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特罗布里恩群岛蜜月惊魂

推理故事

特罗布里恩群岛蜜月惊魂

2022-06-30 推理故事
 2010年4月13日,北爱尔兰公立,年仅29岁的戴维·布朗因患有“终末期扩张性心肌病”被推进了手术室。因心脏比正常人大三倍,肺部受到严重挤压,心脏的收缩力严重下降,换心是挽救他生命的唯一……

特罗布里恩群岛蜜月惊魂

 2010年4月13日,北爱尔兰公立,年仅29岁的戴维·布朗因患有“终末期扩张性心肌病”被推进了手术室。因心脏比正常人大三倍,肺部受到严重挤压,心脏的收缩力严重下降,换心是挽救他生命的唯一方法。经过6个小时的紧张手术,布朗逃过死劫。一年后,源于心跳的感觉,布朗与心脏捐献者的遗孀朱迪丝喜结连理。在众人眼中,两人的结合堪称上帝赐予的美妙缘分。然而,世人艳羡的佳缘之中,却发生了另一种故事……

  绝望时巧遇救心人

  2011年7月的一天,贝尔法斯特大教堂,布朗和年轻美貌的朱迪丝的结合,被亲友们称作是“上帝的杰作”。早在2009年10月,布朗就接到了医生下达的“死亡通知书”:如果在半年内找不到相匹配的脏器,后果不堪设想。布朗的父亲心急如焚,当即借助报纸和寻求捐献者,并再三表示会给予捐献者的家属以酬谢。

  5个月过去,就在家人绝望之际,电话突然响了。一经接通,一阵拖着哭腔的声音急切询问:“请问你是戴维·布朗先生吗?我叫朱迪丝,上帝要带走我亲爱的里格……”

  原来,朱迪丝的丈夫麦克亚当·里格酒后驾车,不幸遭遇车祸,危在旦夕。此前,里格曾和救助机构签过捐献器官的协议。众所周知,人的心脏像是一个水泵,身高、体重不同的人,对心脏大小和动力的要求也不同。因此,心脏接受者和提供者不仅要血型相同,身高、体重也要近似,最多相差不能超过20%。但经过检测,连主治医生威廉都连声称奇:这绝对是上帝的眷顾,里格和布朗的所有体征竟然达到了惊人的相似!

  心脏移植手术十分顺利,老布朗准备支付朱迪丝20万英镑的安慰金。出人意料的是,几次联系,朱迪丝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接受。康复出院后,布朗按照捐献协议上留下的地址前去拜访,却被告知房子是租的,丈夫里格出事没多久,朱迪丝女士便搬走了。

  站在街口,望着拥挤的人流,布朗暗暗发誓:朱迪丝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找到她,向她当面表示感谢。

  救心后从天降

  2010年年末的一天下午,布朗匆匆赶往父亲的。走着走着,他感觉到被人跟踪。

  “你好,请问我们认识吗?”布朗故意放慢脚步,快速转身。年轻女子显然一怔,支支吾吾:“我,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我能听到你的心跳。那种强劲的声音让我不能自持。”布朗稍一犹豫,问:“你是……朱迪丝女士吧?”

  世上的事真是不可思议,朱迪丝说,她和里格结婚不到半年,里格就永远地离开了她。可说不清为什么,只要人群里有布朗,她总能感觉到那颗心的跳动,就像冥冥中的召唤。

  事情的确蹊跷。随后,布朗向威廉医生寻求答案。威廉称,目前,生命科学领域的专家普遍认为,人的记忆储存在大脑皮层中,不会通过移植脏器而改变。但从各地发生的换心人性情大变的案例看,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人类记忆机制尚有许多细节还没研究清楚。说到这儿,威廉医生笑了一下:“你可以给她一笔钱,看看还有没有心跳的感觉。”

  不料,当布朗走进朱迪丝的住处刚提出补偿数额,朱迪丝便冷脸下了逐客令:“我不会用我丈夫的心脏去换钱。请放心,我再也不会打扰你!”看得出,朱迪丝真生气了,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第二天,布朗再次登门,却发现朱迪丝又搬家了。而半个月后的一天,布朗去曼彻斯特洽谈生意,一下飞机,竟又和朱迪丝走到了一起。谁能相信,引起朱迪丝注意的恰是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心跳!几次奇迹般的机缘巧合,让布朗深深爱上了朱迪丝。

  2011年7月,两人在贝尔法斯特大教堂举行了婚礼。幸福的朱迪丝依偎着布朗说:“我想去特罗布里恩群岛度蜜月,可以吗?”

  特罗布里恩群岛又叫基里维纳群岛,坐落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所罗门海岸。是一片蓝波中的弹丸之地,孤悬海外,环礁密布,自古至今仍保持着最原始的风俗。布朗皱了下眉:“旅游胜地数不胜数,为什么要去哪儿?”朱迪丝面现难色,迟疑道来:“刚才,我恍惚听到了里格的召唤。里格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去特罗布里恩岛观光旅游。只可惜……”“我的胸腔里跳动着里格的心脏,理应帮他实现最后的遗愿。”

  两日后,布朗和朱迪丝搭上了飞往去特罗布里恩岛的客机。而布朗做梦都不会想到,一场夺命噩梦正在蜜月之旅中悄然降临……

  激情蜜月惊魂之旅

  特罗布里恩群岛确是个无比神秘的去处。岛上生活着卡图马族土著,他们没有日历,耕种劳作依靠的是一种外形奇特、没有名字的寄生虫。这种无名小虫每年都会在海域出现三到四个晚上,并在水面产卵。当大批寄生虫集中涌现时,卡图马族人便会将这个日子定为Milamak,即种植节。在布朗和朱迪丝抵达的次日,水面上依稀能看见寄生虫的影子。只不过,布朗的目光被极具诱惑力的土著舞蹈吸引住了。

  不远处的沙滩上,一群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扭动腰肢,载歌载舞。她们穿着极短的草编裙,裸露的上身涂满了闪闪发光的椰子粉,胳膊上缠绕着手织的丝带。男子们则排成队列,由村子里最强壮的汉子打头,队伍最后是六七岁的男孩子。除了腰带和几片干枯的棕榈叶遮住羞处,几乎一丝不挂,身上也涂着棕榈油和椰子粉,双脚随性跺动,踢得沙土飞扬。

  看着看着,朱迪丝边打哈欠边回卧房。很快,卡图马族少女们注意到了伫立在窗口的布朗,风情万种地招手。布朗没有打扰已经睡下的朱迪丝,独自走出木屋,想加入狂欢的队伍。孰料,不等关严木门,一双手冷不丁从背后伸出,紧紧捂住了他的眼睛,一缕浓郁椰香随之钻进鼻孔。

  是卡图马族的少女。布朗不觉心跳怦怦,说:“请松手。”随着“咯咯”的笑声响起,一个身体裸露的女孩映入了眼底。布朗慌忙躲开女孩热辣的眼神。女孩冲姐妹们打了个呼哨,随即握紧他的手腕,如同伶俐矫捷的瞪羚般奔向附近的山坳。

  “你要带我去哪儿?”布朗心慌意乱,试图挣脱。此时,又有三五个赤身裸体的卡图马女孩追来,扯住他的胳膊硬生生拖进了一座低矮的洞穴。借着明亮的月光,布朗清晰地看到洞内布满了紫色、绿色的珊瑚,还有柔软如棉的沙子。

  不等布朗发问,少女们一拥而上,快速剥光了他的衣衫,连内裤都没留,捂住他眼睛的少女开始肆无忌惮地摸向他的私处。禁不住纤柔指尖狂热的挑逗,布朗不能自控地有了反应。那个少女像不可一世的斗士,飞快地骑上了他的腰腹……

  原来,属于卡图马族每年一度的“种植节”并不固定,今晚,寄生虫已成群结队地出现,女人们憋足了劲要狂欢。这一夜,部落酋长允许她们为所欲为,尽情放纵。于是,已婚、未婚的女人全部出动,寻找“猎物”,然后理直气壮地拉进洞穴,挨个儿跟他发生关系。每到这天,特别是前来旅游的外族男人,丑的俊的,老的少的,只要男性机能没丧失,就有被劫持和强暴的危险。布朗正值身强力壮之年,自然也难逃厄运。而卡图马的女人们之所以如此疯狂,唯一的解释是,岛上的草药中含有一种能激发女人性欲的物质。

  峰回路转真相大白

  天亮时分,朱迪丝醒了。翻身没摸到布朗,朱迪丝起身冲出木屋。很快,一个天大的噩耗震晕了朱迪丝:在那座布满艳丽珊瑚的洞穴里,卡图马族人发现了布朗冰凉的。

  “上帝,怎么会这样?我要告你们轮奸罪!”朱迪丝情绪失控,嘶声喊叫。不消片刻,在翻译的陪同下,部族酋长到了。一通叽咕,翻译硬邦邦回道:这种风俗已沿袭千年,就算打官司,你也不会赢。

  “滚!我要和我心爱的布朗单独呆一会儿。”朱迪丝歇斯底里地骂走土著人,抱着布朗的头悲声大哭。忽地朱迪丝笑了,凑近布朗的耳朵低声说:“你真傻,居然相信心跳的感觉以及心有灵犀。我和你赶在特罗布里恩岛种植节前来这儿度蜜月,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你刚换完心脏,怎能享受得起如此亢奋、剧烈的销魂夜?”

早在老布朗发布消息寻找捐献者时,朱迪丝就动了心思。无论身材、体重和血型,前男友里格当算最合适人选。伪造捐献协议,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只是小菜一碟,关键是如何不漏破绽地让里格“正常”死掉。

  思来想去,为确保万无一失,遮人眼目,朱迪丝和里格结了婚,并巧妙地制造了一场车祸。移植手术顺利完成,老布朗给予20万英镑的补偿,可朱迪丝压根没看在眼里。布朗家族开有一家大型机械公司,身价数千万,她要得到更多。几次婉拒又几次偶遇,也都是她精心设计的,意在套牢布朗的同时表明自己的“清高”。她向威廉博士咨询过,“换心人”5年的存活率平均达80%。朱迪丝等不了那么久,因为,她爱的人正是威廉博士,他们要拿到至少上千万英镑的家产。而做到这点并非难事,只需成为布朗的合法妻子。当然,特罗布里恩岛狂热的女人们是让布朗“合情合理”地非正常死亡最好的选择。

  按特罗布里恩岛的风俗,但凡在岛上去世的人,说明他的灵魂喜欢上了这儿的珊瑚和少女,不应该带他离开。在部族酋长的帮助下,布朗被海葬。

  一周后,朱迪丝飞回贝尔法斯特,一走进老布朗的家便红肿着双眼哽咽不已:“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布朗——”“蜜月之中还追求刺激,他是咎由自取。”老布朗叹气说道:“朱迪丝,依照法律,你有权继承我儿子的一部分遗产,你想要多少?”此前,朱迪丝已核算过,划归布朗名下的家业大约有3000万英镑。作为妻子,至少能分得三分之二,也就是2000万。老布朗一听,爽快回道:“好,现在就请律师做个见证吧。”

  话音未落,门开了。抬眼一看,朱迪丝顿如见鬼般惊声尖叫:“你,你没死?!不,不,你一定是鬼!”惊叫声中,走进门的是布朗和两名警察!

  布朗的确没死,救他命的是横在他胸口的那道刀疤。卡图马族少女骑上身的瞬间,刀疤赫然入目,直惊得她们放弃了强暴之举。而前往素有“野蛮爱情岛”之称的特罗布里恩岛度蜜月,已让布朗隐隐生疑。再者,洞穴与下榻的木屋不足百米之遥,朱迪丝不可能听不到他的呼救。卡图马族少女的性生活虽极为开放,但她们个个心地善良。随后,布朗找到部族酋长,请他帮忙验证朱迪丝是否真心爱他。假死,海葬,对酋长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真相大白,布朗叹口气说:“朱迪丝,我想过原谅你,原谅威廉先生,可我不能不给里格一个公道。因为,他的心脏正在我的身体里跳动!”

  2011年11月25日,朱迪丝杀人罪名成立,被贝尔法斯特一审判处终身监禁。当天,布朗怀抱鲜花走向墓地。他要去告诉给了他心脏的麦克亚当·里格:阴谋败露,一切都已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