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裸照风波

推理故事

裸照风波

2022-06-30 推理故事
 明天,墩子又要离家去打工了。墩子的女人凤勤心里不想让墩子离开,想找个借口阻拦又找不到,因此有些闷闷不乐。墩子明白女人的心思,拉着凤勤的手深情地说:“勤,咱们短暂的分开,是为了明天更美好的相……

裸照风波

 明天,墩子又要离家去打工了。墩子的女人凤勤心里不想让墩子离开,想找个借口阻拦又找不到,因此有些闷闷不乐。墩子明白女人的心思,拉着凤勤的手深情地说:“勤,咱们短暂的分开,是为了明天更美好的相聚!”

  晚上,凤勤哄孩子睡下,倒身躺在墩子的怀抱里,轻声问:“老公,在外会不会想俺?”

  “当然想啦!我除了想你还能想谁?”墩子轻轻地捏了一下凤勤的鼻子,笑道,“我知道你不放心我,怕我去找那种女人。其实我也不放心你呀,怕你给我戴绿帽子。”

  凤勤猛地翻身坐起,一字一顿地说:“老公,你一百个放心,俺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墩子相信地点点头,掷地有声地表示:“老婆,你也一百个放心,俺墩子这辈子就只想你一个女人,否则不得……”

  凤勤赶紧捂住了墩子的嘴巴,继而又投进他怀抱之中,悄声问墩子:“俺想知道,当你想俺了,你会怎么办?”

  墩子说:“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呗。”

  凤勤摇摇头:“瞎说,打电话也是远水不解近渴呀。”

  墩子捧着凤勤的脸,突然说声“有了”,接着跳下床去。凤勤莫名其妙,问他想干啥。墩子说他想用手机给凤勤拍几张裸照,在外想她了就打开看看。

  凤勤感觉脸上热辣辣的,嗔怪墩子胡搞,虽然有些难为情,可也没有反对,心里还甜丝丝的。这要求也只有老公才能提出,咋说也是老公在乎、想念自己的一份情呀!她没有拒绝。

  墩子嫌房间里的光线太暗,换了个200瓦的灯泡,房间里立马亮堂了许多。凤勤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墩子举起了手机,凤勤伸手挡住,要墩子必须答应其他任何人都不许观看。墩子笑出了声,说我傻呀,你是我老婆,别人就是给我一千一万我也不会答应,这份眼福只能我一人独享!

  凤勤也笑了,在床上摆出一个又一个风情万种的姿势。墩子还嫌不够,又把凤勤从床上拉下来拍了几张,末了又在关键部位照了几个特写方才作罢。

  夫妻偎依在一起,将拍的照片看了一遍,墩子非常满意,抱着凤勤说:“亲爱的,想你了我就看看,我每天都会抱着手机睡的。”

  第二天,墩子和同村的大壮、二强还有栓子一块出了村,踏上了前往温州的打工路。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天,因原材料不到位,老板放假一天。墩子和大壮几个一起去遛弯,几个人正懒洋洋地瞎逛,一辆小车在他们面前停下,从车内走下一个留着板寸头、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个老板。中年男人笑呵呵地取出香烟先给哥四个每人一支,接着说明来意:他要转移工地,最后剩一些杂物需要人抬装上车,想让他们哥四个去帮帮忙。

  宋老板看二强和栓子有些犹豫,忙说不会让你们白干,每人100块,最多三个小时就完了。听说能挣钱,时间也不长,几个人就坐车跟宋老板去了。

  说是三个小时,其实两小时不到就干完了。宋老板看几个人汗流浃背干得很卖力,没有食言,爽快地给了每人100块。

  白挣了一笔钱,二强就提出去下馆子,墩子几个都同意。进了馆子,四个人相对而坐,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白酒,喝三吆五,对饮起来。

  平日里墩子只喝啤酒,至于白酒,一盅酒落肚就面红头晕。他知道自己不胜酒力,勉强嘬了一口想应付过去。二强和栓子不干,说不把杯子里他们倒的酒干了,就是不给他们面子,并将一杯酒恭敬有加地捧送到墩子面前,非让他喝下不可。

  一向很少说话的大壮开口了:“墩子你就喝了吧,别扫了大伙的兴。不就一杯酒吗,即使醉了,睡他一夜,也不耽误明天上工,大不了他俩背你回去。”

  话说到了这份上,墩子不好再拒绝,接过酒杯,像饮黄连水一样龇牙咧嘴三次才把一杯酒喝完。酒水落肚,墩子的脸马上成了红布,坐立不稳,倒在地上,烂醉如泥。

  墩子是二强背着回来的,此时天已黑下来。二强刚放下墩子,墩子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这会儿,墩子在酒精的作用下完全处于一种昏迷状态,不要说手机铃声,即便天上打炸雷他也不会知道。铃声不停地响着,二强从墩子口袋里摸出手机想代接一下,对方却挂机了。按说对方挂了机,二强应该把手机放回墩子口袋里,然而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想起了几天前墩子和栓子的一段对话。

  那天,他们四个在一起干活。栓子悄声对墩子说,昨天晚上他一人上街去玩,发现一个年轻又漂亮的鸡婆简直就是仙女下凡,问墩子想不想去“玩”一回。墩子白一眼栓子,说咱都是拖家带口的人,老婆孩子天天眼巴巴地盼着咱们回家呢,你却在外胡搞,对得起家中的老婆吗?说得栓子一脸惭愧,低头嘟囔说我也想老婆,可老婆不在身边呀。墩子对栓子说,我告诉你一个解决单相思的良方。栓子一下来了兴趣,二强也凑了过来。墩子说这“良方”就是把老婆的裸照拍下来,想她时随时可以观看。栓子受到启发,要抢墩子的手机,说你的手机内一定有老婆的裸照。墩子弄巧成拙,躲闪着栓子连声说没有,那模样正应了一句古话:此地无银三百两。过后,栓子和二强嘀咕,墩子的手机里一定藏着有关他老婆的秘密。二人约定,以后逮住了机会,一定要看看墩子手机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眼下有了机会,二强自然不肯放过,解了半天锁才把屏锁解开。打开相册,二强的两眼立马睁圆了,望着那一张张凤勤洁白浑圆的玉体和那明眸期盼的眼神目瞪口呆。想不到看上去老实本分的夏凤勤还如此风情万种,居然会摆出这么刺激性感的造型,一个大胆的想法跳入他的大脑:我要用这些照片把这个女人搞到手。他立即用自己的手机将这些照片一张张翻拍下来,心说夏凤勤呀夏凤勤,我不但要得到你,而且还要你做我永久的情人!

  二强刚把手机放回墩子口袋里,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二强刚要去拿,栓子快步过来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里面传出凤勤焦急的声音:“墩子,你干啥呢?刚才为哈不接俺的电话?”

  栓子实言相告:“嫂子,墩子哥喝了酒,睡下了,没听到。”

  凤勤让栓子把墩子推醒让他接电话。栓子推了几下,墩子睡得像头死猪,没有一点反应。没办法,栓子只好让凤勤明天再打电话过来。

  第二天早晨,墩子的手机再次响起。墩子已从醉酒中醒过来,感觉头还有些懵懵的。凤勤开口就骂,骂得墩子一愣一愣的,刚要问发生了什么事,里面又传出凤勤的哭声,说她昨晚一夜没睡……墩子意识到出了啥事,赶紧走出房门细问。

  凤勤在家中听说墩子喝醉酒,手机却在栓子手中,怕栓子翻看手机,看到她的那些裸照。在她看来,看了她的裸照等于把她强奸了,以后就没法活了。因此凤勤急得在家中坐卧不安,泪水涟涟,一夜都没睡。

  原来是为这事。墩子连忙安慰凤勤,说绝对不会的,他的手机上了锁,不会轻易解开,并保证以后再不喝酒,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又说你不用担心,我马上把它全部删除掉。

  另一头的凤勤这才缓和了口气,说你不用删除掉,不让别人看到就行了。墩子将手机里的裸照全部删除了,他不愿这种事再一次上演,让老婆担惊受怕。凤勤问他想自己了怎么办?墩子说你的形象早已刻在我心里,想你了,我就回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凤勤很感动,在话筒那边送过来一个吻,柔情地说:“老公,我爱你!”

  到了收麦季节,四人一块回到家中。收完麦子,还要回温州原工地打工,因为他们和老板签了一年合同。墩子、大壮和栓子被各自的女人送上了车,就只等二强了。这时二强匆匆跑来,说他临时有事走不开,过几天再去,让他们三个先走。

  二强真有什么事?其实啥事也没有,就是想打凤勤的主意。他原先有老婆,虽然没有凤勤水灵俊俏,倒也端庄本分。他却嫌老婆不好看,整天耍赌不回家,多说他两句就拳脚伺候。他老婆有枚心爱的戒指,纯金的,被他偷偷拿去下了赌注。老婆跟他吵又挨了打,一时想不开就上了吊。老婆没了,二强的名声也坏了,两年过去,再没有女人愿意跟他。他想娶个像凤勤一样既温柔贤惠又漂亮多情的女人,可惜找不到,唯一的一个又是墩子的。想不到意外看到那些裸照,让他又有了希望。

晚上,二强给凤勤发了一个短信,约凤勤去村外相见。凤勤回复拒绝了。二强又发送一个过去,这回凤勤没有搭理。二强干脆拨通了凤勤的电话,表达了对凤勤的渴慕与相思。凤勤听出来是二强,骂了他几声就要挂机。二强得意地说如果惹恼了我,我就把你的那些卖弄风骚的照片发到网上,让你的亲戚朋友都看到,看你还怎样出门。当然,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我会把这些照片当着你的面删除掉,前提是必须答应做我的永久情人。

  凤勤不相信二强会有她的裸照,看他口气那样肯定又不得不信。她多了个心眼,说必须让她看了那些照片她才考虑答不答应。二强认为凤勤已经成为他的口中食,便同意了凤勤的要求。

  二强兴冲冲来到凤勤家。凤勤看了二强手机里的那些照片,心里暗暗吃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问二强这些照片是怎样得到的。二强就把墩子如何卖弄见识,他怎样灌醉墩子、翻拍照片说了一遍。凤勤明白了来龙去脉,假意怨恨墩子不尊重她的人格,并不责怪二强。二强想留下过夜,凤勤以孩子在身边不方便为借口,答应他明天把孩子送回娘家,让他明晚过来。

  二强度日如年地盼来了第二天天黑。刚走进凤勤院中压低嗓门喊了一声凤勤,背后有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他回头一看,“啪啪”两记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紧接着当胸一拳又飞起一脚,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扑通”摔倒在地,对方一连串的动作在最短的时间内一气呵成,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一个劲哀号。

  “哥,别打了,二强也是一时糊涂,他还是墩子的朋友哩!”凤勤从屋内跑出来,拦住了怒发冲冠的娘家哥。

  “朋友妻不可欺,这小子算什么朋友,墩子也是瞎了眼!”娘家哥不顾凤勤的阻拦,又狠狠踢了二强一脚。

  原来,这是凤勤有意把娘家哥叫来教训二强的。她知道像二强这样的人,不给他一点厉害是不会汲取教训的。第二天她就把五大三粗的娘家哥叫了来,娘家哥听说有人欺负他妹妹,早就气红了眼,一见二强,不由分说就是一阵拳脚。

  二强明白这回栽了,跪在地上连声求饶。娘家哥打电话要报警,二强吓坏了,连连磕头。他明白这事如果再传扬出去,他这辈子真的没有再婚的希望了。娘家哥说不报警也行,必须把你手机里的照片全部删除掉。二强赶紧取出手机,清空了里面的照片。娘家哥又让二强写了一张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打凤勤的主意。二强乖乖地写了。“滚——”娘家哥忍不住又踢了二强一脚,二强爬着出了凤勤的家门。

  第二天天未亮,二强就出村打工去了。他没有去原来的地方,怕墩子知道了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