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波兰“鬼附身”惊魂记

推理故事

波兰“鬼附身”惊魂记

2022-06-30 推理故事
在波兰首都华沙附近有一个被称为“死亡公路”的之地,司机们驾驶汽车来到这里常常会莫名感到头昏脑胀,就好像是吃了什么迷幻药一样,导致这一路段频发车毁人亡的事故。2011年12月19日,叶丽莎的丈夫……

波兰“鬼附身”惊魂记

在波兰首都华沙附近有一个被称为“死亡公路”的之地,司机们驾驶汽车来到这里常常会莫名感到头昏脑胀,就好像是吃了什么迷幻药一样,导致这一路段频发车毁人亡的事故。2011年12月19日,叶丽莎的丈夫哈里也成为了应验这条公路怪诞的牺牲者之一,他所驾驶的小型皮卡在这条公路上突然侧翻,救护车赶到时哈里已经停止了心跳,而同车的哈里的亲弟弟哈克则重伤昏迷。然而,让叶丽莎意想不到的是,哈克苏醒后却性情大变,不仅行踪诡秘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实际上是已经死去的哈里。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鬼附身”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死去的哈里究竟为什么回来?是因为对妻子叶丽莎恋恋不舍,还是为了向生者诉说那场车祸背后的秘密?

  离奇的车祸

  叶丽莎和哈里是波兰首都华沙市一对恩爱夫妻。大学时代,哈里用365封情书俘获了叶丽莎的芳心,也在传为佳话。毕业两年后,叶丽莎和哈里举行了婚礼,婚后的生活也十分平静美满。

  即使已经共同度过了很多年的时光,叶丽莎还是保留着当初哈里向她求爱的那365封情书,两人时不时地会把它们拆开来看看,互相念给对方听,然后一起回忆过去美好纯真的学生时代。直到那场噩梦一样的车祸的发生,它几乎摧毁了叶丽莎的整个生活。

  那是2011年12月19日,哈里所供职的物流要求他亲自上阵送一批十分紧急的货,为了节省时间在天黑前赶回来,他选择走华沙附近那条著名的“死亡公路”。

  关于那条“死亡公路”的传说,在华沙当地的司机圈子里非常有名,司机们开过那个路段时常常会莫名感到头昏脑胀,就好像是吃了什么迷幻药一样,导致这一路段频发车毁人亡的事故。很多司机因为忌惮这个传闻,宁愿绕远路也不愿意经过那里,导致那条公路越来越荒凉。

  哈里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因为怕在“死亡公路”上发生意外,他特地叫上了自己的弟弟哈克陪自己去送货。哈里哈克两兄弟的感情非常和睦,因此,哈克立刻答应了哥哥的要求。当天下午2点他们从华沙市中心出发,一路沿东面行驶。临出发的时候,哈里拨通了叶丽莎的电话,他告诉她自己会在晚上8点前回到。

  当天夜里,叶丽莎在家里一直等到10点,但哈里一直没有回来。1点,叶丽莎接到了来自的电话,院方说哈里的车在公路上发生了侧翻,抢救无效后已经确认死亡。他的弟弟哈克由于被甩出车外,侥幸活了下来,但目前仍处于昏迷中。

  叶丽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匆忙赶到医院,当看到丈夫由于车祸变得面目全非的时,她心碎地痛哭起来。第二天,关于“死亡公路”又添冤魂的事情在上炸开了锅,许多司机纷纷现身说法,讲述自己在那条公路上的离奇遭遇。虽然叶丽莎也觉得哈里的货车在人烟稀少的公路上突然侧翻十分蹊跷,但现在她还有另一个十分紧迫的任务——那就是照顾好昏迷中的哈克。她希望哈克能够尽快苏醒,告诉自己那天在“死亡公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叶丽莎的精心照料下,哈克的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但不知道为什么,苏醒后他就是不愿意开口说话。医生说:哈克的声带完好无损,沉默是应激性心理创伤的一种表现。

  叶丽莎只能十分无奈地接受了这一事实,她只能耐心等待哈克完全康复。

  三个月后,哈克的身体机能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但还需要相当长时间的静养和心理治疗。为了更方便照顾哈克,叶丽莎将哈克接回了自己和哈里的家。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从哈里踏进家门的那一刻起,诡异的事情便纷至沓来。

  诡异的“附身”

  叶丽莎第一次发现事情有些异样是在一次,当她穿过客厅准备去厨房时,却猛然发现死去的哈里正像往常一样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抽烟。哈里有些神经衰弱,因此他总习惯在晚上入睡前来一根烟,他曾经笑称它为“助眠烟”。 一时间,叶丽莎又惊又喜。她情不自禁地慢慢走到阳台上,从后面抱住了“回家”的哈里。她不敢叫他,生怕自己一旦叫出丈夫的名字他就会消失。然而,当她终于抱住了日思夜想的丈夫时她突然触电一样的弹开了,因为她立刻意识到这个人并不是哈里,因为身高不对。对方似乎也十分惊讶,等他转过脸来,叶丽莎惊讶地发现那个男人居然是哈克。

  “你在这里干什么?”又羞又怒的叶丽莎尖叫起来。

  哈克艰难地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他只是做了一个对不起的手势,便掐灭烟头回房了。叶丽莎愣愣地看着哈克离开的背影想着: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把哈克错认成死去的丈夫。可转念一想,叶丽莎不禁疑惑起来:为什么哈克要穿着哈里的衣服?为什么他会有和自己哥哥一模一样的生活习惯和抽烟姿势?

  第二天,叶丽莎郑重地向哈克提出,请他不要再穿哈里的衣服。因为那样的装束很容易引人误会。哈克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受伤,但他最终还是理解地点了点头。

  然而,诸如此类的怪事并没有销声匿迹,相反,它们变得愈发多了起来。比如,有时哈克会一声不响地做好早餐等叶丽莎起来吃,而那些菜色正是哈里在世时经常给自己做的那些:有一次,当叶丽莎专心备课时却无意中发现哈克正愣在房门口痴痴地看着自己,那份眼神中的炽热原本不是车祸前的哈克该有的……这些反常的事情让叶丽莎越来越困惑,有时候她甚至分不清楚如今和自己住在同一屋檐下的究竟是小叔子还是自己的丈夫,难道真的有“鬼附身”这回事?

  终于有一天,叶丽莎不堪忍受这种古怪的氛围拦住哈克直截了当地问:“你到底是谁?你这样是故意耍我吗?”

  看着叶丽莎痛苦的样子,哈克也难受地皱起了眉头,最后,他终于艰难地慢慢发出干涩的声音:“亲爱的丽莎,我是哈里,我回来了!”这句石破天惊的话让叶丽莎震惊不已,“丽莎”是哈里私下对自己的昵称,难道,那场车祸里死去的并不是哈里而是他的弟弟哈克?可是,现在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哈克的身体又怎么解释呢?

  叶丽莎脑海里乱作一团,她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哈克不发一语。哈克脸上的表情变得焦急起来,他断断续续地说:“我醒来以后看到你的脸我高兴极了,可是你们所有人却口口声声喊我哈克。还记得那天我曾经打过电话给你么?我告诉过你我晚上8点就会回来,现在我回来了,虽然我迟到了……但我希望你能接受现在的我!”

叶丽莎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是已经死去的哈里,被“鬼附身”的哈克开始不断列举哈里和叶丽莎的甜蜜过往,甚至私密到那365封情书的内容,他也可以倒背如流。就像几年前哈里曾经用那365封情书追到过叶丽莎一样,现在,这365封情书再次成为征服叶丽莎的有效工具,叶丽莎终于相信她的丈夫回来了,为了和自己厮守,他附身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

  叶丽莎哭着扑进被“附身”的哈克怀里,泪水洗净了这几个月来的痛苦和委屈。

  出人意料的真相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叶丽莎一直沉浸在和死去丈夫重逢的喜悦里。然而,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她就接到了一个来自哈里老同学巴顿先生的电话,巴顿先生是个私家,他在电话里语气严肃地恳请叶丽莎跟自己见一面,叶丽莎答应了。

  两人碰面后,巴顿先生开门见山地问叶丽莎:“前两天我在街上看到你和哈里的弟弟哈克十指紧扣,你们两个是在恋爱吗?”叶丽莎连忙告诉了他关于“鬼附身”的事。

  听完叶丽莎的话后,巴顿先生皱着眉头沉思了很久,随后肯定地说:“叶丽莎,也许这么说十分残忍,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极有可能被欺骗了!”

  欺骗?叶丽莎一时间不太明白巴顿先生的意思,谁会欺骗她呢?巴顿先生看叶丽莎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于是继续说:“我是说哈克这小子欺骗了你!哈里已经死了,他根本不可能再回来。可哈克却利用自己对哥哥的了解,假扮成他让你相信‘鬼附身’的故事。这是一个阴谋,从哈里发生车祸以后我就开始暗中调查。老实说,在车辆发生侧翻时还能被甩出窗外的概率你知道是多少吗?微乎其微。但哈克却因为这个侥幸活了下来,我所得出的结论是:他知道车祸即将发生,因此故意跳窗逃生。”

  “哈克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爱哈里,他们是亲兄弟!”叶丽莎尖叫起来。

  巴顿先生继续说:“并不完全是。哈里和哈克实际上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哈里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他,哈克的妈妈抚养了他。就在哈里发生车祸之前的一个礼拜,他的生母在美国犹他州过世了,并且留给了他一大笔遗产。这件事哈里一定没有告诉过你,因为他恨自己的母亲,因此他也不愿意接受她死后的施舍。但这件事他找我聊过,我相信他也找哈克聊过。你不妨想一想,假如哈里去世了,这笔遗产的接收者会是谁?”

  叶丽莎颤抖着回答:“遗产接收者会是我……”巴顿先生点点头:“现在,你了解哈克的动机了吧?”

  叶丽莎被这个消息打击得几乎崩溃,但她还是质疑道:“如果他不是哈里,哈克怎么可能知道情书里的内容?”

  巴顿先生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事实是,这份巨额遗产确实是他动了杀机的主要原因。这里有一些照片和材料,是他车祸前后频繁出入律师事务所咨询遗产相关问题的照片和材料证明。”

  回到家,叶丽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虚脱了。之前甜蜜的两个礼拜就像做梦一样,而那个造梦者居然就是扼杀自己生活的罪魁祸首。哈克见叶丽莎的脸色不好,立刻温和地上前询问。叶丽莎立刻告诫自己:不能因为眼前的安逸而忘了惨死的真正的丈夫!

  于是,叶丽莎低声问哈克:“哈克,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和哈里难道不是最好的兄弟么?”

  听到这句话,哈克的身体陡然一震,他有些僵硬地笑着说:“丽莎,你在说什么?我是哈里啊!”

  叶丽莎疲惫地说:“别演戏了,我生气的时候哈里从来不会像你这样哄我!你根本就不是哈里,即使想装成他,也永远只能学到皮毛!”

  哈克的表情瞬间变了,露出了自己原有的神态表情,他失控地大声冲叶丽莎喊道:“为什么你的眼里永远只有哈里?是我先认识你的,你忘了吗?你根本就不了解哈里,他是个可恶的小偷,可耻的骗子!你觉得那365封情书很感人?可是我告诉你,那些情书是我写的,哈里从我这里偷走了情书,并把他当成自己的东西送给了你……他现在拥有的令人羡慕的一切,原本都应该是我的!所以我一直在私下偷偷观察你们的生活,偷偷模仿他,我知道这很变态,但这都是我的好哥哥一手造成的!”

  叶丽莎愣愣地挺着哈克歇斯底里的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屋外响起了阵阵警笛声,叶丽莎在回家之前报了案,加上巴顿先生提供的那些证据,现在警察终于要来逮捕哈克了。在警方的逼问下,哈克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承认自己对哥哥痛恨已久,那份巨额遗产更是让他眼红到了极点,于是他终于动了杀机。为了让谋杀显得不露痕迹,他故意诱惑哥哥那天走“死亡公路”那条近路,并主动提出自己陪他送货,让哈里消除戒心。在路过“死亡公路”的时候,哈克却突然抢夺哈里的方向盘导致货车最终失控侧翻,哈克提前跳车了,而哈里却被压在了货车下面。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不论是“死亡公路”的传闻还是“鬼附身”的事件最终都有了一个答案。忌妒是个可怕的恶魔,它会让人失去理智,干出疯狂的事情。哈里当年因为忌妒哈克的深情而将别人的情书据为己有,而哈克则因为忌妒哥哥美满的生活而动了杀念,如今,他们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