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四尾狐

推理故事

四尾狐

2022-06-30 推理故事
捕头高功奉命调查一起武官被杀案,案情的前因后果渐渐清晰,他却决定糊涂结案,让真相永远不被人所知!   五城兵马指挥杨中贵请户部周尚书这晚到醉花楼饮花酒,又叫楼里面最红的几位名妓作陪。两人正喝得起……

四尾狐

捕头高功奉命调查一起武官被杀案,案情的前因后果渐渐清晰,他却决定糊涂结案,让真相永远不被人所知!

  五城兵马指挥杨中贵请户部周尚书这晚到醉花楼饮花酒,又叫楼里面最红的几位名妓作陪。两人正喝得起劲,就听门外一阵喧闹,刚想问怎么一回事,就听得门口“嘭”的一声响,一个人破门而入。杨中贵是个武官,身手不弱,抽起身旁的刀站了起来,这才看见进来的是自己带来的卫士。

  那卫士刚走了两步,就喷了一口鲜血,“扑”的一声倒在地下,眼见是活不了了。杨中贵大惊,这卫士身手他很清楚,能一招就取他命的人不多。这一下让杨中贵酒醒了大半,忙提刀出屋来,就看到楼里人声喧哗,还有一些人纷纷跑上楼来,其中还有两个是他的卫士。他忙问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说是闹了贼,那贼人在老板娘房里偷东西,被发现后就朝楼上跑,现在不知躲到哪去了。

  就在这时,就听到醉花楼老板娘的哭声,大骂贼人将自己的金银全给盗去了。杨中贵估汁刚才一定是贼人上楼时这名卫士去阻拦他,因此才遭的毒手。就挥挥手让卫士跟着众人去搜,但一群人忙了好久也没找到贼人的踪影。

  眼看楼里的这些妓女被吓得花容失色,杨中贵心想在此玩已没趣味,就打消了在此过夜的念头,和周尚书出了楼,告别回家了。一路上他还想,这贼人身手真是了得,来妓院偷钱还真是小打小闹了,就算到户部去偷,那些护卫还不一定能拦得住。看来得提醒一下周尚书,早有些准备才行。

  当晚杨中贵就睡在三姨太房里。第二天天刚亮,三姨太揉揉眼,却发现杨中贵已不在床上,她爬起来一看,就发现墙根下躺着一具无头的。再一抬头,就看到杨中贵的一颗头挂在屋的正中,露着惨白的牙齿,她不由发出一声惨叫。

  捕头高功来到卧室,仔细观察挂着的头颅和屋中尸体。尸体倒在墙根下,鲜血溅满了墙,但有一处血迹却让他留了神。这处血迹就像一只狐狸的头,头像旁还有四个丫,高功不由一惊:“四尾狐?”

  四尾狐曾在杨中贵手下当过卫士,据说是武功最强的,几年前杨中贵派他外出后,就再也没回来。高功进一步了解,才知道四尾狐当年是去追杀一个叫黑虎的巨盗。后来黑虎的尸体被人们找到了,却再也没见过四尾狐。人们推断,他们一定是斗了个两败俱伤,黑虎当场死亡,而四尾狐也身受重伤,却不知到何处死了。没想到这次突然出现,还杀了杨指挥,也不知是四尾狐当时没死,还是有人冒充。但人们估计是冒充的可能性大,因为四尾狐是杨中贵的部下,两人并没有仇,不可能回来杀他的。

  高功出了京城,来到当年杀死黑虎的扬州府,这才了解到,黑虎当年曾是这一带的匪首,带着一伙人占山为王。他还曾带人抢了军饷,后被官兵围剿,黑虎在大战中逃脱。后来他死尸在山里被人找到,人们才知道他已被杀,据说被京城来的高手所干的。黑虎死后已被人埋葬,要不是被人意外地挖了出来,人们根本不知道他已死了。

  看来黑虎当年被四尾狐所杀是肯定的了,但四尾狐是否已死仍成一个谜。高功在却听到了另一个说法,黑虎和他的兄弟们是被冤杀的。一些朋友还告诉高功,有人在外省的云梦山曾看到过一个老人,十分像是黑虎的瞎眼老母。

  看来要了解黑虎当年的死因,还得找到他的老母。高功日夜奔驰,又来到了云梦山,但云梦山方圆百多里,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十多天过去了,也没访到什么消息。

  这天他在一个小镇走时,一个樵夫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樵夫身材瘦小,满脸胡子,但那一担柴却大得出奇,更显出这人的干瘦。高功就问周围的人,人们告诉他这人叫胡大力,几年来一直靠卖柴为生,他卖的柴也比别的人便宜些,只求快些出手,然后就买些食物回去,估计是住得离镇里太远。据说是住在山里的,但谁也不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

  高功想这人住在山里,一定会知道山里的情形。他做捕头的阅人无数,看出这人身手不弱,于是就留意上了。

  他偷偷跟着这人,见他卖了柴后,又买了些油盐之类的,放进包裹里,还专门去糕点店买了一盒甜点心,塞在胸前就离开了小镇,一直往山上走。高功不敢怠慢,沿着山路跟了过去。走了一会儿,转过一座山头,前面已失去了人影。他不由一惊,加快了脚步,转过一个弯,就看到那樵夫正躺在一块青石板上。

  樵夫看到高功,嘿嘿一笑,“说吧!跟着我干什么?”高功拍拍身上背着的弓说:“我只是想到山里看一看,能不能猎到一两只野物,并不是有意跟着你的。”樵夫又是一阵笑,说:“你也别当我是瞎子,我虽是个樵夫,但在山里度日,眼睛不够亮随时都被野兽吃掉的。你在镇里一直跟着我,别当我不知道?”

  高功一惊,看来这人的身手比自己想象得要高得多,自己的举动早就在对方眼里了,于是就说:“那好吧!你一直在山里,对这山里的情形一定很清楚,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什么人?”樵夫问。高功说:“一个瞎眼的老太太。”这时高功已注意到樵夫眼中精光一闪。

  樵夫哈哈一笑,“那你就不用找了,这山里虎狼成群,四肢健全的汉子过得都还提心吊胆的,老太太怎敢进山来?还是到城里去找吧!恕我不能帮你的忙了。”说罢转头就走。

  高功只得待他走远后再跟着走,这次樵夫走的尽是林间。走着走着,高功就感觉樵夫是有意将自已引入林子深处,正疑虑间,就听身前不远处传来一声虎啸。高功暗道不好,看来这人是有意将自己引到虎穴来了。随着一阵风吹过,树丛中已跃起一只猛虎,张牙舞爪扑了过来。

  好个高功,临危不乱,一闪身到了一株大树后。猛虎一下扑空,转过身再扑时,高功已拉开弓,三支连珠箭一齐射向虎身。高功的硬弓硬箭何等了得,那老虎心口咽喉各中了一支,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虎啸,临死的老虎又向高功所在的方位扑来。高功双足一点地,人已跃上了另一棵树冠。

  老虎这一扑,直把树丛扑倒一大片,然后就直挺挺地死去了。高功这才从树冠上下来,看着地上的死虎,仍然感到心惊,看来这樵夫心机可不一般。

  樵夫甩开高功后,就出了林子,远远听到一声虎啸,这才直奔山里,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处茅屋前,高声叫道:“娘,我回来了。”屋子里走出一个瞎眼老太太,樵夫拉过一张椅子,扶着老人坐下后,才从胸前掏出点心递上去说:“娘,您快吃吧!这糕点还暖呢!”眼看着老太太慢慢地吃着糕点,樵夫脸上也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老太太吃了一块糕点,这才说:“儿啊,我们是不是该搬家了?”樵夫一惊,问道:“没有啊!我们在这住得好好的,干吗要搬?”老太太笑着说:“你别瞒我了,你的气息很乱,我听得出你现在已遇到了麻烦,原本你遇事不会这样的。”

  樵夫还要解释,就听前方有人说:“不必了,我已经来到了。”却是高功来到了。樵夫冷哼一声:“果然好身手。连猛虎都制不了你,看来我不能不动手了!”说罢寒光一闪,手上已多了一把刀,刀光如寒星般直冲高功的喉头。

  高功不敢怠慢,拔刀迎了上去,两人战了数十回合,却谁也奈何不了谁。高功注意到看那老太太,却见她只是端坐着,似是在倾听着两人的打斗声,满脸尽是关心的神色。

  两人一来一往,也不知又战了多少招,樵夫眼见久战不下,心内焦急,刀法一变,霎时,刀光从上下左右四个方位击向高功。这一招叫“四面楚歌”,是四尾狐的绝招,高功知道这些都是虚招,用来迷幻人的眼神,真正的杀着还在后头。他大喝一声,刀光直刺对方前胸,果然叮的一声,两把刀撞在一起,两人都被逼退了数步。

  高功说了一声:“果然是你,你就是四尾狐!”那樵夫已过去扶起老太太就要进屋,高功突然说:“且慢,我来只是想知道当年的黑虎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又要进京去杀了杨指挥?”樵夫一听,就问:“你到底县谁?”“捕头高功。”

  樵夫这才说:“原来是名捕,我还以为是杀手又找上门来呢。我也听说过你的名气。不错,我就是四尾狐,京城的案子就是我去做的,我杀了杨指挥是因为他该死。”他还待再说,老太太已抢先说道:“还是我来说吧!”

  老太太这一说,高功才知道事情的原委,那杨指挥在当官之前和黑虎曾是朋友,后来一个人进了官场、一个人成了强盗,但两人仍在暗中有来往。当年杨指挥奉命送一趟军饷出关,他暗中通知黑虎去劫,说好了得手后均分。

  黑虎得手后,才知道这是前方的军饷,不由大吃一惊。他知道前方战事吃紧,守军正与入侵者激战,饷劫了,边境非出乱子不可。

  黑虎虽是强盗,但也知道这是叛国,于是他在抢到之后,又将抢到之物偷偷送到边军手巾,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谁知他们刚回到营寨,就遭到了官军的围剿,带兵来的是那杨指挥,他对外宣称说是黑虎去劫军饷,多亏官兵拼死防卫才没成功的。这一战极度惨烈,山寨的兄弟全死了,只有黑虎逃了出来。他带着瞎眼的母亲四处躲藏,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还探到原来杨指挥与乱国的人还有密谋。就在这时,杨指挥派来的杀手到了,这杀手就是四尾狐。

  四尾狐自然不知道这些内幕,他也以为黑虎就是强盗。两人相遇就是一场争斗,毕竟四尾狐武功高一筹,很快就将黑虎打得奄奄一息。但黑虎临死前吐露出来的话却让他明白了一切。他后悔自己还没弄清事实就轻易下杀手,于是掩埋了黑虎,再也不回京城了,还将黑虎的瞎眼母亲带走,当自己亲娘一样奉养着。

  黑虎的母亲知道带走自己的是仇人,但却因对方武功太高无法报仇,只是一直在找机会。这么多年来,见他一直诚心待自己,这才知道四尾狐是真心悔过了的,从此也把他当成儿子了,从此两人相依为命。

  两人来到云梦山,每天靠四尾狐卖柴度日。准知前段有路人偶然见到了老太太,认识她是黑虎的母亲。消息被人传到杨指挥耳中,本来他以为四尾狐和黑虎都死了,现在黑虎母亲的出现,让他又怀疑四尾狐是否真死了,于是就派人来云梦山,将黑虎母亲及一起生活的人杀掉。

  这些人进山后,都被四尾狐用计喂了虎。四尾狐见杨指挥还不肯放过一个老人,想起他通敌的事,就决定亲自上京城除掉他,让老太太有个安稳的晚年。

  老太太说罢,四尾狐说:“也许这事太了,无法让你相信,但这一切都是真的。”高功笑道:“我相信,我到扬州时,就知道这事一定有内幕了,我本想找到黑虎的母亲了解,但一看到你和她在一起,就已猜到了几分。放心吧,四尾狐当年已死,杀杨中贵的是冒充的,这案子就永远悬着了。”

  四尾狐也笑道:“我也相信你,要不,任你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回去了。”高功吃了一惊,不明白对方如何这样说,就听四尾狐笑道:“你看看地下吧!”说罢双手一扯,屋前一大片空地上露出数道细丝,就听四尾狐说:“我也是知道杨指挥派杀手来后才准备的,你周围埋着无数的火药,只要我们一进屋,按下机关,这空地就是一片火海,就算是飞鸟也粉身碎骨的。”

  这一下,高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多亏自己不是来杀他的,要不后果真不堪设想,这人既然叫狐,自然诡计多端,于是说了声:“多谢手下留情。”就下山了。

  四尾狐将老太太扶回椅子上坐着,说道:“娘,没事了,您继续吃糕点吧,要不就凉了。”老太太递过一片糕点说:“儿啊,你也吃些吧。”四尾狐一笑说:“不用了,您吃吧!我已吃过了,这糕点好甜啊。”老太太这才慢慢地嚼着。四尾狐坐在她的身旁,初冬的太阳照在他们身上,好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