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橡树庄园惊魂夜

推理故事

橡树庄园惊魂夜

2022-06-30 推理故事
又一个住在那不勒斯郊区的没落贵族死了。当地电视台的科学频道以此为噱头,播出一档名叫《僵尸诈尸》节目时,正攻读生物学研究生的拜萨嘴角一撇,咕哝道:“无聊,小丑的把戏!”   最近两年,拜萨……

橡树庄园惊魂夜

又一个住在那不勒斯郊区的没落贵族死了。当地电视台的科学频道以此为噱头,播出一档名叫《僵尸诈尸》节目时,正攻读生物学研究生的拜萨嘴角一撇,咕哝道:“无聊,小丑的把戏!”

  最近两年,拜萨越来越看不惯科学频道的做派:打着科学探秘的幌子,干的却是故弄玄虚的伎俩。就像此刻,瞅着主持人惊惊乍乍的尊容,拜萨直想呕吐。他抓过遥控器正要换台,画面中突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高中同学拉斐尔。拉斐尔满脸惊惧,面对着镜头颤声讲述:“上帝,太可怕了。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最爱我的奶奶会那样做!她的身材非常瘦小,却像波斯猫一样伶俐地钻出棺材,甚至还冲我笑了笑,紧接着扑过来。不,我不能再说下去了,我不想再经历一场的噩梦……”

  在拜萨的眼里,拉斐尔单纯、善良,不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拿奶奶的去世开玩笑。拜萨知道,录制一期节目,电视台会支付当事人一定的费用。拜萨不禁叹了口气,随即拨响了拉斐尔的电话:“嗨,我是拜萨——”

  “拜萨,我很孤单,很害怕。”电话里,拉斐尔泣不成声。

  本想奚落拉斐尔几句,可听到他鸣鸣低哭,拜萨强咽下了已到嘴边的难听话:“拉斐尔,别怕,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拉斐尔沉默片刻,哆哆嗦嗦地说起了那晚的惊魂遭遇。拉斐尔父母早亡,是在奶奶的照顾和爱抚下长大的。早年,奶奶身世显赫,贵为伯爵夫人。当下即便家境败落,却依然拥有一座偌大的金棕榈庄园。半月前的一天,奶奶离开了他。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拉斐尔要守灵到天亮,不准上床睡觉。守到半夜,拉斐尔睡意袭来打起了盹。蓦地,“砰”的一声闷响撞人了耳鼓。拉斐尔一睁开眼,便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死去数小时的奶奶竟然活了,正推开棺材盖往外爬!不等拉斐尔坐起,奶奶已张开双臂扑来,死死地抱住了他!

  听得出,拉斐尔不像是在撒谎。拜萨禁不住心头“怦怦”狂跳:“后来呢?”

  “后来,我以为奶奶爱我,舍不得我,想再亲我一下。”拉斐尔的声音里含满了莫名的惊悸。“谁知,谁知她……她想咬我的鼻子。我一挣,被她咬掉了半只耳朵!”

  拜萨看向电视,立刻惊得目瞪口呆:画面给出了拉斐尔的头部特写,左耳真的少了一半!定格几秒钟后,又打出了一行触目惊心的结束语:“这已经是那不勒斯郊区发生的第14起诈尸事件,下一个诈尸者又将会是谁?”

  可恶!作为科学频道,对耸人听闻的怪事不给出科学解释,居然还幸灾乐祸,盼着有下一个!拜萨狠狠地摔了遥控器,决定马上返回那不勒斯郊区,查探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早晨,拜萨匆匆赶往教授霍恩的研究室,请求准假。霍恩和拜萨的关系很有点耐人寻味:霍恩既是拜萨的导师,又是他的准姐夫。拜萨刚走到门口,正巧碰到霍恩送姐姐斯蒂兰出来。姐姐的手里,牵着一头威猛高大的那不勒斯黑獒。黑獒的脖颈上,套着一只镶嵌着几个精致小铃铛的金色项圈。

  “亲爱的,记住我说的话,千万要小心。”霍恩的神情看上去很严肃,再三叮嘱。斯蒂兰吻了下霍恩,一转身便看见了拜萨,高兴地说:“拜萨,你很久没回橡树庄园了,是不是把姐姐忘了?”

  橡树庄园是拜萨的家,但拜萨对这个家并无多少好感。原因很简单,当年,父亲风流成性,在和拜萨的亲生母亲结婚后依然同另—个女子来往密切,关系暖昧。直到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再婚,拜萨才得知他早已有了个大他6岁的姐姐斯蒂兰。尽管斯蒂兰对他很热情,可拜萨总觉得别扭,不愿回家。如今,父亲和继母年事已高,庄园的一应事务都交由斯蒂兰打理。

  “没有,我学业忙。哦,这几天,我可能要回去。”拜萨拥抱了下斯蒂兰,送她和黑獒上了车。目送轿车开远,拜萨问:“教授,你们在说什么?”

  “诈尸。”霍恩庄重回道:“那不勒斯郊区接二连三发生的神秘事件,我认为是个阴谋,绝非凶灵作祟。”

  想法不谋而合,拜萨按捺不住好奇,又问:“那你觉得会是谁在做手脚?”

  霍恩没有回答,随手递来一本关于那不勒斯的史志。那不勒斯建于公元前600年,旧城叫帕拉奥利波,曾是古罗马的避暑胜地,公元6世纪被拜占庭征服后成为一个独立的公爵领地。转眼到了1860年,这座古城并人意大利王国,王公贵族们都喜欢在这里修建行宫,留下了数不清的文物珍宝。随便出土一块不起眼的陶片,都有可能价值连城。

  读着读着,拜萨似乎瞧出了端倪,很有可能是盗墓客在暗中制造恐慌,恫吓庄园主。只要他们足不出户,盗墓客就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去盗掘埋藏在地下的行宫。霍恩点点头,说:“我是研究生物科学的,不相信。至于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也只是猜测。哦,为了斯蒂兰的安全,我特意买了条獒犬,希望能吓退装神弄鬼的可恶家伙。对了,你刚才说,你也要回郊区?”

  “是的。拉斐尔的奶奶诈尸了,我想回去帮帮他。”拜萨道出了心里的想法。霍恩拍拍拜萨的肩,鼓励说:“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真心盼望噩梦能早点结束。”

  辞别霍恩教授,当晚,拜萨便带上摄像器材赶回了那不勒斯郊区。他没有回橡树庄园,而是住进了拉斐尔的家。拉斐尔还沉浸在惊恐之中,心有余悸地说,去年8月,玫瑰庄园诈尸;去年10月,帕斯诺公爵诈尸;今年3月,拜罗内的爷爷从棺中跳出,没咬伤人,却生吞了一只虎皮鹦鹉……

  “拉斐尔,相信我,这不是真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拜萨搂住浑身哆嗦的拉斐尔,轻声安慰。说来也巧,此后的半个月内,附近又有两位老人先后辞世。为让凶灵大白于天下,拜萨偷偷在灵堂内安装了微型摄像机。奇怪的是,从入棺到下葬,两位老人均没出现任何异常状况。

  这天晚上,拜萨打开录像资料,指着画面中的棺材兴奋地说:“拉斐尔,好好看看,是不是很正常?我的导师霍恩教授断定,世上根本不存在凶灵——”

  “上帝,棺材在、在动!”拉斐尔愣愣地瞅着画面,突然脸色大变,失声惊叫。

  拉斐尔说的没错,棺材忽地颤抖了两下。拜萨哈哈大笑:“别怕。棺材没动,是有人碰到了摄像机——”

  话音未落,忽听“嗷”的一声吠叫,卧伏在拉斐尔脚下的大獒霍地窜起,箭一般冲出门外。事发仓促,拜萨当即吓得冷汗涔涔,头皮发麻。若非随着狂吠声响起,门外又传来惊慌喊叫,拜萨也差点以为录像里的老人真活了!

  “拜萨,是我,约利。拉斐尔,快让该死的狗滚回去!”

  拜萨听清了,是橡树庄园的管家约利。拉斐尔缓过神,忙喝住了龇牙咧嘴的凶悍大獒。地处那不勒斯郊区的各大庄园里,大多豢养有獒犬。能拥有一只出类拔萃的獒犬,是主人尊贵身份的象征。拜萨长出口气,拦在了门口:“约利,你来干什么?”

  约利耸动着鼻子,哽咽泪下:“斯蒂兰她……她被上帝带走了……”

  什么?姐姐走了?拜萨顿觉难以置信,呆若木鸡。而事实就是这般诡异,第15个诈尸者很快出现了,且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斯蒂兰!

  拜萨在管家约利的带领下跌跌撞撞地奔回橡树庄园,就看见父母哭得痛不欲生,两个雇请来的装

殓工人在钉棺材盖,所用的铁钉足有十几厘米长。

  “闪开,都闪开。斯蒂兰没死,她不会离开我的!”拜萨哭着冲上前,疯了似的搡开工人。用力掀掉棺盖看去,只见姐姐斯蒂兰面色红润,如同睡着了一般安静。

  这时,一个装殓师走来,征询地看着拜萨。拜萨清楚,他们要钉棺。随后赶来的拉斐尔把拜萨硬拖到一旁,低声说起了另一桩可怖的传闻。在他奶奶去世前,东郊的白马庄园也发生过惊悚事件:庄园的男主人死后没有钉棺,时分,男主人忽然钻出来。夺过守灵妻子怀里的孩子张口就咬。当时,所有的人都吓傻了。等惊醒过来去抢时,孩子已被咬破喉咙,咽了气——

  “你闭嘴!钉了棺盖,姐姐就去不了天堂了!”拜萨瞪着红红的眼睛叫嚷。虽然他不愿回家,但在心里,他早把斯蒂兰当成了亲姐姐。拉斐尔使劲摇晃着拜萨,跟着喊:“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不会欺骗你。我奶奶走时,我也没信他们的话,没按他们说的做,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

  “我不信,不信,我只相信事实!”拜萨挥舞着手臂,骂走了装殓师。他是搞生物学的,懂得人死亡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分为濒死期、临床死亡期、生物学死亡期。处于临床死亡期的人,尽管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中断,可整个身体组织并未遭到彻底损坏,组织细胞仍在进行微弱的新陈代谢。期间,最易诈尸。可那不过是条件反射过于强烈所致。

  点燃蜡烛,继母陪着拜萨给斯蒂兰守灵,抽泣说:一周前,斯蒂兰生了病,高烧,咳嗽,身上起红点,还怕光。我以为她是感冒了,或者过敏,也没太在意。谁想,今天中午还没送到就不行了。大夫给出的诊断是感染了麻疹病毒。

  麻疹?这种病早已得到控制,不会轻易死人。拜萨望着斯蒂兰,怔怔出神。随着一阵铃铛声,那只黑獒也蹭了过来,乖乖地卧在棺材旁。看得出,短短半月,黑獒和斯蒂兰已处出了感情。拜萨抚摸着黑獒毛发蓬松的脑袋,戚戚地说:“伙计,等安葬完斯蒂兰,我就把你送还霍恩教授一”

  “呜——”

  刹那间,黑獒倏地立起,直扑棺材。脑袋昏昏沉沉的拜萨急忙抬头。一瞅之下,顿时毛孔紧缩,后脖颈处阴风嗖嗖直冒——姐姐斯蒂兰正双手扒着棺沿,僵直着身体缓缓站起!

  “啊——”继母吓坏了,惊声尖叫着逃出了灵堂。许是见主人醒了,黑獒伸出长长的舌头,亲呢地去舔斯蒂兰。令拜萨几乎要吓破胆的是,斯蒂兰的力量却大得惊人,伸手卡住黑獒的脖子硬生生地摔出去几米远,直摔得黑獒呜呜哀鸣。

  “斯蒂兰,你你……”

  拜萨语无伦次,尚未吐出半句完整话,斯蒂兰已迈出棺材,抓住了他的手腕。拜萨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斯蒂兰的手掌格外冰冷、僵硬,五指像极了力道十足的铁钳。而此前,拉斐尔也说,他的奶奶诈尸时也是如此可怖,若不是耳朵被咬掉,奶奶定会掐死他!等邻居听到呼救声赶去,奶奶还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费了好半天劲,差点掰断手指,也没能让奶奶松手。

  “姐姐,我是拜萨,放开我——”

  拜萨大叫。不可思议的事上演了:斯蒂兰已变成了无知无觉的嗜血僵尸,张口咬向他的脖子。拜萨仓皇撤身,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歪歪例例摔下。斯蒂兰并未放弃疯狂的攻击,直挺挺压下!

  躲无可躲,厄运难逃,拜萨绝望地闭上眼睛,痛苦地哺喃:“姐姐,我知道去天堂的路很远,你害怕一个人走。别怕,我陪你去……”

  给猪办婚礼

  危急关头,是黑獒救了拜萨。就在斯蒂兰即将咬住拜萨的喉咙时,黑獒飞跃而起,猛地撞向斯蒂兰。这时,拜萨的父亲和拉斐尔也到了。

  惊魂一刻,到此结束。斯蒂兰如木桩般“扑通”倒地,再无声息。父亲又惊又怕,急急抱起拜萨,喊他醒来。好一番折腾,拜萨终于醒了,一时间变得目光呆滞,像丢了魂。

  父亲见状,心头陡然一紧:“拜萨,你、你没事吧?”

  “有事!”拜萨狂躁跳起,乱踢乱打。拉斐尔想抱住拜萨,可拜萨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骂:“是你害了斯蒂兰!你是凶手,我要杀了你——”

  “拜萨,别乱来,他是你的朋友!”父亲急忙制止。不料,拜萨又盯紧了父亲,阴阴地说:“那你就是凶手,是你害了斯蒂兰——”

  很快,众人明白了:拜萨疯了,是被斯蒂兰的诈尸吓疯的。躲闪之际,拜萨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冲出门,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中。

  次日天亮,管家约利雇了十几个人去找拜萨,可找了整整一天,差不多翻遍了整个那不勒斯郊区也没看到他的人影。第三天,霍恩教授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看着躺在棺中的斯蒂兰,止不住泪如雨下。当日中午,安葬完斯蒂兰,霍恩教授强忍悲痛,问起了拜萨的情况。拜萨的父亲重重叹了口气,一个劲地摇头:“他,他……”

  先是失去了亲爱的姐姐,又遭到极度惊吓,任谁都难以承受。霍恩皱眉想想,说:“在那不勒斯郊区,拜萨和谁的关系最好?”

  “除了家人,应该是拉斐尔。”拜萨的继母回道,“可约利问过拉斐尔,拜萨没去他那儿。约利还说,拉斐尔芷打算卖掉他的金棕榈庄园,离开这个糟糕的鬼地方。”

  “也许,拉斐尔的做法是对的。你们知道,我和拜萨研究的是生物学,但很抱歉,对斯蒂兰的不幸,我无法解释。”说到这儿,霍恩稍加思忖,接着说:“我去一趟拉斐尔家。等找到拜萨,我们再做打算吧。”

  从橡树庄园到金棕榈庄园,仅有20分钟的路程。按响门铃,拉斐尔走了出来,跟他一同走出的还有个高个中年男子。拉斐尔介绍说,男子叫库兰尼,是个房地产大亨。霍恩瞥了库兰尼一眼,问拉斐尔看没看到拜萨。拉斐尔苦闷地一摊手:没有。

  送走库兰尼和霍恩,刚关紧院门,拉斐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定住了。

  猪圈里,发出了细碎的声响!

  莫非有偷猪贼?拉斐尔抄起根木棍,蹑手蹑脚地靠近,摸到围栏旁,搭眼一瞧,有头猪正趴在地

  拜萨满眼血丝,样子凶得:“拉斐尔,请帮个忙。等它死了,我要你给它办个像样的葬礼!”

  疯了,拜萨活脱脱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给猪办葬礼,听都没听说过!拉斐尔搡开拜萨正要呼救,却大张着嘴巴没喊出声。

  因为,拜萨的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那不勒斯郊区,共散布着大大小小18座庄园。自从庄园里去世的人接连发生骇人的诈尸事件后。已有8家主动找到房地产商库兰尼,要求低价出售。此外,拉斐尔等几个人也迫不及待地要逃离这块被魔鬼诅咒的凶地。与此同时,种种可怕的传言越传越邪乎:从古罗马建城到意大利王国吞并,每一次征战都难免大开杀戒,血流成河。毫无疑问,那不勒斯的地下就是个凶灵潜藏的魔窟,在黑暗中被封存了千年,也该重见天日了。僵尸诈尸,是凶灵向世人发出的信号:赶紧滚蛋,这儿本就不属于你们!

  那这儿属于谁?不用说,自然是属于凶灵。

  半月后的一天早晨,那不勒斯郊区各庄园的主人无一例外地接到了来自金棕榈庄园的邀请函。被邀请的,还包括橡树庄园的管家约利、房地产商库兰尼和霍恩教授。

  一走进金棕榈庄园,每一个到场的人都傻了眼——院落中央,建起了一座庄严肃穆的灵棚。音

响里,哀乐低回。

  “嗨,拉斐尔,你在搞什么名堂?”约利率先发问。也是,拉斐尔的奶奶不久前才去世,金棕榈庄园仅剩下他一个人。他活得好好的,又为谁送灵?

  拉斐尔没有应声,抬手指指棺材。众人满心疑惑,依次走上前瞻仰遗容。可映入眼底的,居然是一头猪!

  “拉斐尔,开什么玩笑,你不会也精神失常了吧?”前来吊唁的人像受了奇耻大辱,七嘴八舌,纷纷质问。拉斐尔忙退后两步,总算开了口:“大家别急,快看——”

  看什么?看猪!众人彻底被拉斐尔搞糊涂了,愣眉愣眼地盯着棺内的死猪看。1分钟,5分钟,10分钟……死猪老老实实地躺着,纹丝不动。约利沉不住气了,愤愤地喊:“胡闹!拉斐尔,你是在戏耍我们——”

  话刚脱口,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头死猪的大耳朵呼扇呼扇地动了两下,随即如体内安装了强力弹簧一样弹射跳起,张嘴露牙,扑向离得最近的约利。

  死猪也能诈尸!约利顿时吓得双腿抖颤,忘了逃命,结果被猪扑了个正着。站在他身后的库兰尼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可跑出不到十几米远,一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正是拜萨。拜萨的身边,还站着七八个荷枪实弹的警员。

  “快,快救救我。死猪凶灵附体,诈、诈、诈尸了!”库兰尼面无人色,失魂落魄地惊叫。拉斐尔嘲弄一笑,冷哼:“别担心,我请警察来就是抓凶灵的,一个也逃不掉!”

  既然如此,还愣着干吗?快去抓啊!库兰尼催促。警员动手了,直接将手铐铐上了他的手腕。拼命挣脱死猪啃咬的约利也慌慌逃来,同样被铐了个结结实实。

  没错,制造恐慌、蛊惑人心的凶灵便是库兰尼和橡树庄园的约利。库兰尼看中了那不勒斯郊区这块休闲胜地,想收入囊中,建一座“惊魂古堡”。但各大庄园的主人哪肯轻易出卖祖上留下的基业?而管家约利与各大庄园都有交往,彼此熟稔,出入方便,是散布谣言的最佳人选。既吓走庄园主,又为“惊魂城堡”做足了前期宣传,可谓一举两得。说着,拜萨盯紧了曾无比尊敬的导师霍恩,一字一顿地说:“教授,谢谢你教给我的生物学知识,让我识破了凶灵的卑鄙伎俩!”

  “你,你不是疯了吗?”霍恩讪笑:“哦,我是说过,我只相信科学,不相信凶灵存在——”

  “是的。我一直遵从你的教诲。”拜萨说:“回到郊区,拉斐尔带我走访了出现诈尸的所有庄园。我发现,但凡诈尸的庄园都豢养有獒犬,而且死者生前都患过麻疹。另一个事实是,我蹲守的那两位老人,却极其讨厌养狗。我这么说,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霍恩欲言又止,沮丧地垂下了头。死猪诈尸,已充分印证了拜萨的推测。拜萨装疯,并藏进拉斐尔的猪舍,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实验。他将麻疹病毒和狂犬病毒同时注入猪的体内,这两种病毒经过交融、结合,就会变异成极其可怕的僵尸病毒,不但能在无形中夺人性命,还能让死者在死亡数小时后产生诡异的诈尸现象。一连实验了数次,次次如此!

  真相终于大白。拜萨问:“教授,这回,你无话可说了吧?”

  “不。这只是偶然,和我没有关系。”霍恩教授猛地抬起头,大嚷大叫:“我是那么的爱斯蒂兰,怎么会害她?拜萨,证据呢?请你拿出证据来,不要信口雌黄!”

  这天晚上,科学频道的探秘节目再次开播。被邀请的当事人,正是拜萨。

  死猪诈尸的场景再次播出,画外音是拜萨的解释:“随着基因工程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科学家还不能让死者复生,但利用病毒让感染者出现中僵尸攻击人类的行为,是完全可能的。”

  这时,有观众打进电话,质疑节目的性。拜萨又拿出一只带有小铃铛的项圈,从铃铛里取出了一枚黄豆粒大的微型摄像器。

  “这是个可怕的阴谋。”拜萨说:“在走访中,我注意到了獒犬。当我给姐姐斯蒂兰守灵、黑獒趴在我身边时,我开始怀疑霍恩教授送给我姐姐獒犬的真实用意。于是,我将铃铛套在了它的脖子上。幸运的是,姐姐下葬后,为了掩盖罪恶,霍恩始终将黑獒带在身边。”

  接下来连通电脑,画面晃动不停,但能清晰地听到三个人的争吵声。这三个人,分别是霍恩、约利和库兰尼。病毒,还转移了拜萨的视线,让他去盯盗墓客——”

  霍恩恶狠狠地打断了库兰尼:“库兰尼先生,为了未来的‘惊魂城堡’,我还献出了漂亮性感的斯蒂兰。如果你不想感染僵尸病毒,请给我四成!”

  至此,骇人听闻的连环诈尸事件水落石出,疑云消散。节目结束时,拜萨捧起斯蒂兰的照片,喃喃自语:“姐姐,害你的凶手已经被抓,你安息吧。其实,真正可怕的不是诈尸,也不是僵尸病毒,而是人心,是贪婪的欲望……”

  [责任编辑 柳婷婷]橡树庄园惊魂夜菊韵香

  又一个住在那不勒斯郊区的没落贵族死了。当地电视台的科学频道以此为噱头,播出一档名叫《僵尸诈尸》节目时,正攻读生物学研究生的拜萨嘴角一撇,咕哝道:“无聊,小丑的把戏!”

  最近两年,拜萨越来越看不惯科学频道的做派:打着科学探秘的幌子,干的却是故弄玄虚的伎俩。就像此刻,瞅着主持人惊惊乍乍的尊容,拜萨直想呕吐。他抓过遥控器正要换台,画面中突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高中同学拉斐尔。拉斐尔满脸惊惧,面对着镜头颤声讲述:“上帝,太可怕了。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最爱我的奶奶会那样做!她的身材非常瘦小,却像波斯猫一样伶俐地钻出棺材,甚至还冲我笑了笑,紧接着扑过来。不,我不能再说下去了,我不想再经历一场恐怖的噩梦……”

  在拜萨的眼里,拉斐尔单纯、善良,不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拿奶奶的去世开玩笑。拜萨知道,录制一期节目,电视台会支付当事人一定的费用。拜萨不禁叹了口气,随即拨响了拉斐尔的电话:“嗨,我是拜萨——”

  “拜萨,我很孤单,很害怕。”电话里,拉斐尔泣不成声。

  本想奚落拉斐尔几句,可听到他鸣鸣低哭,拜萨强咽下了已到嘴边的难听话:“拉斐尔,别怕,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拉斐尔沉默片刻,哆哆嗦嗦地说起了那晚的惊魂遭遇。拉斐尔父母早亡,是在奶奶的照顾和爱抚下长大的。早年,奶奶身世显赫,贵为伯爵夫人。当下即便家境败落,却依然拥有一座偌大的金棕榈庄园。半月前的一天,奶奶离开了他。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拉斐尔要守灵到天亮,不准上床睡觉。守到半夜,拉斐尔睡意袭来打起了盹。蓦地,“砰”的一声闷响撞人了耳鼓。拉斐尔一睁开眼,便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死去数小时的奶奶竟然活了,正推开棺材盖往外爬!不等拉斐尔坐起,奶奶已张开双臂扑来,死死地抱住了他!

  听得出,拉斐尔不像是在撒谎。拜萨禁不住心头“怦怦”狂跳:“后来呢?”

  “后来,我以为奶奶爱我,舍不得我,想再亲我一下。”拉斐尔的声音里含满了莫名的惊悸。“谁知,谁知她……她想咬我的鼻子。我一挣,被她咬掉了半只耳朵!”

  拜萨看向电视,立刻惊得目瞪口呆:画面给出了拉斐尔的头部特写,左耳真的少了一半!定格几秒钟后,又打出了一行触目惊心的结束语:“这已

经是那不勒斯郊区发生的第14起诈尸事件,下一个诈尸者又将会是谁?”

  可恶!作为科学频道,对耸人听闻的怪事不给出科学解释,居然还幸灾乐祸,盼着有下一个!拜萨狠狠地摔了遥控器,决定马上返回那不勒斯郊区,查探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早晨,拜萨匆匆赶往教授霍恩的研究室,请求准假。霍恩和拜萨的关系很有点耐人寻味:霍恩既是拜萨的导师,又是他的准姐夫。拜萨刚走到门口,正巧碰到霍恩送姐姐斯蒂兰出来。姐姐的手里,牵着一头威猛高大的那不勒斯黑獒。黑獒的脖颈上,套着一只镶嵌着几个精致小铃铛的金色项圈。

  “亲爱的,记住我说的话,千万要小心。”霍恩的神情看上去很严肃,再三叮嘱。斯蒂兰吻了下霍恩,一转身便看见了拜萨,高兴地说:“拜萨,你很久没回橡树庄园了,是不是把姐姐忘了?”

  橡树庄园是拜萨的家,但拜萨对这个家并无多少好感。原因很简单,当年,父亲风流成性,在和拜萨的亲生母亲结婚后依然同另—个女子来往密切,关系暖昧。直到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再婚,拜萨才得知他早已有了个大他6岁的姐姐斯蒂兰。尽管斯蒂兰对他很热情,可拜萨总觉得别扭,不愿回家。如今,父亲和继母年事已高,庄园的一应事务都交由斯蒂兰打理。

  “没有,我学业忙。哦,这几天,我可能要回去。”拜萨拥抱了下斯蒂兰,送她和黑獒上了车。目送轿车开远,拜萨问:“教授,你们在说什么?”

  “诈尸。”霍恩庄重回道:“那不勒斯郊区接二连三发生的神秘事件,我认为是个阴谋,绝非凶灵作祟。”

  想法不谋而合,拜萨按捺不住好奇,又问:“那你觉得会是谁在做手脚?”

  霍恩没有回答,随手递来一本关于那不勒斯的史志。那不勒斯建于公元前600年,旧城叫帕拉奥利波,曾是古罗马皇帝的避暑胜地,公元6世纪被拜占庭征服后成为一个独立的公爵领地。转眼到了1860年,这座古城并人意大利王国,王公贵族们都喜欢在这里修建行宫,留下了数不清的文物珍宝。随便出土一块不起眼的陶片,都有可能价值连城。

  读着读着,拜萨似乎瞧出了端倪,很有可能是盗墓客在暗中制造恐慌,恫吓庄园主。只要他们足不出户,盗墓客就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去盗掘埋藏在地下的行宫。霍恩点点头,说:“我是研究生物科学的,不相信灵异。至于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也只是猜测。哦,为了斯蒂兰的安全,我特意买了条獒犬,希望能吓退装神弄鬼的可恶家伙。对了,你刚才说,你也要回郊区?”

  “是的。拉斐尔的奶奶诈尸了,我想回去帮帮他。”拜萨道出了心里的想法。霍恩拍拍拜萨的肩,鼓励说:“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真心盼望噩梦能早点结束。”

  辞别霍恩教授,当晚,拜萨便带上摄像器材赶回了那不勒斯郊区。他没有回橡树庄园,而是住进了拉斐尔的家。拉斐尔还沉浸在惊恐之中,心有余悸地说,去年8月,玫瑰庄园诈尸;去年10月,帕斯诺公爵诈尸;今年3月,拜罗内的爷爷从棺中跳出,没咬伤人,却生吞了一只虎皮鹦鹉……

  “拉斐尔,相信我,这不是真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拜萨搂住浑身哆嗦的拉斐尔,轻声安慰。说来也巧,此后的半个月内,附近又有两位老人先后辞世。为让凶灵大白于天下,拜萨偷偷在灵堂内安装了微型摄像机。奇怪的是,从入棺到下葬,两位老人均没出现任何异常状况。

  这天晚上,拜萨打开录像资料,指着画面中的棺材兴奋地说:“拉斐尔,好好看看,是不是很正常?我的导师霍恩教授断定,世上根本不存在凶灵——”

  “上帝,棺材在、在动!”拉斐尔愣愣地瞅着画面,突然脸色大变,失声惊叫。

  拉斐尔说的没错,棺材忽地颤抖了两下。拜萨哈哈大笑:“别怕。棺材没动,是有人碰到了摄像机——”

  话音未落,忽听“嗷”的一声吠叫,卧伏在拉斐尔脚下的大獒霍地窜起,箭一般冲出门外。事发仓促,拜萨当即吓得冷汗涔涔,头皮发麻。若非随着狂吠声响起,门外又传来惊慌喊叫,拜萨也差点以为录像里的老人真活了!

  “拜萨,是我,约利。拉斐尔,快让该死的狗滚回去!”

  拜萨听清了,是橡树庄园的管家约利。拉斐尔缓过神,忙喝住了龇牙咧嘴的凶悍大獒。地处那不勒斯郊区的各大庄园里,大多豢养有獒犬。能拥有一只出类拔萃的獒犬,是主人尊贵身份的象征。拜萨长出口气,拦在了门口:“约利,你来干什么?”

  约利耸动着鼻子,哽咽泪下:“斯蒂兰她……她被上帝带走了……”

  什么?姐姐走了?拜萨顿觉难以置信,呆若木鸡。而事实就是这般诡异,第15个诈尸者很快出现了,且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斯蒂兰!

  拜萨在管家约利的带领下跌跌撞撞地奔回橡树庄园,就看见父母哭得痛不欲生,两个雇请来的装殓工人在钉棺材盖,所用的铁钉足有十几厘米长。

  “闪开,都闪开。斯蒂兰没死,她不会离开我的!”拜萨哭着冲上前,疯了似的搡开工人。用力掀掉棺盖看去,只见姐姐斯蒂兰面色红润,如同睡着了一般安静。

  这时,一个装殓师走来,征询地看着拜萨。拜萨清楚,他们要钉棺。随后赶来的拉斐尔把拜萨硬拖到一旁,低声说起了另一桩可怖的传闻。在他奶奶去世前,东郊的白马庄园也发生过惊悚事件:庄园的男主人死后没有钉棺,凌晨时分,男主人忽然钻出来。夺过守灵妻子怀里的孩子张口就咬。当时,所有的人都吓傻了。等惊醒过来去抢时,孩子已被咬破喉咙,咽了气——

  “你闭嘴!钉了棺盖,姐姐就去不了天堂了!”拜萨瞪着红红的眼睛叫嚷。虽然他不愿回家,但在心里,他早把斯蒂兰当成了亲姐姐。拉斐尔使劲摇晃着拜萨,跟着喊:“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不会欺骗你。我奶奶走时,我也没信他们的话,没按他们说的做,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

  “我不信,不信,我只相信事实!”拜萨挥舞着手臂,骂走了装殓师。他是搞生物学的,懂得人死亡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分为濒死期、临床死亡期、生物学死亡期。处于临床死亡期的人,尽管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中断,可整个身体组织并未遭到彻底损坏,组织细胞仍在进行微弱的新陈代谢。期间,最易诈尸。可那不过是条件反射过于强烈所致。

  点燃蜡烛,继母陪着拜萨给斯蒂兰守灵,抽泣说:一周前,斯蒂兰生了病,高烧,咳嗽,身上起红点,还怕光。我以为她是感冒了,或者过敏,也没太在意。谁想,今天中午还没送到医院就不行了。大夫给出的诊断是感染了麻疹病毒。

  麻疹?这种病早已得到控制,不会轻易死人。拜萨望着斯蒂兰,怔怔出神。随着一阵铃铛声,那只黑獒也蹭了过来,乖乖地卧在棺材旁。看得出,短短半月,黑獒和斯蒂兰已处出了感情。拜萨抚摸着黑獒毛发蓬松的脑袋,戚戚地说:“伙计,等安葬完斯蒂兰,我就把你送还霍恩教授一”

  “呜——”

  刹那间,黑獒倏地立起,直扑棺材。脑袋昏昏沉沉的拜萨急忙抬头。一瞅之下,顿时毛孔紧缩,后脖颈处阴风嗖嗖直冒——姐姐斯蒂兰正双手扒着棺沿,僵直着身体缓缓站起!

  “啊——”继母吓坏了,惊声尖叫着逃出了灵堂。许是见主人醒了,黑獒伸出长长的舌头,亲呢地去舔斯蒂兰。令拜萨几乎要吓破胆的是,斯蒂兰

的力量却大得惊人,伸手卡住黑獒的脖子硬生生地摔出去几米远,直摔得黑獒呜呜哀鸣。

  “斯蒂兰,你你……”

  拜萨语无伦次,尚未吐出半句完整话,斯蒂兰已迈出棺材,抓住了他的手腕。拜萨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斯蒂兰的手掌格外冰冷、僵硬,五指像极了力道十足的铁钳。而此前,拉斐尔也说,他的奶奶诈尸时也是如此可怖,若不是耳朵被咬掉,奶奶定会掐死他!等邻居听到呼救声赶去,奶奶还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费了好半天劲,差点掰断手指,也没能让奶奶松手。

  “姐姐,我是拜萨,放开我——”

  拜萨大叫。不可思议的事上演了:斯蒂兰已变成了无知无觉的嗜血僵尸,张口咬向他的脖子。拜萨仓皇撤身,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歪歪例例摔下。斯蒂兰并未放弃疯狂的攻击,直挺挺压下!

  躲无可躲,厄运难逃,拜萨绝望地闭上眼睛,痛苦地哺喃:“姐姐,我知道去天堂的路很远,你害怕一个人走。别怕,我陪你去……”

  给猪办婚礼

  危急关头,是黑獒救了拜萨。就在斯蒂兰即将咬住拜萨的喉咙时,黑獒飞跃而起,猛地撞向斯蒂兰。这时,拜萨的父亲和拉斐尔也到了。

  惊魂一刻,到此结束。斯蒂兰如木桩般“扑通”倒地,再无声息。父亲又惊又怕,急急抱起拜萨,喊他醒来。好一番折腾,拜萨终于醒了,一时间变得目光呆滞,像丢了魂。

  父亲见状,心头陡然一紧:“拜萨,你、你没事吧?”

  “有事!”拜萨狂躁跳起,乱踢乱打。拉斐尔想抱住拜萨,可拜萨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骂:“是你害了斯蒂兰!你是凶手,我要杀了你——”

  “拜萨,别乱来,他是你的朋友!”父亲急忙制止。不料,拜萨又盯紧了父亲,阴阴地说:“那你就是凶手,是你害了斯蒂兰——”

  很快,众人明白了:拜萨疯了,是被斯蒂兰的诈尸吓疯的。躲闪之际,拜萨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冲出门,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中。

  次日天亮,管家约利雇了十几个人去找拜萨,可找了整整一天,差不多翻遍了整个那不勒斯郊区也没看到他的人影。第三天,霍恩教授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看着躺在棺中的斯蒂兰,止不住泪如雨下。当日中午,安葬完斯蒂兰,霍恩教授强忍悲痛,问起了拜萨的情况。拜萨的父亲重重叹了口气,一个劲地摇头:“他,他……”

  先是失去了亲爱的姐姐,又遭到极度惊吓,任谁都难以承受。霍恩皱眉想想,说:“在那不勒斯郊区,拜萨和谁的关系最好?”

  “除了家人,应该是拉斐尔。”拜萨的继母回道,“可约利问过拉斐尔,拜萨没去他那儿。约利还说,拉斐尔芷打算卖掉他的金棕榈庄园,离开这个糟糕的鬼地方。”

  “也许,拉斐尔的做法是对的。你们知道,我和拜萨研究的是生物学,但很抱歉,对斯蒂兰的不幸,我无法解释。”说到这儿,霍恩稍加思忖,接着说:“我去一趟拉斐尔家。等找到拜萨,我们再做打算吧。”

  从橡树庄园到金棕榈庄园,仅有20分钟的路程。按响门铃,拉斐尔走了出来,跟他一同走出的还有个高个中年男子。拉斐尔介绍说,男子叫库兰尼,是个房地产大亨。霍恩瞥了库兰尼一眼,问拉斐尔看没看到拜萨。拉斐尔苦闷地一摊手:没有。

  送走库兰尼和霍恩,刚关紧院门,拉斐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定住了。

  猪圈里,发出了细碎的声响!

  莫非有偷猪贼?拉斐尔抄起根木棍,蹑手蹑脚地靠近,摸到围栏旁,搭眼一瞧,有头猪正趴在地

  拜萨满眼血丝,样子凶得吓人:“拉斐尔,请帮个忙。等它死了,我要你给它办个像样的葬礼!”

  疯了,拜萨活脱脱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给猪办葬礼,听都没听说过!拉斐尔搡开拜萨正要呼救,却大张着嘴巴没喊出声。

  因为,拜萨的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那不勒斯郊区,共散布着大大小小18座庄园。自从庄园里去世的人接连发生骇人的诈尸事件后。已有8家主动找到房地产商库兰尼,要求低价出售。此外,拉斐尔等几个人也迫不及待地要逃离这块被魔鬼诅咒的凶地。与此同时,种种可怕的传言越传越邪乎:从古罗马建城到意大利王国吞并,每一次征战都难免大开杀戒,血流成河。毫无疑问,那不勒斯的地下就是个凶灵潜藏的魔窟,在黑暗中被封存了千年,也该重见天日了。僵尸诈尸,是凶灵向世人发出的信号:赶紧滚蛋,这儿本就不属于你们!

  那这儿属于谁?不用说,自然是属于凶灵。

  半月后的一天早晨,那不勒斯郊区各庄园的主人无一例外地接到了来自金棕榈庄园的邀请函。被邀请的,还包括橡树庄园的管家约利、房地产商库兰尼和霍恩教授。

  一走进金棕榈庄园,每一个到场的人都傻了眼——院落中央,建起了一座庄严肃穆的灵棚。音响里,哀乐低回。

  “嗨,拉斐尔,你在搞什么名堂?”约利率先发问。也是,拉斐尔的奶奶不久前才去世,金棕榈庄园仅剩下他一个人。他活得好好的,又为谁送灵?

  拉斐尔没有应声,抬手指指棺材。众人满心疑惑,依次走上前瞻仰遗容。可映入眼底的,居然是一头猪!

  “拉斐尔,开什么玩笑,你不会也精神失常了吧?”前来吊唁的人像受了奇耻大辱,七嘴八舌,纷纷质问。拉斐尔忙退后两步,总算开了口:“大家别急,快看——”

  看什么?看猪!众人彻底被拉斐尔搞糊涂了,愣眉愣眼地盯着棺内的死猪看。1分钟,5分钟,10分钟……死猪老老实实地躺着,纹丝不动。约利沉不住气了,愤愤地喊:“胡闹!拉斐尔,你是在戏耍我们——”

  话刚脱口,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头死猪的大耳朵呼扇呼扇地动了两下,随即如体内安装了强力弹簧一样弹射跳起,张嘴露牙,扑向离得最近的约利。

  死猪也能诈尸!约利顿时吓得双腿抖颤,忘了逃命,结果被猪扑了个正着。站在他身后的库兰尼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可跑出不到十几米远,一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正是拜萨。拜萨的身边,还站着七八个荷枪实弹的警员。

  “快,快救救我。死猪凶灵附体,诈、诈、诈尸了!”库兰尼面无人色,失魂落魄地惊叫。拉斐尔嘲弄一笑,冷哼:“别担心,我请警察来就是抓凶灵的,一个也逃不掉!”

  既然如此,还愣着干吗?快去抓啊!库兰尼催促。警员动手了,直接将手铐铐上了他的手腕。拼命挣脱死猪啃咬的约利也慌慌逃来,同样被铐了个结结实实。

  没错,制造恐慌、蛊惑人心的凶灵便是库兰尼和橡树庄园的约利。库兰尼看中了那不勒斯郊区这块休闲胜地,想收入囊中,建一座“惊魂古堡”。但各大庄园的主人哪肯轻易出卖祖上留下的基业?而管家约利与各大庄园都有交往,彼此熟稔,出入方便,是散布谣言的最佳人选。既吓走庄园主,又为“惊魂城堡”做足了前期宣传,可谓一举两得。说着,拜萨盯紧了曾无比尊敬的导师霍恩,一字一顿地说:“教授,谢谢你教给我的生物学知识,让我识破了凶灵的卑鄙伎俩!”

  “你,你不是疯了吗?”霍恩讪笑:“哦,我是说过,我只相信科学,不相信凶灵存在——”

  “是的。我一直遵从你的教诲。”拜萨说:“回到郊区,拉斐尔带我走访了出现诈尸的所有庄园。我发现,但凡诈尸的庄园都豢养有獒犬,而且死者生前都患过麻疹。另一个事实是,我蹲守的那两位老人,却极其讨厌养狗。我这么说,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霍恩欲言又止,沮丧地垂下了头。死猪诈尸,已充分印证了拜萨的推测。拜萨装疯,并藏进拉斐尔的猪舍,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实验。他将麻疹病毒和狂犬病毒同时注入猪的体内,这两种病毒经过交融、结合,就会变异成极其可怕的僵尸病毒,不但能在无形中夺人性命,还能让死者在死亡数小时后产生诡异的诈尸现象。一连实验了数次,次次如此!

  真相终于大白。拜萨问:“教授,这回,你无话可说了吧?”

  “不。这只是偶然,和我没有关系。”霍恩教授猛地抬起头,大嚷大叫:“我是那么的爱斯蒂兰,怎么会害她?拜萨,证据呢?请你拿出证据来,不要信口雌黄!”

  这天晚上,科学频道的探秘节目再次开播。被邀请的当事人,正是拜萨。

  死猪诈尸的场景再次播出,画外音是拜萨的解释:“随着现代基因工程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科学家还不能让死者复生,但利用病毒让感染者出现传说中僵尸攻击人类的行为,是完全可能的。”

  这时,有观众打进电话,质疑节目的真实性。拜萨又拿出一只带有小铃铛的项圈,从铃铛里取出了一枚黄豆粒大的微型摄像器。

  “这是个可怕的阴谋。”拜萨说:“在走访中,我注意到了獒犬。当我给姐姐斯蒂兰守灵、黑獒趴在我身边时,我开始怀疑霍恩教授送给我姐姐獒犬的真实用意。于是,我将铃铛套在了它的脖子上。幸运的是,姐姐下葬后,为了掩盖罪恶,霍恩始终将黑獒带在身边。”

  接下来连通电脑,画面晃动不停,但能清晰地听到三个人的争吵声。这三个人,分别是霍恩、约利和库兰尼。病毒,还转移了拜萨的视线,让他去盯盗墓客——”

  霍恩恶狠狠地打断了库兰尼:“库兰尼先生,为了未来的‘惊魂城堡’,我还献出了漂亮性感的斯蒂兰。如果你不想感染僵尸病毒,请给我四成!”

  至此,骇人听闻的连环诈尸事件水落石出,疑云消散。节目结束时,拜萨捧起斯蒂兰的照片,喃喃自语:“姐姐,害你的凶手已经被抓,你安息吧。其实,真正可怕的不是诈尸,也不是僵尸病毒,而是人心,是贪婪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