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流落荒岛的名侦探

推理故事

流落荒岛的名侦探

2022-06-30 推理故事
  “我懂了,凶手根本就没有参加晚宴!在这段时间里,他躲在黄小姐的房间里,将房间布置成了密室,然后等待黄小姐返回房间时将她杀害,再慌乱地离开。”陈翔双手十指交叉挡在嘴前,这是他时的招牌动……

  “我懂了,凶手根本就没有参加晚宴!在这段时间里,他躲在黄小姐的房间里,将房间布置成了密室,然后等待黄小姐返回房间时将她杀害,再慌乱地离开。”陈翔双手十指交叉挡在嘴前,这是他时的招牌动作。

  “可是,当时船上的所有人都参加晚宴了呀!”人群中有人提出了质疑。

  流落荒岛的名侦探

“不对,这个人有很恰当的理由,他不参加晚宴也不会被人怀疑,甚至让人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个人就是——你!副船长小山先生。”大家的目光顺着陈翔的食指集聚在了身穿白色制服的副船长小山先生身上。

  “呵呵,没错,因为我要操控游轮,的确没有参加晚宴。但是,这也可以成为我杀人的理由吗?”小山先生神态自若。

  “我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黄小姐遇害时,你就在她的房间里。”陈翔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彩色的纸卡,小山先生脸色顿时变了。“这是为了晚宴中的环节特别准备的名卡,我问过船长了,上船的时候就发放给了船上的每个人。在晚宴中,大家的名卡都被收上去了。那么,你的名卡为什么会出现在黄小姐的房间里?”

  “那,那一定是我今天白天落在那里的。”小山先生仍然不肯放弃。

  “那你的名卡为什么会握在黄小姐的手里呢?!”名陈翔甩出杀手锏。

  小山先生颓然地跪倒在地上,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嘴里喃喃地念叨着,“我没想杀了她,我没想杀了她,是她逼我的……”

  陈翔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犯罪者总有他们自己的理由,但是无论什么理由都不可能成为杀人的借口。他随手将名卡抛在风里,“其实这张名卡,是我在黄小姐门口捡到的,一定是在你慌乱离开时丢下的。对不起,你上当了。”

  这就是被誉为世界末日前最后一个名侦探陈翔的推理秀。在大家的赞叹声中,陈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留给大家一个帅气的背影。接下来的事情船长会负责处理,他揉揉太阳穴,没想到出来度假也会碰到案件,难道自己是中的移动犯罪导航仪?

  几个小时后,陈翔从睡梦中惊醒。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刚才好像为了耍帅,把案件的决定性证据——名卡给丢飞了!沉默了三分钟后,陈翔决定忘记这件事,“他们一定也会忘记的,恩,就是这样……”

  陈翔鬼鬼祟祟地溜出房间。现在是三点钟,走廊里没有人,他快步走到甲板上。这时,海上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陈翔顺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了一把雨伞。“名卡,名卡,名卡,你在哪里?”他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四处寻找着丢失的重要证据。

  一阵巨浪袭来,游轮猛烈的颠簸了起来,陈翔顺手扶住了身旁的船舷。雨越下越大,狂暴的海风快把陈翔手中的雨伞吹翻了,他决定在没有被风吹走前,离开甲板。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大侦探,好兴致啊!”陈翔猛地回头,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刺眼的光亮下,满身鲜血的副船长小山正狰狞地看着他!近在咫尺!“你去死吧!”

  一股巨大的力量向陈翔涌了过来,他松开了抓住船舷的手去格挡,但还是被推了出去。副船长小山看着陈翔的身体抛离了甲板,向深海中坠去,一阵冷笑:“永别了,大侦探。”

  此时此刻,陈翔的脑海中回荡着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还打着伞?”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翔从昏睡中醒来。他躺在沙滩上,金色的沙粒轻柔地包裹着他的身体,温暖的阳光晒在脸上,一阵椰风从远处吹来,说不出的舒服。刚才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自己破获了一起密室凶杀案,但是被逃跑的凶手推下了海。很的梦境,真实到他现在依然觉得有些后怕。他摇摇头,将这一切抛在脑后,先好好享受享受这份难得的安逸吧。

  半个小时以后,陈翔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么自己手里还抓着一把雨伞呢?“不是吧!”陈翔一下子坐了起来,自己不可能好端端地抓着一把雨伞在沙滩上晒太阳吧!那么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副船长小山一身浴血,肯定是杀害了看守人员逃出来的。他到甲板上来一定是想控制驾驶室,可没想到撞到了正在找名卡的我。于是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对我下了毒手。恩,没错,一定就是这样。”陈翔坐在沙滩上,抱着雨伞开始了名侦探自说自话的推理,“可是我为什么要松开船舷,而不是用拿着雨伞的手去格挡呢?”

  陈翔懊恼地盯着手中的雨伞,思考了半天,他的结论是自己的脑袋坏掉了。这把雨伞保持着打开的形态,伞骨竟然没有折断,边缘的丝带上坠着一个精致的标签,上边龙飞凤舞地写着两个字——命运。

  一把“命运”牌雨伞,一只没有坏掉的机械手表,一把瑞士军刀,一身被海水浸透又被太阳晒干的衣服,这就是陈翔的全部家当了。经过半个小时的探索,陈翔发现这里是座极大的岛屿,覆盖着大片的森林。他没敢贸然闯入丛林中,结果沿着海岸线走了很远也没有什么发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知道自己在海上漂了多久,他的肚子已经开始饿了。

  “那个蛋炒饭好像没放盐。”他回味完自己吃的最后一顿晚餐,决定先生火。野外生存的第一法则是解决温饱问题,而生火则是这一切的源头。

  陈翔曾经看过一本野外求生方面的书籍,里面有很多种取火的方式。他在脑海中一一过滤,像火石这种过分依赖工具的方法直接忽略,毕竟他现在是遇难而不是野炊。想了半天,只剩下钻木取火的几种方法可以实施。他决定先从最简单的试起。体力是有限的,不能过分浪费在取火上,之后他还要找食物。

  陈翔拖过从森林边找到的被雷电劈断的树干,幸好天气好,粗壮的树干被太阳晒得很干燥。他用瑞士军刀刮去一部分树皮,将表面削平,划出一条长长的凹槽。然后将从衣服上扯下来的小绒球,还有枯草叶放在凹槽的前段。简易刨子取火法的基本配备已经完成了,他又去搜集了一些小枯枝放在一边备用,之后就开始用一根木棒在凹槽上来回用力蹭。

  木棒和树干不断地摩擦产生了热量,同时还将一些细碎的木屑推向了凹槽的前段。大概过了十分钟,腰酸背痛的陈翔打算放弃的时候,一股青烟从凹槽的前段袅袅升起。有希望了,他更加拼命地推拉手里的木棒。只听“刺啦”一声,一个小火苗蹿了出来。他连忙低头,对着这星星之火小心地吹气。火借风势,火苗随即升腾起来,他急忙地拾起地上的枯枝败叶,凑近了这得来不易的火种。

  半个小时以后,陈翔守在一大团篝火旁,心满意足地舔着自己的嘴唇。命运并没有把他彻底地抛弃,他在海边捡了三只螃蟹,一些扇贝,还有几个从树上落下来的大椰子。虽然他的烹调手段不怎么样,但至少是吃饱喝足。而且,他的装备里又多了一样东西,一只很漂亮的彩色贝壳。当然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什么用,不过,如果获救了,至少可以当做纪念。

  陈翔找了一堆干草铺在距离火堆不远的地方,用雨伞和旅人蕉巨大的叶子支起了一个简易的窝棚。夜色渐浓,他躺在自己搭建的窝里,仰望着星空,没想到自己出来旅行竟然会遭遇这种事故,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陈翔是不想成为鲁滨逊的,这个他确认无疑。不知道游轮上还有没有其他人遇害,会不会有人发现了他失踪了呢?他就这样想着,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幽谧的丛林中,有几双眼睛正盯着海边发生的一切。当然,呼呼大睡的陈翔是不会知道的,这个家伙心大的很。

  第二天清晨,陈翔伸了个懒腰从窝棚中爬出来,篝火早已经熄灭了。他哀叹一声,先饱饮了一顿椰子汁,又重复起了昨天的生火程序。这次生火没有那么顺利,几次眼睁睁地看着火苗熄灭却来不及引燃。浪费了几个小时,火才着起来,陈翔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

  他靠在树下歇了半天,爬起来又点燃了一个火堆,不同的是,他往上撒了一堆青色的叶子。潮湿的树叶在火中燃烧冒出大量黑色的烟雾,直冲云霄。现在就指望有路过的船只能看到这个求救信号了。

  陈翔为了以防万一,在火堆旁堆满了枯枝和干燥的树干助燃。之后他在火堆旁的沙滩上画下了一组大大的“SOS”。如果有人坐直升机来搜寻他的话,就能一眼看到。弄完这一切,他瘫倒在沙滩上。按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没饿死也累死了。

  夜幕悄悄降临,陈翔眼巴巴地张望了一下午,海平面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他决定吃饱就睡。第三天,依然如此。第四天,陈翔决定不能再继续混吃等死了。他在沙滩上留下讯号,带着他的装备毅然决然地向丛林走去。

  白天的丛林并没有夜晚的丛林那么可怕,阳光透过树冠间大片的空隙落在柔软的土地上,留下斑驳的剪影。除了不时响起的鸟鸣虫叫声,穿林而过的风声,小型动物游走在草丛中的悉索声,整个森林显得静谧而又安详。

  陈翔用雨伞拨开拦住去路的藤蔓,一路辨别着方向,向丛林深处走去。陈翔一路战战兢兢,毕竟他也不知道这片丛林中是否存在什么凶猛的野兽。两小时之后,陈翔依然没有找到出路,他决定原路返回,如果不在天黑之前赶回海滩,很可能会遇到危险。然而,无意间的一瞥让陈翔停住了脚步,穿过他左侧密布的藤蔓荆棘的空隙,他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场景。

  那里竟然存在着一片空旷的场地!在空地的正中央,一只巨大的图腾石柱被安放在一座石台之上,显得雄伟至极,然而这一切出现在这里又透着一些诡异。陈翔穿过树林来了石柱前,他仔细端详着这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图腾。很快,他的视线被石柱下的台子吸引了过去,上刻着一些奇怪的东西,他觉得那好像是一个机关。

  就在这时,一只长矛从远处射了过来,正戳在陈翔的脚边!陈翔大惊,回头一看,顿时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