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大雪留痕

推理故事

大雪留痕

2022-06-30 推理故事
 雪是从昨天晚上十二点多开始下的,到今天早晨六点左右才停。雪下得并不大,约摸有两寸厚,何絮踏着雪来画廊上班时是早上八点钟,画廊老板韩峥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韩峥醒来后,见满地大雪,估计顾客……

大雪留痕

 雪是从昨天晚上十二点多开始下的,到今天早晨六点左右才停。雪下得并不大,约摸有两寸厚,何絮踏着雪来画廊上班时是早上八点钟,画廊老板韩峥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韩峥醒来后,见满地大雪,估计顾客不会多,就关了店门,带何絮一起回家包饺子。

  韩峥和好友董珊珊一起租住在附近一所小院里,步行只用十多分钟就到了门口。门上装的是暗锁,从里外两边都可以锁上和打开。韩峥用钥匙打开院门,只见洁白的雪地上有一溜脚印直通到屋门口,脚印很大,一看就是男人的运动鞋留下的。

  一缕清香隐隐飘来,是院子里的一树腊梅花开了,黄艳艳的花枝映着皑皑白雪,看起来有一种冰清玉洁的质感。韩峥取出手机,选好角度拍了几幅照片。

  韩峥和何絮踏着积雪先来到腊梅树前,赏玩了一会儿,韩峥让何絮折几枝腊梅做插花,自己取出钥匙开门。何絮折了花,进入正屋,这里被当作客厅,东面墙上开着一扇门,通往韩峥的卧室,西边墙上的房门通往董珊珊的卧室。

  韩峥拿出一双干净的棉拖鞋让何絮换上,自己去了卫生间。

  何絮坐下来换拖鞋,鞋架旁,是韩峥刚刚脱下的短靴,挨着短靴,还有一双男式的、沾满泥巴的运动鞋,应该是高洋的鞋。

  换好鞋,何絮来到董珊珊卧室门前敲了两下。门没有上锁,何絮一敲,门就开了,眼前的场面吓得何絮“啊”的一声大叫,顿时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何絮已经躺在韩峥的卧室里了,门外一片嘈杂声。她起身走到房门口,把门打开,只见客厅里站了几个警察,正在向韩峥问话。何絮想起昏迷前看到的景象,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原来,刚才在董珊珊的卧室里,她看到的是两具血淋淋的!

  这时,警察已经结束了对韩峥的询问,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何絮,说道:“你好些了吧?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请据实回答。”

  何絮点了点头,开始讲述。当她推开董珊珊的房门时,首先看到的就是董珊珊的尸体,仰面倒在床边,前胸处插着一柄匕首,血迹染透了棉质的睡衣。躺在床上的男尸,何絮虽然只看到半边脸,但是能确定那就是高洋。高洋裸露在被子外面的上半身是赤裸的,胸前一片血迹。

  警察又问到她们来时院子里的脚印,何絮很肯定地说:“当时院子里只有一排脚印,是从大门处走向屋门口的,韩姐拍的照片里有那排脚印。而且我和韩姐进来的时候,因为先看了一会儿腊梅花,行走的方向和那排脚印有所偏离,所以那排脚印并没有被完全破坏,你们可以去看看。”

  警察将雪地上残存的那排男式运动鞋留下的脚印,和鞋架旁高洋的运动鞋进行对比,确定那些脚印正是高洋的运动鞋留下的。脚印很清晰,没有重叠的痕迹,因此排除了凶手踩着来时的脚印再走回去的可能性。脚步之间的距离很均匀,跨度和常人的步伐大体一致,不存在将来回两行脚印伪装成一行的可能性。还有一种可能是凶手在下雪之前就进入屋内,所以进去时并没有留下脚印,雪地上的脚印是凶手在作案后穿着高洋的鞋倒退着走出去时留下的,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凶手就没有办法在不留下第二排脚印的情况下把鞋放回屋内。

  通过以上分析,基本排除了凶手在脚印上做文章的可能性。那么,凶手有没有可能在空中离开?警方在房子周围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比较高的树木或建筑物用来牵铁丝;四周虽然有围墙,但围墙上的积雪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房子后面的窗户装了防盗窗,根本不可能出入。因此,这所房子唯一的出入口就是客厅的正门,而这场雪,已经把房子形成一个密室,无论是谁,只要他在案发后进出院子,都会在雪地上留下脚印。既然雪地上没有留下凶手离开的脚印,那么,屋子里的两个人,很有可能是自相残杀而死。

  两天后,检验报告出来了,高洋和董珊珊的死亡时间都在四点至六点之间,凶器上只发现董珊珊一个人的指纹。另外,从董珊珊的阴道里检查出高洋的精液。

  综合上述因素,警方得出结论:高洋清晨来到韩峥的住处,发现韩峥不在家,而董珊珊的房门并没有上锁,于是他潜入董珊珊的卧室强奸了她;董珊珊遭强暴后恼羞成怒,杀死高洋,然后自杀。

  何絮受到惊吓,那个的画面对她的心灵刺激太大了,以至于她出现了轻度的精神错乱,被送进了治疗。

  在何絮住院的第二天,她高中时代的好朋友林琅来看望她。何絮趴在林琅肩头呜咽起来,她说:“我总觉得,高大哥和珊珊姐死得很蹊跷,这里面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林琅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何絮顿了一下,咬着嘴唇说,“我曾经看见珊珊姐和高洋大哥背着韩姐偷偷接吻。既然他们有私情,又怎么会有强奸一说?没有强奸,又怎么会相互伤害?”

  “你怎么不跟警察说呢?你这样隐瞒案情有可能会使警方做出错误的判断!”林琅说完,见何絮满脸通红,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知道自己话说重了,于是转移话题,“对了,我送给你的那串佛珠呢?怎么没见你戴?”

  何絮说道:“别提了,都是那个挂衣架惹的祸。”

  原来,那天下午下班时,何絮从挂衣架上取大衣时,手腕上的佛珠不小心被挂衣钩钩断,珠子撒落一地。因为下班后有约会,何絮没来得及捡,打算第二天提前上班把珠子收起来。谁知第二天到了画廊,发现韩峥在店里睡觉,地板已经被她拖干净了,珠子一颗也没找到。

  林琅皱眉道:“你们老板经常在画廊里熬夜作画吗?”

  “一个月总有两三次。不过她以前从来不会打扫卫生,这次不知怎么了,突然变得勤快起来,结果把我的佛珠都弄没了……”

  她话没说完,林琅就打断了她:“你是说,你老板从来不打扫卫生,但是那天晚上却把地拖了,然后,第二天凌晨她就出事了?你觉得她──会不会是为了清除某种不想被人看到的痕迹才会拖地?”

  “这,我倒没想过。”何絮一副茫然的神情。

  林琅却显得很兴奋:“这件案子说不定还有玄机,待我到公安局向我哥哥了解一下案情再说。”

  林琅的哥哥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副队长林琛,他听完妹妹的话就重新查看证物去了。

  林琛坐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那双高洋案发前穿的运动鞋,隔着桌子坐在他对面的是韩峥。

  林琛问道:“根据上次给你做的笔录,案发的那天傍晚至案发时,高洋并没有去过画廊?”

  “是的。”韩峥承认。

  “可是,我们在这双高洋踏过雪地的运动鞋底的泥巴中发现了这个东西。”林琛说着,把一个证物袋递到韩峥面前,里面是一粒浅黄色的碟形小珠子,直径约七八毫米,厚度在五毫米左右。“这是何絮佩戴的佛珠上的一粒珠子,我们已经找何絮确认过了。”

  “这与案子有什么关系?”韩峥不以为然。

  “案发前一天傍晚,何絮的佛珠链子断了,珠子撒了一地,因为急着下班约会,她没有把珠子捡起来。你说那天高洋没去过画廊,可是他的鞋底上,却粘了一颗何絮佛珠上掉下的珠子,对此,你作何解释?”林琛的语气越来越严厉。

  韩峥的脸颊抽搐了一下,狡辩说:“这种珠子不可能只有何絮有吧?或许高洋是在别处踩到的呢。”

  林琛说道:“我们已经做过调查,市面上的确有类似的佛珠出售,但是那些佛珠都是机器加工的产品。珠子表皮光滑圆润,形状统一规则。而何絮的这一串佛珠,是一位西双版纳的小伙子亲手磨制的,他只做了这么一串,因为佛珠是手工制作的,所以做工比较拙朴,珠子的形状也不规则;加上戴的时间久了,珠子表面已经形成包浆,你不可能找到一串与它相同的佛珠。”

  韩峥的脸色不住变幻,但是显然,她还抱有侥幸心理:“那么,你们怎么解释雪地上的脚印?”

  “脚印的情况是可以解释的。”说话的是林琅,她一直坐在林琛身边没说话,这时才开口,“你杀人之后,把自己的鞋放进购物袋,穿上高洋的运动鞋,倒退着走出院子,来到画廊。为了清除鞋子在地板上留下的痕迹,你清洁了画廊的地板,然后把高洋的运动鞋装进购物袋。换上自己的鞋。第二天何絮来上班,你便要求何絮和你一起回家,进了院门,你吩咐何絮折腊梅花。你自己则迅速进入屋内,把高洋的运动鞋放在鞋柜旁。何絮进屋换拖鞋时,看到那双沾满泥泞的运动鞋,自然以为那双鞋一直放在那里。”林琅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韩峥的脸色,等她说到最后一句,韩峥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林琅叹息道:“你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可是却无意之中踩到了何絮撒落在地上的珠子。这就叫做百密一疏!”

  韩峥终于崩溃了,她承认是自己杀害了高洋和董珊珊。那天晚上,她一觉醒来,身边不见了高洋,她出去寻找高洋时,发现了高洋和董珊珊的奸情,她一时激愤,杀了他们。为了摆脱杀人嫌疑,她把现场布置成董珊珊杀死高洋,然后自杀的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