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赶脚王二

推理故事

赶脚王二

2022-06-30 推理故事
民国初年,陈州还没汽车,只有黄包车。而黄包车只在城内拉客。跑长途,主要是靠脚驴儿。在人多繁华之处,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不少小毛驴儿拴在小巷口,脖子上系个铜铃铛。背上搭条粗布褥子,那就是脚驴儿。赶脚的……

赶脚王二

民国初年,陈州还没汽车,只有黄包车。而黄包车只在城内拉客。跑长途,主要是靠脚驴儿。在人多繁华之处,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不少小毛驴儿拴在小巷口,脖子上系个铜铃铛。背上搭条粗布褥子,那就是脚驴儿。赶脚的客人,只要花几个小钱儿,就可以雇一头毛驴骑上,由驴的主人牵着,一溜儿小跑地上路了。那时候的人串个亲戚或赶个庙会什么的,一般都是骑脚驴儿。

  城南关有一家姓王的,叫王二。夫妻俩各赶一头小黑驴儿,人称赶脚王二。王二家的两头小黑驴儿都很肥壮。也很乖,很听使唤。王二给它们取名叫大黑、小黑。每次出门,多是王二赶大黑,他的老婆赶小黑。王二说:“大黑跑!”大黑就“嘚嘚”地跑步前进。小黑见大黑小跑步,也在后面跟着跑。驴跑人也跑,王二顶得住,他老婆却受不了。跑不多久,王二老婆就晃得两个奶子痛。王二老婆气喘吁吁地叫:“王二,王二!你龟孙想累死我呀?快叫它们停下来!”!王二就喊:“大黑,停下来!”大黑听到喊声,渐渐放慢速度,然后开始稳步走。大黑稳步走,小黑也稳步走。驴子赶路,越是小跑步越不累,就如同人挑担一个道理,越是甩得开负担越轻。而一本正经走路驴就会感到累。驴累当然与人累一样,累了就要撂挑子。尤其是大黑,撑不住了就猛一站,前腿一跪头一勾,把背上的客人“请”了下来。

  平常时候,雇单驴的客人比较多。有长途就由王二一人赶着去。有时候王二赶大黑,有时候王二赶小黑。不到非常时候,王二极少让老婆一人外出赶脚。原因是王二老婆太漂亮,他深怕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当然,碰上有钱人雇双驴时,王二就要价高,谈妥了,才让老婆赶着小黑跟着上路。把客人送到后,王二就让老婆骑驴,自己赶着。赶一阵,王二就说:“换换驴吧!”老婆笑笑,就翻身下了大黑,又翻身上了小黑,双腿一夹,乐得小黑一路小颠儿撒欢……只是这种时候太少,因为王二一心想发驴财,往往把客人送到后,不走,要等上一天两天,捎个“回载”。

  这一天,一位客商要去漯河。一下雇了王二的两头驴。小黑驮银钱和行李,大黑驮客商。陈州距漯河160里,客商要求一天赶到。时间紧,所以要两头摸黑。为赶早不赶晚,王二夫妇起了个大早。三星刚偏南,王二就赶驴上了路。不想客商太胖了,大黑驮着极吃力,走不到两个时辰,那大黑就前腿一跪,把客商摔了个倒栽葱。由于太突然,天冷又地冻,一下把客商摔昏了过去。

  王二一见客商被摔昏了。很是惊慌,又喊又叫又掐人中,可客商一直没醒。王二见此,便生了歹心,站起身摸摸小黑背上的银钱对老婆说:“走吧,这回可发财了!”王二又说:“我又喊又叫又掐人中他一直不醒,口中也没了气息。可能是摔死了!”王二老婆说:“如果他真死了咱更不该走。”王二说:“那咱可要吃官司了!还是快走吧,别到时候弄个人财两空!”王二老婆说:“吃官司事小,救人事大。不如我在这里看着,你去附近村里找个郎中来。”王二说:“三更半夜看不着路,去哪儿找郎中?再说,他就是死了,也不是咱害的,该咱发这个财。你走不走?你若不走我可是走哩!等到天一明,咱可是说不清。”王二老婆说:“我看还是再等一等,这是个良心事儿!”王二急了,说:“就为这批钱财,害他条命都值得!”王二说完,牵过大黑和小黑,一声喝,随着驴子“颠”了起来。

  不想这时候,那客商突然一跃而起,掏出手枪把王二打死了。

  客商走过去,踢踢王二,对王二老婆说:“你是个好人,愿意跟我吗?”

  王二老婆为王二合了眼睛,说:“你不该打死他!他可是我丈夫!”

  客商笑道:“就因为他是你丈夫,我才打死他!”

  王二老婆吃惊地问:“为个啥?”

  那客商长叹一声,说:“为了得到你,真是让我费尽了心机。目的就是要让他王二自己害死自己!”客商言毕,一刀划开小黑背上的钱袋。假钱淌了一地……

  望着淌了一地的假钱,王二的老婆说:“你真是个歹毒的人,我怎能跟你这种人过日子!”言毕,趁那胖子不备。翻身骑上小黑,双腿一夹,一溜儿跑开了。胖客商惊慌失措,举枪射击驴腿,可枪里没了子弹。等他打开那支只能装一粒子弹的“老烧鸡”再次瞄准时,王二老婆早已跑远。胖客商又急忙骑上大黑追赶,怎奈那大黑只听王二的号子,赖着不走。客商用鞭猛抽,大黑愤怒,前腿一跪,又将那胖客商摔了个“倒栽葱”。

  王二老婆跑回县城,到县府报案,不想等差人赶到现场时,那里只剩下大黑和一堆假钱,那胖客商早已不知去向。

  为捉拿凶手,陈州四周贴满了那胖客商的画像……

  不久,王二老婆改嫁,嫁给汇鑫钱庄的老板做三房。赵老板是陈州名流,将婚礼办得很隆重。众人皆夸赵老板有艳福,娶了如此漂亮的姨太太。

  新婚之夜,等客人走净了,王二老婆一头扎进了赵老板怀中,撒娇地抱怨道:“你怎么雇了那样一个花心杀手,差点儿坏了你我的好事!”赵老板捧起王二老婆的脸说:“这都怪你长得太好看,人见人爱呀!不过,我这叫一箭双雕,世上决不会有人怀疑是我雇人杀了王二。”王二老婆担心地问:“若县府抓到那杀手。他招了怎么办?”赵老板冷笑一声说:“他早已吃了你那天带的干粮。中毒身亡了!”

  王二老婆惊叹一声说:“噢——怪不得那日你让我在干粮中下砒霜,原来是在这里等用呢!”

  令赵老板和王二老婆想不到的是,他们的这番对话被一个小丫环听到了。小丫环觉得这两个人太可恶了,王二死得太冤,便告了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