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一石二鸟

推理故事

一石二鸟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认尸追踪   一夜骤雨引发山洪,琴水河顿时浊浪滚滚。次日洪水退却后,有人在下游河滩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具,于是赶紧报了官。   知县庄鹏带着师爷和仵作亲临现场勘察。死者身着蓝布长衫,读书人打扮……

一石二鸟

一、认尸追踪

  一夜骤雨引发山洪,琴水河顿时浊浪滚滚。次日洪水退却后,有人在下游河滩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具,于是赶紧报了官。

  知县庄鹏带着师爷和仵作亲临现场勘察。死者身着蓝布长衫,读书人打扮,脸部被水泡变了形,五官挪位,难以辨认。仵作验尸后定为落水而亡,庄鹏便道:“死因既已查明,可贴出告示认尸,三日内若无人认领,可就地掩埋。”吩咐妥当,正要打道回府,师爷却双手一拦:“且慢,此尸尚有疑点。”庄鹏迟疑道:“师爷莫非发现了什么破绽?”师爷频频点头,解释道:“我仔细察看了,死者口内并无污物,这说明有先杀死后弃尸的嫌疑。因为倘若失足落水,必定拼命挣扎,口内自然会灌满浊泥污水,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庄鹏经师爷这么一提醒,猛然醒悟过来,正要喝令仵作再做仔细检查,突然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号声。只见一个老妇人跌跌撞撞奔来,一头扑在尸体上,然后便昏过去了。

  庄鹏让仵作将老妇人唤醒,他问道:“死者是你什么人?”老妇人回答死者是自己的儿子。师爷插嘴道:“你连尸体都没仔细辨认,怎么就能确定死者是你儿子?”老妇人哭哭啼啼地解释道:“就凭他身上这件蓝布长衫下摆处打的那两个大补丁,是我亲手补的,怎么会看走眼呢?”

  知县又问:“你儿子失踪几天了?”老妇人答整整三天。师爷又问是谁通知她来认尸的,老妇人回答说是“喜又来”客栈的文老板,说琴水河下游发现了一个读书人的尸体,她儿子失踪三天,说不定已在河边遭了难。

  原来死者为卢秀才,老妇人周氏性情刚烈,人称“辣椒婶”,对儿子向来管束甚严。去年冬天儿子完了婚,娶了位叫李桃花的村姑做媳妇。这李桃花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成家以后,小两口卿卿我我,羡煞旁人。可“辣椒婶”却不以为然,总担心红颜美色招灾。三天前,“喜又来”客栈的老板文盛苟偷偷找到“辣椒婶”,吞吞吐吐地告诉她说,邻村的恶少郑国辰与李桃花勾搭成奸,经常在他客栈里住店“约会”。文老板怕日后闹出事来,所以特意前来通风报信。

  “辣椒婶”本来脾气就急,又是个爱面子的女人,眼里如何容得下这粒沙子?她当即质问儿媳,儿媳也不争辩,只是不停地啼哭。“辣椒婶”便认为把柄在握,当即要儿子写下休书,将这不争气的媳妇逐出家门。卢秀才性格懦弱,只得遵母命,一纸休书将妻子赶出门去。谁知这李桃花哭哭啼啼没走多远,迎面便来了一顶轿子。油头粉面的恶少郑国辰从轿里钻出来,一把拖住李桃花往轿里一塞,吩咐轿夫抬上便走。这情景刚好让卢秀才母子俩瞧了个正着,卢秀才突然醒悟过来,竟然不顾母亲的反对,直朝那顶轿子追去……

  庄鹏等老妇人哭哭啼啼地说完,才不慌不忙地问道:“如此说来,你儿子这么一追便再也没回来?那你为何在他失踪后没报案呢?”

  老妇人连连点头,哽咽道:“老妇原以为儿子追上媳妇后与她一同回娘家去了,所以没去追究。这会儿见了儿子的尸体,才知道他已遇害,肯定是郑国辰对我儿子下了毒手!”

  知县听罢沉吟不语,师爷开口道:“大人,无风不起浪。既然这卢秀才的死牵涉到了恶少,我们就循着这线索查下去,也好给死者和他的家属一个说法。”知县听后朝师爷一点头,于是带人奔郑国辰府上而去。

  二、案起奸情

  郑国辰出身豪门,是个纨绔子弟,家中良田千顷,奴仆成群。可祖业传到他手上几乎被毁掉,父母也被活活气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祖上的余财还够他花半辈子,所以这花花公子成天不干正事,只爱寻花问柳,这李桃花就是他施展阴谋诡计夺到手的。

  一见面,知县便单刀直入问道:“卢秀才的娘子李桃花现在何处?”郑国辰理直气壮地回答道:“这女人被卢秀才休了,前天来投奔我,只住了一晚便走了。”知县又问:“卢秀才是否上门来寻他的娘子?”郑国辰吞吞吐吐回答道:“这穷酸打上门来无理取闹,被我撵出府去了。”师爷猛地高喝一声:“卢秀才现已遇害弃尸河滩,你可脱不了干系!”郑国辰听后喊起冤来:“说我犯法总得有个凭证啊!”

  “我就是凭证!”随着一声女人的厉叱,从东厢房走出一个少妇,满怀悲愤地扑向郑国辰。这恶少不由大吃一惊,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半晌说不出话来,身子筛糠似的抖了起来。

  这少妇正是李桃花。只见她梨花带雨,满腹辛酸地朝庄鹏脚下一跪,便大放悲声,一五一十地倒出了自己一肚子苦水。

  原来,郑国辰暗中瞄上了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后,便要“喜又来”客栈的老板娘宋珠珠设法接近李桃花,并将她骗进客栈,在茶水中暗下迷药,然后趁机诱奸了她。李桃花失身后有苦难言,只好被迫就范。事发后,婆婆喝令儿子写休书,于是郑国辰就名正言顺地将李桃花抢回了家。但卢秀才心里万般舍不得妻子,一路跟着来到了郑国辰的庄院,要求接回妻子。郑国辰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你这书呆子想得美,而今你已写了休书,这李桃花就是我的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私闯民宅,非盗即抢,给我狠狠地打!”主子一声令下,恶奴蜂拥而上,乱棒似雨点般地朝卢秀才身上砸来。李桃花与丈夫本来情深意笃,这会儿眼见丈夫挨打,如何忍心,便想扑上前去保护,却被郑国辰一把拉住,锁入了东厢房。就这样,卢秀才活活死在这群恶奴的乱棍之下……

  知县听罢李桃花的哭诉,当即要她带路来到后花园,勘察了卢秀才遇害的地方。他们在后院不仅发现了被践踏的花草和许多凌乱的脚印,还有不少血迹,师爷还在草丛中发现了两枚沾血的牙齿。

  “喜又来”客栈的老板娘宋珠珠也被传唤到案。望着威仪的公堂,这个女人还没等动刑,便老老实实地招了供,承认了恶少郑国辰指使她合谋骗奸李桃花的事实。案情真相大白,郑国辰难以抵赖,只得长叹一声,画押认罪。

  庄鹏想不到只用半天时间便了结了一桩人命案,心中十分高兴,便要摆酒庆贺,师爷却在旁边微微笑道:“老爷,此案还只破了一半,庆贺为时尚早啊!”知县微微一怔,惊疑道:“难道说此案还有疏漏之处?”

  师爷点点头,悄悄从袖袍中掏出两枚牙齿:“这是从卢秀才被殴打的现场上拾来的。可刚才在江边验尸时并未发现死者口内缺齿,这证明死者并非卢秀才,其中定然有诈!”

  “啊!”庄鹏失声惊呼,一时愣住了。

  三、死人复活

  “喜又来”客栈的老板文盛苟是个颇有心机的伪君子。自从妻子宋珠珠入狱后,他人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背地里却高兴得笑豁了嘴。原来,他是倒插门的女婿,这偌大的一份家业都是妻子宋珠珠的。所以文盛苟入赘以后,还得仰宋珠珠的鼻息,一切由妻子说了算。

  文盛苟对外挂名是老板,在家只有受气的份儿。偏偏这宋珠珠又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平日里最喜欢与男人打情骂俏,勾引有妇之夫。她对这些情夫出手大方,这就更让文盛苟气得两眼充血,恨不能将这淫妇一刀宰了。只可惜他有贼心没有贼胆,最后还得跪在这女人跟前唯命是从。这下好了,天助人愿,这淫妇终于被收了监,文盛苟如何不欣喜若狂?从此,这“喜又来”客栈就要名正言顺地归到他文盛苟的名下了,这岂不是一桩大喜事么?

  宋珠珠入监的第二天一早,文盛苟便迫不及待地摆上供品,点烛祭拜,感谢神明庇护。因为实在太兴奋了,中午便多喝了几盅,一个午觉睡到日落西山。刚从床上爬起来,突然发现门口黑影一闪,他以为是来客人了,急忙迎上去,定神一看,不由吓得连退几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死去的卢秀才!

  文盛苟好不容易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装腔作势地问道:“卢秀才,我不是给了你十两银子让你远走高飞吗?这儿可不是你待的地方,郑国辰被官府抓起来这消息不假,罪名是打死了你,可你如今突然出现了,这恶少不就被无罪释放了吗?到时候,恐怕这小子不会放过你的!”

  卢秀才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文老板,我前天晚上承蒙你搭救后连夜潜逃,不承想迷了路,天亮时才发现还没跑出这乡间。我白天不敢出来,只好躲在荒山野岭,今天刚出山,便听得四乡人议论纷纷,说郑国辰因为杀人一案给官府抓起来了。看来善恶到头终有报,所以我又潜回来向你讨教,打听个清楚后再说。”

  文盛苟“嘿嘿”一笑:“你还是个秀才,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你要是不露面,继续装‘死’,那恶少就要一命还一命,等他秋后被官府斩决后,你再回来,这时生米煮成了熟饭,不仅大仇已报,而且也无后顾之忧了,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卢秀才听罢,连忙点头:“多谢文老板指点迷津!”

  文盛苟“嘿嘿”冷笑:“只怪我多管闲事哩!当初若不是心善搭救了你,何至于今天还得替你背包袱!”

  卢秀才感激地连连打着拱手:“救命之恩,终当报偿。卢某自会终生牢记文老板的大恩大德!”

  文盛苟眼珠一转:“那我就好事做到底,送佛上西天!”于是,他为卢秀才安排了一间暗屋,让他吃饱喝足后上床睡了。

  半夜间,卢秀才正在酣睡,一条黑影悄悄溜进了他的房间,黑暗中传出令人的声音:“卢秀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寻来。这就对不起了,为了我的身家性命,不得不送你上西天了!”

  卢秀才突然惊醒过来,开口猛喝一声:“谁?”话音未落,便觉得底下的床板一沉,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整个身子便朝下滚去,又听得“啪”的一声,似乎掉进了一个水窖里,全身给冰冷的水淹没了。水窖中间还有一个竹筒,正朝内灌水。他正要呼救,只听得上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洞口闪现出一个火把,有人朝下大声喊:“下面是不是卢秀才?”

  卢才秀急忙大声回应:“救人啊,我就是卢秀才,救救我!”

  于是,一条粗绳索很快从上面放下来了……

  四、黑店现形

  卢秀才被带到县衙公堂后,好长时间他还没完全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直至知县大人升了堂,惊堂木一拍,从堂上传来威严的嗓音:“带人犯上堂!”随着两旁的衙役一声呐喊:“带人犯!”只见文盛苟双手被绑,耷拉着脑袋,神情沮丧地被一名衙役押上来跪在一边。卢秀才嘴里连连嚷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啪!”又是一声惊堂木,知县大人发威了:“大胆文盛苟,你是想皮肉受苦,还是从实招供呢?”

  “大人莫动刑,小人如实招供!”文盛苟吓得浑身发抖,跪在地上。

  “快招!”两旁衙役发声威,文盛苟直吓得屁滚尿流,老老实实将自己的罪行全部抖了出来。

  原来,文盛苟与宋珠珠两口子经营的这家“喜又来”客栈,乃是宋家祖上传下来的一家黑店。店内房间设有暗水窖,凡有前来投店的客人,只要财物露了白,便成了打劫的对象,被安排住进这装有机关的房间。半夜一按机关,客人就会在睡梦中掉进水窖活活淹死,然后拖出尸体,扔进邻近的江中,被激流冲至下游。即使被人发现,也会误认为是失足落水而亡,所以这桩“买卖”一直没有露出破绽。自从这黑店传到宋珠珠夫妇手上后,两口子分工合作,妻子专门拉客盯目标,丈夫自然负责毁尸灭迹。他们连着做了几桩这样的买卖,不显山不露水,却想不到今日事发了。

  那天,恶少郑国辰指使恶奴将卢秀才打得气息奄奄,误以为断了气,便将他扔在江边的沙滩上。谁知头天晚上,宋珠珠和丈夫刚刚做过一桩“买卖”。半夜,文盛苟背着这具男尸来到江边处理,发现了死里逃生醒过来的卢秀才,顿时灵机一动,让卢秀才脱下了穿戴,换在死者身上,然后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远走高飞去避祸,让这尸体冒充卢秀才。一切布置妥当后,他便去卢家报讯,让周氏认了尸,以惊动官府,牵出恶少郑国辰,再牵扯出宋珠珠,来个一锅端。文盛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借刀杀人”,除掉妻子宋珠珠,以便独占家产。谁知就在他暗自庆幸大功告成之际,卢秀才突然又“死而复生”,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为防计谋败露,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下杀手,企图故伎重施。谁知,知县和师爷判断出卢秀才未死之后,又从宋珠珠口中套出了她家黑店的线索,于是布下天罗地网,派人暗中严密监视,终于擒获了这只阴险毒辣的恶狼。

  一石二鸟,案情终于大白。可怜的卢秀才死里逃生,这才和妻子李桃花重新团聚,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