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死人的报答受不起

推理故事

死人的报答受不起

2022-06-30 推理故事
 白尔就像是一只刺猬,让人无法靠近。也许,她的清高和孤傲都和传闻中有钱有势的男朋友有关。但是传闻终究只是传闻,没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从今晚白尔的表现,我猜测她的男朋友只是她编造的一个保……

死人的报答受不起

 白尔就像是一只刺猬,让人无法靠近。也许,她的清高和孤傲都和传闻中有钱有势的男朋友有关。但是传闻终究只是传闻,没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从今晚白尔的表现,我猜测她的男朋友只是她编造的一个保护自己的故事罢了。今天我利用上司的身份得到了她。我知道,只要我是她的上司,她就无法逃脱。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最不着调的理由,竟然让白尔屈服了。我说:“你想加薪还是想被炒鱿鱼?”

  回去的路上,一个陌生男人给我打来电话:“白尔跟你说了什么?给了你什么?”我愤怒地大骂:“神经病,你算老几,我用得着跟你汇报?这事连我老婆都管不着!”“你要是不说,我灭了你!”

  身后射过来一束愈来愈强的光,一辆摩托车向我飞驰而来。我仓皇逃离,惊慌得忘记挂掉电话,手机里传来男人恼羞成怒的声音:“告诉我白尔跟你说了什么?给了你什么?”我似乎听到手机里传来一阵凄惨的尖叫声。

  白尔死了,这个消息是中午我在单位看新闻时知道的。她被利器击中头部,失血过多而死……警方怀疑,她是被人先奸后杀……警方已提取了犯罪嫌疑人的精液……我晕得厉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看完这则新闻的。这件事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如果我说白尔是自愿和我发生关系的,认识她、了解她的人一定认为我在说谎。

  手机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我被吓了一跳。又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他的声音略带嘲讽,甚至有些得意地说:“告诉我白尔跟你说了什么?给了你什么?”我觉得胸口沉闷得喘不过气来。那天晚上,白尔自始至终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就当是我报答你!”

  当我把这些告诉那个男人时,他似乎被激怒了,恶狠狠地说:“好,跟我玩猫捉老鼠,我陪你玩到底。如果我没有推算错的话,警察已经到你单位楼下了,你不想死的话就逃。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入、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

  我知道他说得完全正确,所以我逃了。我不能回家,也许已经被警方监视了。我向最好的朋友阿富借了一些钱。这个世界上我最相信的人就是他,我们是从小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可以为彼此牺牲生命的人。

  我开始了逃亡生活。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即使我换了手机号码,他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我,自始至终只问:“白尔跟你说了什么?给了你什么?”我近乎哀求地告诉他,白尔什么都没有说,除了亲热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在进行了无数次这样的对话之后,那个男人被我激怒了。他说:“惹恼我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我知道他想杀我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他之所以让我活着,一定有什么原因。直觉告诉我.最近有人在跟踪我。我简直快要崩溃了,觉得每一个人都像坏人,每一个人又都像警察。

  最近,我总会和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不期而遇,或许是他太鲜明的长相,让我对他印象深刻。我觉得这是刻意的巧合,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感到慌恐。

  为了躲避那些可疑的人,我已经饿了很久,天黑的时候,我摸到一个偏僻的小饭馆里,在一个隐蔽靠窗的位子坐下来。刚坐下没有多久,我就听到“砰”的一声,靠近我的那个窗户玻璃碎了一地。服务员闻声赶来,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如果是石子或用其他东西砸碎玻璃,现场肯定会留下证据。

  不远处,我看到那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神情紧张地望着我。我知道,谋杀开始了。这次玻璃破碎事件只是对我的警告,如果是子弹的话,我恐怕早就没命了。这是在告诉我,就算杀了我,也不会被查到证据。果然,很快我又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最后一遍,白尔跟你说了什么?给了你什么?”我被逼疯了,说:“白尔真的只说:‘就当是我报答你!’她只给了我她的身体。”

  男人气急败坏地大吼:“你真是死鸭子嘴硬,惹怒我,后果自负!”一阵深深的恐惧感袭来,内心的恐慌被无限放大。

  那个络腮胡子一直在跟踪我。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络腮胡子一直跟着我走了五条街。我十分害怕他突然从后面勒住我的脖子或是突然捅我一刀,只能跟他捉迷藏。

  前面又是一个拐角处,我听到有人喊了一句:“警察同志,快抓住他!”我对“警察”二字极其敏感,吓得转身而逃。旁边一个男人和我擦肩而过,一边飞奔,一边喊亲爱的。从我转身返回,到他飞奔过去前后不到半分钟,我听到了一声惊恐的尖叫。那个男人在空中画了一条抛物线,重重地摔向远方,血将路面染成了鲜红色。

  我呆立在原地,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我亲眼目睹了他的死亡。马路对面的女孩挥舞的右手停止在空中,像一尊雕塑站在那里。而那辆肇事车像一阵风快速消失了。我知道,真正的谋杀开始了。如果不是我听到有人喊警察,那么出事的就会是我。

  我不敢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只能漫无目的地漂泊。我开始想念我的妻子,第一次感觉愧对她,担心她。我给阿富打电话,让他去看看我的妻子,向她报个平安。

  如果有时间,顺便再给我拿些钱,我已经穷途末路了。挂断电话,我总觉得我忘记了说什么,却想不起来。

  然而,阿富却带给我一个伤心欲绝的消息。我的妻子死了,被人用刀割断了喉咙!阿富说,屋内被人翻得一片狼藉,可能是小偷入室抢劫被妻子发现,小偷将妻子杀死的。这是阿富去我家时才发现的,而那时妻子已死了十天,由于温度高,已开始腐烂……

  当阿富在旅馆的小餐厅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的心仿佛被抽空了。这又是一次血淋淋的警告,我感觉那个跟踪我的人就坐在食客当中,我的生命已经掐在他的手里,只是我不知道是谁。

  一位长相有些怪异的服务生端着果汁向我们走来。他的脸很黑,嘴唇周围却是浅色的。真没有想到饭店会请这样的人,影响食欲。更不可理喻的是,一位彪形大汉拦住服务生,将自己手中的茶水放在盘子里,从服务生手里夺过果汁一饮而尽,整个过程让服务生猝不及防,目瞪口呆。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浑身冒冷汗了,那个男人喝完果汁不到一分钟,便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不停地抽搐着。果汁有毒,那杯果汁是我要的!我再一次目睹了一个人痛苦的死亡过程。当我四下寻找服务生时,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服务生,就是前两天跟踪我的络腮胡子。这几天他跟踪我,一直受到阳光强烈的照耀,脸已经被晒黑,只有粘胡子的部分没有晒到,所以比其他部分白。虽然过去了两天,但是粘过胡子的部分颜色还是会浅一点。

  那个男人的电话又打过来,他说如果我不将东西交给他,将会有人陆续死去,下一个可能是阿富,可能是我……为了安抚我的情绪,阿富决定冒着危险留下来陪我,我十分感动。

  那个男人似乎无处不在。他说我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如果想活命的话,赶快把白尔交给我的东西拿出来。

  阿富说,如果白尔真的交给你什么东西,就赶快交给警方,这样至少能保住性命。我也想把东西交给警方,可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阿富听到这句话,满脸怀疑。

  此时,电视上正播着一则通缉令,上面的人竟然是我。阿富脸色变得惨白,担心地说:“警方现在已经开始通缉你了,这样你会更危险。如果那些罪犯被逼急了,可能真的会不择手段。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把白尔给你的东西交给警方……”我懒得解释,忧心忡忡地回到房间。我按下灯的开关,屋内却漆黑一片,不知道是臆想还是幻觉,我似乎听到白尔被杀时的惨叫声。

  我惊慌失措地跑出去,给服务生打电话,然后躲进阿富的房间。大约过了三分钟,从我屋里传来惨叫声,服务生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一发子弹正中他的脑门。

  很奇异的谋杀,房间里很空旷,家具都在四周,离他的身体还有一段距离,只有正上方的天花板上悬着一盏灯,而且在发现尸体的时候就亮着,看来服务生是把灯修好以后被杀的。

 在窗户上发现了弹孔,可见子弹是从外面射进来的。根据旅馆窗口的位置来看,子弹是从同样高度的地方射进来的,而惟一能达到这个高度的建筑物是30米以外的一栋办公楼,窗外没有可供攀爬之物。

  凶手是怎样确定服务生的位置呢?发射点在30米之外,房间很大,又挂着窗帘,而弹孔只有一个!

  很的谋杀,不留痕迹的谋杀。我用手捂住胸口,身体忍不住地战栗着。这又是一次针对我的谋杀事件。

  此时,我又看到了那个让我胆战心惊的面孔,那个粘过络腮胡子、扮过服务生的男人。他躲在最外面,目光冰冷凛冽,像一把刀,让我忘记了呼吸。当我拨开人群追出去的时侯,他已经消失不见了。我的后背透着一股凉意。

  我回到阿富的房间时,他脸色苍白,神情木讷地举着一个U盘说:“我往你包里放钱时发现的。难道是那天晚上白尔偷偷放进你包里的?”包的内侧被人用刀划了一个口子,U盘就被人用超强粘力胶粘在包的底部,不仔细看是不会发现的。也许,这个U盘就是那个男人一直在寻找的东西。阿富说:“明天将它交给警方吧!”

  那一晚,我睡得相当沉,逃亡二十多天以来,这是我睡得最踏实的一觉,可是后来我又做噩梦了,梦见白尔,梦见妻子,梦见服务生,梦见彪形大汉……

  他们满脸鲜血地站在我面前,慢慢向我逼近。我被吓醒了,我想叫,但我的叫声却被淹没在喉咙里,因为我的嘴巴被胶带封住了,我被绑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阿富神色凝重地站在我面前,目光凶狠。眼前的阿富仿佛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他的讲述让我跌入绝望的谷底。原来,所有人都是阿富杀的。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得到白尔的U盘,这张U盘里存着阿富犯罪的证据。白尔的男朋友一直在阿富手下做事,他想退出阿富的组织,但他知道阿富太多事情。阿富将他灭口了,却没想到他竟然留下阿富每一次犯罪的记录。

  这就是血淋淋的事实真相。阿富举起枪说:“现在,就让我送你一程!”

  阿富的枪并没有打中我,是及时赶来的警察和络腮胡子救了我,那个络腮胡子叫许安,是一名,也是白尔的大学同学。

  其实整个事件,都是白尔设计好的圈套,白尔的男朋友惨遭杀害,一直找不到幕后真凶。为了给男友报仇,白尔用性命做了一次赌注。她故意放话出去,说男友留给她一样东西,里面有犯罪团伙的犯罪证据。她知道凶手一定会杀她灭口,她必须找一个人做诱饵,引蛇出洞,让事情按她的计划发展下去,找出隐藏在背后的人,而我的社会地位和受关注度成为她的最佳人选。白尔和我上床,就是为了制造强奸案的假象。

  当警方开始调查我,凶手追杀我的时候,她的计划就成功了。

  她将自己的计划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了许安,让许安跟踪我寻找证据。她将信件设置成定时发送,所以许安收到信时已是白尔遇害的第二天。逃亡期间,都是许安在暗中保护我。

  毒果汁事件,是许安救了我。那个彪形大汉只是许安为了防止罪犯怀疑,找人演的一场戏。那个枪击案,也是许安救了我。其实房间的灯早就修好了,我们只不过是在下面放了一个塑料人,枪击中的只是塑料人,服务生也只是配合我们演了一场戏。白尔的男友没有留下任何证据,那个U盘是我们故意放进包里,引阿富露出马脚……

  所有的一切,都是阿富一个小小的疏忽留下的破绽。那次我给他打电话,我总感觉忘记了说一句话,原来我忘记告诉阿富我的地址,可他竟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