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如意索

推理故事

如意索

2022-06-30 推理故事
明成化八年,黑狐关外,蚩尤谷中。一队精干的明军逶迤行来,队伍中间是一头青驴,青驴的背上,端坐着一个满脸文气的中年人。青驴的四蹄钉有蹄铁,蹄铁踩在赤红色的石头上,火星四冒,“嘚嘚”直响。……

如意索

明成化八年,黑狐关外,蚩尤谷中。一队精干的明军逶迤行来,队伍中间是一头青驴,青驴的背上,端坐着一个满脸文气的中年人。青驴的四蹄钉有蹄铁,蹄铁踩在赤红色的石头上,火星四冒,“嘚嘚”直响。明军的队伍正在前进,忽然从谷内的石缝中传来了一阵“砰砰”的声音,几百只小指头粗细的毒蚁扒着石缝,幽灵似的钻冒而出,这些蚂蚁龇着嘴边的毒牙,直向穿谷而过的明军咬了过来。

  只有鞑靼大草原上才会出现的毒蚁,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蚩尤谷中呢?领头的明军头目高叫一声——保护夏先生!

  蚩尤谷虽说崎岖难行,但从来也没出现过攻击人的毒蚂蚁呀。十几名明军不识厉害,抽出刀枪,冲着地上的毒蚁就砍杀了过去。

  毒蚁根本不惧明军的刀枪,拼死前冲,它们从口中喷出了一道道的毒液,这毒液极有腐蚀性,落到他们的兵刃上,兵刃上就冒起一股青烟,毒液溅到他们的身上后,明军一个个惨嚎着倒地,不大一会儿,溅落毒液处,他们身上的血肉便被腐蚀干净,最后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十几名精锐的明军,转眼便成了一地的。

  几百只毒蚁围成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圈子,青驴上的中年人被困在了核心。这个中年人姓夏名睿,他是黑狐关总兵帐前的第一谋士。

  夏睿被毒蚂蚁围住,可是他的脸色却很平常,他好像并没有看到那群要人性命的毒蚂蚁。不远处的石头后面人影一晃,一个三尺高的小童子突然出现在夏睿的面前。

  这个童子身穿五彩的锦衣,头上扎着一个朝天辫,看着一张娃娃脸,好像是十几岁的样子,可是一说话,却是五六十岁的口音。他道:“夏先生,鞑靼王有请!”

  夏睿淡笑道:“饕餮童子?江湖中要价最贵的杀手之一。看来鞑靼王为了除掉我,真是下了大本钱!”

  夏睿说完,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银筒,他一按银筒后面的机括,一蓬闪着磷光的白色粉末喷出,张牙舞爪的毒蚁身上落满了白粉,饕餮童子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那蓬毒粉“轰”的一声,爆起了一股蓝火,随着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道传来,那群耀武扬威的毒蚁,全都被烧成了焦炭。

  饕餮童子一见自己豢养的毒物毁于一旦,气得怒吼一声,纵身飞起,张开嘴巴,冲着夏睿的咽喉便咬了过来。

  夏睿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他哪里是饕餮童子的对手。饕餮童子的尖牙眼看着就要咬到了夏睿的咽喉,忽然斜刺里“嗖”地一声响,一条柔蛇般的长索飞了过来,饕餮童子大张的嘴巴正被长素的索端击中,饕餮童子惨嚎一声,翻滚着掉落到了地上,他嘴里血污一片,四颗门齿掉了下来。

  饕餮童子一身尘土,等他从地上猛跳起来,这才发现,就在谷中一块赤色的卧牛石上,站着一个背手而立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年纪,其眉宇间光辉灿烂,绝对迥异凡流。

  饕餮童子恶狠狠地道:“何人?”

  夏睿代替那个年轻人回答道:“方枕流!”

  站在石头上的方枕流嘴角动了动,脸上却是倨傲的神色。夏睿示威地介绍道:“方枕流,鬼神愁,如意索,镇九州!”要是没有方枕流的暗中保护,夏睿怎么敢出关回家,探视母病呢?

  黑狐关的总兵便是铁成金。铁总兵可是大明戍边的第一勇将。元人被洪武领兵驱除出黑狐关后,元顺帝的残渣余孽们便猬集一起,成立了鞑靼部族,鞑靼部族经过了这些年的休养生息,终于缓过了气来,鞑靼王指挥着手下的人马,就开始攻打黑狐关了。

  黑狐关武有铁成金,文有奇计迭出的夏睿。鞑靼王连吃败仗,最后贼兵无奈,只得退兵一百里,虎视眈眈地等待着再次进兵的时机。

  正在这时,夏睿突然接到一封家信——母亲病危,盼子速归。夏睿是个孝子,他借着的空隙,急忙向铁成金总兵请假,铁总兵不放心他的安全,派黑狐关的第一高手方枕流暗中保护着他,经蚩尤谷,直奔神木寨,回家探母去了。

  饕餮童子对自己的武功甚为自负,不想一个大意之下,门齿掉了四颗,这真是他平生仅有的奇耻大辱了。

  饕餮童子的目光扫遍了方枕流的全身,却没发现他那根在江湖中,威力近乎于神奇的如意索。如意索被他藏到什么地方了呢?饕餮童子恶狠狠地道:“方枕流,亮出你的如意索,我们大战三百招!”

  可是方枕流嘴巴却像被火漆封住般,一言不发。夏睿说道:“方大侠是个哑巴,这你都不知道吗?”

  一个哑巴竟然有这么高的武功,这可真的有些匪夷所思了。饕餮童子又一次运功飞起,双爪如鹰,嘴巴笸张,龇牙又咬向了一动不动的方枕流。

  方枕流身如静树,右手电扬间,不知道何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条如意素,这条白素在他的手上,就好像是一条有灵性的长蛇,长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旋风般卷向了饕餮童子。饕餮童子在空中连翻了十七八个跟斗,最后他的一只脚还被如意索的索端缠住了。

  方枕流正要抡起如意索,将饕餮童子摔死在岩石上,没想到饕餮童子老奸巨猾,他一伸左手,正抓住了一道岩石的裂隙,然后右手从小牛皮的靴筒里,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匕首在虚空中划了一道亮弧,直向如意素上斩去。

  方枕流怕伤了自己的宝索,他一抖手,如意索“嗖”的一声,缩回到了自己的袖子中。

  饕餮童子恶声道:“方枕流,我知道了,你的如意索就藏在袖口里!”言毕,饕餮童子猴子似的,手脚并用,直向谷顶猱升而去。方枕流正要追赶,饕餮童子回手便打出了三只锋利的狱轮,巴掌大的狱轮发出鬼哭般的利啸,方枕流闪身躲避狱轮的时候,饕餮童子早就没有了踪影……

  黑狐关距离神木寨300里,穿过崎岖难行的蚩尤谷,就是百浪溪。百浪溪在旱季只是一道三丈左右宽的浅水,清凉的溪水只没过了驴膝。夏睿在黑狐关效力,他为了帮助铁总兵打败鞑靼兵的进攻,真可谓殚精竭虑了。今天溪水潺潺,鸟儿声吟唱,面对如此美景,他的胸襟也为之一宽。

  方枕流杀退了饕餮童子,便飘身而退,暗中保护夏睿去了。夏睿也是不想终日屁股后面跟着一个哑巴,方枕流暗中保护,倒也正合他意。

  夏睿骑着青驴,刚走到了溪水的中心,忽听山谷中“轰”的一声巨响。随着巨响,就听百浪溪的上游传来了一阵牛吼般的水声。鞑靼部族的杀手竟然早几天就在百浪溪的上游垒砌了一道水坝,方枕流来到溪心的时候,水坝被炸开,一丈左右高的汹涌的溪水便猛地冲了下来。

  夏睿跨下的青驴一见洪水袭来,吓得它撒开四蹄,急向岸边跑去,还未跑出多远,洪水就猛冲而至,青驴被卷入了波涛之中。

  巨大的水浪还没等把夏睿吞没,从百浪溪的谷顶上,忽然飞下了一根白索,那根白索倏如灵蛇,拦腰便将夏睿卷了起来。站在崖顶挥索救人的正是方枕流。

  方枕流一路小心着饕餮童子,令他没想到的是,鞑靼王派来的杀手竟用上了如此歹毒的水攻之计。夏睿悬在空中,随着方

枕流双手收索,他的身子直向崖顶升去。

  在对岸的树丛里,忽然响起了饕餮童子的一阵怪笑声,笑声未落,三枚巴掌大的狱轮狂飞了出来。狱轮是精钢打造,中间是五个窟窿,可以用手指抓起,狱轮的四周,皆是吹毛断发的利刃。

  三只狱轮一只射向了方枕流,另外两只斩向了如意索。方枕流急忙一个“回风舞柳”,闪开了狱轮,另外两只狱轮则“咔咔”两声,将如意索割成了三段。

  索端系着的夏睿惊呼一声,又重新跌落回了汹涌的百浪溪,方枕流一见夏睿落水,他立刻从崖顶燕子般,飞身扑下,一朵浪花涌处,方枕流和夏睿先后都被洪水吞没了!

  夏老太太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怪病,她呼吸困难,两只眼睛见光流泪,痛苦异常。照顾老太太的是夏平和夏复两兄弟,他们两个人的媳妇也很孝顺,早已给婆母做了一个遮光的纱布帐子,把老太太严严实实地遮挡了起来。

  夏老太太每天都会问自己的两个儿子,老大夏睿是否回来了?可是每一次,夏老太太得到的消息都是——她最有出息的大儿子夏睿还没有回来!

  夏老太太哀叹道:“如果夏睿还不回来,他就看不到自己老娘的活口了!”

  夏老太太刚说完,就听门外响起了弱弱的敲门声。夏平隔着门问道:“谁呀?”

  来的人竟是神木寨的甄老太,甄老太和夏老太太要好,夏老太太得病,甄老太已经来过好几次了。

  夏平小心地打开房门,甄老太鸡皮鹤发,她的臂弯里还挎着一个蒙着青布的小篮子,甄三用手扶着自己的老娘,母子二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甄老太走到床边,夏老太太从床帐中伸出一个枯瘦的手来,甄老太的手刚刚被夏老太太攥住,就听夏老太太一声冷笑道:“甄老太,你的手好硬呀!”

  甄老太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轰”的一声响,密不透风的床帐四分五裂,扮成夏老太太的女杀手鬼娘子用左臂一把将甄老太抱在了怀里,她右手紧扣在甄老太的喉头上。

  根本就不是甄老太。扮成甄老太的人就是夏容。方枕流在洪峰中屏住呼吸,他牢牢地抱住了夏睿。一场滚滚的大水,将两个人冲出了两里路,最后方枕流终于把夏睿救到了岸上。

  方枕流觉得夏睿如此大摇大摆地回神木寨太危险,他就暗中保护着夏睿回到了家乡,他最后把夏睿扮成了甄老太,自己则扮成了甄老太的儿子。

  鬼娘子果然心细如发,她一拉甄老太的手,就知道这个老太太是个西贝货,果然她出手之下,夏睿就露出了马脚。

  方枕流猛伸手,从衣服底下抽出了一根砍柴用的麻绳,这根麻绳在他手里也一样可以当如意索挥动了。

  鬼娘子扣住了夏睿的咽喉,她恶狠狠地威胁道:“夏睿,如果不投降,我就送你上西天!”

  夏睿也不说话,他用一只左手,揄偷地把蒙着小篮子的青布掀开了,篮子里竟装着许多可怕的蜈蚣、蝎子和毒蛇。这些毒物沿着鬼娘子的衣服,全都爬到了她的身上。

  方枕流早在他的身上洒满了毒物畏惧的药粉,虽然夏睿和鬼娘子紧挨着,那些毒物却不会咬他!

  饕餮童子从木床的底下钻了出来,他指着鬼娘子惊叫道:“蛇,蝎子,蜈蚣,这些毒物都爬到了你的身上了!”

  鬼娘子神色不变,根本不理爬在自己身上的毒物。片刻之后,那些想咬她的毒物,竟下饺子似的纷纷掉落地上。鬼娘子身上蕴有剧毒,那些毒物竟被她给毒死了!

  夏睿咬牙道:“叫我投降,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我老娘,我老娘现在什么地方?”

  旁边站着的夏平和复复哭叫道:“大哥,咱娘被鬼娘子的手下押到鞑靼国去了!”

  鬼娘子绑架了夏老太太,然后躲在帐子里当诱饵,等着夏睿到来。夏平和夏复知道情况,可是却干着急没有办法!

  方枕流猛地一扬手,手中的麻绳直奔饕餮童子的脖子缠了过去。饕餮童子吃过方枕流如意索的亏,他吓得一声怪叫,躲到了鬼娘子的身后。鬼娘子还没等笑话饕餮童子胆小,她忽然觉得鼻端发痒,“噗嗤”一声,不由得打了一个大喷嚏。

  鬼娘子的鼻孔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方枕流穿进了一根透明的细蛛丝索。这细蛛丝索是用狼蛛的蜘蛛丝拧成的,不惧刀剑,方枕流控索的武功高强,差不多已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不光如意索,只要是绳索,他都可以控制。他把绳子缠向饕餮童子的脖子,借着鬼娘子心有旁骛的机会,他偷袭成功,终于将蛛丝索暗暗穿进了鬼娘子的鼻孔,蛛丝索穿进鼻孔的一端在鬼娘子的心肺之间,牢牢地打了一个死结。

  方枕流一牵蛛丝索,鬼娘子痛彻心肺,她一声惨叫,撒手丢开了夏睿。

  饕餮童子一见同伙遭难,他手握匕首,对着蛛丝索连着斩了七八下,可是那蛛丝索坚韧异常,未破斩断。夏睿看着鬼娘子两手握住了蛛丝索,正在和方枕流“拔河”,他冷笑道:“可知道被你们抓到鞑靼部族的老太太是谁吗?”

  鬼娘子惊讶地道:“那个人不是你娘吗?”

  “那……是……我……娘!”方枕流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意索绝技,就是我娘教给我的!”

  方枕流并不是一个哑巴,他疾恶如仇,见不得人世间的丑恶。夏睿怕方枕流行事不密,露了口风,就一直叫他装哑巴。既然一盘棋已经到了收官的阶段,他再装哑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饕餮童子和鬼娘子这两大杀手他们都上当了,鞑靼部族原本想绑架夏睿的母亲,然后逼夏睿前来归降。令鞑靼王没有想到的是,夏睿早就算计到了他们的前面——夏睿的母亲早就被藏了起来。代替夏母的就是方枕流的母亲,方母的如意索绝技,比方枕流还要高明数倍,她甚至从衣服上抽出一根软线,便可取人之性命。方母代替夏睿的母亲到了鞑靼军营,就是想杀王退军,鞑靼王想要活命,恐怕已经是不可能了!

  饕餮童子和鬼娘子听罢夏睿的计中计,两个人立时惊呆了!神木寨距离前敌,至少有三天的路程,他们即使能脱身,回去报信,恐怕都已经不赶趟了!

  方枕流撤回蛛丝索的时候,鬼娘子的喉咙间血如泉涌,一腔子的腥血全部喷了出来,喷出的血水中,还夹杂着五脏六腑的大小碎块!

  三天后,鞑靼军营传求消息,鞑靼王暴毙身亡,死状和鬼娘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