血色十字架的最末端还有一个圈圈内没有发生过凶杀案,而这家医院正是妻子惨死的那家医院——儿子是连环杀手至此确信无疑,他要把造成母亲惨死的那个医生留到最后一个杀!

  是妈妈的惨死使得儿子心中剧痛,又因为不能经常和父亲沟通,不能排解心中的痛,终于心性大变,这才产生了报复医生的念头!

  高连山心中一时间掀起惊涛骇浪,整个人都快垮了,忽然又发现地图一侧还有一行小字,分别写着:1、2l、42、64。

  这是什么意思?高连山眉头紧皱,苦思半天,心窍突然开了,忙在纸上写下那四起凶杀案发生的日期,如果把第一起凶杀案发生时间当作第一天的话,那么后面三起案件正好是第21天,42天、64天,而这四个数字依次相隔20天、21天、22天!

  而今天距离发生第四起凶杀案时正好23天,也就是说今天正是发生第五起凶杀案的日子!

  必须立即阻止儿子继续犯罪!高连山用颤抖的手拨打儿子的手机,通了,却在只响了一声后关机,再打过去,不通。他为什么关机?是正忙于下手吗?

  高连山呼吸急促起来,立即拨通医院,命令:“事关生死,立即查一下有没有医生刚刚离开医院!”

  很快有了结果:10分钟前,有位医生说有事出去了,目前尚未回来,电话联系不上。

  一听这个医生的名字,高连山什么都明白了,正是当初那个上网聊天误诊妻子的医生!

  医生肯定是被儿子带走了,可他是怎么肯跟儿子走的?难道没有听说医生系列被杀案吗?

  高连山一时间手脚冰凉,这医生可恶,可罪不至死,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必须立即找到儿子,阻止这残忍的报复杀人!可儿子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竟是儿子的短信:想知道最终结果吗?速到西郊防空洞,过时不候!

  儿子的语气陌生,冷酷得可怕,一股寒意从高连山的后背冒上来,儿子这是公然向警方更是向他挑衅!

  他回拨过去,手机却又关了。

  他拨通了局里电话,在简短汇报案情后急忙跳上车,风驰电掣般往西郊防空洞而去。

  那个防空洞早已废弃不用,荒凉得可怕,是杀人藏尸的绝佳地方。

  在防空洞口,高连山跳下车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也不知走了多远,前方突然响起激烈的打斗声,转过弯,他见儿子和一个身材瘦削但力道十足的人作殊死搏斗。眨眼间,身材高大健壮的儿子占了上风,手中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作势欲刺,那把刀正是一柄锋利无比的手术刀!

  “砰”的一声枪响了,高连山手中的枪口硝烟弥漫,巨大的枪声在防空洞里震耳欲聋,他的目光像利剑一样,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在滴血。

  儿子握刀的胳膊被他爸爸开枪击个正着,要知道高连山是全市公安系统数一数二的神枪手。

  巨大的疼痛使得他大叫一声轰然倒地,那个差点儿成为刀下之鬼的医生愣住了,然后立即反应过来,拾起掉落在地的刀。

  高连山心如刀绞,一步步走过去,一直走到儿子身旁,就在这时,他看到还有一人。

  因为视线受阻,刚才没看到,那人穿着一身白大褂,正惊恐万状地躺在冰凉的地上,手脚被捆嘴被堵,身上满是血迹,这是怎么回事?

  跌倒在地的儿子痛苦地捂着流血的胳膊,大叫起来:“爸,你打错了,他才是连环杀手!”

  高连山一愣,刚要反应,来不及了,那一声不吱的“医生”突然一刀刺过来,刹那间,“医生”的狰狞嘴脸近在咫尺!

  又是一声枪响,“医生”一脸不相信地被击倒在地,高连山掉转脸,是战友到了,一位狙击手在间不容发的时刻开了枪。

  在医院内,儿子把一切说了出来:原来,听说这一系列医生被杀案后,原本就对探案有浓厚兴趣的他决定做个编外刑警。

  他一直在默默关注、分析,终于有一天灵感来了,揭开了杀手作案的两大谜底:一是时间有规律,分别相隔20天、21天、22天;二是把凶手作案的医院在地图上标出后,正好呈一个十字架形状。由此,他推断出凶手要作案的下一个目标和时间。

  儿子想把这结果告诉爸爸,可又觉得跟爸爸无话可说。

  亲人的惨死使得两个内敛的男人隔阂日深,再说一向自负的爸爸肯定认为他还是个小孩子,于是心高气傲的他决心自己动手捉住歹徒,在爸爸面前露一手好证明自己,这才有了今天的殊死搏斗。

  至于那把手术刀,是儿子从凶手手中抢过来的,至于为什么不接爸爸的电话,是因为当时他正跟踪凶手,恐怕被凶手觉察。

  高连山从受伤被捕的杀手嘴里证实了这一切,这家伙的儿子生病开刀,可他不懂“规矩”没给红包,结果心怀不满的医生有意无意地刀锋一偏,造成他儿子重度残疾,可这起严重的医疗事故最后不了了之,因为病历都被篡改过了。

  他求告无门处处碰壁,时间一长终成变态杀手。他是信仰上帝的,有一次在无意之中,他发现把市里一些医院连成线时竟构成一个歪歪扭扭的十字架,便笃信这是上帝给他的旨意,上帝要他除魔驱邪!

  高连山问凶手最后一个问题:那些医生为什么会乖乖跟他走?

  凶手一听,眼里满是鄙夷愤怒的光,说:“这太简单了,我打一个电话给他们,说我是患者家属,请他们出来一下,我在门口的车上等他们,要给红包意思意思,结果他们无一例外地跑出来。开车来到僻静处,我就用撒了迷药的手帕制服他们,再到野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手术刀解决他们!”

  审讯中还得知,凶手之所以最后谋杀造成高连山妻子惨死的那个医生,只是因为那家医院在血色十字架的最后方位而已……

  高连山和儿子慢慢聊着,他们好久不这样了,高连山说:“儿子,爸爸休长假了,这些天我哪里也不去,只办两件大事:首先,一起给你妈妈上坟,我要让她放心,你长大了,她养了个好儿子,不愧是警察的儿子,不,比他警察爸爸还厉害。其次,咱爷儿俩找个风景名胜好好玩一下,好不好?儿子,枪伤还疼吗?都怪爸爸,不过谁叫你照片上的样子太像凶手了,那叫一个冷漠。”

  儿子展颜露齿一笑,刹那间病房里满是阳光的味道,说:“那不叫冷漠,那叫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