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加班

推理故事

加班

2022-06-30 推理故事
 又到了晚上。   夜幕降临,路灯点亮,12楼以上和以下的楼层都熄灭了灯。   12楼的灯,仍旧亮着。   他们在加班。   12楼的华力,是一家小有名气的软件公司,在这里,加班是一种正常现象,上至副总,下至……

加班

 又到了晚上。

  夜幕降临,路灯点亮,12楼以上和以下的楼层都熄灭了灯。

  12楼的灯,仍旧亮着。

  他们在加班。

  12楼的华力,是一家小有名气的软件公司,在这里,加班是一种正常现象,上至副总,下至办公室的打字员,每天都持续工作到。

  只有一个人不需要加班。

  银白色的轿车经过银华大厦,文翰停下车,摇下窗玻璃,看了看12楼,那片灿烂的灯火让他脸上绽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的员工都在加班,这意味着他的员工们每天要为他工作16个小时,而他只需要支付8小时的工资——没有加班费,这已经成为华力公司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公司并没有强制要求谁加班,但如果不加班,老总文翰的脸色就会不好看。从文翰的角度来说,既然我没有叫你加班,那么你留在公司里到深夜12点甚至更晚,那都与公司无关,甚至,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也是你自己的事,公司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车子游弋在灿烂的灯火中,最后停在一家颇有名气的夜市旁。作为地道的本地人,文翰知道,那些动辄上千一桌的酒席只是撑门面的,自己要享受,还是要找这种类似大排档的地方。这种地方从来不做广告,都是靠口碑相传。文翰来过几次,此处的鱼都是从深山里钓来养在活水池中,现吃现宰,厨师一手绝好烹调活计,令人回味无穷。

  把车停在路边,文翰慢慢朝夜市踱过去。

  他突然僵住了。

  他看见了一个人。

  那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穿一身吊带长白裙,头发披在肩上,脸上化着淡妆,眉宇恬淡,目光悠然,手里捏着一只螃蟹小口吃着,一边和身边的两个男人小声交谈。

  文翰哼了一声,几个跨步走到那女孩桌前,叫了声:“林燕!”

  那女孩闻声抬起头来,看到文翰,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又恢复了恬淡的神色:“你叫我?”

  “公司所有的人都在加班,”文翰板着脸道,“这个时候能够悠闲地坐在这里吃夜宵的,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是你能力太强,还是公司给你安排的事情太少?”

  女孩耸了耸肩膀:“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林燕——还有,你说你们公司所有的人都在加班,那你呢?你怎么不加班?莫非你不是人?”

  这话把文翰呛了一个跟头,他脸色一沉,仔细打量着对方。看了几眼,忽然觉得心里没底了——这女孩的相貌和林燕一模一样,但是除了相貌,再没有任何和林燕相似的地方。林燕是公司的程序员,平时扎个马尾巴,从来不化妆,鼻梁上架一副防辐射眼镜,面部紧绷,表情冷峻,一身笔挺的套装,和眼前这女孩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何况林燕每次见到自己都毕恭毕敬,文翰没法想象那个唯唯诺诺的下属有一天会如此放肆地和自己说话。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电话打给了公司的座机,响了两声后,前台招待标准的普通话刚冒出个头,文翰就不耐烦地说:“我文翰,找林燕。”

  从电话里,能清楚地听到招待回头叫林燕、桌椅响动、高跟鞋敲地,林燕严谨而略带疲倦的声音响起:“文总,我是林燕。”

  确实是林燕的声音。

  文翰随口和林燕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脸上已经春风满面。他笑着对那女孩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事。”女孩笑着说完就站起身朝外走,那两个男人跟在她身边,高深莫测地微笑着。

  文翰想了想,追上去,塞给对方一张名片:“有空联系我。”

  女孩大笑起来,随手把名片一弹,名片就飞了出去。

  文翰久久凝视着女孩的背影,那种悠然自在的样子,让他很想跑过去亲她一口。

  第二天,文翰看见林燕,忍不住开口问:“林燕你怎么老穿这种衣服?你怎么不像别的女孩那样穿个长裙子,化个淡妆?”

  林燕惊讶地看着他:“文总,您怎么突然这么问?”

  文翰有些尴尬地搔搔头:“没什么,其实你挺漂亮的,要懂得享受生活啊。”

  林燕更惊讶了:“文总,您不是常说要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吗?”

  文翰无言以对,半晌挤出一句:“工作之余可以享受生活么!”

  林燕的神色一黯:“工作之余,我只想睡觉。”

  文翰连续好几天跑到那个夜市,想再次遇到那女孩,但每次都失望而归。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奇怪:同样的一副面孔,在办公室的林燕,就让他没有任何别的想法,而那个女孩却让他有些惊艳,这真有些不可思议。

  追逐了几天之后,文翰失去了耐心,开始转战其它地方。这座城市可以欢度夜晚的地方很多。

  又一个夜晚,在上岛咖啡,文翰和几个哥们坐在靠窗的位置聊天。

  有两个人走过窗前,文翰拿咖啡杯的手僵住了。

  其中一个人他太熟悉了,这人是公司的会计小郑,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竟然敢不加班?

  一股怒气从文翰丹田中升起,他气冲冲地走出咖啡馆,拦住了小郑。

  小郑看到他,脸上掠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又镇定下来,绕过他继续朝前走。

  “站住。”文翰冷冷地说,“全公司的人都在加班,你一个人在这闲逛?”文翰质问道。

  小郑松松垮垮地笑着:“你认错人了吧?我在这里闲逛关你什么事?”

  “你装什么装,郑默然!”文翰扬起下巴。

  “郑默然?”小郑哈哈大笑,朝旁边的同伴挤了挤眼睛,“我说呢,你真认错人了,我不叫郑默然。”

  “什么?”文翰不相信地盯着他,“你不是郑默然?那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了吧?”小郑油腔滑调地道,“你是警察啊?”

  文翰被噎了一下。

  “小郑”笑嘻嘻地绕过他身边,越走越远,消失在夜色中。

  文翰脑海里浮现出小郑的模样——平头,白衬衣,脸上始终带着一副羞涩的神情,说话细声细气,从来不敢高声。确实,公司里的小郑,和这个人,除了相貌一模一样外,没有任何地方相似。

  他打了个电话回公司,叫小郑接了电话。

  放下电话,他的疑惑没有消除,反而更深了。

  怎么会这样呢?

  如果只遇见一个和自己员工相似的人,那也罢了,可是连续遇到两个,就有些奇怪了。文翰不是傻子,他感觉这其中一定有古怪。

  他又拿起手机拨打了公司电话,前台接待的声音响起:“华力软件,您好,请问您找谁?”

  文翰报出一个员工的名字。

  又报出一个员工的名字。

  所有的员工都过来接听了电话。

  所有的人都在加班。

  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文翰还是觉得有些怪异。

  “晚上好。”文翰对着电话说,“你们所有的人能同时对我说一声‘晚上好’么?”

  “晚上好!”电话那边,所有的人说,声音参差不齐,说完后爆发出一阵哄笑。

  真的很正常。

  文翰放下电话——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文翰一直在观察员工们。每个人都看起来很正常,小郑和林燕看到自己时,神色没有丝毫异样。

  每天晚上电话查岗,所有的人都在,公司的灯,也一定会亮到12点。

  但文翰还是觉得有点疑惑。

  那个酷似林燕的女孩,和酷似小郑的男人,在最初见到自己的一霎那,脸上都有过惊慌的表情,这表示什么呢?

  这天夜里11点55分,文翰的车子经过银华大厦。他忽然想到,自己只见过员工上班的样子,却从来不知道员工下班后是什么样。

  于是他停下来等待着。

  远处火车站的钟声敲响了12点。钟声还未响完,12楼华力软件公司的灯光便熄灭了。漆黑一片。

  5分钟过去了,银华大厦门口的保安在抽烟,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

  10分钟过去了,没有其他人。

  20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其他人。

  他觉得不对劲儿,把车门锁好,自己走了上去。

  经过门口时,保安诧异地看着他。

  文翰打开公司的门,打开灯——公司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他狐疑地走进去,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空间里转悠了半天,伸手摸摸电脑和打印机——都还是热的。

  但人呢?

  人到哪里去了?

  他从公司的窗口探头朝下望,还是没有看到人。

 毫无来由地,他打了个寒颤。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公司有些诡异的气流,全身冒起了鸡皮疙瘩,连忙快步离开了。

  离开时,保安对他笑了笑。

  第二天,员工们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交上来的工作量很足,可以肯定他们是加了班的。

  可是昨夜他们下班后去了哪里呢?

  这个疑问一直盘旋在文翰心中。

  下了班,文翰破例没有回家。他决定和员工们一起留下来加班。员工们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

  到了12点,文翰起身离开,其他员工也陆续离开,大家从银华大厦底下的大门口涌出,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可是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文翰再也没有心思去过他的夜生活,连续好几个夜晚,他都守在公司的楼下,看着那片灿烂的灯火,给公司的员工打电话。

  然后,到了12点,当钟声响起,灯光便熄灭了。

  每晚都是12点,恰好在那个时候,华力公司的灯就会熄灭。

  而从来也没有人从楼上走下来。

  有一次,文翰甚至等到了清晨。上班的时候,他亲眼看着自己公司的员工混合在其他上班的人们中间,走进了银华大厦。

  可是他昨夜并没有看见他们走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翰现在对员工们有些恐惧了,他已经不敢近距离接触他们了。尽管他们看起来那么温顺,那么尽忠职守,可是他觉得他们身上有些神秘古怪的地方,令他琢磨不透。

  有一个夜晚,他在精神极度紧张的时候,一个人开车去一家著名的酒吧,准备喝上一杯。

  一进门,他就呆住了。

  一大群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大声谈笑。每张面孔都很熟悉——林燕、小郑、公司的前台……全部是公司的员工——但每一个人又都那么陌生,他们和白天上班时严谨专注的模样完全不同,男人们神色松弛,抽着烟喝着酒,女人们服装华丽,神态悠闲,淡淡的妆容在昏暗的灯光下迷离诱人。

  文翰紧盯着他们,不知为何,竟然不敢靠近,甚至产生了退出酒吧的念头。

  “小郑”不知什么时候看到了他,他低声朝其他人说了声什么,所有的人都朝他看过来。

  大家定定地盯着他。

  照他以前的性格,一定会上去大声质问他们为何如此轻松,但现在,他却浑身冒汗,仿佛逃避加班的不是他们,而是他自己。

  这真的是他的员工们?

  为什么每个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终于转过身,踉踉跄跄地走了。

  走出门外,冷风吹来,他颤抖着拨通公司里的电话,前台招待甜美的普通话响起——“华力软件……”没等对方说完,他就烫着了一般把电话挂了。

  他疯狂地把车开回银华大厦门口,12点还没有到,12楼的灯光依旧灿烂。那里有许多人在加班,第二天他能看到加班的成果,可是,加班的,真的是他的员工吗?

  或者说,加班的,真的是人吗?

  为什么每天一到12点就会准时熄灯?

  为什么从来不见他们在熄灯后从门口走出来?

  每天在公司相处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文翰心中有无数疑团,他很想上去看看,却没有勇气。最后,他把目光停留在保安身上。

  “能陪我上去走走吗?”他问。

  保安疑惑地看着他;“你们公司不是有人么?”

  他摇了摇头:“我怀疑那是小偷。”

  保安的目光警惕起来,回头跟另一个保安打了个招呼,拿了条警棍,就跟他一起上楼了。

  两台都停在一楼,到了12楼后,另一台电梯仍旧停在一楼,这说明只有他们两人乘坐了电梯。

  华力软件公司的大门是敞开的,门内灯火通明。

  公司里一个人也没有。

  所有的电脑都开着,上头显示着做了一半的工作,但却看不到一个人。

  安静得可怕。

  他们到处搜索,什么人也没有。

  文翰额头冒汗,问保安:“你看见过我公司的员工下班吗?”

  保安点点头:“每天12点以后,他们就会从这里离开。”

  文翰的汗水更多了:“你们保安室不是有监控录像么?给我看看。”

  监控录像显示,每天12点,的确能看到华力软件的员工们离开银华大厦。

  “你们都能看见?”文翰盯着屏幕,颤抖着问。

  两个保安都点点头。

  都能看见,录像也能录下来,为什么只有自己看不见?

  文翰头脑疯狂旋转,脸色越来越青,终于倒了下去。

  两个保安把他送到,经过抢救,他终于醒了过来,但精神完全崩溃了,什么人也不认识,只是喃喃念叨着:“他们,他们都在加班,都在加班……”

  几天后,华力公司的全体员工去精神病院探望他们的老总,同时去的,还有一个陌生人。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林燕看着目光呆滞的文翰,内疚地问。

  “也许吧,不过他留在这里,总胜过我们留在这里。”另一个人说。

  他们留下一束鲜花就走了。

  那个陌生人停留了更久的时间,他盯着文翰,说:“文总。”

  这是小郑的声音。

  “文总。”他又喊,这次是林燕的声音。

  他变换着各种声音喊文总的名字,嘴里发出打字声、桌椅挪动声、电话声,甚至能发出许多人一起喊叫的声音。

  文翰听到这声音,全身颤抖,抱着头缩成一团。

  “文总,你还记得赵小梅么?”这人换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问。

  如果文翰头脑清醒,他一定会记得赵小梅。

  赵小梅是文翰公司的一个程序员,因为长期加班,精神极度紧张,最后终于崩溃了。她现在也住在精神病院里,就在文翰的隔壁。

  也就是在赵小梅疯了以后,华力软件的员工们决定改变加班的状况——没有人能经受这么长时间的压力,人必须要放松,必须要有享受生活的时间,况且,那加班的8小时完全是无偿的——即便是有偿的,生活也不能全部让工作占据。

  他们想到了赵小梅的弟弟赵小海。

  赵小海是个出色的口技演员,姐姐疯了之后,他一直很苦闷。华力软件的员工找上他时,他正好在极度郁闷下辞去了杂技团的工作。华力软件的员工们,每人每个月拿出100元,全公司一共50多名员工,总共是5000多块,这笔钱交给赵小海,算是他们雇用他的工资。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在白天下班之后赶到公司,守着,只要文翰打电话查岗,他便运用出色的口技来为员工们掩饰。

  员工们离开时,所有的电脑都是打开的,这是为了防止文翰万一亲自来查岗,能看到一个工作的场面,至于工作场合没有人,这个问题,员工们决定让文翰自己去想,他们觉得他一定想不通,重要的是,他们第二天能交上足量的工作成果,让他无话可说——实际上白天的工作已经能够完成全部的工作,夜晚加班,只是文翰自己心理的不平衡,他想占据更多的属于员工们的时间。对于这种不必要的加班,大家愤怒已久,便出了这么个主意。

  果然,从工作量上,文翰看不出大家其实并没有加班。

  楼下的保安也是受过加班的苦的,华力软件的员工们打了个招呼,他们便帮着照看,每当文翰在晚上亲自上楼检查时,保安便会电话通知赵小海,他便从公司溜出来,走楼梯躲到13楼,直到文翰离开。

  文翰守在大厦前的那几晚,保安通知了赵小海,赵小海关灯之后,静静地坐在13楼,一直没有离开。

  至于那些录像,都是事先录好的,如果文翰仔细观察,他会发现录像里显示的员工们穿的衣服和当天白天穿的衣服不一样。可惜文翰从来不关心员工,也就没有发现这一点。

  因为预计到有可能在娱乐场所遇到文翰,大家商量好,如果遇到了,就装作不认识,一口咬定自己不是文翰认识的那个人。

  如果文翰愿意去了解工作时间以外的员工,他就会知道那个在休闲场所悠闲自在的人和他所熟悉的员工其实是同一个人——每个人都需要放松,谁也不会在休息时还端着一副严肃的面孔。

  赵小海把一切都告诉了文翰,文翰翻着白眼傻笑,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赵小海离开精神病院时,忽然听到里头传来一阵笑声,回头一看,赵小梅正站在文翰面前,笑着拉着文翰的头发:“加班去,快,加班去!”

  文翰流着口水说:“加班,他们都在加班!”

  赵小海忽然觉得眼睛一酸,转身快步离开了。