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三十.六计

推理故事

三十.六计

2022-06-30 推理故事
【1】顺手牵羊   小区传达室里有封信,是从新加坡寄来的,收信人是秦绮芒。燕于飞从保安手里取了信,忍不住把它拆开了。   【2】反客为主   六个月前,燕于飞来到劳务市场,想找份保姆的工作。她太漂亮,……

三十.六计

【1】顺手牵羊

  小区传达室里有封信,是从新加坡寄来的,收信人是秦绮芒。燕于飞从保安手里取了信,忍不住把它拆开了。

  【2】反客为主

  六个月前,燕于飞来到劳务市场,想找份保姆的工作。她太漂亮,所以无人问津──哪个女主人敢聘用这么漂亮的女佣?

  等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有人聘她了。

  这人就是秦绮芒。她三十岁左右,长相标致,曲线玲珑,虽然面带病容,可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秦绮芒似乎很高兴找到自己的翻版──她俩的年龄、身材、音容笑貌都极其相似。

  秦绮芒介绍了自己的情况:离婚、苦闷、虚弱。她说:“你的工作任务就是照顾我。”燕于飞爽快地签下一年的合同,搬进了秦绮芒的公寓。

  第二天,燕于飞劝说秦绮芒:“您为什么从来不出去走动呢?运动对健康有好处。”秦绮芒说:“我们离婚时闹得很厉害,我没脸出去见人。”

  燕于飞想:神经质又有自闭症的女人不好伺候。果然,秦绮芒非常苛刻,容不得燕于飞有片刻的休息。时刻处在她的监视之下,马不停蹄地干了一个月,燕于飞已经精疲力竭。

  她想辞职,却灵机一动,想到了秦绮芒经常吃的药,为什么不能给自己放一天假呢?

  秦绮芒头痛、失眠,医生给她开了一些镇静药。滴剂,温水口服。这天清晨,燕于飞大胆地把药水剂量增加了一倍。令她惊喜的是,秦绮芒一天都待在她的房间里昏睡,直到第二天上午才从房间里出来,脸上还带着诧异的表情,似乎不太认识燕于飞。

  那天,燕于飞坐在那张大沙发上看电视,甚至大胆地给自己做了顿可口的饭菜。当然,燕于飞有些害怕,谁知道那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呢。没想到,这种事也是会上瘾的。一旦尝到甜头,就一发不可收拾。

  一天后,燕于飞又情不自禁地如法炮制了一次。她又如愿以偿地享受到了美好的一天。于是,她变成了这所公寓名副其实的主人。

  【3】瞒天过海

  燕于飞认识到:药水的妙用还不止于此。这所公寓在五楼,是最顶上的一层。除了送煤气、收水电费的会来,从来都是人迹罕至。给秦绮芒看病的医生也非常讨厌她的神经质,常常推托有事不来。

  秦绮芒的哥哥秦明月,好像是她惟一的亲人。他大约两周来一次,每次就是来要钱。每当这时,秦绮芒总是叫燕于飞藏进房间。燕于飞只是偷偷从窗户里见过他,秦绮芒叫自己藏起来,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居然富的雇得起佣人。

  有一次,秦绮芒透露了自己的资金来源。她在台湾有个舅舅,每半年往她的户头里汇一次款。

  一个大胆的计划开始在燕于飞心里萌生。

  燕于飞把剂量加倍,让秦绮芒服下。过了二十分钟,燕于飞走进卧室:“这个月的开支不够了。”

  秦绮芒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我没力气,你去银行取钱吧。”

  “你得给我开张证明,我才能从你的卡上取钱。”

  秦绮芒昏昏沉沉,潦潦草草地写了证明。银行没有丝毫的怀疑,爽快地把钱给了燕于飞。

  至于秦明月就更好对付了。在他计划来访的前五天,燕于飞在秦绮芒那本厚厚的地址簿上找出了他的地址,然后给他寄去了三百块钱。果然不出所料,一拿到钱,他就再也不来妹妹家了。从那之后,她每两个星期就给他寄去三百块。

  燕于飞找到了最佳剂量,正好让秦绮芒变得昏昏欲睡、听话温驯,又没有性命之忧。

  燕于飞巧妙地平衡了账簿上的收支,并且让秦绮芒签上字。以示确认。这样,她账户里的存款数额每个月都在增加。

   燕于飞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就去做更广泛的测试。

  她写了封匿名信,收信人写上“秦绮芒”,偷偷放进小区保安的办公室。然后,她仔细地给自己梳上秦绮芒的发型,穿上了秦绮芒的服装。等到晚上九点钟,当她慢慢地走出小区门口时,保安居然热情地跟她打招呼:“秦绮芒,这儿有你的信。”

  这些实验都是精心设计小心翼翼地进行的,花了她四个月的时间。现在,燕于飞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人人都把她当作秦绮芒,这让她很有成就感。

  可是,6月5日这一天,居然真的来了一封信,打乱了燕于飞的平静生活。

  【4】抛砖引玉

  现在,当燕于飞堵上了所有的漏洞,采取了必要的措施,把那些想来拜会秦绮芒的人都拒之门外后,却意外地来了这封信。

  燕于飞拆开阅读:

  绮芒:

  鸿雁传书,你可曾听到狂热的心跳?昨日难再,仍无法忘却曾经的悸动。

  我还记忆犹新,在那个夜晚,你那晶莹剔透的身躯,摧毁我理智的防线。释放我幸福的狂涛。可是,由于我的不慎,使你经历了天崩地裂般的打击,让我俩的天堂一下子变成地狱。

  经过半年的思想斗争,我要告诉你:我的心依然没变──我不再惧怕流言蜚语,我要抛妻弃女回到你的身边。让我把幸福填满你生命的每一分钟。

  我找不到别的联系方式(燕于飞当家后,就切断了公寓的电话),所以只能写信,附上近照一张,是我在新加坡拍的。不久,我将回国,到时候,让你我再续美好的姻缘。

  如果想我,就打手机:13586××××××

  亲爱的,多么想马上飞到你的身边,久久地吻你,拥有你的生命、你的一切……

   爱你的殷阙箬

  信纸的抬头是红色的大字:新加坡通华贸易。

  原来,这就是秦绮芒讳莫如深的秘密:她跟这个叫殷阙箬的男人有婚外恋,被老公发现了。

  照片上的男人三十出头,英俊魁梧、气度不凡。燕于飞的脸色映得绯红,心怦怦直跳,体内涌动着一股热流。但她忽然醒悟过来:这信不是写给我的!

  她一下子变得怒不可遏,心想:你已经有了台湾舅舅,老天却又给你送来一个新加坡富翁。而我却什么也没有。我从前被男人们抛弃,马上又要被你抛弃。财富、男人、事业、家庭……我一无所有,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你这个神经兮兮、淫荡、可耻的女人,你凭什么享有这一切?

  忽然,她有主意了──我就是秦绮芒,这信不就是写给我的吗?

  【5】偷梁换柱

  燕于飞把信藏在怀里,到秦绮芒的写字台抽屉里找到了一本日记,里面详细地记录着她和殷阙箬的恋情。她确认秦绮芒睡着了,就关紧门窗,怀着少女初恋时的紧张心情,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用颤抖的声音轻叫了一声:“阙箬……”

  对方丝毫没有疑心,他俩聊得很好。这样她更有把握了。晚上,他们聊了很久。入眠时,燕于飞还紧紧地搂着手机,感到手机带着男人的体温、散发着男人的气息……

  整整十天,燕于飞对着,想象着秦绮芒的声调和用语,一遍遍地模仿、练习。直到镜子中出现另一个惟妙惟肖的秦绮芒。

  她居然还成功地复制了秦绮芒的感情。这天中午打电话时,她甚至真的哭了,抽噎地说:“阙箬,你快点回来……我天天晚上想你。我一直失眠,不停地吃药才活到现在……”

  “快回来了。今天晚上的飞机,我到了就过来。”

  下午,燕于飞让秦绮芒服下了双倍剂量的药水,过了一个小时,又让她服用了一点,然后,她把秦绮芒关进卧室,锁住房门。

  这样,到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公寓里已经静得如同坟墓了。燕于飞特地挑了一条好看的深色裙子。尤其是在昏暗的、充满情趣的灯光下,她更像秦绮芒了。

  一旦她和殷阙箬团聚,她就要说服他离开这个地方,两人远走高飞。

  门铃响了,她立刻冲过去开门。殷阙箬是个高个子,骨架颇大的男人。

  他一进来,燕于飞立刻关门,伏在他胸口,紧紧地抱着他,然后,雨点般地亲吻着,像干裂的土地渴望雨露一样,吮吸着他的气息。

  他始终没有开口,只是用身体回应着她。慢慢地,他的热情高涨起来了,手伸进了她的裙子。

  六个月了,没有男人碰她,现在,她的身体被调动起来了,这是火与水的交融。她陷入一种混沌状态,只是喃喃自语般叫着他的名字:“阙箬……阙箬……”

他搂着她,紧紧地。太紧了,紧得她都喘不过气来。哦,他掐住了她的脖子。

  据说,人在临死前会变得异常清醒、聪明百倍。所以,在永远的黑暗到来之前,看着他愤怒,扭曲的脸,她绝望地意识到,他是来杀秦绮芒的!

  “放开!我不是秦绮芒,我是燕于飞!”她觉得自己的尖叫声很响。其实,她的喉咙已被捏碎,无声无息,一点都不疼。

  这男人其实叫王钢,他刚从狱中被释放出来,就迫不及待地来找秦绮芒。

  秦绮芒是王钢的妻子,跟一个叫殷阙箬的男人搞上了婚外恋。六年前,当他得到消息,闯入旅馆,踹开房门,冲进房间后,撞见了令任何男人发狂的情形──他俩赤身裸体地纠缠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暴怒之中,王钢摸出尖刀,号叫着冲了过去。

  殷阙箬被刺中胸部,离心脏只差一厘米,侥幸捡回了一条命。秦绮芒逃到了外面,遇到两个巡警,得以脱险。

  后来,王钢向警方交代,别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当时惟一的念头就是要宰了这对狗男女。

  经过调查,法院认为王钢所言属实,认定了三项符合从轻量刑的事实:他是激愤杀人,情有可原,并非对社会有严重危害性的人;其行为尚未造成致人丧命的严重后果;受害者有错在先。因此,法院判处他八年有期徒刑。

  在监狱里,王钢表现良好,被减刑两年提前释放。

  其实,这六年里,他心里的仇恨从未消散,反而越积越深。妻子的出轨使他失去了人生中最美的年华。家庭、事业、荣誉、财产、前途,一切都不复存在,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杀了她!

  【6】李代桃僵

  七个月前。

  “还有半年,他就要出狱了。那时,我们恐怕……”说话的时候,秦绮芒苍白的嘴唇不住地战栗。

  秦绮芒和殷阙箬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他们深知,王钢是个脾气暴烈、性格冲动的人。他岂肯忍气吞声,忘掉这几年来的痛苦与耻辱?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他们终于策划了这样一个阴谋:去找个替身。

  秦绮芒说:“如果王钢杀掉了她,他就会被判死刑。这样我们就安全了。”

  于是,秦绮芒就天天到劳务市场物色对象,终于寻觅到理想的对象:跟自己长相接近的燕于飞。

  秦绮芒并不是真有重病,她只是忧心忡忡,有点消瘦而已。医生配的药水都是假的,秦绮芒只是假装昏睡。燕于飞认识的秦明月,其实是殷阙箬;她盼望的殷阙箬,其实是王钢。六个月里,燕于飞野心勃勃地专注于自己的阴谋,却没想到一步步走进了别人设下的陷阱。

  燕于飞呢喃中叫出了殷阙箬的名字,真是火上浇油,足以让王钢气得爆炸。他终于再次失去了理智。

  秦绮芒躲在加固的门后面偷听,确信燕于飞已经被杀,就抽出床底下的一块地板,从里面拿出一部手机,拨打了110。她颤抖着,用紧张得嘶哑的声音报警:“快,杀人了,杀人……新枫小区……”

  三十岁的女人、六条计谋,两个受害者。

  接下来的事,有警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