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惊魂二手车

推理故事

惊魂二手车

2022-06-30 推理故事
 1   罗衫失踪一个月后,他得到那辆二手车。   那是一辆很不错的车,线条硬朗,色调柔和,如果不是车主亲自把钥匙交到他手里,如果不是那低得简直不像话的价格,说那是一辆新车,他也会相信的。   车主有一……

惊魂二手车

 1

  罗衫失踪一个月后,他得到那辆二手车。

  那是一辆很不错的车,线条硬朗,色调柔和,如果不是车主亲自把钥匙交到他手里,如果不是那低得简直不像话的价格,说那是一辆新车,他也会相信的。

  车主有一双饱满的眼睛,这双眼睛望着你的时候,无端地就会让你感觉到真诚。

  他说,车子什么毛病也没有,因为他急着出国,所以才会廉价处理。

  他毫不犹豫地就买下了那辆车,在罗衫出事之前,他从未想过买车,他们虽然住在郊区,再走上十分钟,就是他工作的家具厂,他们实在没有必要买车。

  可是现在,他迫切地需要一辆车,他要找到罗衫,他不知道罗衫为什么要离开,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问遍了他们的每个亲戚,也报了警,可是一无所获。

  2

  车子性能不错,开着它在路上跑的时候,他突然记起了以前的一些事,他想起了和罗衫的初次相遇,是在S大的里,她穿着天蓝色的棉布裙,捧着书本从他身边经过时,裙角轻轻滑过他的身子,那一瞬,他有些恍惚,他当时就知道,这就是他梦中的女子。

  他在高速公路上紧急刹车,然后迅速掉头,引起一连串的骚动,身后的车子齐齐鸣笛抗议,他管不了那么多,车子径直朝S大开过去。

  他在S大的梧桐林里找到那棵树,树上刻着连在一起的两颗心,每颗心里面都有一个名字,罗衫,以及……唐宋……那不是他的名字。

  怎么会?

  他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确定这就是当年的那棵树,他又仔细地检查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并没有修改的迹象,他有些恍惚:唐宋,谁是唐宋?

  他一头雾水地往外走,走出梧桐林,又回过头看了看,身后S大的校徽映入眼帘,他悚然一惊,好似大梦初醒一般突然想起,他曾经就读的大学,在另外一个遥远的城市,S大,他从未来过,与罗衫在S大的相遇,更是无从谈起。

   3

  车子在路上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荡,他又想起了往事。

  毕业之后,他与罗衫一起打拼,经过三年的努力,他们的广告终于有了起色,他在城北的花园小区偷偷买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又用了半年的时间亲自精心装修,装修好了之后,在一个晚上,他把罗衫接过来,樱桃红色的小灯发出朦胧的光晕,他手捧钻戒,单膝下跪,罗衫立刻泪水盈盈了。

  他站在花园小区门口,望着五楼的那个窗口,窗帘是条状的,海军蓝、天使白、蔷薇红、薄荷绿……颜色渐变,美得像来生,带着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那温暖的光辉让他鼻子一酸,差点儿落下泪来。

  他迫不及待地往楼上跑,一楼的声控灯坏了,二楼的墙角摆着一个坛子,三楼……他对这里太熟悉了,熟悉得连灰尘的形状都历历在目。

  罗衫会在这里吗?

  他颤抖着手按响门铃,按了一遍,门铃没响,他这才想起门铃早就坏了,因为他总是忘带钥匙,罗衫就在门口的脚垫下面藏了一把备用钥匙。

  他没费多大力气就摸到了钥匙,打开门时,屋子里颓败的景象让他几乎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罗衫是个爱干净的人,干净到几近洁癖,他们的房间从来都是窗明几净、东西井井有条。

  卧室里有响动,他慢慢走过去,紧张得好像初恋的少年。

  上天没有辜负他,那个躺在床上,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尽管形容憔悴,却正是他的罗衫。

  他扑过去抱紧她,泪水喷涌而出。

  她却一把推开他,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你是谁?

  他愣住了,又好气又好笑:我是谁?我是东旭,你的丈夫,我们在这里一起生活了七年了,直到……

  他猛地停住了,事实上,他们一直住在这里,从未离开过,那么,郊区的房子以及家具厂的工作又是怎么回事呢?

  4

  罗衫的记忆好像出了问题,她不但不记得他,还斩钉截铁地说她的丈夫是唐宋。

  这个曾在S大梧桐树上出现的名字着实让他困惑了一阵子,可是他的记忆不会欺骗他,当他说出那些只属于他和她之间的小秘密时,他看到她渐渐地由惊恐转为困惑,最后她全身都发起抖来,她望着他,泪水慢慢滑过脸庞: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他重重地点着头:是我,是我!

  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酣畅淋漓地大哭起来:你真的做到了,你答应我的每件事都做到了。

  他没太听懂她的话,不过这不要紧,她终于认得他,也接受他了,这比什么都重要,从这一刻起,他要牢牢守住她,再也不给她逃跑的机会了,不过,她为什么要逃跑呢?看着哭得一团糟的她,他决定以后再找机会弄清楚这个问题。

  第二天,他开车带罗衫出去散心,她没问他二手车的事,径直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轻车熟路地从椅子一侧摸出一面,照了照,一会儿又摸出一个小梳子来。

  他有些奇怪,刚想问个清楚,她已经凑过来,笑眯眯地说:老公,我们去公司看看吧!

  他这才想起广告公司的事来,他曾经托给助手打理,为什么要托给助手呢?他记不清了,可是,那里的每一笔业务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几乎完全忘记了家具厂的工作,直到接到那个电话。

  5

  电话是家具厂同事打来的,告诉他已经找到了他的老婆。

  他看了一眼罗衫,笑着打趣:她在哪儿呢?

  同事语气凝重地说:东旭,你一定要挺住啊!我们找到了夏荷的。

  他茫然:夏荷?谁是夏荷?

  夏荷是你老婆啊!

  他一头雾水地往家具厂赶,家具厂实在是太偏僻了,他路上几次停下来,下车辨识方向,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如果他坐在车里,就会彻底忘记与家具厂有关的事,满脑子都是罗衫和广告公司,可是,如果他下车静静地想一会儿,他就会想起一些与家具厂有关的片段,但是那个叫夏荷的女人,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印象。

  他终于赶到了家具厂,也见到了那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他当场就吐了,他觉得恶心,可是同事们一致认为他是太过伤心了,毕竟他和夏荷曾经那么恩爱。

  同事们劝他回家休息一会儿,郊区的家他还记得,房间里有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合影,两个人搂在一起,很亲热的样子,女人有一张精致的脸,但他总觉得她的神态太过妖媚,本能地有些反感。

  同事们小声说:快把夏荷的照片收起来,别让他触景伤情。

  原来这就是夏荷了。

  他想了半天,也不知从何问起,还是快嘴的同事告诉他,凶手已经自首了,警察就是根据凶手的自首信才找到尸体的。

  他本能地问了一句:谁是凶手?

  唐宋!

  6

  他从警察那里拿到唐宋的供词,那是一封手写信,字迹工整、秀挺。

  唐宋在供词里说,夏荷是他的大学同学,从大一起就一直暗恋他,可是他早已有心上人,毕业后两个人各奔东西,在一年前,他又遇到夏荷,那时他的广告公司正处于风雨飘摇的阶段,夏荷就以大额业务做诱饵,几番威逼利诱,为了保住公司,他最后只能屈从。

  夏荷是一个控制欲非常强烈的女人,她希望看到他为自己癫狂,可是他心里只有自己的妻子,于是,夏荷再次威胁他,如果不跟他的妻子离婚,她就撤销委托他们公司的所有业务。

  杀死夏荷后,唐宋害怕了,在妥善安置完妻子以及公司业务后,他选择了自杀。

  他看到唐宋自杀的照片,他把自己灌醉,锁在车子里,开了空调。

  让他恐惧与困惑的是那辆车,唐宋弄死自己的车,正是他新近买来的那辆二手车。

   7

  他载着罗衫去了S大,她轻轻抚摸着那两个名字,深情地望着他说:你答应我的每件事都做到了。

  他不动声色地望着她:比如说……

  她望着他,柔声说:你说过永远不会离开我的,即使你的肉体死去,你的灵魂也会附着在另一个身体上回来陪伴我;当你出车祸之后,我一度绝望得要死,可是你真的回来了,你永远不会再离开我了,你答应我的每件事都做到了,不是吗?唐宋。

  他皱了皱眉头:叫我东旭。

  她便笑呵呵地说:好,好,就叫你东旭,无论叫你什么,你都是我的唐宋。

  她边说边偎进他的怀里。

  抱着她绵软的身体,他感觉到了踏踏实实的幸福,他决定不再去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疑惑也许会渐渐水落石出,或者,被淡忘,就好像从不曾发生过一样。

  8

  郊区新开了一个二手车行,车主在出售车子的同时,还兜售另一项业务,在兜售这项业务之前,他会先给你讲一个故事:

  一个得了绝症的男人,在死期将近之前,找到了另外一个痴情的男人,这个痴情男人的妻子背叛了他,痴情男人暴怒之下失手打死了妻子,绝症男人偷偷地把自己的记忆跟痴情男人交换,这样,在绝症男人的记忆里,自己便是个杀人犯,在他畏罪自杀的同时,痴情男人便解脱了嫌疑,而他记忆里,与他深深相爱的妻子,便是已逝绝症男人的妻子,这样,在绝症男人死后,他深爱的妻子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那么,这项交换记忆的业务是怎样收费的呢?

  不多,只是一辆二手车的价格。

  委托人把自己的车子交给车行,价格也由委托人自己制定,而车行会把车子作为记忆的载体,只按照委托人的定价出售给交换记忆的另一方,另一方每次开车就会加深记忆的交换,换言之,提供交换记忆业务的车行,收取的全部费用就是这辆二手车的货款了。

  他最后还会很热心地提醒你,有的委托人担心车子定价太高,对方不接受,记忆就无法传递,所以定价很低,但是一分钱一分货,定价越低,车行得到的利润越少,提供的服务质量便会越低。

  有什么后果呢?

  对方的记忆不会被完全替换,被交换的记忆和自己真正的记忆有时会交替出现。

  所以,二手车的定价,千万不要太低哟!

  车主眨着一双饱满的眼睛,很真诚地提醒着他的供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