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来自广东的特殊邮件

推理故事

来自广东的特殊邮件

2022-06-30 推理故事
赵子威驾车时喜欢将CD的音响调到最高点。   巨大的音响声撞击着整个车体,有一种强烈的颠簸感。   赵子威驾驶的是一台宝马X5吉普车,车体的颜色和他的性格极为相近,跳跃式的红色。   这是两年前他三……

来自广东的特殊邮件

赵子威驾车时喜欢将CD的音响调到最高点。

  巨大的音响声撞击着整个车体,有一种强烈的颠簸感。

  赵子威驾驶的是一台宝马X5吉普车,车体的颜色和他的性格极为相近,跳跃式的红色。

  这是两年前他三十岁生日时做地产商的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他漫不经心地驾驶着车。

  车在夏威夷大酒店门前停了下来。

  身材标准的他剃着板寸,身着一款名牌休闲装,肩背一个布艺包,一看就属于那种没有阳光够,却非要接着阳光的大龄男孩。他下车后随手将车钥匙扔给了负责泊车的门童。

  “你好,赵哥。”接过钥匙的门童热情地同他打着招呼。赵子威又摘下了墨镜递了过去说:“放车里。”负责泊车的门童很熟练地将车泊至一个较好的位置。

  大厅内,一排两列的迎宾小姐一边行礼一边异口同声地说道:“欢迎光临!”

  这家酒店也是赵子威父亲的举办商务活动的定点酒店。

  迎宾小姐的热情他视而不见,迈着大步举着电话叫喊道:“王然,你们在哪个房间?牡丹厅,瞧我这记性,好了,我想起来了。”

  今天是赵子威高中同学一年一次例行聚会的日子。不过,今年的聚会他又迟到了……刚才,正准备离开单位前往酒店时,刑警大队马队长却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因为前一阶段时间赵子威所在的刑警中队破获了一起省公安厅挂牌的抢劫、枪击出租车司机案件。需要连夜上报立功受奖人员名单。离开马队长办公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牡丹厅内,全班三十多名同学围坐在一张摆满菜肴的大餐桌前,谈笑风生……

  王然一边给大家斟着茶一边发着牢骚:

  “赵班长年年迟到,是不是故意耍大牌啊?”

  一名男同学笑道:“这酒店还是他订的呢,哪个房间他自己都不记得了,看看他有多粗心,难怪三十好几还找不到对象。”

  另外一名女同学接过话茬说:“我怎么看子威也不像个警察,倒像个黑社会老大。”

  大家会意地大笑起来……

  赵子威在等时,见杨一凡匆忙朝这边走来。赵子威上去就给了杨一凡一拳,杨一凡吓了一跳。

  “看来不是我一个人迟到啊,二年死缓……有陪绑的了。”说完大笑起来。

  杨一凡对赵子威耳语道:“我刚刚在市局开了个紧急会议。”

  “又出啥事了?”赵子威眼睛瞪得像鸡蛋似的。

  “嗨!涉毒的案子呗。”杨一凡显得很无奈的样子。

  赵子威把脸拧在了一起,说道:“我也是刚刚要出门,马大队又把我喊了回去,你说烦人不烦人。”

  赵子威和杨一凡一前一后,刚刚走到牡丹厅门口,双开的两扇门突然打开,倒是把赵子威吓了一大跳。大家围着桌子起立鼓掌。王然大声喝道:“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赵班长闪亮登场!”

  赵子威与王然、杨一凡不但是中学同学,还是警校同学,现又同在一个刑警大队。不同的是杨一凡在禁毒中队,赵子威与王然在刑警中队。

  大家给赵子威让到了上座,他却执意坐外面,王然笑着说:“还是按老规矩,班长上座。”

  赵子威硬着头皮坐下,说:“净整些没用的,坐哪儿不一样。”

  一名男同学站了起来,对着赵子威说:“别坐下,先来个开场白吧!”

  赵子威欠了欠刚要坐下的屁股,又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这些人烦不烦啊,净整没用的……咳、咳……”干咳了几声。

  赵子威端着酒杯说道:

  “说句实话,咱们班年年聚会,我是年年迟到,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单位的乱事太多,实在是没有办法。刚刚你们一鼓掌,给我整不会了,走路都顺拐了。”

  他一日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又斟上一杯。

  “这一杯酒当是我自罚的。又是一年,又是一个轮回,我们同学一场,我真切地希望我们所有的同学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上有所收获,有家的感情更加和睦。别学我,除了枝干叶枯以外,又多出一道深深的年轮……”

  杯子的撞击声与欢笑声交融在一起。

  王然高高地举起了杯子,刚要往嘴里倒,赵子威伸手将他的杯子夺了下来,“你不能喝,倒点饮料去。”

  “凭啥?”王然不解地问道。

  “凭啥?一年了,我从来没有喝过一次消停酒,你能不能让我稳当地喝一次?一会儿你开车。”赵子威霸道地说。

  “从小学一年级到现在你一直在欺负我……”王然嘟嘟囔囔倒饮料去了。

  全班同学又是一阵狂笑。

  正要推杯换盏时,赵子威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将食指放到嘴中“嘘”,全场静了下来。他听完电话转身对王然喊道:“闪吧!我这个当班长的成‘打酱油’的了。”之后起身和同学们说,“对不起,单位有急事,要先走一步了。”说完和王然匆匆走了。

  赵子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后好像在想着什么。王然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啥事这么急?”

  赵子威把身体转向另一侧:“马队来电话说,广东警方发来传真说从广东发过来的毒品已经到了我市邮局了。”

  车,风驰电掣般地向邮局驶去。

  赵子威对王然说:“二柱子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他昨天来电话说焦老四前一阶段四处筹钱,数额较大。”王然回答道。

  赵子威把布艺包打开,拿出一信封。

  “这是破获枪击出租车司机案的特情费,你回去给二柱子。”

  王然看了一下赵子威手上的信封,说:“还是你亲自给他更好一些,再说他已经不在我老爸的工厂住了。”

  赵子威说道:“他搬哪儿了?”

  “我去过一次,在莲花街。”王然说道。

  “谁给不一样,这可是纯个人行为啊,和单位没有任何关系,但你一定要和二柱子说这是咱们单位给的,要不然他是不会要的。”赵子威把信封扔到仪表盘上。

  “OK!对了,我给你开车是不是也有奖励啊?”王然笑着说道。

  赵子威朝王然身上给了一拳,说道:“这就是奖励,还要不要?”

  六年前,二柱子因涉毒案件被刚刚从警校毕业的赵子威抓获,因毒品数量较少加上认罪态度良好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因为这是赵子威办理的案子,从此就确定了赵子威与二柱子之间的帮教关系。按照分局政治处的规定这种帮教关系是终身制的。

  四个月前,二柱子刑满释放的前一天,景山监狱的李管教给赵子威打来电话,因为关系很熟,李管教直入主题,说道:“二柱子明天就要刑满释放了,需要亲属来监狱办理一些相关的出狱手续。由于二柱子父母早亡,他又没有任何亲属,无人帮他办理手续,他本人提出想请你过来为他办理出狱手续。”

  赵子威第二天一大早就把车油加满,直奔二百公里外的景山监狱。

  把二柱子接回来后,为了避免他再次犯罪,赵子威知道必须给二柱子找一个安身之处和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赵子威找王然商量后,硬是逼着王然找他父亲把二柱子安排进了他父亲经营的一个工具加工厂上班。吃、住、工作全都解决了。

  一天,二柱子给赵子威打电话说非常感谢他六年来对自己的照顾,他本人愿意为赵子威做点有益的工作,他想利用狱友之间接触的人多、信息量大的优势为刑警中队充当特情人员。

  前几日,赵子威来加工厂看望二柱子,闲谈中,

二柱子无意间说到和他一起出狱的狱友外号叫大眼珠子的曾说过,他家有一杆自己改装的猎枪。

  职业的敏感让赵子威心里“咯噔”一下,他追问道:“他是不是把枪管锯下一段?”

  二柱子想想后说:“对!他好像是这么说过,枪柄也锯掉了。”

  赵子威立刻来了精神,焦急地说道:“你快点把他的详细情况和我说一下。”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线索,几天后这个省厅挂牌的督办案件就让赵子威中队给破获了。

  到了邮局保卫处,赵子威说明来意,高处长通知值班人员将邮件送到了保卫处。这是一个不大的包裹,从邮件登记上看邮寄的是DVD功放机。收件人地址:福洋小区收发室,收件人:田玉宝。

  “在没有我们人在场的情况下这个邮件不能让任何人接触。”赵子威说。

  “放心吧!我们保卫处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我把它存放在保卫处保险柜中。”保卫处长说道。

  回到队里,马队长与孙政委一起听取了赵子威的汇报。

  马队长问道:“收件人你们查了没有?”

  “刚刚我用‘警务通’查了一下,收件人名叫田玉宝,一般群众,今年六十五岁。本人原是船厂职工,现已经退休,户籍所在地是在福洋小区A栋4单元5楼2号,两个子女都在外地工作,现在他是小区收发室的更夫。此人无犯罪记录。”

  马队长抱着双臂在办公室来回踱着步,赵子威与王然的眼睛像钟摆一样看着马队长来回地走动。

  马队长突然站住。“从现在的情况看,田玉宝是被人利用了。你们现在就去摸清是谁利用了田玉宝,我就是要看看背后的人是谁。”

  “背后的人很可能是焦老四。”

  “焦老四?他什么时间出来的?”

  “根据我们了解,几年前焦老四贩毒案的同伙把案子扛了过去,法院只判了他六年,出来快两年了。”

  “你先谈谈自己对这个案子的想法。”马队长说。

  “现在可以确定收件人不可能是田玉宝,侦察的重点是要锁定真正的收件人。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前一阶段倒腾二手车的焦老四四处筹措资金,资金量很大。我们分析他可能有大的举措,我们怀疑真正的收货人是焦老四。”

  “你明天就在外围查一下这个叫田玉宝的人,千万不要惊动利用他的那个人。”

  “我明白。”

  孙政委接过话题说道:“对于刑事侦察工作我是一个外行,赵队我想和你说一句题外话。”

  马队长知道他要说什么,毫无表情地在办公桌上拿起一支香烟递给了赵子威。

  “赵队,你们教导员去省厅‘谈判专家’学习班进修去了,你们中队领导就你一人在家,你再忙,大队召集的会议你也得参加吧?”

  赵子威昨天为了一起盗窃案件去了周边的县城进行外围调查取证,因而没有参加分局组织的“侦破枪案”表彰大会。

  赵子威对孙政委的不满一下子就写在了脸上,说:“孙政委,如果开会能把案子破了,我天天开会……”

  孙政委没想到赵子威能这样回答他的话,脸憋得通红:“你讲话太随便了……”

  马队长急忙说道:“行了,行了,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子威,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这个案子办好。”

  “我们已经安排好了特情人员,一有消息他会马上通知我们。”赵子威回答道。

  马队长接着说:“这事你们一定要计划好,我已经和禁毒大队刘队说了,他们的人手大部分都抽调到市局搞专案去了,他责成你们中队运作此案,一旦发生交易时他们会派人配合。”

  赵子威说道:“我明白。”

  马队长严肃地说:“再难也要把这个案子拿下来!”

  赵子威冷冷地回答道:“说别的没有用,把案子拿下来才是硬道理!”说罢看了一眼孙政委。

  看着赵子威远去的背影,孙政委说道:“这是一头不好驾驭的倔驴啊。”

  马队长严肃地说:“他可不是一头难以驾驭的倔驴,他是一头不知疲倦的活驴。”又转过头来对孙政委说,“子威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材料,你不能看他的表象,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对犯罪分子疾恶如仇,对待同志亲如手足。”

  孙政委摇摇头,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太由着他的性子来,反正我是不看好他。”

  马队长看了他一眼说道:“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啊。”

  上午八点十分,赵子威和王然把车停在了福洋小区对面的路边上。

  福洋小区始建于20世纪70年代,这里是一群旧楼,租住在这个小区的大部分人是外来务工人员。

  收发室的田玉宝拎着水壶准备去社区打开水。赵子威通知刑警队员小邓马上将邮单给田玉宝送过去。

  小邓一身邮递员的扮相,骑着涂有邮政标志的电瓶摩托车来到了田玉宝面前,说:“这是你的邮单,请你签个字。”

  田玉宝看都没看一眼,拿过来就签了字。

  “大叔这是邮的啥?”小邓有意无意地问道。

  “谁知道是什么。”说罢把邮单往抽屉里一放,拿着暖水壶就往外走。

  田玉宝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对小邓说:“对了,报纸呢?”

  小邓一边从邮包内往外掏报纸一边说:“你老急啥?”

  “去晚了就没有开水了。”

  小邓拿出了警官证:“田师傅,我们想了解一下你替谁收的这邮单?”

  田玉宝说,是住在3号楼的一个小伙子让我替收的,说他经常不在家,怕写了自己家的门牌号收不到。让我替他收一下,并给了100块烟酒钱。

  “那小伙子叫啥?”

  “不知道!”

  “住在3号楼几单元几楼几号?”

  “不知道,他是一个租房户。”

  “你把小伙子的体貌特征说一下。”

  “也没啥特别的,就是个人样呗!”

  “大叔你真逗,在这个小区谁认识他?”“社区主任认识他,从收发室后面绕过去就是社区办公室。”

  “谢谢大叔,关于今天我们来的事请你一定保密,这涉及一个案子,提货单无论谁来取你都给我们打电话。”小邓说罢递上一张警民联系卡片。

  “这个我懂,我在厂子上班时在保卫科干过。”

  赵子威在车里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王然说:“田师傅根本就不知道这份邮单的分量有多重。”

  社区李主任非常热情地接待了赵子威和王然二人。

  她说:“3号楼的那个小伙子是租房户,住在3号楼2单元4楼1号。他在这住了快三个月了,只知道他叫小宏,别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他们又来到当地派出所管片民警办公室。

  管片民警介绍说:“你们说的这个人叫李宏鹏,今年二十四岁,无业,户籍所在地是源河县,无犯罪记录。三个月前在派出所办理过暂住证。”

  赵子威刚刚走进刑警中队办公室,杨一凡就打来电话:“子威,那天有啥事,说走就走了?”

  “别提了,一起涉毒案子,本应当由你们办的案子硬压给了我们。”

  “哈哈,我们的人手现在都在市局搞专案,没有人啊。”

  “那天你们几点散的?”

  “快十二点了。对了,案子进展得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掌握了收件人的一些情况,只要他一去取货我们就收网了。”

  “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要吱声啊,老同学千万别客气。”

  第二天下午两点,田玉宝给小邓打来电话,邮单让那个叫小宏的小伙子取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王然兴奋无比:“我们可以收网了。”

“我感觉好像没有这么简单。”赵子威若有所思地说道。

  “小邓他们一直在邮局蹲坑,只要那小子一出现就拿下他。”王然接着说道。

  在邮局蹲坑的刑警们一连蹲了三天也没有等到那个叫小宏的人来取货。

  “我感觉情况不对,我请求组织中队人员马上去福洋小区将收货人直接抓捕。”赵子威对马队长说。

  “要秘密抓捕,决不能走露半点风声。我建议抓捕工作在今天晚上进行。”马队长说。

  傍晚,监视收货人的刑警打来电话,这个叫小宏的人回来了。

  晚上九点,负责监视工作的刑警反映,小宏租住的房间内的灯一直亮着,他没有出去。

  半夜时分,赵子威带着中队部分人员来到了3号楼的楼下。赵子威分配了一下任务,一部分人在楼下看好楼道大门,他一摆手,余下五人都跟他上了楼。收货人小宏家的灯还亮着。

  敲门,房内没有反应。赵子威命令小邓开锁。

  小邓在沈阳刑警上学时专门学过技术开锁。

  不到一分钟,门打开了。

  当大家拥进卧室时都惊呆了。小宏横躺在地上,一把匕首深深插在他的心窝处。小宏的一只手还捏着撕碎了的邮单的一角。

  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赵子威发现了一张小宏与另外一个人的合影照片,他将照片递给了王然,悄悄地对他说:“一定要收好,你明天联系一下二柱子,看他是否认识此人!此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赵子威转过头来看着监视小宏的刑警。

  “我们一直没离开过啊,而且这个单元也没有人出入过啊。”负责监视的刑警解释道。

  “跟我来!”,赵子威说完向顶楼走去。

  楼不高,一共七层,楼顶是一个大的露台,露台上各单元的门是相通的。

  “明白了吗?你怎么没长脑子呢?”赵子威几乎是在吼叫着。

  刑警们都呆呆地站在原地。

  “还愣着干啥?马上通知技术大队来人,对现场进行勘查,同时进行尸检,通知派出所来人。”

  工作了一个晚上的赵子威终于回家了。

  他家位于市郊的一处别墅区内。

  赵子威穿着浴服从浴房出来,倒了一杯果汁。房间很大,但装修的风格很明快。

  刑警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那就是白天睡觉比晚上香。因为他们的工作必须与犯罪分子的活动时间同步进行。

  赵子威刚刚睡着,急促的电话铃声就把他吵醒。

  刑警大队马队长办公室里,马队长、孙政委、赵子威、王然等人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禁毒中队的配合人员到来。

  等了好一会,杨一凡才带着另外一名民警进来。

  马队长脸一沉,问道:“为什么才来?”

  杨一凡说:“车坏路上了,修好后就赶来了。”

  “车坏了是理由吗?如果毒贩现在正在交易,可能因为你的迟到而贻误战机。”

  杨一凡欲解释:“我、我……”

  “行了!别说了,车坏了是理由吗?可不可以打个车来?”马队长说完看看孙政委,接着说道,“现在开会研究部署一下这次任务的分工与行动计划。赵子威你先说一下你的想法。”

  “小宏遇害,整个线索基本就断了,这个邮件恐怕永远不会有人来取了。我们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锁定真正的收件人,我们已经将小宏的照片分到我们所有的特情人员的手中,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看好像是焦老四所为。不过我们现在只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

  “根据什么怀疑是焦老四所为?”马队长问道。

  “前一阶段焦老四四处筹钱,数额较大。”

  杨一凡合上手上的笔记本,说道:“我干禁毒工作已经五年了,我们不能单纯地从这一点上就怀疑或确定就是焦老四。焦老四有自己的生意,据说他在二手车市场上干得还是不错的,人家筹钱可能是为了倒腾二手车呢?”

  马队长道:“说得有道理,不能因为某些巧合而无故怀疑一个人。”他看看大家后,接着说:“邮件你们利用技术手段查看一下。”

  “好的!”赵子威说道。

  但是,直觉告诉赵子威这起毒案背后的黑手就是焦老四。

  马队长说:“孙政委,你说说你的想法。”

  孙政委摆摆手说:“我是一个外行,马队长安排得很细了,我完全同意。”

  “你们一定要仔细研究特情人员传递过来的信息,一定要利用好这些信息,决不能贻误战机!”马队长看了一眼杨一凡说道。

  杨一凡极不自然地低下头搓搓手。邮局保卫处的办公桌上放着从广东发过来的邮件。王然拿壁纸刀上来就要划开。

  赵子威制止后,对保卫处长说:“我想把这个邮包拿到对面的客运站安检机上查一下。”

  保卫处长说:“好的。”

  客运站派出所内,赵子威说明来意,派出所的同志很配合地来到了安检机旁,将邮件放入滚轮上。包裹内果真有几袋袋装物品。

  二人带着包裹迅速返回中队。当二人将包裹打开后发现毒品是假的。

  焦老四也玩起了声东击西的鬼把戏。赵子威心里暗暗地骂道。

  “马上回去与广东警方取得联系,将我们这儿的情况反映给他们!”赵子威说道。

  “好的!”王然说道。

  “我现在就去找马队长汇报案子。”

  “通过客运站安检的X光机检测发现邮包内的DVD内的确夹着几个袋装物,但我们打开后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毒品。我们上了毒贩的当了,他在和我们玩声东击西的。”

  马队长惊讶道:“没有毒品?”

  这时王然给赵子威打来电话说,广东警方也正在给我们发传真,他们已经将邮寄人员控制了起来,据邮寄人员交代,为了安全起见,广东的上线同时发往我市三个邮件,只有一个邮件内是真正的毒品,广东警方正在积极抓捕,同时通知我们真正的收件人是一名叫焦老四的人。二柱子的信息也同时传递过来,小宏是焦老四的一个马仔。

  马队长沉思了一会,说:“果真是焦老四,现在我们不能惊动他。赵子威,你现在马上通知广东警方.围剿上线与我们抓捕焦老四的行动同步进行,决不能让毒贩的上下线相互通气,一定要在他们交易时将买卖双方一网打尽,我们的工作不能出半点差错。”

  “明白。”

  马队长接着说:“马上向全市各分局派出所发协查通报,重点协查物流公司及小的空车配货站,重点是从广东发过来的物品。”赵子威接过马队长的话说:“发现可疑的邮件要迅速与我们联系,也可以通知市局警犬基地让缉毒犬配合。”

  内勤在一旁做着记录。

  临别时,马队长对赵子威说:“我刚刚接到省厅政治部通知,让我最近去北京公安大学学习,大队的工作就交给孙政委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定要克服你的‘小性子’,配合孙政委把最近的几个案子办好!”

  赵子威什么都没说,扭头走掉了。协查通报下发的第二天上午,花圃街派出所传来消息,在他们辖区内的一个名叫“快、快、快”小型空车配货站发现了由广东发来的DVD功放机的邮件。

  赵子威带领王然马上去这个配货站了解情况。据货站的工作人员回忆,这箱货已经到了四天了,一直没有人来领取,我们按照收货人电话号码拨打后发现是一个空号,准备返货时,给广东方面的发货人打电话也是个空号。正在两难时派出所下发了通知我们才向派出所报告了。

  “你们做得很好!”

  赵子威转过身对王然说:“从现在起你不能离

开这个邮包半步,你马上将邮件送往省厅技术总队用x光机进行一下扫描,看看里面是否有毒品,明白吗?”

  王然说道:“明白!”

  赵子威走出了配货站,站在原地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发现对面是一个工商银行储蓄所,室外有一ATM自动柜员机,在柜员机的上方有一摄像头正对着货站的方向。

  他驾车朝市工商银行驶去。

  在市工商银行监控中心,赵子威对监控中心邓主任说明来意,邓主任表示积极配合。赵子威把所需要调出来的录像地点与时间用笔写给了监控中心邓主任。

  邓主任说:“你放心吧,明天上午来取,我负责给你刻成光盘。”

  一个小时后,王然打来电话说通过x光机的扫描发现在邮件内有结晶颗粒状物体,与毒品冰毒极为相似,重约一公斤。听到这个消息赵子威并没有兴奋起来,他总感觉事情绝对没有如此简单。

  赵子威通知王然立即将邮件送往省厅警犬基地,让缉毒犬甄别一下毒品的真伪。

  清晨,太阳早早地就从地平线上爬了起来,洒满晨曦的房间好像涂满了金铂一样。赵子威懒洋洋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推开窗户,那湿润甘甜的空气扑面而来,他不由地深深吸了几口,感觉是那么心旷神怡。他举起双臂用尽全身的力气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当晨风吹动着微微抖动的睡衣时,爽意一下子传遍了他的整个身心。

  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人生就是这样,下一分钟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会知道。

  赵子威早早地赶到工商银行监控中心。

  当他拿到刻好的光碟兴冲冲赶到单位时,十几家新闻媒体的记者手里端着“长枪短炮”都在等着他呢。各媒体想采访破获“抢劫、枪击出租车司机”案的情况。

  “对不起,记者同志们,我这儿还有工作,请你们理解。”记者们没有一个人听他的解释,举着相机就是照,举着麦克风不时地提出来一些很不专业的问题。

  “小邓、小邓!你把记者朋友带到马大队办公室去。”赵子威几乎是喊着说的。

  “马大队去北京学习去了。”小邓小声地说道。

  “那就带他们去孙政委办公室,我这里有新案子需要处理。”

  记者们极为不满地发着牢骚,跟着小邓向大队部走去。赵子威迫不及待地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这记者什么时候成了‘公害’了?”他自语道。赵子威刚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手机响了。

  从来电显示看是王然打来的,他急忙接听。

  “子威,我们又上当了,经过警犬嗅闻后发现邮件内根本不是毒品。”

  赵子威说:“你不要离开货站,有事我给你打电话。”放下电话,子威的大脑一片空白,真正的毒品会在哪呢?他在原地站了片刻,突然急速走到电脑前,迅速将光盘插入电脑的光驱中。

  录像中突然出现了二柱子的身影,这让赵子威惊出一身冷汗。

  二柱子和另外一个人在三天前曾经来过配货站。从视频资料上的时间看是在前天上午的七点三十五分。货站刚刚开门营业,他左右看看后进人了配货站,一会的工夫就出来了,手中多了一个黑包。

  赵子威把二柱子出现的时间做了详细的记录,又将视频剪辑、压缩,保存在U盘里,反复观看二柱子出现的每一个镜头。

  赵子威点燃了一支香烟,身体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目,进入了深思状态,需要仔细地理一理头绪。焦老四太狡猾了,他为了完成他的毒品交易真是煞费苦心。

  他们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连续放了两个烟雾弹。第一个烟雾弹是通过邮局邮寄的方式释放出来的,把警方的视线都集中在邮局。正当警方寻找收货人时,假收货人被杀,让这条线索断了。

  当警方发现邮局邮递的邮包内的毒品是假的后,马上通报全市各警种下发协查通报。而全市所有的物流及配货站均能收到协查通报,隐藏在货站内部的人就会把这一信息传递给焦老四,使之了解警方的动向。

  赵子威越想越感到案件的复杂,怎么会让焦老四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呢?

  他在办公室内来回踱着步,他们下一步还会做什么呢?

  毒品现在肯定已经到了焦老四的手中。货站又放出一个烟雾弹,一个没有人认领的邮件。他们就是想把警方的视线牢牢地集中到这个邮件上来。

  当警方把视线集中在明处时,他们在暗处不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交易了吗?

  交易!想到这儿赵子威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交易有可能就在今天!和他交易的人又会是谁呢?

  为什么二柱子方面一点信息都没有呢?一定是他现在不方便。

  战前的寂静更让人煎熬。

  他马上给依然在配货站看护邮件的王然打电话。

  “我是你表哥。”这是刑警之间的暗语,意思就是在你不方便接听这个电话的时候,只听不用回答。

  “真正的货物已经被取走,货站经理可能是他们的人。从现在起你不要离开货站,更不要与二柱子联系,交易可能就在今天,你等我的命令。对货站经理适时进行抓捕。”接着他又给在家主持工作的孙政委打了电话,把情况汇报了一下,孙政委说他马上就到刑警中队。

  他又通知了杨一凡,并让他马上到刑警中队集合。

  就在这时,赵子威的手机有短信提示,他打开一看:“请速来锦江宾馆1223。”这条信息是二柱子发的。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

  恰在此时,孙政委到了,马上问道:“禁毒中队来人了吗?”

  赵子威说:“没到呢!”

  孙政委慢条斯理地说道:“办理涉毒的案子他们更专业一些,最好等他们一会。”

  赵子威心急得如火上房,他又给杨一凡拨打电话,杨一凡说车又坏在路上了。

  “你怎么会知道焦老四现在在交易呢?”杨一凡问道。“我的特情人员就在现场。”赵子威焦急地说道。

  赵子威把情况向孙政委做了汇报后,孙政委的意思还是要等。

  赵子威这次是真的急了,对孙政委说:“贻误战机谁能负起这个责任?已经让你耽误了近十分钟了,要等你等吧!弟兄们出发!”

  孙政委不满地跟着刑警中队的人上了车。

  锦江宾馆1223房间。这是一问非常大的套房,站在窗前就能看到松江,松江的对面月亮湾公园尽在眼底。松江大桥像彩虹一样横跨南北。

  房间内一共有六人。焦老四一脸的横肉,盘坐在角落的大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两袋晶体颗粒状的纯冰毒和一台点钞机。

  他们好像在等人。焦老四表现出一些焦急。

  二柱子对焦老四小声地说:“四哥我去走廊看看他们来了没有。”

  焦老四一摆手说:“看一眼去吧,快点回来!”

  利用在走廊这短短的时间内二柱子又发了第二条短信。

  街道上,刑警中队的四辆车急速地向锦江宾馆方向行驶着。

  车内。赵子威又收到了二柱子发来的第二条短信:“交易马上开始,速来。”

  看完短信后,赵子威将自己的坐骑行驶至极速。

  锦江宾馆1223房间内。二柱子进来说:“他们还没到。”

  这时焦老四的手机“嘟嘟”短信提示响了起来。焦老四看了一眼后,凶神恶煞般地看着二柱子。又高又胖的焦老四一把将二柱子拎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抽出匕首顺势捅向二柱子。

  锦江宾馆一楼大厅。

  赵子威快速做了分工:第一行动组乘坐两部电

梯上楼,第二行动组从楼梯上楼,第三组留在大厅,发现可疑人员一律审查。

  锦江宾馆1223房间内。

  焦老四将奄奄一息的二柱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上前踹了一脚,回过头来说道:“快撤!”

  在走廊的另一端,赵子威与杨一凡走了个迎面。

  杨一凡用手一指:“参与交易的人从这个方向下楼了!”

  赵子威喊道:“给我追!”

  刑警们掉头朝另一端的楼梯口追了下去。

  一楼大厅内。赵子威与楼下守候的刑警会合后,发现焦老四等人全部逃脱了。

  赵子威突然意识到什么,没命地往楼上跑去。赵子威推开1223号房间时,他愣住了。

  二柱子倒在地上,手捂着腹部,鲜血直往外涌。

  他疯了一样扑向前,抱起二柱子问道:“二柱子,二柱子!你怎么了?”

  “焦老四拿刀捅了我。”二柱子痛苦地回答道。

  赵子威抱起二柱子就往电梯口跑去,回过头贼道:“小邓,快叫120来!”

  小邓跟随着赵子威边跑边用对讲机与120急救中心联系。

  电梯内。

  “二柱子你挺住,急救车马上就到了。”赵子威跪在地上抱着二柱子说道。

  二柱子艰难地说:“赵队,毒品是我从货站提出来的,他们看我看得很紧,实在没机会给你打电话。我可能不行了。”

  赵子威眼睛开始湿润了,说:“不会的。”

  “我可能真的不行了。等案子破了,你把我的特情费就直接送到莲花街23号3单元2楼2号交给我妈。”说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妈?你哪来的妈?”赵子威疑惑地问道。二柱子说完就昏了过去。

  120救护车载着二柱子远去了。

  王然打来电话说货站老板已经被控制起来了。

  赵子威对小邓说:“走,回中队。”

  回到中队不久,赵子威接到打来的电话,二柱子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痛苦的赵子威驾车向二柱子租住的地点驶去。

  门开了,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太太打开了房门。看样子这老太太身体还算硬朗。

  赵子威问道:“你是二柱子的妈妈吗?”

  “是、是!”老太太骄傲地说道。

  赵子威接着问道:“我记得他的父母早就……”

  老太太笑了,说道:“我是他捡来的妈妈。我有一个儿子,他把我送到了一家老年公寓后,交了一年的费用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上个月年满到期了,老年公寓的人联系不上我儿子了,就把我赶了出来。那天正好天下着大雨,二柱子看到我在路边的涵洞中避雨就把我领了回来。他了解我的情况后就对我说,‘我小时候净惹祸了,没有好好孝敬过父母,等知道孝顺父母时他们却早早地离世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妈,你就让我好好地孝顺孝顺你。’”

  说罢掉下来两行热泪。

  “自从我来了,他新处的女朋友也和他黄了。”老太太叹息着说。

  赵子威没把二柱子已经死亡的消息告诉老人家。

  赵子威把准备好的钱递给了老太太,说道:“二柱子让我给你带来的,他去外地出差了,可能时间会很长。”

  走出了二柱子租住的房子,赵子威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车上,他吸着烟,音响调到顶点。眼泪又一次从他的眼角流下。

  王然非常难过地对赵子威说:“医院已经通知我爸爸单位了,二柱子后天出殡,我爸爸和二柱子的工友们在为他张罗着后事,我爸爸希望咱们警队也派人参加。”

  “后天咱们中队全员参加!”赵子威说道。

  赵子威把刚刚在二柱子家看到的一切也和王然说了。他将一个纸条递给了王然,说道:“这是老太太儿子的姓名与居住的地点,我们尽快找到他,让他把他妈接回去。”

  “赵队你是怎么搞的啊,工作做得不够细致。出了人命案子,抓捕时你又让焦老四跑掉了,你说说你这个队长还能干什么?”孙政委站在办公室中央咆哮着。

  赵子威冷冷地说道:“难道你就没错吗?你把有效的时间都浪费在等人上了。如果早一点出发,二柱子就不会死,焦老四也跑不了。我这个队长不当了。警察总不能也不让我当吧!”

  说完,扭头走出了孙政委办公室。

  “你给我回来,我要停止你的工作……”

  在大队部的走廊内赵子威接到了王然的电话,让他马上回中队。

  回到队里后,赵子威对王然说:“和小宏一起照相的人找到了?”

  “找到了,刚刚找到,他叫宋大全,与小宏是同乡。我把小宏的事和他说了,他说他也知道了这事。”王然回答道。

  “你没问他是谁干的?”赵子威接着问道。

  王然说:“他开始很犹豫,我把利害关系和他讲了,他和我说是焦老四派人干的,看到小宏的结果,他现在非常后怕,怕步小宏的后尘。他现在不想当马仔了,想戴罪立功。”

  “他说没说新的交易时间?”

  “他让我等他的短信。”

  “焦老四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他一定会急于将毒品脱手,交易一定就在这一两天之内,交易完成后他会带着钱躲藏到别的地方去。”

  “和他交易的人至今尚未露面。我听宋大全说焦老四一直在用电话与交易人联系。”

  “关于宋大全的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讲,我感觉在我们的内部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

  “你是说我们的内部……”王然不敢往下说,更不敢往下想。

  “是的,我越想越不对劲,你想想,当我们要抓捕小宏时,他遇害;当我去抓捕焦老四时他逃脱了并杀害了二柱子。”赵子威边说边看着王然。

  “是啊,我说怎么焦老四这么了解咱们的动向呢。他先把咱们的视线吸引到邮局;当我们发现上当时肯定会在全市的各物流公司统一协查,他又一次把我们的视线集中在‘快、快、快’物流公司;当我们发现假邮件时,他却提前三天将真正的邮件取走并开始交易,由于我们知道交易的时间与地点造成他们的交易中途流产。”王然说罢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赵子威。

  赵子威非常认可他的分析,说:“你接着说。”

  “焦老四既然这么了解我们的行踪,不是他的反侦察能力有多么好,而是我们的内部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给他提供某些信息。”

  “嗯,你分析得很好,下一步我们将秘密抓捕焦老四,抓捕行动不汇报、不通知。”赵子威说道。

  傍晚。王然接到了宋大全的短信:交易在晚上八点进行,地点在松京高速公路一百二十公里处靠河寨服务区停车场内,焦老四驾驶的是一台日产的面包车。

  赵子威马上通知中队所有的人员回中队开会。

  开会之前,他将全中队人员所有的通信工具全部收回,交由王然统一保管,没有说什么任务,乘上了由赵子威从父亲公司借来的中巴车。

  靠河寨服务区停车场。

  王然找了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将车停了下来。这辆中巴车好就好在车窗上粘着深茶色的玻璃膜,里面看外面异常清楚,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时间尚早,利用这个间隙赵子威把任务详细地部署了一下。这时中队的刑警们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十九时五十分。焦老四乘坐的日产面包车出现在了停车场内。他在停车场内绕行了好几圈,停在了离刑警中队乘坐的中巴车不远的地方。

  刑警队员们与王然一阵兴奋。

  赵子威示意大家不要出声,不要贴车窗太近。

  二十时整。

一辆白色的轿车驶入停车场,同样是在停车场绕行了好几圈,停在了焦老四日产面包车旁边。下来了两个人,由于天黑看不清体貌特征。两人左右看看然后上了焦老四的车。刑警中队的队员在这个时候有些沉不住气,赵子威压低声音对大家说:“别急,等一两分钟在交易时一网收了他们。”

  二十时十五分。

  赵子威在车上一摆手,刑警队员们如离弦之箭,瞬间将焦老四的面包车团团围住,十五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车内所有的人。

  驾驶焦老四面包车的是宋大全,他迅速配合地将车门打开。

  赵子威第一个冲上了面包车,五个刑警队员紧随其后。面包车上一共六人。赵子威对宋大全说:“把车顶灯打开!”

  宋大全顺从地把车内的灯打开。赵子威愣住了,除了焦老四,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赵子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是你?杨一凡!”

  “我、我,我也是来执行任务的。”杨一凡面如土色,吞吞吐吐地说道。

  座位上,一脸横肉的焦老四,像泄了气的皮球呆坐在那里。中间座位上摆放着一个手提箱,箱子的盖是敞开的,躺在里面的是一沓沓诱人的百元现钞及几本护照与身份证,另一边放着两袋晶体颗粒状的纯冰毒和一台点钞机。

  “把他们都铐起来。”赵子威大声命令道。

  当刑警们把杨一凡带下来时,赵子威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警察队伍中的败类,想到了死去的二柱子,他抡圆了臂膀,重重地给了杨一凡一记耳光。

  “原来与焦老四交易的人就是你。”

  杨一凡手捂着半拉脸说道:“子威,我……”

  “全部给我带走!”赵子威吼叫道。

  当把整个案子办理完毕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了。赵子威刚刚准备休息一下,这时听到刑警小邓在门外喊他:“赵队,有人来报案说新华小区有人绑架孩子做^质,嫌疑人手中可能有爆炸物。”

  赵子威快速走出了办公室,看到的是一个惊魂未定的妇女与她的邻居们。

  女子战栗地说:“他有炸药包,他要炸死我,如果我不回去他就炸死孩子。”

  赵子威说道:“大嫂你别急,慢慢说。”

  原来这名女子就住在新华小区,这个小区距离刑警中队仅隔一条街。

  在这个小区的后侧有一片未拆迁的平房,平房内居住的大部分都是外来的务工人员。

  她带着一个七岁的女孩儿居住在一间平房内,她的男人原来是家乡的一个煤矿工人,现以打工为生。他们是后来组合在一起的家庭。她男人一天三顿酒,喝完就打老婆孩子。最近女子因为家庭暴力向男子提出离婚,男子不同意,她便想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

  今天中午她趁男子喝多了,带着东西和孩子准备逃离,结果让男子发现,对她又是大打出手,最后她跑了出来,孩子却让男子扣下了,男子扬言女子不回家就把孩子炸死。

  听到这儿,赵子威感觉事态非常紧急。

  “小邓,你通知孙政委马上去现场。王然,你把狙击步枪带上,其他人员带上所有的装备在中队门前集合!”赵子威大声喊道。

  绑架现场。男子显然是喝酒了,情绪异常地激动。

  他一手抱着自制的炸药包,一手搂着孩子。

  刑警中队全体人员按照分工进入了自己的位置。

  孙政委也赶到了,作为现场总指挥他拿着手提喇叭做着现场指挥。

  在他上方的房子上是狙击手王然,随时准备听从总指挥下达的射击命令。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外围部分由派出所民警负责控制并拉上了警戒线。

  孙政委用喇叭喊道:“请你不要激动,有什么事好商量!”

  王然对着孙政委说:“现在这个角度是射击的最佳角度,伤及不到任何人。”

  孙政委说道:“不要急,等分局领导到了再说。”

  男子情绪激动地喊道:“让我老婆过来换孩子!不然我就拉导火索啦!”

  赵子威仔细看了看男子手中抱的炸药包,真的是需要用手拉导火索的自制老式炸药包。

  他把女子叫到孙政委的身边说:“男子让大嫂去换孩子是假,同归于尽是男子的目的。让大嫂假装过去,我在她后面,如果时机成熟我会夺下他手中的炸药包,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孙政委不同意这个方案,并且态度非常坚决。女子哭喊着不听维持秩序警察的劝阻,执意孤身前去换下女儿,并哭喊道:“他是个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啊!”孙政委命令警察拦截下这名女子。女子坐在地上哭得昏死了过去。

  “政委,实在不行就击毙他,不能再等了,孩子在他手里很危险。”赵子威焦急地说道。

  孙政委看了赵子威一眼,那意思是谁是现场领导?赵子威没有办法就自己向男子走去。

  赵子威在距离男子约两米处停了下来,对男子说:“生命对任何人只有一次,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放下手中的炸药包,咱们有事好商量。”

  孩子哭叫着喊着妈妈。

  女子听到孩子的叫喊声后苏醒过来。

  男子咆哮道:“谁的话我也不听,我数三个数,我老婆不到我这来我就拉火。”

  赵子威急忙摆手说道:“兄弟别激动,你听我说!”

  “一、二、三。”男子喊到“三”时,左手松开孩子去拉右手抱着的炸药包上导火索的拉环。就在那一瞬间,赵子威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孩子拉向自己的身后。

  这时孩子的母亲喊道:“放了孩子,我和你一起死!”她冲破了警察设置的警戒线,没命地向男子那个方向跑去。

  导火索很短,燃烧的速度也就在短短的十秒之内。

  赵子威一下按倒了这名男子,并把炸药包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他大喊一声:“都趴下!”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

  赵子威被巨大的冲击波掀起了一人多高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孩子得救了,女子面无表情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呆呆地坐在地上。

  王然从房子上跳了下来,用手抓住了孙政委的领子,哭喊着:

  “姓孙的,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为什么不下命令开枪?为什么?……”王然发疯一样地奔向赵子威的。

  王然双手抱着赵子威那残缺不全的尸体,哭得是那样的悲怆与白责:“我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等那个姓孙的命令呢?我为什么不在那最好的时机扣动扳机呢?”王然的神经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他慢慢地跪在地上。

  市局、分局的领导这时候已经全部到达了现场。

  分局陈局长对着孙政委说道:“在来的路上我就听说这是因为一次严重的指挥失误造成的。”

  孙政委解释道:“陈局不能这么说,赵子威的牺牲和指挥上的正确与否无关。”

  陈局长问道:“为什么?”

  孙政委答道:“昨天因工作上的失误,我已经停止他的工作了,是他自己来的,就算是事故也纯属个人行为。”陈局长问道:“停止他的工作是你自己决定的还是大队党支部决定的?”

  孙政委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

  陈局长大声地宣布道:“我代表分局党组正式通知你,现在就请你去市局政治部报到。”

  说罢,陈局长摘下了大檐帽,眼含泪水向赵子威的遗体走去。

  此时王然泪水模糊的双眼,仿佛看到赵子威又站了起来,耳边又响起了十二年前他在警校开学仪式上的演讲词:警察面对的是黑暗,背对着的是阳光,向前一小步你就会跌入罪恶的深渊,向后一小步你就是警察队伍中的逃兵。我们就是要立足于本职,无情地打击犯罪。因为我们是光荣的人民警察,警察就是匡扶正义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