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正常死亡的谋杀案

推理故事

正常死亡的谋杀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秋枫是一家大型食品的司机,工作可以说较为辛苦,经常要出差千里之外运送一些紧俏的食品。公司就是凭借自身所拥有的巨大实力,将本地紧缺的一些鱼、肉等产品,从外地运送过来,然后获取高额的利润。所以,秋枫虽……

秋枫是一家大型食品的司机,工作可以说较为辛苦,经常要出差千里之外运送一些紧俏的食品。公司就是凭借自身所拥有的巨大实力,将本地紧缺的一些鱼、肉等产品,从外地运送过来,然后获取高额的利润。所以,秋枫虽然在公司的地位可以说很卑微,工作待遇却是非常的可观。何况,每次出完车,秋枫都有几天的休假。

  正常死亡的谋杀案

这个夏季,秋枫已经不知道出车多少回了,有时候路途较远的,一走就是一个星期。这是因为公司目前抓住了新鲜肉类食品的紧俏时机,大量地运送了此类物资,并且获得了空前的利润。

  “秋枫,这是你这个月的奖金。”主管谭舞烟在下午把秋枫叫到了办公室,一见面就将一沓厚厚的钞票丢在了他的面前。“主、主管,这、这么多!”秋枫呆住了,虽然他经常辛苦出差,经常获得领导的奖励,可是还从来没有一下子得到过这么多的奖金呢。看那厚度,估计比他三个月的工资还要多。“你工作辛苦,任劳任怨,这是你应该得的。

  ”何况,你这么听话呢。“谭舞烟对着秋枫妩媚地笑了一下。

  ”那就多谢主管大人了。“

  秋枫心中自是惊喜万分,连忙伸出手去抓住了那些钱,就仿佛再过一会儿它们就会消失似的。

  ”这么急吗?“谭舞烟突然抓住了秋枫伸出的手,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主、主管……“秋枫感觉到那是一双细腻而光滑的手,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抚摸的冲动。

  ”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吗?“谭舞烟又向秋枫靠近了一步,几乎就将她高耸的胸部贴在了他的身上。

  ”……一定是主管大人照……照顾秋枫了。“秋枫颤抖了一下,不知道应该退后还是坚持。

  ”那是当然,只要你听话,我会经常安排你这些好差使的。“谭舞烟的声音软得几乎可以融化一切,那双细腻而光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秋枫的脸上。

  那一夜,秋枫没有回家,他只是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妻子蜜桃,告诉她,他临时接到公司加班通知,马上又要启程出发了。

  一转眼冬天就到了,窗外飘起了大雪。蜜桃望着窗外的雪花,忧心忡忡。最近这一段时间来,秋枫似乎变了,再不像从前一样的体贴温存,仿佛对的一切都感觉到厌烦,而且动不动就会对她莫名其妙地发脾气。更严重的是,有一天秋枫竟然在大吵之后,提出与她离婚。

  ”也许是工作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吧。“蜜桃叹了口气,想起秋枫最近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内心很是担忧。

  ”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我是你的妻子啊,也许真的可以帮你。“蜜桃喃喃地说道。

  刚刚秋枫又出差了,大冷的天公司还要进新鲜的肉、鱼,真是不可思议。唉,这样也好,省得又吵架。

  蜜桃皱了皱眉,感觉头又开始疼了起来。最近这一段时间,她经常失眠,半夜对着空房发呆,虽然住在隔壁的母亲经常来看望她,可是没有丈夫在身边总是缺少什么。蜜桃开了一些安眠药,只要服用两片,就可以非常安稳地睡上一觉了。

  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蜜桃取出两片安眠药,用水服用后躺在了床上,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宝探,现场就是这样。“助手小兰指了指房间,向探长说道。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了蜜桃的母亲报案的通知,她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死去了。法医鉴定的结果显示,蜜桃是大脑缺氧而死,死亡时间是昨天夜里11点到12点之间。

  ”看样子应该是正常死亡。“小兰望着桌上的安眠药说道,”我们已经通过调查,昨天夜里确实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她的母亲在9:10分离开了家,在隔壁邻居那里打了整整一夜的麻将,今天早上才回到家中的,结果就……“

  ”她的丈夫呢?“宝探一边观察着房间一边说道。这个卧室很小,由于是冬天,一扇门与窗都关得很严,而且通过窗的灰尘上来看,是至少一个月没有打开过了。屋子里仿佛一切都很正常,桌上放着一杯水,一瓶安眠药。从数量上来看,蜜桃也确实只服用了两片,这个已经在化验中得到证实,而且未发现死者服用了其他东西。另外,水及水杯通过化验也一切正常。

  ”昨天晚上9点秋枫就离开家了,这一点邻居可以证明。9:30到的公司,并且于10点出车去了广东,这一点公司可以证明。“小兰知道宝探会提及秋枫,早有准备地说道,”已经调查清楚了,确实如此,他现在还在路上,已经往回赶了。“

  ”噢?“宝探皱了皱眉,”从这里到秋枫的公司需要多长时间?“

  ”步行需要半个小时,坐车需要5分钟吧。“小兰转头望向了宝探,”你怀疑这段时间他会作案,可是死者是死于11点到12点之间啊,而这段时间,他确实又不在场。“

  ”有没有对这里的空气、温度做过了解,对了,这里好像是集中供热吧。“宝探又继续问道,他不太相信一个人会这么容易死亡。

  ”空气分析、温度分析、湿度分析等一切正常,这里的供热系统是在晚上10:00开始,虽然有点晚了,却是非常的热。探长,不用费脑筋了,没有人进来,也没有药物、外力等致死迹象,死者确实是自然死亡。“

  ”是吗?“宝探没有回答,他细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窗很严,几乎密不透风。床一切正常,室内除了集中供热的暖气外,并没有其他供热系统。宝探又俯身细细地看了看床四周,甚至趴在床底下半天才出来。然后,宝探又从窗那里一直看到门前,趴在地上对着门缝看了半天,最后伸手仔细地摸了摸门缝边缘。

  ”探长,怎么了?卧室又不是大门,有点门缝有什么奇怪的吗?“小兰感觉到十分的好笑,探长撅着屁股的样子真是难看。

  ”没什么!立即将秋枫押回警局。“宝探得意地笑了笑,发布完命令后转身面向探员小醉,”你立即去秋枫公司调查一下,尤其是……方面。“”为、为什么啊?这明明是一起正常死亡事件吗?“小兰惊讶地问道。

  ”不要过早地下结论!“宝探竖着眉毛,厉声说道。翌日,一群警员围在探长的身边。

  ”探长,您怎么会想到蜜桃并不是正常死亡,而是他杀呢,又怎么会想到是他的丈夫秋枫做的呢?“小兰在事后犹自疑惑地问道。

  ”你注意到我做了什么吗?“宝探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先反问起小兰来。

  ”我看你趴在了床底下,对着刚换下的内裤看了半天,然后又趴在门缝里,对着它又摸又瞧……“小兰想起宝探撅着屁股的样子,又忍不住想笑。

  ”够了!“宝探皱着眉头打断了小兰的话,”这是冬天,不常开窗,因此屋内灰尘较少,也就是说不常拖地。就是清扫,床下也不容易清扫。因此我在床下注意的不是……而是灰尘上的痕迹,那里一些方方的东西留下的痕迹还有手摩擦过的痕迹。后来通过指纹提取及大小对比,证实就是秋枫留下的,通过对指痕表面灰尘的分析,应该是刚刚留下的。可是秋枫留下的是什么?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注意到秋枫是公司的司机,你知道要从千里之外将新鲜食品运送到这里,最佳保鲜物质是干冰,它既容易得到又很廉价。秋枫经常开食品运输车,自是备有大量的干冰。“

  ”干冰的成分是二氧化碳,汽化不留任何痕迹,当时想起秋枫的职业时联想到了它。二氧化碳密度比空气要大,它会充满下部,只要测量准确,气体没过床及床上躺着人就可以。“

  ”可是我又注意到门缝很大,因为我可以伸下手去摸它的边缘,那么气体很容易跑掉。于是我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门缝边缘,发现那里有些水渍,甚至在角落里还有些潮湿。现在是冬天,凶手可以在10:00之前利用冰将门缝堵住,使二氧化碳不外泄。等被害者窒息死后,冰随着暖气的到来开始融化。由于暖气非常热,室内温度很高,水一点点被蒸发,所以最终不会留下线索。“

  ”另外冰化后,门缝很大,暖气安装在室内的底部,又是非常热,热空气向上走,带动空气加速对流,室内的二氧化碳就会泄漏出去,通过整整大半个夜晚消失掉。“

  ”秋枫是9:00离开的,可是在9:10之后,他又悄悄返了回来,就是知道这段时间蜜桃服完安眠药入睡并且她的母亲又如往日一样打通宵麻将去。布置完毕后,他乘车赶到了公司。“

  ”我让小醉去调查的就是秋枫杀人的动机及他的公司或者他的运输车上干冰有无缺失现象。现在,这一切都已经得到证实。“

  宝探一口气说完,累得大口地喘着粗气。

  ”哇!原来是这样,探长您可真是厉害!“小兰佩服地望着宝探说道。

  ”那当然,我可是彩虹镇的神探。“宝探得意地说道。

  ”不过 “小兰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宝探心有不甘地问道。

  ”你该减肥了!“小兰想起宝探艰难下蹲的样子,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