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开天眼

推理故事

开天眼

2022-06-30 推理故事
民国初年,刘新尊接过了父亲苦心经营了20年的翡翠苑。此时的翡翠苑虽说还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种翠玉摆件、挂件及配饰文玩,保留着他父亲在世时财势过人的姿态,但其实已经名存实亡,在倒閉的边缘上苟延残喘了。……

开天眼

民国初年,刘新尊接过了父亲苦心经营了20年的翡翠苑。此时的翡翠苑虽说还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种翠玉摆件、挂件及配饰文玩,保留着他父亲在世时财势过人的姿态,但其实已经名存实亡,在倒閉的边缘上苟延残喘了。当时京城的田庄街一带是有名的古玩玉器集散地,整个街上鳞次栉比开着百余家珠宝店,要想在竞争激烈的玉石行里站稳脚跟,不仅要有聪颖的头脑,还要具有过人的胆识。

  翡翠苑门前冷落车马稀,刘新尊夫妇整日愁眉不展,一声不吭,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最佳时机的到来。

  这天,有人告诉刘新尊说,悦来旅店来了两个卖翠玉原石的父子,这块翠玉原石体型庞大,来者在悦来旅店住3天了,田庄街玉石店的老板几乎都去看过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买,卖主无论谁问就是一口价——十万大洋!刘新尊一听,赶紧叫来一辆洋车前去悦来旅店,谁知洋车夫刚跑开步子,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来,被洋车把撞了一下,倒在地上,刘新尊走下洋车,见倒地的人正是那个曾来翡翠苑讨饭的叫花子。几日来,一个叫花子老是在田庄街的几家铺子里出出进进。每到一处,都被店主轰赶出来。他来翡翠苑不下十次了。刘新尊看他可怜的样子,每次都给他几个铜子儿,叫花子连声谢都不道,拿着钱就走。久而久之,刘夫人对这个眉眼不睁的叫花子就烦透了,可刘新尊照样乐此不疲地施舍着。他安抚了叫花子几句,掏出一个大洋给了他。叫花子看到钱,一骨碌爬起来,指着刘新尊的脑门儿说:“你要交好运了。”刘新尊被指得额头一阵发痒。

  来到悦来旅店,见到那对父子,刘新尊要看一下那块石头。二人揭去了原石上盖着的红绸布。这父子二人来自缅北的“乌龙河”,那里是唯一出产翡翠的地方。自从爷儿俩冒着生命危险从河里打捞上来这块石头,从家乡辗转到曼德勒、云南、上海,没有碰到一家买主,于是又到了北京,希望能遇到一位识货的行家。刘新尊一看那庞大的土黄色原石,顿时一愣。

  买翠玉原石风险性极大,一是要动用大量资金,二是隔皮买瓤,行里人叫作隔山打老牛。更何况这块原石太大,没法测得其中包含翠质的大小,再者就是破开石皮的门子太小,也透不出光线,只能看见铜钱一般大小的一块碧绿。看完原石,刘新尊一声不吭地回到自己的铺子,一不做二不休,让妻子把店里的货全部甩干净,原因是他看中了那块翡翠原石……

  刘新尊把翡翠苑的货物变卖一空,而后带着十万的银票来到悦来旅店,交易成功后去巷口叫了辆洋车,把翠料拉回了翡翠苑。之后,他找到了京城有名的开眼师傅。此人叫李埋尘,老人已经76岁,是京城资质最深的玉雕大师,已经在玉器作坊干了60多个年头了,不是因为他从业年久弟子遍布,而是因为他技艺超绝,开翠眼就是他的绝活儿。所谓开翠眼,就是去掉翠石外面的皮子,让内部的翠料完全暴露出来,而又不能损伤翠体。

  刘新尊提着贵重的礼物见到老人,说明来意,老人却道:“实不相瞒,我也曾去过悦来旅店,并且去了三次,对这块原石看了又看,至今还拿捏不准它。后生,老朽真的佩服你的胆量呀!可老朽眼拙,力不从心,早就不做玉活儿了,另请高明吧!”但刘新尊并没放弃。

  当刘新尊第二次来到李埋尘时,这次老人竟然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下来。因为他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胆识。

  来到翡翠苑,刘新尊在铜炉里燃上香,和妻子一起对着那块原石拜了又拜,紫香袅袅,香气里透着一股庄严肃穆。迷信说法里有“跑玉”一说,就是主家无福,有了再大的玉石自己也会跑走,等打开玉石皮以后,里面全是石头了。李埋尘老人也净手焚香,然后展开裹着开眼家什的布包,拿出铁锤、钎子、錾子等开了工,眼到手到,只听得“哐哐哐”一阵敲击,石皮横飞,纷纷落地。在老人的手里,开翠皮犹如削土豆一样,随着石皮的不断脱落,一整块碧绿碧绿的翠料出现在刘新尊夫妇的眼前,两人惊喜得张大了嘴巴,久久合拢不上。

  开了眼的翠料似乎具有了灵气,翠色如波,一片亮丽,整个翡翠苑都被它映射得晶绿莹彻,仿佛到了仙境。李埋尘也被这整块的硕大翠玉惊呆了,对着刘新尊竖起了大拇指,说:“后生,你家发达啦!奇货可居、奇货可居呀!”

  一年后,老人的活儿如期完成,閉店一年的翡翠苑在一阵鞭炮声中重新开业。

  这天,刘新尊摆了好几桌酒席,宴请亲朋好友,翡翠苑门前车水马龙,顾客云集。就见整个店里摆放着的,都是那块翠料做成的工艺品,主件是:一尊碧绿的坐佛、一座翠山、一个七星宝塔、一对闪光的翠麒麟、一根翡翠白菜。件件做工精细,巧夺天工,流光溢彩,栩栩如生。边角余料共雕刻有一套福禄寿三星、四尊弥勒坐像、两条翠珠链、两副狮纽章料、三个观音链坠、五个石榴链坠、一副莲子链坠、六个双鱼链坠、两个葫芦链坠、三十个马鞍形戒指,六十个椭圆戒面……摆在玻璃柜台里,整个翡翠苑变得一片水汪汪、绿莹莹。刘新尊知道,仅仅这五个主件,他就会数倍地扳回十万大洋的成本。

  正在大家准备入座就席的时候,只见一个人哼哼呀呀地唱着来到厅堂,先是围着每张喜桌转了一圈,嗅嗅这个,闻闻那个,然后就伸出了肮脏的鸡爪一样的手。在座的人们终于认出,那是一年前出现在田庄街的叫花子……说也怪,这天以后,这个讨人厌的叫花子再也没在田庄街出现过。

  后来,当人问起刘新尊当初看完翠石原料之后,为啥如此疯狂地确信这就是一块真材实料呢?刘新尊说:“当我透过那块铜钱儿大小的‘门子’,凝神谛视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座大佛,通体晶绿,还笑眯眯的,那表情好像和我有一个允诺一样,这真是苍天开了恩眼呀!”

  从这以后,刘新尊再看翠玉原石,没有看走眼一次,好像有了特异功能一样,遇到真材实料,脑海里总会出现一种不可理喻的幻象。有人说,刘新尊也开了天眼了。

  刘新尊的翡翠苑越开越大,并在京津两地开了好几个连锁店。有了钱的刘新尊乐善好施,每个铺子里都有他亲手书写的楹联;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已经成了刘新尊的经商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