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好吃的土鸡蛋

推理故事

好吃的土鸡蛋

2022-06-30 推理故事
红太阳小区的孙老汉以前早晚都要到广场上遛狗,但最近人们却发现了个新情况,孙老汉不遛狗,改遛鸡了。   谁也不知孙老汉啥时候弄来两只小鸡仔,一大早,就见他掂把铁锹到小区旁那条水沟里挖蚯蚓,连泥带蚯……

好吃的土鸡蛋

红太阳小区的孙老汉以前早晚都要到广场上遛狗,但最近人们却发现了个新情况,孙老汉不遛狗,改遛鸡了。

  谁也不知孙老汉啥时候弄来两只小鸡仔,一大早,就见他掂把铁锹到小区旁那条水沟里挖蚯蚓,连泥带蚯蚓一起倒在水沟旁,两只小鸡仔争先恐后地抢着吃。也许是这水沟里的蚯蚓太肥太美味的缘故吧,小鸡仔长得特别快,才三个多月,就长大了,鸡公威风凛凛,鸡婆妩媚动人。让人羡慕的还远不止这些,那只鸡婆真能干,一天一个蛋,不仅个大皮薄,而且还是清一色的双黄,这可是地道的绿色食品,无污染、无公害,炒出来的蛋那个香啊,从小区这头晃晃悠悠就飘到了小区那头,馋得人直咽口水。

  人们在佩服孙老汉眼光独到之时,心里不免也打起了小算盘:这水沟是大家的,他可以利用起来搞副业,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于是乎,一到来年春天,老牛率先买了五只小鸡,等他抱着小鸡来到水沟边时,发现挖蚯蚓的人不是孙老汉了,而是孙老汉的小女儿月月,那对鸡公鸡婆也不见了,换成了一对小鸭子。月月在小区卫生室工作,老牛就问:“你爸哪去了?”

  “我爸演讲去了。”月月回答。

  他一个平民小老头,既不当官又没什么特长,啥人请他演讲?老牛心里嘀咕着,就要动锹,没想到却被月月拦住了。老牛可不干了,月月真心解释:“这水沟大家都可挖,但你们男人身上的霸气太重了,蚯蚓一闻就被吓跑了。”

  “你老爸都挖了快一年了,咋啥事没有?”老牛不服气地回了一句。

  月月低头挖了一锹,竟挖出来一条鳝鱼:“看看,我爸挖了那么久都没挖到,我才挖两天,就已经挖到好几条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本来,小区里还有好多闲着没事的老太太也想搞这个副业,现在又听说水沟里还能挖出鳝鱼来,这些人呼啦一声都挤了过来。

  可都扎堆挤在一起也不是个办法,因为水沟一尺见宽一米见深,锹上锹下的很不安全。月月就提议:把小区四周的水沟全部纳入挖蚯蚓的范围,每人分二三十米的根据地。大家都赞成。

  月月开始教大家挖蚯蚓的窍门:要先挖第一层,把土放到水沟旁,让小家伙们自己捉活食,等挖到头后,再返回挖第二层,等第二层挖到头后,再返回来挖第三层,如此循序渐进直到见底为止。

  前两天刚下过一场雨,有好几个人都挖到了鳝鱼,其中还有一条二、三两的大家伙,足足能炒一大盘。这一下,娘子军的干劲更大了。

  大家干得热火朝天,而老牛却急得直跺脚,月月看在眼里,赶忙走过来劝道:“还是叫你媳妇回来吧,光躲在外面不是个办法啊。”

  老牛点点头,把手里装小鸡的盒子递给月月:“你帮我看着,就算被骂,我也去试试。”

  一直等到晚上,老牛还没回来。月月就带着小家伙们到广场上遛弯,等遛了一圈要回去的时候,发现竟少了两只小鸡。

  第二天一大早,老牛领着媳妇回来了,大伙纷纷跟老牛媳妇打招呼,但却有一个婆婆鼻子哼了一声,弄得大伙很不自在。原来,这个婆婆是老牛的对门。前段时间,老牛媳妇和对门因为一点琐事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动了手,两人都被抓花了脸,老牛媳妇个小吃了亏。她一气住到闺女家去了,并放出话来,老牛要是不把对门那恶婆娘打一顿,自己就不回去了。今天老牛媳妇之所以肯回来,一是稀奇“只有女人才能挖蚯蚓”那件事,二是心疼那几只小鸡仔。

  月月把小鸡仔还给老牛,老牛一眼就发现少了两只,月月说:“是我不小心弄丢了,回头买两只还给你。”

  一晃就过了两天。老牛突然发现了个新情况,虽说这两天月月照常来,但挖蚯蚓后都是用瓶子带回去,她的那两只鸭子哪去了?

  第三天的早上,月月的鸭子终于露面了。老牛大吃一惊:因为两只鸭子明显地高出了一大截,他就问:“月月,莫非你夜里还给鸭子加餐,要不然咋长这么高?”

  月月告诉老牛,这两只是刚买的,我把以前那两只送给小刚了。“小刚,我对门的孙子?干吗送给他?”“我听说小刚家也有两只小鸡,可小刚父母工作忙,所以我就挖蚯蚓给他们送去,可我也不能每天都送,所以就让小刚到他们小区旁的水沟里挖,顺便把水沟清理干净,这样下雨的时候,水就可以流出去了。”

  “把水沟清理干净?”老牛听不懂了。

  “是啊,我们现在不也是这样做的吗?”

  老牛这才注意到,孙老汉去年喂鸡公鸡婆那段水沟已经清理得见了底,而现在,所有人分的根据地都已经开始挖第二层了,照这样的速度,不用两个月,小区四周的水沟都会被彻底疏通一遍。这水沟因为长年累月无人过问,几乎已经被枯草泥沙填平了。

  莫非挖蚯蚓吃土鸡蛋是假,清理水沟才是真?

  面对老牛的疑问,月月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老牛埋怨道:“你说你老爸也真是的,不就是清条沟吗,干吗还掖着藏着?就算你给我明说了,我也会干的。”

  “嗯?”月月瞪着老牛,那眼神分明是说:真的吗,要是我们把实情告诉了你,你真的会干吗?

  “我真的……”老牛还要坚持,但后面的话却没有底气说出来。想想也是,自己一个老百姓凭什么去管水沟满了没人管,水流不出去淹大家。现如今,管闲事的人少了,讲实际的人多了,可回过头一想又不对,月月不是就在管吗?

  就在这时,有人过来要买他们挖出来的土。“土也能卖钱?”老牛瞪着眼问。那人说可别小看这些土,都是枯枝败叶沤成的,是难得的上好肥料,种啥成啥。

  反正这土闲着也是闲着,能换点钱当然更好。老牛刚要说卖,突然就听到一声大喊:“不能卖!”

  老牛寻声望去,发现喊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天不见的孙老汉,只见他挎着个包,一副刚从外地回来的样子。月月赶忙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孙老汉冲她竖了竖大拇指,月月笑着跑开了。

  这土不能吃又不能喝,留着干吗?孙老汉却神秘地一笑,说自己有大用处。他找来一辆手推三斗车,把挖出来的土装到车上,然后往小区里推。

  这老孙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老牛假装帮着推车,其实是想看个究竟。

  孙老汉把土推进小区里,直接倒进一棵绿化树的根部,老牛一下子就看明白了,绿化树由于常年被雨水冲刷,根部都形成了一个凹陷,有好些都露着白花花的树根。

  孙老汉还准备去装土,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这人是刘阿婆,她告诉孙老汉:“我交给你的任务,你已经超额完成了。”孙老汉赶忙说:“没完成,还差四件呢。”

  “月月把两家人劝和了,一件顶三件。”刘阿婆笑着说。

  刘阿婆和孙老汉都是独身,两人想再组成一个家庭,双方子女也同意,刘阿婆却要孙老汉做一百件好事。可孙老汉才做了九十五件,算上手头这件,再加上月月这一件顶三件,还差一件呢?

  刘阿婆用手一点孙老汉的额头,嗔道:“死脑筋,光知道做事,连正事都忘了?”

  正事,啥正事?孙老汉一时没回过神来,老牛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向人家当面提亲啊,这么大的人了,还用教?”

  三个老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几天孙老汉到底去了哪里?这个谜像石头一样压在老牛心上。所以,第二天早上一见面,他就绕着弯地问:“老孙啊,你那两只鸡公鸡婆哪去了?我好长时间没看见了。”

  孙老汉没回答,眼睛却盯着老牛那几只小鸡仔,昨天下午还是三只,怎么一早就变成了五只?老牛瞧瞧四周没人,压低声音说:“对门偷了我的两只小鸡,月月知道但没明说,反而送给她两只小鸭,她想通了,就主动把小鸡送了回来。”

  自己才出门几天,月月就想出了这个办法,让大伙一起帮着清水沟,可这算不算骗大家呢?老牛看出了他的心思:“我媳妇去卫生室看脸,月月才知道我两家闹不和,那个妙计本来就是冲着我媳妇来的,可大家早就想来凑热闹,所以那根本不算骗。”

  “难道你们都没看出来?”

  “从月月叫我去接媳妇那一刻起,我就看出来了。我相信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可谁也不挑明,大家的事,本来就该共同分担。”说到这,老牛假装生气了,“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再不说,我可真不挖了。”

  “嗨,别提了。”孙老汉叹道,但口气里却明显地带着一股自豪,“鸡公鸡婆被一家大型养鸡场接去当种鸡了,我也被他们接去谈经验,我哪有什么经验谈啊,就跟人家胡吹了一通,可人家根本不介意,说我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还跟个棒小伙似的,都是吃了这土鸡蛋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