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雪夜奇火

推理故事

雪夜奇火

2022-06-30 推理故事
 清朝同治年间的一天夜晚,沧州城纷纷扬扬地下着大雪,家家户户都早早熄了灯。整个沧州城除了更夫打更的声音,便只有城南聚福园戏楼隐隐飘出几句清唱声。   这一定又是百艺园的赵润泽在排明天的戏。这个叫&……

雪夜奇火

 清朝同治年间的一天夜晚,沧州城纷纷扬扬地下着大雪,家家户户都早早熄了灯。整个沧州城除了更夫打更的声音,便只有城南聚福园戏楼隐隐飘出几句清唱声。

  这一定又是百艺园的赵润泽在排明天的戏。这个叫“百艺园”的小戏班从前几天到沧州城后,便每天在聚福园戏楼唱一台戏。明天是最后一场,由戏班里的当红须生赵润泽唱《借东风》。

  仲景医馆的大夫高崇汇是个老戏迷。百艺园前几日的戏,他场场必到。和其他戏迷一样,他也盼着明天这出《借东风》。几服汤药熬好后已经快三更了,高崇汇刚要上床睡觉,突然听到大街上有人喊:“着火了!”高崇汇一惊,披上衣服跑出屋外,只见不少人正提着水桶朝聚福园戏楼方向冲去。

  “聚福园戏楼着火了!”高崇汇心里一沉,不知赵润泽现在是否还在里面?他来不及细想,也跟着众人朝聚福园戏楼跑去。可还没跑到戏楼,就见一人跌跌撞撞地冲到他跟前,一把将他拉住:“高大夫,快,快救人!”高崇汇定睛一看,拉住他的是老更夫张长峰,他背上还背着一人,这人双眼紧闭,脸上画着厚重的戏妆,身上穿的戏服已被大火烧去了大半。“赵润泽?”高崇汇眉头一皱。

  “可不是。幸好我发现得早,快,还有气!”张长峰气喘吁吁地催促着。高崇汇赶紧和张长峰一道,将人送到了仲景医馆。高崇汇细细检查了一下,好在赵润泽除了面部有些轻微的烧伤外,并无大碍。高崇汇为他敷上药后,闻讯而来的顾知府就带着衙役走进了仲景医馆。

  这时,聚福园戏楼的火已经被扑灭。沧州知府顾少华听说更夫张长峰是第一个发现火灾的人,特意来问问情况,并看看赵润泽。张长峰告诉顾知府,他打更路过聚福园戏楼时,正是快三更的时候。他发现聚福园戏楼里隐隐透出一丝灯光,从里面还传出一阵清唱声。张长峰虽然以前从不听戏,也听不懂里面在唱些什么,可也想瞧瞧这《借东风》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从门缝里朝里面一瞅,只见戏台上依稀有个穿着戏服的人在全神贯注地唱戏。张长峰心想,这一定便是那个赵润泽了。

  赵润泽的唱腔悠扬悦耳,可张长峰一句也听不懂。一会儿,他便转身敲着梆子离开了。走了没多远,张长峰突然闻到一股烟火味,他转身一看,只见刚才还好好的聚福园戏楼突然起火了。他赶紧一边大喊救火,一边冲回去救人。听到这里,顾知府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高崇汇好好照看赵润泽,等他醒过来,再通知衙门过来问话。

  顾知府一走,张长峰突然低声对高崇汇道:“高大夫,你知不知道这火是怎么起的?”“哦?你知道?”高崇汇觉得奇怪。张长峰顿了顿,神秘地说:“大家都说,这火是赵润泽自己‘借’来的。”高崇汇疑惑道:“此话怎讲?”见高崇汇不明白,张长峰有些得意地说:“我不懂戏,可也知道‘借东风’说的是诸葛孔明借东风火烧曹营的事。大家都说,这赵润泽唱‘借东风’唱得出神入化,真把神火给‘借’来了。”听张长峰这么一说,高崇汇哈哈一笑:“荒谬!赵润泽只是昏迷,等明天他一醒,自然便知大火是因何而起的了。”

  到了第二天,雪下得更大了。高崇汇给赵润泽换了一次膏药,赵润泽此时依然昏睡不醒。傍晚时分,高崇汇正轻轻地给赵润泽擦拭伤口,赵润泽突然翻了个身,嘀咕着要水喝。见赵润泽醒了,高崇汇连忙叫徒弟马小三去通知顾知府,自己忙跑到厨房,准备给赵润泽端一碗水来。谁知他刚走出厨房,就见赵润泽休息的那间房里冒出股股浓烟。不好,起火了!

  高崇汇快步跑了过去,却见房间的大门早已经被大火封住了。他大叫着“快救火”,想冲进屋里救人,还没有迈出腿,就被随后赶到的人们拉了出来。高崇汇急得捶胸顿足,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经营几十年的医馆被大火渐渐吞没。

  等顾知府跟着马小三赶来时,整个医馆已经被大火烧塌了。躺在医馆内的赵润泽自然是必死无疑,可这一次的火又是怎么烧起来的呢?待高崇汇渐渐平静下来,顾知府不由问道:“起火之前,医馆内可有其他人?”

  高崇汇无力地摇摇头:“医馆平日就只有我和马小三两人,今日因为我要全力给赵润泽治伤,就没有再收其他病人。怎么会突然燃起火来了呢?”高崇汇百思不得其解。

  两起火灾的传言在整个沧州城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说,这赵润泽因唱《借东风》而引来神火烧身。因为第一次没被烧死,所以神火还要烧第二次,直到将他烧死为止。

  高崇汇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他觉得,这两次大火似乎都是冲着赵润泽而来,看来像是有人故意放火。不过,放火的人到底是谁呢?

  第三天,雪终于停了,一大早,高崇汇和百艺园的人一道将赵润泽的装入棺材,拉到了土地庙,准备等雪一停,再运回赵润泽的老家去安葬。刚运走棺材,高崇汇就见一个衙役跑了过来,说顾知府要他立即到聚福园戏楼去帮忙验尸!

  原来,顾知府见雪停了,赶紧带着人来到聚福园戏楼,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可没想到的是,竟然在聚福园戏楼烧塌的戏台旁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看上去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因为被烧塌的戏台压着,所以在火灾当晚没有被发现。

  原来在火灾当晚,除了赵润泽以外,竟然还有一人在聚福园里面!这人会是谁呢?他和火灾又有什么关系?顾知府和高崇汇一样百思不得其解。

  这晚,高崇汇和马小三也搬到了土地庙里。一来是因为医馆被烧,他俩确实无处栖身,更重要的是,他想送一送赵润泽,毕竟他是死在自己的医馆里。躺在土地庙的草堆上,望着大殿外停着的棺材,高崇汇觉得很内疚。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时,高崇汇突然被一阵浓烟呛醒。他站起来一看,只见土地庙的后殿已是火光冲天!而在火光中,依稀还有一个人影在挣扎!

  这时,旁边的马小三和百艺园的弟子们也都醒了。见此情景,马小三吓得两腿直哆嗦,结结巴巴地叫道:“师、师傅,快跑吧!这赵润泽死了也要……也要放神火啊!”高崇汇骂道:“不许胡说!哪里有什么神火?跟我扑火去!”说着,高崇汇带着众人朝后殿冲去。

  还没靠近,高崇汇便听到庙里传来一阵吼声:“不要管我,让火烧死我吧……”

  是个女子!高崇汇的心里越发焦急了。此时,附近不少百姓已经闻声赶了过来。大家合力将火扑灭,只见一个衣裳破烂、头发花白的老乞丐扑倒在地。此时,一根碗口粗的房梁正压在她的背上。高崇汇和众人赶紧搬开房梁,将她拖到安全地带。高崇汇仔细一瞧,发现这老乞丐竟然有几分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高崇汇探了探老乞丐的鼻息,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高崇汇一边让人给她找些水来,一边对老乞丐问道:“是谁放的火?”老乞丐拼尽全力叫了一声:“儿啊,你喜欢听戏,娘便把那戏子给你杀了!如今,娘也来陪你了……”话音未落,便气绝身亡了。

  这时,高崇汇才恍然大悟。难怪老乞丐有些面熟,原来就在昨天医馆起火前,他曾经见到这个乞丐在医馆外面晃荡。难道,医馆的火就是她放的?可她为何要杀赵润泽呢,是为了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又是谁?

  高崇汇站了起来,对众人道:“快,快进去救人,里面一定还有人!”大家正要往里冲,却被张长峰一把拦住:“高大夫,别听她的。这是个疯乞丐,成天说疯话。前几天,她还对人讲,她儿子是个秀才,她讨饭是要陪儿子进京赶考……”

  高崇汇没有理会张长峰,叫上马小三到后殿查找了一番。在一堆瓦砾中,高崇汇除了找到几本烧残的四书五经外,再也没有发现半个人影。难道这老乞丐真是疯子?

   殿外,张长峰还在喋喋不休地说:“城南的客栈里最近倒真住着一个进京赶考的秀才,可怎么会是这个疯乞丐的儿子……”张长峰刚说到这里,高崇汇突然眼睛一亮,前几天客栈里来的那个秀才他见过,正是二十来岁,而且在聚福园戏楼失火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难道聚福园戏楼里的那具尸体便是那个秀才的?

 翻了翻手里那几本四书五经,高崇汇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几本书的封皮上虽然写着“四书五经”,可里面的内容早被人换成了戏文!联想到衙役从老戏台的废墟里面发现了几本残缺不全的四书五经,高崇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看来,老乞丐并不疯,那客栈里面的秀才确实是她儿子,聚福园戏楼着火那晚秀才正好在那里听戏。老乞丐听说聚福园戏楼被烧,只有赵润泽被救了出来,加上第二天一直不见儿子的踪影,便断定儿子已经被烧死在里面。于是她迁怒于赵润泽,打算杀死他,以解自己丧子之痛。

  可聚福园戏楼那晚的火又是怎么起来的呢?就在这时,高崇汇听到张长峰叹道:“真是可惜了,一出《借东风》便要了三个人的命!”说着便轻声哼唱着戏词朝门口走去:“老薛保你莫跪在一旁站定,待主母教训这不肖的畜生。遭不幸儿的父开封丧命,多亏了老薛保搬回尸灵。儿亲娘她一见把良心改变,狠毒弃儿另嫁别门。三娘我不改嫁我……”

  听张长峰这么一唱,高崇汇突然一个激灵,忙问道:“张长峰,你不是不懂戏吗?怎么突然会唱了?”张长峰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也就会这几句,是老戏台着火那晚在门外偷听来的。”

  “那晚,你听到戏台上唱的是这出戏?”

  “是啊。我听到这里,转身走了没多久,那火就着起来了!”

  “不对!”高崇汇摇摇头,肯定地说,“你听到的不是赵润泽唱的《借东风》,你哼的这是《三娘教子》!赵润泽专攻小生,而这是旦角的戏文。”高崇汇想了想,接着说道:“这《三娘教子》讲的是孤儿倚哥发愤读书,得中状元的故事。如果我没猜错,你那晚听到的戏应该是老乞丐的儿子唱的!”

  高崇汇的脑海中渐渐理出了头绪:这个老乞丐虽然家境贫寒,可她节衣缩食一心想让儿子考取功名,所以不惜自己一路要饭,也要陪同儿子进京赶考。可惜儿子一心喜欢唱戏,为了骗母亲,还将戏文的封皮换成了四书五经。自从百艺园来了以后,秀才便偷偷和赵润泽结成了好友。那日晚上,秀才悄悄溜到聚福园戏楼,看赵润泽排戏。兴之所至,秀才也唱了起来。两人一出戏一出戏地唱,唱到《三娘教子》时,秀才联想到自己虽然喜欢唱戏,却要被母亲逼得成天读四书五经。郁愤之下,他顺手将几本四书五经朝台旁的火盆扔去。没想到,被烧着的书竟然将戏台边的帘幕点燃,由此引起了大火!

  恰好此时,顾知府带人赶了过来。高崇汇便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哪想,顾知府却告诉了高崇汇一个更为震惊的消息:聚福园戏楼里发现的那具尸体才是赵润泽的!原来,当土地庙内起火的时候,百艺园的几个弟子忙将赵润泽的棺材往外挪。不料匆忙之中棺材里面的尸体掉了出来,几个弟子才发现这个尸体上竟没有赵润泽从不离身的那块玉佩。刚开始,百艺园的人还以为是有人趁乱偷了去,于是将玉佩失窃的事告诉顾知府。顾知府一下想起,在聚福园戏楼刨出的那具尸体上恰好有一块玉佩,这才突然明白,被张长峰救出的人不是赵润泽,只是因为年龄身高都和赵润泽相似,加上脸上又涂着厚厚的戏妆,这才让人误以为就是赵润泽。看来,真正的赵润泽早在聚福园戏楼着火的那晚被烧死了。而在医馆里被老乞丐放火烧死的,竟然是老乞丐自己的儿子!

  望着地上老乞丐的尸体,高崇汇不禁感叹:读书考功名固然好,但万事皆不可强求,不然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